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穆秋颖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却也不知道明明那个站着的高挑女生,是自己的孙子的女朋友,怎么一转眼在冰岛遇见,却成了别人的女人。而这个男人却是无比危险的人。

    李子杰颓废的跌倒地上。“鸢鸢……”

    望着视频中双双进房间的两人,李子杰的心很疼。穆秋颖问李京水“阿天,这……”

    “穆秋颖,麻烦你要多等一会儿了。老二这孩子是不到黄河不死心。”李京水无奈的叹了口气,重新又坐在沙发上。鳄鱼皮的沙发有些凉,家里的气氛却更是凉了些。

    整整一个小时,却始终未见有人出来,就算是再不谙世事,也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李子杰不想相信都不行。

    他扔掉电话,颤抖的双手却抓不住自己的电话。她按着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却提示关机。一边两遍,三遍仍旧无响应。

    他恳求李京水帮他。李京水像是早就想到了,将写着一串数字的电话号码丢给李子杰。“这是那边的电话,你可以打电话问。”

    李子杰听着电话中的话,觉得自己才是最大的傻瓜。是啊,他的鸢鸢不是说自己才是最大的大傻瓜吗?果真是。他们说鸢鸢昨天就离开了,和男朋友一起。对方一直问他的身份,可是李子杰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老二……”穆志月看着蹲坐在地上的李子杰内心有些挣扎。李京水对着电话另一端的媳妇说。“媳妇,早点回来,想你了。”

    “ok。这边怎么办?”穆秋颖毕竟也是个女人,就算是家族实力再雄厚,也比不上一个知冷知热的男人的关怀。

    “阿水直接转飞机去冰岛,你累了就回家吧,我在家等你。”李京水说话温柔,一点气势都没有。

    穆秋颖忍不住脸一红。“阿水怎么办?”

    “翅膀都硬了,让他们自己去闯闯也好。”李京水忍不住瞪了在场的兄弟二人。

    “好。我马上回家。”说完穆秋颖就跑出酒店,直奔机场。虽然原本是打算带阿水来潇洒几天的,但是家里还有人等,以后有的是时间来玩,还是先回家的好。

    三个月没有林鸢的消息。李子杰的心,一点点的凉了,半年之后,他却接到了林鸢的电话。“子杰,对不起。”

    面对电话中林鸢的声音,李子杰反而镇定了许多。“鸢鸢……我们分手吧。”

    他看不见、也不知道电话对面林鸢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他只知道他的心痛的无以复加。一百多天。良久的沉默之后,电话里传来林鸢轻轻地声音,像是哭过,带着哽咽。“好……”

    挂上电话的李子杰整整一个星期不吃不喝,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学校也不去,谁也不见。撑到第十天的时候,还是李京水实在看不下去,让人将门拆了。也幸好如此,李子杰因此险些丧命。

    “冤孽啊。”李京水口里一直说着这三个字。“罢了,罢了。只要子杰能好起来。他想做什么我都不会阻止。”

    整整半年的时间,李子杰都是靠输送营养液来维持生命的。一年的时间,大部分都是在病房中度过。春去秋来,一年之后的有一天,李子杰精神出奇的好。他盯着李京水精明的眼睛说的无比恳切。“爷爷,那个男人是谁。”

    李京水看着波澜不惊的李子杰的眼,无声的叹息。这样总比半死不活的好。那是李子杰第一次知道,原来那个男人叫孙崇光,虎翼帮的老大,大了他七岁。此时李子杰才算是记起来,原来在球队的时候,这孙崇光都是在家装的,原来这才是他的真实身份。“爷爷,把我送去他那里磨练几年可好?”李子杰问。

    “你开什么玩笑?”李京水说什么都不同意,还是穆秋颖降伏了李京水的臭脾气。最终又调养了半年的李子杰被送到了虎翼帮,接受虎翼帮的各项考验。

    终于成为了虎翼帮的一员。靠在车上一根烟接着一根烟抽的李子杰,终于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那件事一直是他心底的硬伤,谁都动不得。“鸢鸢……究竟那个时候的你发生过什么?”

    在他再次见到孙崇光本人的时候,他恨不得将这个男人杀死。所以他还是选择以男人应该有的方式来决定,他向他下了战书。

    最终,败了。李子杰记得那时候的自己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无法叫这个冷漠的男人动摇。直到他说出了三个字。“林鸢。”

    他才清楚的看见他的肩膀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那日他的脸色并不好看,连说出来的话都没有温度。他说“再说一遍,门外那几个人就是你的下场。”

