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快回家好好的睡一觉。”最后声音只在喉咙里闷哼着发出。

    看着她的睡颜,俯身在她的额头轻吻,“傻瓜,你知不知道,你笑的有多难看。我宁愿看你哭的样子,也不想看你强颜欢笑的模样。”

    病房里肖菲看着电视里播放着的新闻,是一条娱乐八卦。本来里面的绯闻女主不不关她什么事,可是就是那只露了半张脸的面孔吸引了她的目光。只一眼,就算在人潮涌动的人群里她也认得他的模样。

    他搂着那个女人的腰,把她护在怀里,不让拥挤的人挤到她,时不时还低下头跟她说着话,脸上那浅笑细碎的温柔直击肖菲的心脏。

    那个女人是谁,不是柏圣衣?

    她看着电视上的他,外界的人说了什么也没有听到,问了什么也没有听到,只是那一句不知是谁问的问题直击在她的脑海,那个人问,“王总第一次跟女人出现在媒体下,是不是就是说明现在站在您身边的这位女士就是子宇夫人了。”之后他怎么回答的,她已经不记得了,她记得的只是看着他对着身边的女人笑了一下,上车离去。只是他的新闻却在他的离开后还在报道着。

    “小菲你在看什么,看到这么入神。”孙楠桀推门而入,爽朗的笑声在门外就已经听到了。

    “没,没有什么呢?”赶紧把电视给关了,“你怎么来了。”

    “还不是担心你无聊,所以你看……”看了一眼关上的电视什么也没有说地晃了晃手上一大袋的塑料袋,绕过病床,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一一地拿出来,“给你买的零食,还有一些书。给你打发时间的。看我对你多好,你要怎么谢谢我呢?”放下手中的苹果,走到她的面前,“要不以身相许好了,我不介意的哦。”四目相对,肖菲只是抬着头闪动的如水的眼眸看着他,什么也没有说,“好啦,算我怕你了。不就是一个玩笑嘛,看把你吓的。”

    “南谢谢你。”肖菲很是真诚的说,谢谢你逗我笑,谢谢你的照顾,还有谢谢你没有问我。

    “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要跟我说谢谢这两个字,永远也不要。”拉过凳子在床前坐下,执起肖菲的手握在掌心放在脸上细细地摩擦,闭眼侧头感受着她手掌的温暖。“对你好就是我的工作,你不需要谢谢我。你的谢谢让我觉得对你好也会是一种罪孽。我只想看着你幸福,你开心的笑,如以前一般笑的那般的灿烂。”

    “我,我。”眼眸转动,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煽情啊。

    “是不是很感动。”表情一变,话又变成了调侃的语气,放下她的手,对肖菲眨动着他那桃花般的眼睛,媚眼如丝,勾人如醉,“最近要排一句告白,刚才是不是被我感动了。”

    “你在,排对白。”咽下卡在喉咙的感动,眼神一扫,凌厉的看着孙楠桀。

    “是,是啊。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干嘛这样看着我,啊,我知道了,你以为我是在对你告白对不对。”

    “去死,你那是告白吗,还有刚才的告白还不如你以前说的呢?”扯过枕头就往他砸去。

    “真的吗,那我回去让编剧改改。到时你可不要被我感动的掉眼泪。”接过肖菲向他丢来的枕头抱在怀里,眼看肖菲的第二个枕头就要砸向他,迅速转身,往旁边躲去,枕头砸在门板上,掉在地上,而他却被样子绊倒,“啊,好痛。该死的。”坐在地上,抱着腿低咒。

    “没事吧,痛不痛。”肖菲赶紧掀开薄被,穿上拖鞋,蹬蹬地向他跑去,蹲在他的面前查看他受伤的脚。

    “痛死我了,你看看都撞红了。你要赔偿我。”带着孩子气的嘟着嘴,就连眼睛上都沾着水汽。

    “赔偿你个头。”一掌拍在的头上,很幸灾乐祸的继续说着:“让你消遣我,现在遭报应了吧。幸好这里是医院,要不然我真不想管你?”

