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王小虎感慨。“小鸢……多少年没看见你这么轻松的笑脸了?”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多年不见,你笑起来仍旧很美,让人很舒服。”

    “如遇春风。”李子杰接话,却没有去看林鸢的眼神。倘若这一刻他抬头了,兴许会在林鸢的眼底,扑捉到那么一瞬的光。

    即便如此,又能改变什么呢?位香草很惊讶,以前就知道林鸢笑起来很好看。可是这种带着媚骨的笑,却叫她惶恐。她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即便是这样,她如何能放手。

    “怎么了?”刘海木站在阳台上,一边回头看着路小米的囧样,一边打着电话。

    听筒里传来了刘子龙一贯的嗓音。“三哥,老大要去国外了。”

    “什么时候决定的?怎么这么突然?”刘海木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出什么事了?”

    刘子龙听出刘海木好像在故意压低声音。他不敢犹豫,还是直接说了。“大哥说,恐怕有些事情不得不解决了。再加上二哥回来了,李氏财团有你,他也就放心了。医院交给陶欣然。他想去美国见见爷爷。”

    他们的爷爷李京水?这些年穆志月基本上什么时候都解决的很好,除非有什么是他不能决定的,否则绝对不会去找爷爷。之前因为二哥的事情,穆志月也曾经一声不响的离开。

    “什么时候离开。”刘海木想来,也是因为王小虎步步紧逼,事关当年孙崇光和李家,甚至伍家的纠葛。

    “现在估计已经在机场了。大哥不用我送,自己打车去机场就行。陶欣然一连着做了六个小时的手术,这会还在家休息。估计大哥也没想着叫她起来。”刘子龙想了想之后说。

    “大哥说,让你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二哥的事情就让他自己看着办。”刘海木扭头朝着李子杰的位置看了一眼。刚回来就有事,看来不是一般的小事情那么简单。“知道了。那就不用去送了。”

    刘海木打电话的空档,路小米的电话竟然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电话。“你好哪位?”正在机场准备登机的穆志月,用拿着护照的那只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另一只手拿着电话。“路小米,我是穆志月。”

    “有什么事情吗?”路小米态度不是很好,但是想到在场的还有李家的人,索性也站起身,往外挪了挪地方。

    “这么不待见我吗?”穆志月扯了扯嘴角,却没有笑出来。他说“路小米,我要去国外,关于当年小鸢的事情我很抱歉,也只能说句抱歉。这次去国外也是为了能更好的将当年的事情……起码将伤害减到最低。”

    路小米哼了两声。“那是你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关心我关心的人,平安无事就好。”刘海木也不恼火,抬头看了眼大屏幕上显示的时间。“你和老三真的决定在一起了?我能得到你的一个保证吗?”

    “你什么意思?”路小米气的肺都快炸了,但是在看见刘海木转过来看自己的眼神,那般的宠溺,她还是缓和了一下语气。“不管你想听到什么,或者已经听到了什么。你只要知道,我是不会在关键的时候,轻易的丢下他的。”

    路小米看着隔了几米距离的刘海木的背影,那般的刚硬。有他在一切都挺好的。“能遇到他是我这辈子的福气,能得到他的宠爱是我的幸运。同甘共苦,相伴相随。我能说的只有这些。”

    穆志月在心底默念了一遍。“同甘共苦、相伴相随。”多么简短的一句话,他却再明白不过了。老三,得知有她,你之幸。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穆志月不是瞎子,他看得到,也明白了七八分。她的确不同。穆志月刮胡是那个电话的最后一句。“希望你能一直坚守。”

    路小米瞪着电话,撇了撇嘴。“有病,这还用你说。”路小米也是在气头上,但是她还是要告诉他穆志月。“除非有一天他伤了我最在乎的人,否则就算是他一无所有,我都会一直陪着他,陪他东山再起。”

    刘子龙抚着额角说:“三哥,依然还是按照计划进行?”

    “加快点脚步,不是不可以。只是帮我查一下刚才的那条信息。”刘海木倚在门边,说话的语调很轻松。

    短信刘子龙刚看见,就是不知道三哥有何指示。“三哥打算怎么办?”

    “放长线,钓大鱼。在鱼咬紧鱼钩的开始,要对他和蔼一些,不然没等他咬紧,就让他跑了。得不偿失。”刘海木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着急。

    路小米挂上电话,刘海木也正好收了线。

    一直不说话的位香草却说话。“总裁和路路姐不会是有什么悄悄话要说吧?大可以直说,我们是不会偷听的,不至于两人用电话说吧?”

