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那是你的事情。倘若你非要以我的女人的身份做些什么,可以。只要在我底线范围之内。算我对你的补偿吧。”李子杰没有在吸烟,而是任由烟在自己的手中,星星两两的火光闪烁。

    “底线?就算是我把你所有珍爱的东西都砸了,估计也比不上碰她林鸢一下,能让你多看我一眼吧?”李子杰的手卡在位香草的脖颈上,不给位香草继续说下去的机会。眸底唯一的耐心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李子杰嗓音有些哑,却是无比的有力。“位香草,你最好时刻都十分知道的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倘若你动她一根头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位香草明知道自己是在激怒李子杰,可是还是忍不住的说了,只为了这个男人的一个正眼相看。就算是恨也好,不屑也好。起码此刻他的眼里只有她。她笑,气息不稳。“你……我……我不会放弃的。”就算我死,也要你爱的人不好过。

    李子杰甩手将位香草丢在一边,像是在扔一件恶心的垃圾一般。“滚下去。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此时眼前的香草再也不是几年前的香草姐姐,而李子杰也在也不是那个只会想着怎样才能踢好球的李子杰,一切早已变的物是人非,只是香草还执念过去而已,或许没有林鸢的出现,事情还不会变化的这样快吧!

    位香草捂住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深深的看了李子杰的侧脸,推开了车门。在她脚步还未站稳的时候,李子杰的英菲尼迪早已经绝尘而去,留下一道看不见的影子。

    “呵呵呵……林鸢,你要离开?可以啊,那么这份罪就让你最舍不得的人,来承受好了。”位香草跌倒在冰凉的沥青马路边,阴森森的笑。“不是让我任何时候都不要因为你,而受到伤害吗?我这么懂得自爱的人,又怎么舍得让我自己受,哪怕一点的伤害呢?”

    位香草一边笑的愤恨,一边不断的掉着眼泪。李子杰,我爱了你这么多年,为了不让你见到她,我费了这么多的力气,结果怎么样?还不是被你像垃圾一样的丢弃了?

    李子杰开着车,仿佛没有目的地的开。怎么就弄丢了她?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想起来心还是会疼。“子杰,你们最好马上分开,不然别怪我……”那日爷爷吹胡子瞪眼睛的对李子杰说。“你自己动手还是要我插手?”

    那时候的李子杰才多大?二十岁的他,正在大学里享受着美好的年华,身边有一个美好的初恋相伴。他倔强的说什么都不同意。“爷爷,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让我和鸢鸢分开,起码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李京水略带疲惫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色彩。他拿出长辈的语重心长。“子杰,你们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

    “幸不幸福不是你们说的算,我偏要和她在一起,就算是你们所有的人都反对,我也要和她在一起。”略带青涩的李子杰,握着拳头,说的坚定不移。

    他没有想过太多,但是他知道,他的心已经完了。没有她,他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他爱她。

    “子杰,什么事情爷爷都可以由着你,但是唯独这件事不行。”李京水一甩手站起身。“我给过你时间,一百天。现在还剩下不到七天。”

    李子杰年轻气盛,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爷爷,你从小就跟我们几个兄弟说,一定要找一个自己爱,同样也爱着自己的人在一起。一旦确定关系,就是一辈子。我爱她,我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宠着她、爱着她。”

    李京水从来没想过,一向最听话的老二会如此的反抗。老大穆志月沉稳明事理、老三冷酷也更加无情。老二专情却也固执。

    “谁都可以,唯独她不行。”李京水指着李子杰,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子杰,如果你非要这么固执,那么就别怪爷爷了。”说完甩了袖子离开。

    管家还是于心不热。“二少爷,你就听老爷的这次吧。哎……”

    “管家也是站在爷爷那一边的吗?”李子杰冷笑。“你初次见到她的时候,不是也喜欢的不得了暧昧?怎么转眼就变了呢?老头子给了你什么好处?”

    看着李子杰鄙视的眼色,管家搓着手左右为难。“二少爷,老爷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不就是希望我能出国念书吗?我去京城有什么不好的?那里和这里早八百年前就是一家的,都是一个地方的,有什么区别吗?还是你们本身就瞧不起普通家庭的人?”李子杰毫不妥协转身也离开了家门。

    那之后,他和她还是好好的。“又和你爷爷吵架了?”那时候的林鸢美丽温柔,眉眼间都是俏皮。

    李子杰紧紧握着林鸢的手,眼底却掩饰不住的担忧。“鸢鸢,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对吗?我们会幸福的是吗?”他太了解自己的爷爷,之前是不太放在心上,如今爷爷已经表态,而且态度相当强硬,由不得他不当回事。

