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王小虎眼底闪过一抹复杂。“那时候帮助你的人就是大海?”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张濂冰的眼底闪过一抹惊诧,却也笑了。笑的很无奈。“是啊,事情就是这么的巧合。我母亲,那个可怜的女人,还把他当成好人,甚至嘱托他要好好照顾好我,让我自豪、快乐的活着。”

    “很讽刺是不是?”张濂冰肆意的笑,眼角有些潮湿,却用手抹掉。他对着王小虎的眼睛说:“小虎,真的不用觉得我可怜,更不用怜悯我。这或许都是命运。”

    “对于你母亲的事情,我赶到很抱歉。”王小虎说的是实话,那个时候的自己在干什么?那场大火来得太突然。

    张濂冰摇了摇头说“其实我当时是很恨你的,你说吧,就算是一条狗,主人怎么着,也要看在他整日的摇尾讨欢喜的份上,伸出援助之手吧?”

    “……”王小虎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

    “小虎,我知道你一直都把我当兄弟。我也看不起我自己,可是钱真的是个好东西呢。”张濂冰抬了抬眼皮,眼睛透过王小虎,不知道在看什么。“他帮了我,找了最好的医生给我母亲治疗,虽然最后还是迟了一步,但是……起码她最后一刻走的是安心的。”

    “张濂冰……我知道重新解开伤疤是多么的难过。但是我……不得不问一句。那天具体是几号?”王小虎问的诚恳。张濂冰憋了憋嘴。“记不得了。只记得那天海上风浪出奇的大,来了一场叫做‘螳螂’的寒流。大树全部拦腰折断……”能记得起来的只有这些,那天是他的母亲离开的日子。

    “我想我明白了。”王小虎闭了会眼之后,又重新睁开。“知道我脸上的这道刀疤是怎么来的吗?”王小虎指着自己脸上的那道显示蜈蚣一样的刀疤说的很淡定。

    张濂冰不是没有想过问,只是他不想知道。但是王小虎似乎并没有想要得到他的回答,只是自顾自的说。“这道疤痕就是那日台风来的时候,拜一个人所赐。而这个人,我却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王小虎将手指捏的咯吱咯吱作响。“那天,小鸢和子杰置身火海中,怎么那么巧,天时地利,连老天爷都帮他。风向都那么的准确无误。”

    “小虎……”张濂冰怔了怔身子。

    “为了将这两个人拖出来,我放弃了当时最有利的时机。”王小虎扯着嘴角笑。“想必出手的人,对我们是非常的了解。现在看来,一切似乎都说的通了。”王小虎笑着摸着自己脸上的疤痕。张濂冰却觉得有些不可置信。“小虎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故意设计的?设了一个圈套?”

    “当年查到了一些,只是所有的证据都被销毁了,如果不是你提起来你母亲的事情,想来我还理不清楚头绪。”之前子杰有提起过,他说他请了穆秋颖老夫人,她的奶奶亲自去替你的母亲看病,却一直都没有找到你母亲的住处,很久之后好不容易找到,却被邻居告知,是被自己的儿子接走了。

    “小虎,你的意思是……”张濂冰完全不敢置信,这么多年,自己竟然……

    “光哥一向对自己的人不薄,就算他手段在狠辣无情,但是也是知道谁是什么样的人。他不想你小小年纪就那么辛苦,所以才让子杰去请了老夫人,让老夫人亲自出马。”王小虎没想到,这么多年……

    张濂冰毕竟还是因为太年轻。“小虎……我……”

    “罢了,过去的都过去了。有时间带我去给你的母亲上柱香吧,她也是个不容易的人。”王小虎问张濂冰他母亲的墓碑在哪。

    张濂冰说“母亲的坟墓放到了景县老家,和父亲的坟葬在了一起。”

    “现在首要的任务是找到大海,想必一切事情就水落石出了。”王小虎这次的任务,其实有一部分是为了查清楚当年关于那次失火的真相,二来是为了调集资金,三是为了寻找小鸢的下落。现在他的任务完成的差不多了,李子杰那边的事情却出了问题。

    “大海是个奸诈的人,心思缜密,不会轻易的相信任何人,你不知道他的行踪很正常。”王小虎叹了口气接着说“罢了,回去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对于你之前的忠告,我会转告路小米的。”

    “小虎……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吩咐。”张濂冰既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当然心中有愧。王小虎摆了摆手。“做你自己想做的就好。”

    张濂冰离开之后,直接回了咖啡店。王小虎却怎么也吃不下东西,想来还是吃饱了再去医院看看。哪知道陶欣然来电话说李子杰醒了。

    “陶欣然,子杰醒了吗?情况怎么样?”王小虎回酒店让酒店的厨师准备了些,有利于病人的吃食,带着去了医院。

    “情况还算的上稳定,就是情绪有些不稳定。心里有那个坎,一直过不去,就成了伤疤了。”陶欣然也无奈,病人自己不坚持,大罗神仙也没办法。

    “知道了,辛苦你了,我去看看他。能吃东西吗?”

