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日后球队就交给你,你跟穆志月你们看着管理吧!”

    “什么意思?”

    “我要休息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就管好球队的事情吧!”穆志月说完没等李子杰反应过来就走人了,等到李子杰听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穆志月已经走了!

    “不是吧,你们都甩给我,你们可是清闲了!”李子杰看看不远处的天空,一种没由来的压力在压着李子杰,而李子杰知道这是自己的使命。

    “你跟我说这些废话做什么,你说的这些完全跟林鸢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是故意在拖延我的时间,还是在浪费我的时间?”桑枝此时很是恼怒,这李子杰到底想做什么,跟自己说了大半个小时他在球队的事情,这些可不是桑枝想要听的!

    “你着什么急,事情总有一个来龙去脉吧,你难道不想知道前因后果吗?”李子杰还是一点都不着急的模样,而桑枝倒是着急站起来,对着李子杰说道:“你要是真的没事做,那就请走吧,我可煤油这些闲情逸致跟你在这里说这些废话!”

    桑枝这就准备走的时候,却被李子杰给拦住了。“好了,我跟你说就是了,你坐下!”

    李子杰将桑枝给安抚好之后,这才看着桑枝继续说道:“其实球赛只是一个开始我接管了新城区之后,就认识了林鸢,只是当初我让林鸢太过于伤心了,所以在三年前我们再见到的时候,我与林鸢之间就出现了隔阂!”

    李子杰笑笑继续说道:“那天我们几人不约而同的聚到了一起。那些事情都是后来路小米跟我说的,路小米是林鸢最好的朋友!”

    林鸢选了栗子饼,要了一斤。“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放弃刘海木?”林鸢开始问。

    “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如果他伤害了我的亲人,或者对我的亲人做了某些不可饶恕的错,我就放弃他。”路小米说的别扭。自己有什么是他能利用的上的?

    “奶酪西饼。我想吃了。”林鸢说,路小米就照做。“鸢鸢,想着什么时候动身去国外?”

    “过年之前。”林鸢说完,自己去买了一包柚子粉。

    “打算什么时候跟刘海木结婚?”

    “不清楚,他求婚的时候看他的表现。”路小米买了一包灵芝饼。“鸢鸢想找回记忆还是想争取得到设计大奖?”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但是我希望两样都可以得到。如果记忆并不能让我全身心的投入,那我还是选择事业,毕竟那是我的理想。但是如果没有记忆,我就像是缺少了灵魂的空壳。矛盾啊。”

    “好吧。买一罐鱼子酱。”路小米小小的得意。林鸢看着手中的豆腐脑和刚买到的鱼子酱,无奈的苦笑。看来抓到这个的人,有的受了。“周存刚如果抛弃了程静澜,跟你说当初那么做,让你等,都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你会怎么办?”

    林鸢噘着嘴。“没有如果,但是还是想想吧。”路小米想了想之后才说。“鸢鸢,让我买什么,直说。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毕竟爱过……”

    “买一盒金针菇。”林鸢浅笑。“蘑菇……”路小米就知道林鸢是算计着刘海木了。当下毫不犹豫的去买了蘑菇头。“如果知道真相,发现你这么多年恨错了人,你会选择和那个人在一起吗?还是这个对不住的人?”

    林鸢凝眉。“我想,之前的我一直为了内心的愧疚,一定会和对不住的人在一起。可是现在我想明白了。我要对得起自己的心,遵照自己心的旨意去做。”

    “巧克力。”路小米甩头。“给你一次机会,让你放肆一下,你会做什么事情?”转个话题,轻松一下。

    “放肆的事情?那就是拆了陶欣然的家。”两人对视笑了一眼。“买果冻。”似乎是达成了协议。“要不买个糖果回去吧?”

    “有没有近期最想做的事情?”

    “把王小虎酒店的所有房间都睡一遍,所有吃的都吃一遍。”路小米想着王小虎那么有钱,应该不至于这么小气吧。正坐在沙发上喝着白兰地的王小虎,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买玫瑰花吧。”两人挑来选去,选了些玫瑰花和金银花。“有没有什么愿望?”林鸢问。

    路小米想了想之后才说:“愿望就是看着你和李子杰白头偕老呗。”

    “为了美好的愿望,我们是不是该去买点芥末?”在往后的几年内,刘海木最怕的事情不是路小米生气,不是路小米离家出走。而是最怕路小米和林鸢在一起,恰巧两个人都上火或者兴趣很高的时候。

    因为只要是这两个人聚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好事情发生。被两人整的又何止能用几个数字形容?是真正的刷脏话不带一点脏字,却字字珠玑。