    之后的半年他都不曾再见过这个男人,直到林鸢的出现。他再次遇到那个想要一辈子爱下去的女人。却是她双眼紧闭,奄奄一息……

    李子杰踩了踩地上无数的烟蒂,看着被冻成了块的浦江南岸,他无奈的笑,摸了摸脸,上面的泪水有些被海风吹干,有些冻成了一条脆脆的冰碴。

    他从兜里摸出一个圆形的盒子,举起手朝着江面抛了出去。可是在最后一刻他却重新将手中的盒子,收回羽绒服口袋内。“我还是舍不得,鸢鸢……我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这么多年,就是因为他对孙崇光了解,所以就算知道孙崇光和自己一样,拿命爱着那个女人,却始终没有问出口当年的事情。这一点他想,他还是输给了孙崇光。那是个勇敢的男人。

    起码他对自己说“这辈子,我孙崇光做过很多坏事,也错过很多。但是我都不后悔,唯独只有一个人,我放不下。除非我死,就算是死我也不打算放开她。她和我连着骨头、连着血。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可能分开。”

    那时候他不赞同,可是容不得他不同意。因为是他先说了分手,他曾经问过孙崇光。“东子,如果有一天她不爱你了,你会放手给她幸福吗?”

    那个辣手无情的男人说:“休想。这辈子,除了我,我不允许任何人给她幸福。除了我还有谁能给得起她想要的幸福?”

    可是当三年前林鸢忽然消失的杳无音信,那个一向沉稳的男人,却像是发了疯一样的满世界的去找。就算是死,我都不会放手。你想要建一座城,那么我为你建一座城。你想要遗忘,我陪你一起忘。你想要离开,我守在这里,等你回家。

    鸢鸢,我在这里为你建一座城,只为了等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这个男人第一次落下难过的泪水,一向强势的他,第一次变得如此软弱。

    李子杰没想到,他竟然知道,原来他都知道。他知道自己也爱着这个女人。直到李子杰回来,他都不知道孙崇光到底怎么想的,既然那么爱,为何不回来找她?

    直到龙子茂带来的消息,他才恍然大悟。他在拿自己的命在赌,赌他们的一生。不管林鸢怎么戳路小米的肉肉,路小米就是死活不松手。“路小米,我们在家不是说的好好的吗?额?说好的。我又不是再也不回来了。”

    刘海木知道路小米难过,但是也不能不让林鸢登机不是?“小米,放心吧,去了那边相信小鸢会好起来的。”

    “怎么可能会更好?这里有你的家,有你的朋友。去了那边你什么都没有。”路小米就是不放心。王小虎咧嘴笑的很欠揍,路小米是这么认为的。“路小米啊,你放心吧,小鸢呢,去了那边自然有人照应。人我都找好了,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你找的人能靠谱吗?”路小米白了王小虎一眼。继续赖着林鸢。

    “那可是她以前的家人,在这呢吗不靠谱,也比外面的人靠谱吧?”王小虎一着急什么都说出来了。路小米拿眼角撇他。“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王小虎摸了摸脸上的刀疤,笑着凑到林鸢的面前。“小鸢,去了那,龙子茂过去接你。”

    “龙子茂?”林鸢想不起来龙子茂是谁,但是听王小虎说,那是她以前的家人,自己的家。信不过还会信得过谁呢。

    “好了,我说我的小姑奶奶,你在不放心我就来粗的了哈。”王小虎说着就要伸手拉路小米,却被刘海木挡住了。

    “我的女人,你别碰。”刘海木显然不高兴。

    “对对对,你的女人,那你倒是让她松手啊。这样小鸢还用不用走了?”王小虎表情特别不爽。

    “我的女人想做什么,我就宠着她。就算是今个不走了,明天走。没什么大不了的。”刘海木说的理所当然。

    路小米也是这么认为的。林鸢无奈的摇头。“路小米,真的走了。如果你家三哥欺负你了,你就来找我。”

    “嗯。”路小米重重的点头。“你在那边照顾好自己。”

    “放心吧,忠叔小时候就照顾的好好的,现在在照顾也一样会好好的。真不知道你在这担心个什么劲儿。”王小虎完全不明白小女孩子家的心思。

    难懂。林鸢扬起秀发,笑的开心。“有你们这么念念不忘,我怎么敢不好好的?”

    路小米终于是撒手了。“鸢鸢,到了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林鸢说着拿起电话,发了一条信息之后,顺手将手机关机,然后转身过了安检口。

    路小米一直站着,很久之后,才有些空空的说:“刘海木,那一架飞机上会有鸢鸢的吧?她会好好的。”

    “放心吧。”刘海木摸着路小米的头发,随着她的手指的地方看过去。正不巧扑捉到了,隐藏在主子后面的李子杰的身影。

    “李子杰……”刘海木没有正事的时候,就会连名带姓的叫。李子杰拢了拢外套。“老三眼睛真犀利。”

    路小米一众朝着李子杰走来,还没走到跟前,李子杰却直直的摔倒在地上。纵使刘海木和王小虎反应再快,也只是接触到了李子杰的大衣的衣角。“二哥……二哥……李子杰,你给我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