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我不要走。”她惶然无助地抓紧他手,为什么一定要她走,“我不走,就算是伤害了我也不走。”

    “你并不爱我,为什么不走。”

    “我,我……”想说什么,胸腹中涌起的痛楚堵得心口几乎都不能正常的呼吸,只想牵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无能为力的想藉此告诉他,她爱他,很爱很爱。

    “不用说了。”他反握她的手,站起了身,手中的温度,似乎是在显示他的在乎,只有语声依旧轻柔,“走吧,不要让我做出伤害你的事。”

    “子宇。”她惊慌的看着他默默后退的身影,急声叫了出来,“不要走,我不怕你伤害我。不要走。就算千疮百孔我也不怕,只要别赶我走。”西下的斜月隐入黑云,寂静中诡异地“砰”声一响,玻璃碎裂的清脆声尖锐得惊魂,令人从床上猛然坐起。

    黑沉沉中肖菲左右望望,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直至感觉手背上传来阵痛才恍然明白,是她别着针带的右手打翻了床头的水杯。

    静寂中她恍惚中听到轻微的磕吱声传来,像是有人从外面合上的还是扭开了门锁。

    她立马紧张地瞪向门后,太过真实的梦境仍然还清晰地盘踞在脑海里,还没有来得及感到害怕,电光石火间她已然轻唤出口,“子宇哥哥。”门外一片死寂。

    她侧耳细听,黑暗中没有任何的声响。

    她一动不动,呆滞的看着地板,等了很久,直到精神疲乏,终于确定那细微声响不是梦中残余就是错觉。重新躺下缩回被子里,直到看到周公,潜入睡界时她嘴中还无意识的轻轻低喃。

    “我不要走。”

    一段时间之后,微风徐徐吹进,与走廊的威风连成一片,将门扇轻轻拉开一线,走廊里的灯光沿着门缝打入,巧的在房中投下白色的光束。过了会,一阵风再次飘过,那一抹宽的白光在门边收缩一点点的,变为一条细缝,最后伴随着一丝细不可闻的合上门的咯嚓声,全然消失。

    病床上的肖菲在朦胧中不安稳地翻腾这自己的身子。

    直到确定房内的人睡着了,门外走廊里才响起细微的踏步声,还有轻微的刻意压低的说话声,“为什么要躲着她。”

    伤势还不算是很严重,好在只是后脑被撞了一下而已,可林秦秦跟孙楠桀等人就是不准她出院。她自己那时昏迷了不是很清楚,不过天桥上可是把他们吓的个半死,她自己也也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的血,当然就不知道他们的担心。

    “好了啦,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的休息的。秦秦你也快去上课吧。你再不走,一成就要用眼神把我射死了。”推了推在她床边不停唠叨的林秦秦,笑得暧昧地把她往穆自成的怀里推去。

    “肖菲你真是太了解我了。”拦腰抱住林秦秦,一个媚眼抛去给肖菲。

    “你找死啊,放开我。”林秦秦用手推开他的胸膛,正了正裙子,很是淡定的往外走去。

    “别这样吗,我们现在可是男女朋友了,别对我这么无情好吗?”不管她的冷漠,转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肖菲,又看了看守在一旁的孙楠桀,转身追了出去。

    “谁跟你是男女朋友了。别乱说。”林秦秦走在前面,穆自成在后面追着。

    肖菲笑看着他们走远。秦秦你还没有发觉吗,你口上说着没有关系,心里却比什么都要在意。你还没有发现吗,当一成缠着你,你脸上的笑灿烂的比阳光还要灿烂,他没有来时,你黯然的表情就连你自己在说话时你都忘记了词,连我叫你都没有,眼睛都不知道看在哪里。你没有发现吗,当一成说你们是男女朋友时,你脸上幸福的表情不是可以骗人的。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跟他谈一场恋爱。

    “他们很相配是吗?”歪头看着站在她床边的孙楠桀。

    “你看哪里相配了,明明那个女人倔的要死,答应一成就那么难吗。要我看,一成就该强势一点。先压倒再强吻了再说,哼哼。”孙楠桀抱胸,细长的眉眼微眯成一条线,恰好与脸上的笑形成一对。

    “干嘛这样看着我。”一低头就看见肖菲坐在床上抬着头,嘴微张着,很是不相信的看着他。

    “没,没有。只是。哈哈,你刚才的表情好猥琐哦。你怎么想到的啊,我也觉得一成应该先把秦秦给扑了再说。”肖菲抱着肚子笑着,说出的话也含糊不清。脑海里却开始在yy了。林秦秦现在要是知道她在说了什么,估计要扑上她,掐住她的脖子威胁了。

    “对啊,小菲也觉得我说的对是不是。”忘形地坐在床上。

    “嗯,是说的很对,但是我想说的是……”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疑问?“你最近怎么没有上班,你不用敢通告吗?还有,你看看你的样子,胡子有几天没有刮了,多久没有好好的睡一觉了,赶紧给我回去睡觉去。”伸手就在孙楠桀的脸上指指点点,态度亲昵。

