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子杰,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本是还想再说些什么的位香草,在看到李子杰疲惫的神色之后,还是乖乖地闭上了嘴。待位香草走远之后,王小虎很美形象的笑。“子杰,行啊。这都什么时候的事?”

    “得了,有事说事,没事走人。”李子杰虽然人病着,除了面色憔悴了点,声音暗哑了些,还真看不出来,哪里像个真正的病人,说话中气十足。

    “哈哈哈……”王小虎笑。“别气坏了身子,赶紧吃,吃完该睡觉就睡觉。剩下的事情还要等着你自己亲自去办,我可不会帮你。我有我的任务。”

    虽然王小虎这么说的,但是李子杰知道,王小虎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他了解自己。

    “怎么什么时候看你都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李子杰垂下眼角。

    “你这话还真说对了。”王小虎喝了口水。“这水怎么这么凉?子杰啊,晚上怎么着也得有的人照应着,我家厨子,就留下来照顾你了。”

    “我自己可以。”李子杰是不习惯谁伺候着。

    “二少爷啊,你就留下我吧,不然我家老板是要辞了我的。”厨子一脸为难的表情。

    李子杰抬眼看了眼王小虎,显然是你随便。“小虎……你有事就去办。”

    “得,碍着你的眼了?”王小虎本来还打算说什么的,哪知道李家老宅的老管家竟然跟着陶欣然一起进来了。

    “管家?”李子杰很诧异。

    “二少爷啊,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唬我啊。”管家放下手中的东西,上前抓住李子杰的手,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李子杰有些难过。“管家,你老了。”

    “是啊,二少爷你这么多年都不回家,都急坏了老爷了。你可是回来了,可是怎么就……”

    “管家,我没事。你别担心。”

    “我还没有告诉老爷,就怕老爷又旧疾发作……”管家是真的老了。

    李子杰也很难过,想着自己小的时候管家是很疼自己的。现在……“管家,我没事,你真的不用担心。”

    “对了,我……二少爷,你遇见……小鸢了吗?”李子杰的表情一怔。王小虎却眯着眼睛,摸着脸上的刀疤。“管家认识小鸢?”

    “是……也不是……就是……”管家也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哎呀,只是……”

    “管家,你直说吧,这里有没有外人。”李子杰也想知道是什么原因,管家说话如此吞吞吐吐。陶欣然上前拉着管家的胳膊。“李子杰,你刚醒来,还是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再带管家……”

    “欣然姐……”李子杰出声阻止。

    “哎呀,我不知道你们全家人竟然都认识小鸢。”陶欣然扭头,她是什么都不知道。王小虎来了兴致。“也就是以前小鸢经常去你们家?”

    李子杰不想提前以前的事情,每提起一次,自己的心里都特别的不好受。“小虎,等以后再跟你说。管家,今天太晚了,您早点回去休息吧。希望我的事,您能替我保密,不要告诉爷爷,爷爷上了年纪……经不起折腾了,所以……”

    “诶。二少爷我懂得。”管家抹了把眼泪,不断的嘱咐着,生怕李子杰再出什么岔子。

    王小虎出门之前,对李子杰说“那是你的回忆,应该有美好的,也有不愉快的。我就不听了,早点休息。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嗯。”说完,吩咐厨子,自己开车将管家和陶欣然送回家。面对如此安静又什么都不问的王小虎,陶欣然还是有些怕的。“你……”

    “想说什么?”王小虎扭着头笑的很渗人。陶欣然赶紧摇头。“没什么。谢谢你送我回家,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我要好好休息了。”

    “嗯,谢谢你。对于子杰的事情……”陶欣然摆手。“别说谢了,院长走之前是有交代的,说是如果李子杰出事,让我全力以赴。所以你不用说谢谢的。”

    王小虎点头。“那我就……算了,说了就当是送给你了。”

    陶欣然下车,王小虎直接驱车去了自己在浦江的房子,多久没进去住了?似乎还有些不习惯,王小虎扯着嘴角笑。

    十天之后,这王小虎查到了一切,只是这一切让王小虎却不敢相信,他一度的以为是自己差错了,而这会李子杰目光呆滞的看着王小虎木讷的说道:“真的都是林鸢所为吗?”李子杰怎么都不会相信这一切都是林鸢所为,不管是自己,还是孙崇光,都被林鸢玩弄于鼓掌之中!

    “你说什么?”桑枝不敢相信的看着李子杰,什么叫都是林鸢所为,难道那些计谋都是林鸢操纵的?

    “你没听错,都是林鸢所为,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都是林鸢干的,阴谋、根本就没有情,这一次我来就是要提醒你,不要让林鸢跟在门少庭的身边太久,不然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你!”李子杰的话,很中肯,可是桑枝却很是无奈!

