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王小虎忍不住骂了句脏话。“妈的,怎么这么烫。”

    “不会有事的,我们快把他送去你大哥的医院吧。”路小米看着刘海木着急的模样,虽然平时他不说,但是路小米看的出来,相比较大哥,刘海木还是和李子杰的关系更近些。

    当几个人将李子杰送到市医院的时候,陶欣然这个代理院长急急忙忙的来了。“怎么回事?”

    接过旁边护士递过来的检验报告,陶欣然的脸色也不好看。“怎么会这么严重?”

    “我二哥……”刘海木顿了顿接着问。“李子杰到底怎么了?不是感冒发烧吗?”

    “不是。你们自己看吧。”陶欣然将报告夹递给刘海木。

    路小米和王小虎也凑过来看。“怎么会引发炎症?心脏暂时性休克?李子杰有心脏病吗?刘海木你没事吧?”难得路小米这个时候还知道关心刘海木。

    “我二哥做过心脏引血。”刘海木闭了闭眼睛,忽而又睁开,最后还是说了出来。“不知道他救得人是谁,但是相信大家都猜到了。”

    “小鸢……”

    “鸢鸢……”路小米和王小虎很有默契的异口同声。

    刘海木表情有些严重的看着手中的报告。“陶欣然姐,你一定要救李子杰。”

    陶欣然架了个眼镜在鼻梁上,倒是比之前看上去更加像医生了。因为之前的陶欣然看起来有点不靠谱。路小米上前一步,扯了扯陶欣然的白大褂。“陶欣然,李子杰真的做过心脏引血,或者什么类似的手术?”

    “嗯……就是因为这个兴许院长才反对,他不会允许李子杰再一次拿自己的命做代价。”陶欣然想着穆志月走之前说的话,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李子杰救林鸢。”当时穆志月说的时候,陶欣然还觉得他听冷血的,现在想来,原来是有原因的。

    “阿水一直反对就是因为子杰……”王小虎也说不下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难不成是上次的那场大火?王小虎趁大家都在关心李子杰病情的时候,偷溜出去给龙子茂打了个电话。

    “龙子茂,你知道李子杰给小鸢做过心脏引血?”王小虎问的小心翼翼。龙子茂和阿翔叔正在家里兴奋的准备,为了迎接林鸢的到来。“小虎,你怎么知道的?”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阿翔叔一心念叨着林鸢,生怕林鸢改变主意不来了。

    “小虎忽然问起了子杰给小鸢做心中心脏引血的事。”龙子茂简单回答了阿翔叔的问题。

    “你们都知道这件事?是不是之前的那场大火?”王小虎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那件事。得到的回答却是“不是……”。龙子茂转头看着阿翔叔点了头,他才说起来。“是一次暗杀事件。”

    “其他帮派惹了事端,来找光哥帮忙,最后起了冲突,他们抓到了小鸢,以小鸢作为要挟。发生了枪击事件。”龙子茂简单的说了下。

    王小虎像是想起来了。“那次,就是光子胸口被人打了个马蜂窝?”王小虎一想起来那件事,就气的牙根痒痒。“龟孙子,原来那次是小鸢在……我就说呢,光子从来都舍不得自己的老命,他说这辈子他的命不由己。他的命是他老婆和孩子的。”

    “可不是,光哥为了能顺利救出小鸢,甚至不惜用自己的命当诱饵。”龙子茂和阿翔叔回想起之前的那段岁月就觉得心惊胆战。

    “就因为这样,所以小鸢就认为欠了子杰的?以为是子杰救了她?”王小虎大胆猜测。

    阿翔叔挨着椅子坐下。“小鸢这么说的?说当时救她的人是子杰?”

    “不是,是她的一个朋友,这些年她们一直在一起。她说的,见到子杰的第一天,小鸢提起了左右手转笔的这个小问题。”王小虎想了想接着说“光子和子杰转笔的方向正好相反。”

    孙崇光是左撇子,李子杰却一直习惯用右手。“这些年子杰也挺不容易的……”阿翔叔算是孙家最忠诚的管家。龙子茂无依无靠,当时也是因为孙家老爷子收养,跟自己的兄弟一样。

    “哎,小鸢马上就过去了,这件事阿翔叔,你说……”王小虎知道现在自己的想法有些卑鄙,但是不能给小鸢再增加心理压力了。

    “以子杰的性子,是断然不会希望小鸢着孩子知道的。只是,等过几天情况好转了,在告诉小鸢吧。”阿翔叔这也是从多方面考虑之后,才说的话。

    王小虎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

    “子杰手中的事情,小虎,不行你就暂时接手一下。”毕竟孙崇光不在,阿翔叔的话是最有说服力的。

    “我知道了。”王小虎知道李子杰肯定不希望自己接手的事情,中间交给其他人。可是眼下不是也没有办法吗?

