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路小米猛翻白眼,看着贼聪明的一个人,怎么瞬间就变得有些白痴了。“不是你,就说明他猜错了呗,猜错了,自然是王牌举手,给他选一道题喽。”

    “哦。”王小虎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装的还挺自然。“要不玩的大一点?还可以问一个问题。回答不出来的,在场我们有六个人,那就喝六杯酒,如何?”

    “小虎……”李子杰微微蹙了蹙眉头。

    “规矩是死的,但是认识活的。如果有愿意帮忙代喝的也不是不行是吧?”王小虎大手一拍。“都同一类是吧?那么王牌亮相吧。”

    林鸢撇了撇嘴,抬头看了眼王小虎,无声的叹了口气。“喏,这个。”

    李子杰打开纸条之后,有些头疼的捏着眼角。平生他最最不喜欢吃的就是豆腐脑,蘑菇之类的是不能吃。但是这个是真心不喜欢。“能换一个吗?”

    林鸢摇头。“超过一半以上的人不同意,你就要继续吃。”

    最兴奋的要数路小米。“玩不起吗?吃吧,挺好吃的。”路小米眼巴巴的看着李子杰,接过林鸢手中的豆腐脑的那股子艰难劲儿。

    坐在路小米左手边的刘海木,却觉得眼皮突突的跳。他家小米有这样的表情,不是什么好兆头。

    “刘海木,亲耐的,你说是不是?好吃不上头啊。开始计时。”说完盯着刘海木呆在左手手腕上的表看。

    李子杰头疼,却也没再说什么,而是忍着臭味,吃起来。这第一口就让他后悔了。“给我水。”

    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位香草将水递到了李子杰面前。“怎么了?”语气温和,带着点点关心。

    “桂香草,你确定要喝你手中的那杯,而不是我手里的这杯?”路小米眯着那双丹凤眼问。

    位香草收了手,却被李子杰一把将水杯拿了过去。“噗……”喝了水的李子杰更后悔了。“这是……”

    “哈哈哈……”路小米完全不顾及形象的大笑了起来。“添了芥末和鱼子的豆腐脑,又喝了加了添加剂的水,是不是很爽?”

    林鸢和路小米两人击了一掌。“我就说吧,第一个中枪的肯定是李子杰。原本还思量着李子杰你如果不来就没意思了,没想到你竟然不请自来了。怪不得我们哈。”听路小米这么一说,难不成他要感恩戴德?谢谢你高抬贵手?

    位香草略施粉黛的脸上,显出慌乱。“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李子杰急忙摆手。“没事。闹着玩的,下个回合赢回来就好了。”话是这么说的没错。可惜,所有的东西带进来的那一刻开始,就经由路小米和林鸢的手,怎么会出什么岔子呢?

    路小米扭头盯着刘海木面无表情的脸看了几秒。“你看看,还是我男人靠谱些。很淡定。”

    刘海木心里潺潺的,这能用靠谱不靠谱来形容吗?他淡定那是因为,看见路小米的表情就知道事情很定不简单,有诈。小心使得万年船,在这里也没用。他只是没时间看李子杰的笑话,因为指不定下一秒就会轮到自己了。

    他还是抽出时间想一想,自己会有什么把柄落下。这么一想,他就更加觉得有趣了。“小米,你就折磨想扑倒我?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刘海木闷不做声的想。

    嘴角噙着似有似无的笑。正巧被路小米瞅见了。“刘海木……”路小米的声音软绵绵的。“在想什么呢?”

    刘海木凑近路小米的耳畔。他就是知道路小米的最敏感的地方在哪,一戳一个准。“在想是不是要在众人面前,表演一下活春、宫。”

    看着刘海木眼底不怀好意的笑,路小米一个机灵。嘛蛋,早知道就该改变策略。但是转瞬又释然了,这么多人,他刘海木不怕,她路小米有什么好担心的。

    位香草有些慌神的替李子杰顺顺气。自己都这么慌乱,竟然还不忘想着李子杰,有猫腻。何止路小米这么觉得,想必腹黑的刘海木和阴森森的王小虎早就发现了。

    倒是林鸢却很淡定。“问你一个问题。我们曾经是不是相爱过?”林鸢问的是我们,是真心的彼此喜欢的那种,而不是单相思。

    李子杰舔了舔唇上的火辣,眼底闪过一丝挣扎,却还是点了点头。“相爱过。”

    林鸢弯了弯眼睛,却没有躲闪的望进李子杰的眼底。那里有太多她看不清的情绪在流动。

    位香草放在桌子下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身子也有些僵硬。“不是路小米……是林鸢?”她有些自嘲的想,眼神却不敢去看林鸢,额前的刘海挡住了她的眼神。

    王小虎默不作声,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瞧了瞧烟盒,却始终不见他抽出一支烟真正的抽。“继续。”下一轮开始。

    抓到王牌的是王小虎,而出现了小小的失误,回答错误的又是李子杰。“子杰,看来你今天是真的很走运。”王小虎双手搭在桌子上,后背倚在椅背上,显得很漫不经心。“为什么当初放弃了?”