    林鸢露出可爱的小虎牙轻笑。“会的,不要担心啦。只要我们坚持,一切都不是问题。除非这里有问题。”她伸出柔软无骨的手指着李子杰的心脏的位置,笑的很美。

    李子杰不禁看痴了。“鸢鸢,你好美。这辈子能遇见你,和你相恋,我是多么得荣幸。”李子杰环着林鸢的腰肢眼神迷离。

    林鸢掩着嘴咯咯的笑。“还说我是傻瓜呢,你才是个大大的傻瓜。命中注定我们会相遇,相识不是吗?”她眨着眼睛带着笑意。“可千万不要将我弄丢了哦,那样你就再也找不到我了。”

    “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会把你找回来。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李子杰显然是下定了决心。

    “嘻嘻……与其失去再去寻找,还不如一开始就好好珍惜。”林鸢柔软的唇瓣印在李子杰的脸颊上。“心入磐石。”

    “无怨无悔。”李子杰将林鸢固定在胸前,忘情的吻着她的唇。那一刻他多么希望,时间从此定格。

    三天后,李子杰正捧着一本书管理学的书在看,还未来得及收回的笑意,凝结在英俊的脸上。却又接到爷爷李京水打来的电话,说是关于林鸢的事情。李子杰本是不愿意的,可是事关小鸢,让他虽然不情愿还是回了家。

    他以为是爷爷之前说的话,在硬逼着林鸢和他分开。可是他却忘记了,在那天的傍晚,林鸢就坐上了飞往国外的飞机。为设计大赛而做准备。

    “爷爷,你到底把鸢鸢怎么了?”李子杰从没有过的慌乱,像一只无厘头的苍蝇,在家里的每一角落里乱转。。

    他怎么也找不到林鸢,他的鸢鸢。“爷爷,鸢鸢在哪,她在哪?”李子杰跪在李京水的面前。“爷爷,求你把鸢鸢还给我。”

    李京水没有动,依旧坐在鳄鱼皮沙发上。表情看不出一丝破绽。“看看这个吧。”李京水招了招手,穆志月从沙发上站起来。将手机递到李子杰的面前。

    “大哥,你怎么回来了……”李子杰不敢相信,大哥不是随着奶奶穆秋颖去了冰岛吗?

    “她不是说去国外参加国际大设计大赛了吗?”穆志月带着一副黑边框的眼睛,兴许是随着老夫人学习医术有些累,他不断的捏着眼角。“老二,你和她不合适。我们李家的媳妇,绝对不能说一套做一套。”

    看着穆志月递过来的手机,李子杰显然不相信。虽然摆在自己面前的笑脸,依旧是那会子那个清丽脱俗、笑起来很美的样子,可是却不是对着他。而是对着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长了一张精致的脸蛋,举止不失优雅。可是当这个男人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却是一张死人脸,甚至连表情都不曾有。下手够狠够冷酷够无情。他一直以为刘海木小小的年纪已经够狠得,没想到还有更加冷血冷漠的男人。是的,是男人。

    李子杰不敢置信,就是这样一个男人,竟然会对自己的鸢鸢露出无比温柔的眼神。他扶着她一起走进酒店,足足一个小时没有出来,而地点却是冰岛。

    “怎么可能,我不相信。一定是你们编出来对不对?”李子杰盯着李京水无比恳求,希望能得到不一样的答案。

    “老二,就算你不相信爷爷,也应该相信大哥吧?好吧,就算你不相信大哥,你也应该相信奶奶吧?”穆志月说着对着电话的那一端说饿几句。

    电话中马上出现了李京水的妻子,穆秋颖的身影。“子杰奶奶现在在冰岛哦。”

    “奶奶,你刚才看见了吗?你亲眼看见了吗?”李子杰抓着手机紧紧不放,生怕一个眨眼连奶奶都消失不见了。

    “是啊,你大哥也为这件事回去的,你见到他了吗?告诉他不准偷懒,马上回来,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呢。”说完摆了摆手。“老二,那个非常漂亮的小女孩子,是你的女朋友吗?”

    “……”李子杰死死地盯着酒店的门口,没有回答刚才穆秋颖的问话。“奶奶,你帮我上去看看,去看看好吗?她一定是被迫的。”虽然嘴上这样说,可是终究敌不过之前看到的笑脸,那般明媚的笑。

    穆秋颖摊摊手。“这样好吗?”李京水无奈。“穆秋颖,去帮他看看吧,也好了了他的心思。”

    穆秋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进了酒店。而后找到了林鸢刚才所到的楼层。她站在走廊的另一端,看着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将电话视频跳转到画面。

    李子杰眼泪就这么不经意的唰唰的落下。“怎么可能……鸢鸢,你不是说过,只要我们这里坚持,就一定会守得云开见月明吗?为什么……究竟为什么,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