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你说,他会没事的吧?”位香草不敢想象,如果李子杰有事……

    “会没事的,陶欣然是个很厉害的人物,相信她会没错的。”路小米用一向坚定的眼神示意位香草不要焦急。

    刘海木随陶欣然去了她的办公室。“陶欣然姐,有什么话你直说就好。”刘海木是个有分寸的人,虽然心里着急,但是还能不显山不漏水,真心不简单,可是此时陶欣然没那个心思去研究这个,她仔细的看了刘海木三秒钟。

    “你二哥情况并不是很好。”陶欣然叹口气接着说“其他的还好,只要炎症消除了,发烧的症状就减轻了,恢复正常就是好现象。只是昨晚他似乎吸入了太多的尼古丁,导致毒性气体增多,压迫了心脏做引血时的血管。再加上感染风寒,心脏受不了刺激,不能激动伤心。种种的千万不能碰触的,他李子杰是找死啊,每一件都沾着边。不仅如此,甚至更严重。这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吗?”陶欣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反而有些累。

    “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杯水之后,陶欣然接着说。“你知不知道他究竟是闹哪样?就那么想死吗?既然想死……”

    “陶欣然姐,我二哥……”刘海木也知道陶欣然是关心,但是他何尝不是。

    “放心吧,没什么大碍。你大哥临行前留了你们家秘制的护心丹药,所以,李子杰的命算是就回来了。只是在他的血液中,发现了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化验的结果三天之后才能出来。”陶欣然将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

    刘海木思量了一会才点了点头。“陶欣然姐,希望化验结果出来之后,你能第一个通知我吗?”

    “可以。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兴许就是因为此种东西,多年前才保住了李子杰一命。”陶欣然的怀疑也不是没有依据。

    当年能救得了李子杰的人,除了孙崇光还会有谁?也就是说,当年真正救了林鸢的,并非自己的二哥李子杰,而是孙崇光用自己的命,救了他们两人?

    刘海木和陶欣然想到一块去了。两人对视一眼之后,刘海木才离开了陶欣然的办公室。“好好看好你二哥,别再……”陶欣然知道,李子杰忽然这样,肯定是和林鸢有关。可是她站在局外人的旁观的角度来看,有些话她说最合适不过。

    “嗯……”刘海木离开办公室,远远地便看见路小米坐在病房门外。

    “小米,去吃点东西吧。”刘海木说“这里有我。”

    “那我去给你带点吃的回来?”路小米其实很想知道李子杰的情况,位香草更是着急。

    刘海木却牵着路小米的手。“罢了,我们先去吃饭了,折腾了一整天也够累的。”

    “那个……能告诉我李子杰的情况吗?他……”位香草是真心焦急。

    “放心吧,死不了。”刘海木表情平静,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走吧,这里有陶欣然姐盯着,不会有事的。”

    位香草却没有要动弹的意思。“你们去吧。我想在这里多陪陪他。”刘海木和路小米也不勉强,于是两人就先离开了,留下位香草一个人在这呆坐着。刘海木紧了紧握着路小米的手。“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哎呀,那可是你二哥,你这王子不着急,可急坏了我这个公主。”路小米瞥了撇嘴。刘海木露出一丝欣慰的笑。他伸出手摸了摸路小米的头发。“小米,有你在我何其的幸运啊。”

    “少来,别说你不关心,一点都不在意。”路小米就是脾气上来,刘海木也不去计较。

    “去吃饭吧。”刘海木拉着路小米的手,不容她拒绝。路小米无奈的甩了甩头,算了算了,就这样好了。在路上的时候,路小米还是忍不住的问刘海木。“刘海木,你说说,你二哥和位香草是什么关系?”

    “情人。”刘海木毫无顾忌的回答,令路小米愣了。

    “你怎么知道?难不成这样的事情李子杰也会跟你说?”路小米瞪着一双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刘海木。

    刘海木愁了一眼路小米,抬手捂住她的眼睛。“傻子。明眼人都看的出来。”

    “这也可以吗?我怎么都觉得是香草喜欢你二哥,你二哥却一点都不喜欢她?”这不是废话吗?说完之后,路小米也觉得自己这是没话找话,说的都是一堆废话。

    “唔……”刘海木不忍心打击路小米,只能配合的迎合一声。路小米挠了挠头发,摸着下巴,像足了沉思者。不同的是人家沉思者是真的思考着的大脑,而路小米是江湖脑袋。神都想不明白,还非要想补不可。

    “哎呀,你倒是说句话啊?想的我的脑子都疼。”路小米简直抓狂了,什么事这都是。

    刘海木伸手摸了摸路小米的脑袋。“乖,什么都不要去想了。一会吃饱饭,我们去城北看看。”

    “嗯……去城北?那里出什么事情了吗?”路小米一想到慕大二期工程项目,就隐隐的头疼。

    那个地皮的问题虽然舆论解除了,但是迟迟没有响应,最后花落谁家还不一定呢。但是怎么看刘海木都不是着急的那个人,路小米觉得自己在一头担子一头人。“刘海木,我怎么看你都不着急呢?”