    “能,清淡点的,以润肺,养心为主。暂时不要吃生冷油炸的,以流食为主。”陶欣然简单的嘱咐了几句。

    王小虎表示知道。“成,你也忙了这么长时间了,吃饭了吗?需要我给你带点?”陶欣然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发觉两人隔着电话,根本看不见,才急急的说:“需要,太需要了。饿死我了。多给我带点吃的。”

    “呵呵……成,等着。”王小虎又带了一个心腹的厨子一起,带着各种的食物去了医院。当王小虎将吃的带来的时候,陶欣然才发觉自己活过来了,这些天真的是折腾的够呛。“我拿走了,这边你们进去吧,记得消毒。”陶欣然指着消毒服提了个醒,明知道王小虎是不会照做的,但是这个必须还是要提醒的。医生神圣的指责所在啊。

    王小虎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习惯的伸手摸了摸脸上的刀疤,提留着各种吃的的厨子,倒是清楚的很,王小虎只有在沉思某一件事情的时候,才会摸一把自己的脸,这是自从那次火灾之后,养成的习惯。

    陶欣然看着王小虎的样子,显然有些后怕,毕竟现在李子杰已经醒了,她是不是就没有利用价值了。恐怕下一秒……陶欣然使劲的摇了摇脑袋,什么都没有的事,难不成她都开始出现幻觉了?

    看着陶欣然一会变一下的脸色,王小虎转头将陶欣然的东西塞到她手里。“快吃吧。晚了就凉了。”说完也不管陶欣然的反应如何,带着厨子去了李子杰的病房。

    “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吗?”王小虎还没走到里面的房间,就听到屋内传来一个女声。是位香草。

    厨子准备上前,却被王小虎制止了。“再等会儿。”位香草迟迟等不到李子杰的回答,也觉得自己很贱。“我就是这么的贱,明知道是什么样的结果,还非要拿自己的热脸往上贴。怨的了谁?”

    李子杰浅浅的闭着眼,却没有真的睡。“回去吧,我累了。”

    “我……”不等位香草再说什么,王小虎身后的厨子就推门进了屋里。“哎哟,不好意思,我们老板让我来给您送吃的。不知道……不是听说二少爷醒了吗?怎么……有客人?”

    王小虎慢半拍的走进来。“子杰,怎么样啊?”

    “还死不了。”半响之后,传来李子杰淡淡的声音,很虚弱,但是看着还可以,起码是真的死不了。

    “你小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王小虎甩手所到离李子杰最近的沙发上。“看起来陶欣然对你不错啊,准备这么好的屋子。”

    “就知道从你嘴里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李子杰声音略显得微弱,表情却憔悴了好多。“你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去多关心关心正经事。”

    “正经事?现在还有什么是比你更正经,更重要的事情?”王小虎瞅了一眼旁边站着的位香草。“哟,这不是桂警官的女儿吗?叫……香草是吧?”

    “位香草。”位香草蹙了蹙眉头。

    “哦,好好好。那个,你还有什么事情吗?也呆了好几个时辰了,不累吗?就算是再不累,也要好好吃饭,好好休息不是?”王小虎说的很在理。

    “我不要紧,我来吧。”看着厨子准备给李子杰喂食,位香草上前,却被厨子躲过了,一看就是练家子出身。“还是我来吧,伺候人伺候惯了,我们老板也给你带了吃的,你还是先吃点东西吧。”厨子和蔼的语气,挑不出一点毛病。

    位香草也不好意思再上前,就算是上前,也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不是?她站在一边,却也没有去吃自己的那一份。“我不饿。”

    “怎么是看不起我家大厨师的手艺?还是不给面子?”王小虎佯装生气的说完,又换了一种语调。“回家休息吧,你在这里子杰也得不到好好的休息,这样吧,你先回去休息,明天再来。”

    位香草看了眼王小虎,又看了眼低头喝粥的李子杰。眼底是一闪而过的难过,很明显。但是在场的人似乎都在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