    自己现在都不知道门少庭到底在什么地方,更别说是阻止林鸢接近门少庭了,桑枝无奈的叹气一声,在方才的思绪之中回过神来看着李子杰说道:“我都找不到门少庭,我该怎么才能让林鸢远离我丈夫?”

    “你说门少庭到现在还没回来?”李子杰很是吃惊的看着桑枝,而桑枝笑笑说道:“很奇怪吗?”

    “不应该呀!”李子杰自言自语的看着地面,而桑枝半响才看着李子杰询问道:“难道你知道门少庭去什么地方了?林鸢跟门少庭在一起?”

    “你不知道吗?”李子杰的反问,让桑枝更是奇怪,而就在桑枝想继续询问的时候,李子杰接到一个电话,好像是很重要的电话,这李子杰并没有继续跟桑枝交谈下去,而是匆匆告辞了!

    “这是我的名片,改天我们细聊!”

    “多谢!”桑枝在李子杰走后,一人坐在那里久久的都没有走,而桑枝抬眼突然看到纳兰果儿,就在自己的对面。桑枝看看纳兰果儿觉得就好像是回到了以前,而纳兰果儿这才想起刚才桑枝跪在地上,试探的询问道:“你刚才是怎么了?”

    “我……”桑枝这才记起自己刚才好像是看到门少庭了,不过她想一定是自己看错了,对着纳兰果儿摇摇头说道:“我以为看到门少庭了,不过我知道我一定是看错了!”

    “门少庭?是你老公吗?”

    “嗯!”桑枝对着纳兰果儿一笑,而纳兰果儿欲言又止的看着桑枝,桑枝抿嘴一笑说道::“你跟我的关系,难道还不足以让你跟我说实话吗?”桑枝看得出来这纳兰果儿是有话要说的,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而纳兰果儿一阵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头说道:“其实我好像是在景县见过门少庭,只是我不确定,也不知道我看到的那个人是不是门少庭!”纳兰果儿说完,就看到桑枝陷入沉思!

    桑枝觉得奇怪,要是门少庭真的回来的话,为什么不回家,难道不知道她跟爷爷还有孩子都在等着他回来吗?

    “枝枝……”

    “果儿,我没事,你吃好了吗?”

    “好了!”纳兰果儿知道桑枝是在自己的面前佯装坚强,送走纳兰果儿之后,这桑枝才起身去的公司,跟小刘交代好一切之后,这桑枝就回了门家大院,这会桑枝跟爷爷说好自己要出差,再让大院的人照顾好爷爷跟孩子,桑枝就直接订了机票去景县!

    桑枝知道不管事实是如何的,她都要亲自去看一眼,才能确定那些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桑枝刚刚到机场,就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这会桑枝原本是不想接电话的,只是那个人却一直都在给自己打电话。

    桑枝最后迫于无奈终于接起电话“谁?”

    “枝枝,是我,你在哪里……”

    “肖菲?”桑枝以为自己听错了,而肖菲却在电话那边一直都在哭哭啼啼的,桑枝一阵的担心,这会马上就要登记了,而肖菲却还在哭,面对这样的抉择,桑枝知道自己必须选择肖菲!

    因为肖菲是脆弱的,这段时间一直联系不上肖菲,那定然是出事了,桑枝一狠心就直接转身走人,暂时不去景县了。“肖菲你别着急,跟我说你到底在什么地方,我去找你!”

    “蔚蓝公寓,慕郑浩的家!”肖菲说完桑枝就听不到对面的声音了,桑枝一阵的担心,“肖菲,肖菲……”

    桑枝更是担心难道真的出事了,这个慕郑浩桑枝还是知道的,肖菲怎么会跟慕郑浩在一起的,现在不允许桑枝想那么多,桑枝开车直接去了慕郑浩的公司,这个时间慕郑浩正在顶楼给自己的属下开会。

    秘书悄悄的来跟总裁禀报说桑枝来了,这慕郑浩抿嘴一笑,内心想到:终于来了,等你这么久,你还真的来了!

    慕郑浩笑完,就对着秘书招手,让秘书先出去,跟着会议室中的属下说道:“散会!”

    这慕郑浩直接去了会客室,桑枝一直都在来回的踱步,并没有坐下,而慕郑浩开门进来之后,桑枝直接上前询问道:“肖菲呢?”

    “桑小姐,还真是肖菲的好友!”慕郑浩倒是并不着急,对着桑枝说完就轻松地坐下,而桑枝更是着急的说道:“你倒是说话呀,你我虽说并不熟悉,可是我相信不是这样无辜带走一人的人,你到底在做些甚么?”

    “我喜欢肖菲,所以就让肖菲留在了我的别墅,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慕郑浩说完,抿嘴对着桑枝一笑,更是开玩笑的看着桑枝,而桑枝想不明白,这慕郑浩怎么就跟肖菲见过面了,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你喜欢肖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