    “嗯。”刘海木没有回头,依旧认真的开着车。路小米就有些不淡定了,这是什么话?一个“嗯”就过去了?“刘海木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听着。着急有什么用吗?”刘海木回头目光沉沉的看了路小米一眼。“再着急都不要讲所有的表情都表现在自己的脸上,那样只会暴露更多的问题,为解决问题,一点用处都没有,反而会影响思路。”

    路小米觉得刘海木说的很有道理。“刘海木,我越来越觉得你很厉害啊。你知道吗?我就喜欢你这种沉稳的劲儿。什么事情看起来都云淡风轻的,似乎这世界就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你路出其他的表情。就是不知道你会为了什么事情慌乱。”

    刘海木听着路小米的话,却浅浅的露出了笑脸。“小米,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不是吗?”

    “咦?清楚什么?”路小米迷茫的眼睛,看着刘海木的侧脸。刘海木无奈的摇了摇头。“傻子。”两人开车去了附近一家小店,虽然看起来不起眼,但是进去之后才发觉里面别有一番天地。“刘海木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路小米像个好奇小米一样,对什么都很好奇,忍不住的想要上前去摸一下。

    “偶然一次机会。”刘海木没有细说,路小米也不去追问。兴许就是某一次太饿了,想着随便找一家店吃点东西就行了,最后却发现里面就是个宝藏。路小米自己补脑了一下之后,重重的点了点头。“这里有什么特色吗啊?”

    服务生很热情的将一个牌子递给路小米,却又一声不响的转身离开。“这是什么情况?”路小米炸了眨眼,还以为自己刚才看走眼了。原来是真的有人将一块牌子递给自己来,摸着手中的牌子,路小米吞了口口水。“真邪门了。”

    “这就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刘海木弯了弯眉毛,脸上一脸的宠溺。“我们去那边坐下吧?”

    “都不用点餐吗?”路小米显然对于这种方式,觉得很有吸引力。刘海木也不多做解释。“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两人坐下之后,刘海木按了一下桌子旁边的按钮,紧接着一个类似平板电脑的平面,出现在两人面前。

    “哇塞,太神奇了。”路小米忍不住的赞叹,现在的科技都这么发达了吗?

    “想吃什么,自己点。”刘海木将电脑平面转给路小米。“看看,想吃什么在上面轻轻点一下就可以了。”

    “这么好?”路小米盯着菜单看的很认真,因为菜单上面不仅有真实的照片,还有主要食材的详细记载。路小米觉得这家店简直疯了。

    “刘海木,你说,他们这家店是不是这里不太好啊?”路小米指着自己的脑门说。“记得这么详细,就不怕来吃过一次的人,都回家自己做了,不到这里来吃了?”

    刘海木笑。“正因为这家店的诚实,反而有更多的人成了他们的忠实顾客。”

    “哎,这个世界真的很神奇。有时候吧,人越是害怕越是担心什么,越是会适得其反。放开了就什么都变得轻松了。”路小米迅速的点了几样菜,又将平面转到刘海木面前。

    “喏,你看看还需要点些什么?”路小米问。刘海木只是简单的扫了一眼,按了确认之后。就发现有服务生送来了一壶热茶。“二位您好,很高兴能为你们服务。这是小店特意为你们准备的红枣玫瑰茶。”

    “红枣玫瑰茶?”路小米轻轻地随着念了一遍。服务生礼貌的点了点头。“是的。红粉知己。希望这壶茶能给二位带去暖意,为你们留下一段温暖而又温馨的回忆。”服务生说完之后,抽出旁边贮备好的纸巾和筷子,分别放到路小米和刘海木的面前。

    “二位请稍等。您点的菜品,我们将以最快的速度奉上。”说完分别给刘海木和路小米的杯子斟满茶水。

    “呀,好香啊。”路小米惊叹。轻轻抿了一口。“真好喝。”服务生笑。“女士是因为你的心情好,所以才会觉得好喝。正常的玫瑰是香气四溢,但是混着红枣,不仅仅可以补血、美容颜颜,而且还能让品他的人的心情,更加的美好。”

    “这就是这家小店的寓意?‘诗情画意’?”原来除了在里面的设计中提下了出来,还有这一点。

    路小米仔细的观看着墙上挂着的腊梅图、春回大地,还有万马奔腾的古字画。甚至还有诗经中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