    每次位香草的话,都是恰到好处,一点都不唐突,反而显得有些调侃。刘海木看着路小米装进口袋的手机,过来捏了捏路小米的脸。“怎么脸这么烫?是不是被我刚才的甜言蜜语……”

    “滚!流氓。”路小米娇羞的模样,配上刘海木痞子的说话语调,更是叫人不能不往调情那方面想。

    位香草笑的很随和,可是看在林鸢眼里却有些牵强。究竟是为什么,位香草变了呢?她不得而知。李子杰也接到电话。“不好意思,有点事情急着处理,回头联系。今天的饭,真的很感谢。”

    “没什么,往常都是我和鸢鸢两个人这么闹腾的,今年你们在多了点乐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路小米只是随口一说。

    可是听得人,却揪心的难受。李子杰深深的看了一眼林鸢。倒是林鸢无所谓的摇了摇头。“这些天都没有好好休息吗?别只顾着忙,记得抽时间好好休息。好好吃饭。”林鸢上前轻轻拥住李子杰,她将头搁在他的胸前。“子杰,照顾好自己。我决定了,明天就去北美各国转转,为了设计大赛,我不想再一次的错过。”

    刘海木和路小米离得最近,两人却不言语。王小虎却也识趣,老实的躲在一旁抽烟。只有位香草的眼神,却一直追随着李子杰和林鸢。

    李子杰紧紧的拥着林鸢的身子,林鸢就是太瘦了,怎么吃都不胖。李子杰没敢太用力,他怕自己太用力,仿佛就会将林鸢的小身子骨折断。这一刻,他心慌,害怕,甚至难过。他眼底无限的宠溺,像是一团化不开的蜜。“鸢鸢……我多么希望,我们依然是以前的彼此。”

    林鸢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她伸出手摸着李子杰帅气的脸。“子杰,我还是我。只是这里少了一角。你还是你,还是那个不愿意我伤心难过的你。对不起,这一次不管真相是什么,我都不愿意错过。”

    李子杰伸出温暖的掌心,替林鸢将眼角的泪滴抹掉。“嗯……不用担心我。我等你……等你的好消息。”

    “别去送我,一如你之前离开时一样,不要回头。”李子杰心底苦涩,之前离开,他是带着对彼此未来的美好憧憬,而不忍心……却没想到还是错了。时间错了,还是缘分错了。他似乎又一次错过了什么。

    如果那个时候他留下来,哪怕只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就算是谎话,她也愿意守着这个谎言,陪他一起。这是,错过了终究还是错过了。那些天,她梦见了别人,想到了一些人一些事,真叫她的心揪的生疼。

    “傻瓜,别跟我说对不起。我从来都是心甘情愿的。”李子杰说完,吻了吻林鸢的眼睛。“照顾好自己。”而后推门离开。

    李子杰缓缓地流下一行清泪,他拼命的让自己装作若无其事,可是做不到。直到身边传来“咔嚓。”的一声响。李子杰才抬了抬眼皮,别过头,抹了把脸。

    位香草开了旁边的车门,坐进副驾驶的位置。语气中透着酸酸的味道。她问他“你就那么爱她吗?”她没有说喜欢,而是说了爱。

    李子杰甚至懒得回头去看,此时位香草的表情。而是较上一用劲,一脚油门,车子驶离了林鸢家所在的小区,直到车子开过浦江大道,伴随着摩擦的声响,李子杰才停下来车子。

    一路上车速提高到最高码,他心烦躁,却什么都不想说。

    位香草一路上受到惊吓,吓得脸色惨白。“李子杰……”她紧紧的抓着扶手,他也同样的希望李子杰能温柔的对她说“别怕,有我在。”可惜连一个祈求的眼神,都没有,换来的是冷的不能再冷的语调。

    “害怕就下车。还有比这个更渗人的,想去看看吗?”说这话的时候,李子杰依旧没有回头,但是只要位香草再说一句,他便会将人拖到那些被打得血肉模糊的人面前。

    此时他无心思去观察位香草,甚至都没有发现位香草惨白的脸上,多了一种叫做狰狞的东西。甚至眼底一闪而过的是更多的不甘心和恨意。

    爱之深、恨之切。“我爱你。”位香草用着很坚定的语气说,李子杰依旧没有纹丝不动。她无奈的笑着说:“你要找的人,我爸爸一定会帮忙的,只要你……”说你喜欢我。

    “你父亲那么做也是应该的,要知道他为什么能坐上那个位置,我比谁都清楚。”李子杰不是威胁,他还不屑。但是有些话必须要说清楚。

    李子杰按了按心脏的位置,缓解了适才的疼痛和窒息。紧接着,他露出一排整齐的洁白的牙齿,开口说着很缓慢的话。“除了她,这辈子我恐怕都不可能,爱上别人了。”

    “你就这么肯定?”位香草不甘心,那个女人不爱他。李子杰掏出烟点了一支,猛吸了几口。淡淡的烟圈一圈圈的萦绕在车厢内,他却没有开窗。“你不会懂得。”

    位香草打断他的话。“我怎么不懂?你爱她,难不成连命都可以给她?”

    “命对于我来说,是不值钱的东西。如果她用的着,我绝对不会犹豫。”李子杰将头搁在椅背上。表情很木讷,就像是瞬间被抽走了他最宝贵的东西。

    位香草解开安全带,捧着李子杰的头,将自己的唇凑了上去,却被李子杰轻巧的躲开。“别以为和我上了床,就是我李子杰的女人,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冰冷的不带一丝一毫的话,和刚才眼底满是柔情的和林鸢说话的那个李子杰,简直判若两人。

    “呵、呵……原来是我自己下贱。我早该知道,你心底的人是她了,只怪你掩饰的太好了。”位香草狠狠的擦着眼底不断涌出来的泪水,语气显得有些不甘心。“我不会放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