    “你比较重要。”抬手把肖菲的手握着掌心,放在嘴边细吻。

    “你……”咯嚓,扭动的开门声打断肖菲的话,两人闻声望去。

    “你怎么来了,我说了我不想看见你。”看见柏一目肖菲就克制不住的想发怒,以至于连被孙楠桀握着在嘴边轻吻的手指也忘了收回。

    “我给你带了一个人来。”柏一目侧了侧身,让出身后的人。

    “很久没有见,看来你过的很好吗。看来我的担心有点多余了。”王子宇双手放在裤袋里笔挺着身子从柏一目的身后一步一步向肖菲踏进,脸上还带着笑,内心却早已波涛汹涌,幽深的眸光暗沉的一直没有从那交握的双手上离开。

    很好。这么快就已经接受了其他的男人,看来他给的教训还不够,让她忘记了,她是谁的所有物了。

    直到王子宇走到了她的面前,肖菲才恍然回过神,看着他站在自己面前倨傲的看着自己,不带一点情绪甚至的疏离的眸光看着自己,她的心就很痛,心胸腹传上的窒息感让她觉得呼吸都很困难,可是她还是扬起头,对着他笑着说道:“子宇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手很自然地从孙楠桀的掌心滑落,她自己没有注意到,但是两个男人却是很是在意。

    “我要跟你好好谈谈。”于是一分钟后,孙楠桀坐在左侧的椅子上,双手放在脑后,眯着眼靠着,而柏一目靠着右边的墙壁,左腿弯曲撑在墙上。两人各怀心思。

    “明天你就离开,我会亲自来接你,送你到机场。”起身走到窗前。

    “为什么你非要我离开,我哪里妨碍你了。”肖菲情绪激动地直起身子。

    “没有妨碍我,但我就是不想看见你。”此时的他,说话就像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少年一般,赌气而且脾气很大。

    “我让你看我了吗?你可以不看我。而我也不会看。这样还不行吗?”只要能不离开,就算只是站在你的身后偷偷的看着也好。

    “不走。哈,那你要住哪里?你的家里吗,还是那个大明星的家里,不管是哪里,你都必须离开,我只要一想到你在这个城市,与你共同呼吸着同一片空气,我就很不舒服。我,不想看见你,所以你必须要走。”拖过刚刚秦秦还在是搬过来放在床边的椅子坐下,双腿很是自然的交叠在一起。语气冷漠,命令的没有一点的商量,只要他一想到,她不离开而跟别的男人同住在一起的画面,他的心就慢慢地紧缩成一团,蔓延在四肢。

    压在心底的痛楚,就让他一个人迷恋吧,让她一个人慢慢地回忆她给他的痛,那也是种美好呢。

    “你要把我丢下吗?”转过脸,神色凄艾地看着坐在床边的他。他的意思是,不要她了吗?

    “我怎么会丢下你呢,在这个城市。要丢下也是在把你送会到你的爸爸跟爷爷的身边才是,那样就算你要回来我也管不着了不是吗。”该死,他在说什么?

    “你就是不要我了,我说了我不会离开,你还要我离开,你就是不要我了。”大吼一声,再也忍不下终还是爆发了。

    空气里流淌着死般的寂静,王子宇只是看着她,什么也没有说,良久,久到肖菲以为他生气的不会再说话,他却开口了,“你乖点,明天好好的收拾下,我会亲自来接你。”

    肖菲闭了闭眼,转头看着窗外蓝色的天空,又转头看着王子宇,“你有什么条件。”

    “我的小菲,你从小就被我宠溺着,现在跟我来说条件,你承受的住吗?”俯身在她的耳边,随着他说的每一句话,他的呼吸喷在耳边,湿润了她的耳郭,搔弄着她的心弦。

    而手指缱绻的在她的脸上游移着,指尖徘徊在她的嘴唇边,带着留恋带着不舍,带着伤痛。

    “事情还没有发生,你又怎么知道我承受不住呢。还有王子宇我告诉你,不管对我做什么,说什么样的话,我都是不会走的。”偏过头,嘴唇擦过他的耳垂,最后几个字说的异常的坚定。她是不会轻易离开的,特别还是在她想起一些事,想起他是她最重要的人的时候,又怎么可以离开呢?

    “什么都可以吗?”王子宇的手指离开了她的唇,却在她的脸上跳跃,拨弄她的发丝。就让他自私一会,感受她的温情。

    “对,没有错什么都可以。”

    “好,你最好记清楚你今天说的话,可不要后悔。”藏下异样的情绪,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在扭动门把时,他停下脚步,半侧过脸对着病床上的肖菲说道:“好好养伤,出院我会来接你。”门在他的身后慢慢合上。

    “他跟你说了什么。”孙楠桀推门而入,站在床边,半蹲下身子与她平视,手宠溺地拍了拍她的发顶。

    “他说我出院就来接我呢?”抬头对他浅笑,“你看看你的样子,真的好丑哦,一点也不符合你孙大帅哥的气质了,赶快回去洗洗,香香的睡个好觉。嗯,我也要睡了,好困哦。”缩进被子里,困意来袭,再进入梦乡的时候还不忘低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