    “你去哪了?”路小米看着惆怅的王小虎,忽然蹦跶出来,吓了王小虎一跳。

    “你想吓死我吗?”王小虎摸了摸脸上的疤痕,龇着牙等着路小米。

    路小米也不怕,回瞪回去。“你不是偷偷打电话去请示了吧?”

    “什么请示?请示什么?”王小虎装糊涂,路小米也懒得揭穿他。

    “得了,依鸢鸢的性子若是知道了,想必也会马上飞回来。还是缓一缓在告诉她吧。”路小米也是这么想的。王小虎表示赞同。“那丫头小时候那个模样,现在仍旧是。”

    “哈哈哈……说漏嘴了吧?哼,还想跟我打马虎眼,我是给你面子,不揭穿你。”说完路小米一扬脖子,转身像个女王一样离开。

    刘海木一直坐在病房门外,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路小米握着刘海木的手安慰。“放心吧,会没事的。”

    也不知道位香草是怎么知道,李子杰出事了。提留着手提包,急急地跑到医院。“怎么样,李子杰怎么样?”

    路小米要有兴致的看着惊慌的位香草。“香草,你来看李子杰的?”

    “咦……”位香草显然没有发现,原来刘海木和路小米、王小虎都在。“嗯……”她就结了一会之后,还是开口询问关于李子杰的情况。

    “他……怎么样?”眼底的慌张,和凌乱的步子,泄露了位香草的情绪。可见李子杰对她来说很重要。

    “放心吧,有最厉害的医生正在抢救,没事的。”路小米言语之间显得很轻松,可是她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刘海木始终没有说话。倒是路小米有点小小的在意。“位香草,你和李子杰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那么关心他?”位香草没想到路小米会这么直接的问出来,但是她似乎也并不想说。“几面之缘而已。”

    “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如果真的是这样,你会如此的……”路小米没有将话挑明。位香草顺着路小米的眼神示意,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衫和头发。在接到陌生人打来的电话,她还在酒店的房间里,醉生梦死的状态。“我昨天喝多了,这才刚刚有些清醒。”

    “然后呢?”路小米眯着眼睛看着位香草不自在的左右晃动的眼神,就知道事情不是这样的。

    “反正就是有个陌生人给我打电话,说是子杰出事了。所以……”位香草觉得自己有没有撒谎的必要,说出来有什么大不了的。

    “电话多少?”刘海木和王小虎都反应过来了。位香草也不扭捏,直接将电话扔给王小虎。“就是最近的时间那个。”

    刘海木和王小虎对视了一眼之后,王小虎现行离开。“子杰就交给你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

    路小米眼睛一直盯着位香草,位香草不自在,却也顾忌王小虎和刘海木的一举一动。“我知道你对我有戒心了,以前不是说我们是朋友吗?怎么……”路小米撇撇嘴。“是朋友,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变了,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

    “以前……”不是路小米提起来,兴许位香草都觉得自己早就不记得了,曾经的自己是个什么样子的呢?曾经的自己也是无忧无虑的吧?起码过的开心,只是这么多年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人而已,现在遇见了,却是个自己爱的无可救药,却不爱自己男人。

    “香草,我当你是朋友所以才跟你说。李子杰的心,不再这里,你继续下去会受伤的。”路小米不想说的这么直白,可是长痛不如短痛。

    “我都知道,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来不及收回我对他的爱,收不回我爱他的心。陶欣然终于出来了。“怎么样?”

    陶欣然摆了摆手,急切的说:“先容我喝杯水先,渴死我了。”旁边立马又护士,眼疾手快的将一杯温水递过来。

    “谢谢。”陶欣然对着护士道了谢之后,招了招手示意刘海木到自己的办公室去。“小米米,你留在这里,一会李子杰会被推到加护病房进行观察,你过去看看。”

    说完朝着办公室走去。“小米,这边交给你了,我去去就回。”刘海木握紧路小米的手,又松开。

    路小米了然的点了点头。“放心吧,你去吧。这边有我。”位香草想跟上去问问,被路小米拽住了。“你去问了她也不见得会说。留下来等着吧。”

    两人瞪了一会儿之后,李子杰便被推去了加护病房。“没有院长的指示,我希望你们留在外面。谢谢。”一个医生模样的人善意的提醒着。

    路小米点头表示感谢。“知道了,谢谢医生。”位香草趴在病房的门上,踮着脚尖,希望能看到李子杰。却是什么都看不见。

    “坐着等会吧,一会刘海木回来就知道什么情况了,我们着急也没有用。”路小米拍了拍身边的座椅,招呼位香草坐下来耐心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