    林鸢一惊,差点将手中的杯子砸在地面上。她瞪大眼睛看着李子杰有些纠结的眉目。王小虎问的是什么,李子杰自然心里清清的,倒是只有位香草不知道。

    她抬头看了眼路小米又看了看林鸢,轻声喊。“小鸢姐……你还好吧?”路小米微微眯着眼,却不作声。林鸢磕了磕眼睑,语气中听不出一丝一毫的异样。她说:“没事,就是想知道。说好的不放弃,为何那么轻易就放手。”

    “因为……”李子杰几次张了张嘴,却又闭上嘴。“我喝酒。”

    李子杰这是选择逃避。林鸢浅笑。“六杯酒,再加六杯。我替你喝,这个答案你就非说不可。”

    看着仰着一脸倔强的林鸢,李子杰叹息。他说的很轻:“鸢鸢,我没打算放弃过你,从来都没有。只是……我没想到我会相信自己的眼睛,却没有相信我们的爱情。”

    位香草盯着李子杰憔悴的神情看,李子杰眼神却一直落在林鸢身上。李子杰自顾自的接连着喝了六杯酒。王小虎清了清嗓子,幽幽的岔开话题。“继续玩不?”

    “当然要玩。”路小米没想到李子杰会回答的这么干脆,可是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相信林鸢也不会继续问下去。那样难过的只会是大家,破坏气氛。

    游戏继续下去,可是每个人心里都沉甸甸的,似乎只有刘海木和路小米玩的最开心。毕竟两个人在较劲,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杠上的,路小米非要刘海木吃蘑菇头。

    李子杰抬头看着自己的三弟,无声的笑。“老三,这就是你的劫数吧?”

    刘海木在触到李子杰的眼底的戏谑之后,拿起木骨头就吃,被呛到鼻子都冒烟。“小米,玩是一回事,吃又是一回事。”说完也不管路小米什么反应,直接将嘴里的食物,全数灵巧的用舌头送到了路小米的嘴里。

    “小米,喝点水。”刘海木笑的就是一头大尾巴狼的样子。路小米抗议,刘海木却趁机捏了一下路小米的肩胛处。果真,路小米一张嘴,一合嘴的功夫,被刘海木早就咀嚼的稀巴烂的蘑菇头,全数进了路小米的胃里。

    “刘海木……”路小米虽然喊得声音高了些,但是脸也不由自主的红了。“世道……自己怎么就……”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林鸢同情的拍了拍路小米的肩膀。

    “鸢鸢……人艰不拆!”路小米瞪着略带委屈的眼睛看向林鸢,希望能换来一两个怜悯。那厢,林鸢很淡定的说:“路路,味道怎么样?不用自己咀嚼,能吃出味道吗?”

    路小米真是哭笑不得。就知道鸢鸢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鸢鸢……”林鸢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看的刘海木都忍不住嘴角抽搐。“以后,一定要离林鸢三尺开外。”他这么想。

    不知情的人一直都以为林鸢在数落路小米,可是男人嘛,怎么着也比较敏感。明摆着说刘海木不行,男人就算是真不行,也绝对不能承认自己不行。拐弯抹角的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刘海木是想辩解也不能现场示范不是,只能哑巴吃黄连,只要不憋出内伤就行。看着刘海木吃瘪的样子,林鸢和路小米似乎都很开心。

    胳膊肘朝外拐的小东西,刘海木心想着怎么让他家小米,知道自己的厉害。玩野玩够了,闹也闹腾的差不多了。刘海木的电话适时地响了起来。“你是我的小呀,小宝贝,怎么爱你,爱也爱不够……”

    林鸢戳着路小米的脑袋瓜子。“行啊,这都挂上招牌,宣示主权了?”别人听不出来这歌谁唱的,林鸢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路小米佯装不知道,假装的咳嗽了两声。“那个……我吃饱了。”

    “呵呵……”林鸢笑出声,看着路小米越来越红的脸蛋,她就觉得路小米可爱的很。

    倒是林鸢这么一笑,晃晕了好几个人呢。李子杰盯着林鸢明媚的笑,心底柔柔的一片。唯独最不开心的兴许只有位香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