    二十七个愿望。二十七样东西。当两人提留着大包小包回家的时候,刘海木已经等在家门口。“去哪了?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刘海木接过路小米手中的东西,又替林鸢也全部拿了过去。

    林鸢掏出电话给王小虎打电话。“小虎,来我家,有礼物送给你。”王小虎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李子杰,表情柔和了几分。“好,马上过去。”

    “一起去吗?小鸢说晚上一起狂欢,也就是吃顿饭。”王小虎站起身随意的一说。

    “我还是算了。”李子杰眼底一片青色,想来最近也是没睡好。王小虎也没指望李子杰会说出些什么内幕,但是他是不会放弃的。“不想见见小鸢?”

    “想。”李子杰没有掩饰,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那就一起去吧,带上她喜欢吃的东西,省的去了还要现做,麻烦。”于是李子杰和王小虎又从酒店,带了些吃的喝的过去。

    今个他们是长了记性,不去打扰陶欣然。因为白天陶欣然刚接了一个手术,长达六个小时,估计是没有时间再过来。路小米倒是不介意。反正谁都可以来,唯独穆志月不行。

    大家都心照不宣。

    只是让林鸢没有想到的却是,不仅仅李子杰来了,就连许久不见的位香草也来了。

    位香草的出现,让路小米有点不相信。要知道之前,位香草的父亲是多么得反对,她和路小米混在一起,现在是怎么转性了?竟然允许她和路小米来往,甚至允许自己的宝贝疙瘩女儿大晚上出门。

    简直不可思议。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路小米觉得许久不见的位香草变了,变得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就是怪怪的。特别是她看林鸢的眼神,和以前不一样。

    看李子杰的眼光更是有点小小的暧昧。兴许别人没有发觉,路小米却是眼尖。和位香草同事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对于她的反常多少还是能看的出来的。

    这样一想,路小米恍然想起,之前位香草跟自己说的所谓公司的内奸。那个什么日本富士山的樱花。她默默地掏出手机,将信息发给了刘海木。刘海木倒是镇定,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谈笑风生。

    王小虎不说话,不笑,脸上的疤痕倒是好看些,一说话,特别是笑起来,脸上的那道蜈蚣一样的疤痕,显得很狰狞。“哈哈哈……子杰,有些年头没见面了。”

    “是啊,小虎。这些年我们就在一个城市,见面的次数一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李子杰与王小虎对着干了一杯。

    路小米将准备好的纸条放到桌子上。“来来来,划拳。赢得那个为输的那一个选一个纸条。每一张纸条上都有一个吃的。得到什么就必须在一分钟之内吃完。”

    “玩不玩?”

    “小姑娘家家的把戏,玩吧。这日子也着实够没劲儿的。”王小虎抖了抖烟盒,也没将烟拿出来。只是咬在嘴里叼着。

    李子杰看了看林鸢很是平静的脸,眉间一闪而过的情绪,也随着消失。这是他自进门以来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盯着林鸢的脸看,仅仅几秒钟而已。

    位香草从进门就很安静,不再像以前那样粘着路小米,也不再像以前那般的舌燥。

    可是此时的她,却咬着唇,握紧手中的杯子,眼神随着李子杰跟着一紧一松。刘海木只顾着给路小米布菜,就然他家小米叫他注意,那么他就勉为其难的关注一下。

    李子杰兴许心思不在这里,眼底明显的血丝还是看的出来的。

    林鸢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但是还是扯了扯嘴角,算是笑了。如此僵硬,李子杰只当看不到。“开始了。”随着路小米的声音,大家开始抽旁边的签。

    王小虎看着纸条上的数字有些奇怪,这是什么玩法?林鸢却很淡定,有意思。她手中的可是一张王牌。

    路小米嗷嗷的叫。“这也太不给力了吧?我先叫号。二号。”

    李子杰举着手中的纸条。“二号在这里。”

    “呀,不能破坏规矩。不能说。既然你说了,那么下面就有你来。你来猜王牌在谁手里,说错的,持有王牌的人可以随意抽出一张写着某些东西的纸条给你,你必须接受。”路小米简单的说了说,往常都是她和林鸢两个人玩,现在多出这么些人,还觉得不错。

    玩吧,就是要人多。最好是比较熟悉的,起码知根知底。整起来还不费力气。

    李子杰把玩着手中的钢笔,在看到王小虎杀人似的眼神之后,将笔收进口袋。“小虎,是你吧。”

    王小虎将手放到桌子上。盯着路小米问“你说是我的话我就出声,如果不是我吧,我要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