    “我是因为谁才变成这样的啊,你不安慰我就算了还这样不温柔的对我,你这没有良心的,看你以后被人欺负了,看我帮不帮你。”揉了揉被她拍的生通的痛,拐着脚站起。

    “别这样吗,你不帮我就没有人帮我了。我扶你,小心点,来坐这。”狗腿地讨好,一手拿过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一手环过他的腰,扶着他就往沙发走去。

    他们的身后,门不知什么时候细微地开着,而一直忍了很得多天不来见她的王子宇拧着门把,看了看手里提着的东西,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阴沉。他还真是自我犯贱,还担心她会无聊,担心她没有吃饭。自嘲的笑笑,将手里的零食全部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肖菲,这就是你想留下的意义吗?既然那么想要留下就要付出绝对的诚意。

    咯嚓一声,细微的声响让敏感的肖菲转头看着门。紧皱着眉,刚刚那熟悉的感觉不会错的,身体在她还没有想清楚的情况下,已经率先做出了行动,她已经站在门前,手微颤地伸出,紧握着门把。

    门从关闭的状态下慢慢地开启,一个指头的细缝,两个指头的宽度,走廊的热风窜进,深吸一口气,猛地拉开门。

    外面什么都没有,就连一个病人也没有!

    眼眸暗淡,慢慢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肖菲你想什么呢,这个时间他怎么会在这里呢,他还陪着那个女人的身边呢?

    “怎么了。”孙楠桀单跳着脚,站在她的身后。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看看外面的天空。”关上门,好像什么事也没有的重新扶着他走到沙发上坐下,“我给你倒水。”走过到一旁,给他倒着水。水慢慢上升,溢出了水杯,而她的思绪却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了。

    “你在想什么呢?”孙楠桀看着她的背影,猛地走过来夺过她手中的水壶,把她推到一边,而溢出的水从桌上流到了地上,也幸好这不是热开水。

    “对不起,我……”

    “真的那么想他吗?”把她揽在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顶,闷声说道。

    “我才不想他呢,他那么坏,还要赶我走。他是个坏蛋,谁说我想他的。”埋在他的怀里,嘴硬着说。“我只是,只是,还是很想他,他明明那么坏的,我不想想他的,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他啊,我是爱他的。”双手回抱着他的腰,把自己的眼泪全都擦在了他的身上。

    “那么就去找他。告诉他你想他,告诉他你爱他。不要让自己后悔。”他的心被片片地撕碎在地,鲜血淋漓地落在地上。现在她在自己的怀里,却想着其他的男人,还这里毫不掩藏的告诉他,他爱着那个男人,这让他如何的不痛心。“就算最后失败了,他告诉你不爱你了,你不是还有我吗,我是不会丢下你的,我啊,就站在你的身后,所有你放开胆子的去吧!”

    “告诉他吗?”在他的,她偏头低喃一句,“不行,我现在要先送你去看看你的脚。”他是不是该庆幸话说到这个份上她还记得自己。

    “不了,我自己去就好。你就好好的休息。”把她压在床上,逼迫她躺下,又给她盖好薄被。

    “不行,你的脚还在痛,我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去。”挣扎着就好重新坐起。

    “乖乖的,好好的想想。”压着她不准她动,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两个对视良久,他还是转身离开了。

    肖菲的眼随着他是身影在动,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面前,她还看着,而他的话好像就穿透过门板一阵一阵地传到肖菲的耳里,震动着她的心。不眨眼的看着门板,思绪不的飘到了哪里,直到眼睛开始泛酸她才眨动着双眼,如乌龟般地缩进被子里,眼泪却不受控制流出眼角,落入发丝里。

    门外孙楠桀的手还拉着门把,身子依旧还靠在门上,细听着门内的声响,耷拉着无力的双肩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脸上的笑也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凝重寒冷。半靠良久,眨动双眼,无声的叹息一声,转头从门板上的玻璃看了看房内病床上肖菲,转身离开。

    孙楠桀的话还在耳边,电视里的娱乐绯闻还在眼前,脑海里也还盘踞着一段一段的画面,那是十六岁之前的零星片段,那么美好,那么快乐。阿楠说的没有错,想他就去找他。她肖菲不是胆小畏缩的人,既然想起了以往了事,就不会那么轻易的放手,就算他让她走也不行,想让她离开,让她死心,那就用他的行动告诉她,他真的不爱她了。

    坐车到了子宇大厦的楼下,站在门前抬头看着眼前高耸如云的大厦,肖菲却踌躇不敢前进了。

    真的要去吗?

    她还在犹豫着,脚尖踢着连一丝灰尘都没有的地面,瞥眼就正好看着王子宇搂着一个女人出来,她赶紧躲到转角的角落。女人不是那种花枝招展,打扮艳丽的,反而是穿着可爱的很粉的公主裙,脸上有着让人怜惜的病态的容颜。

    他们靠地很近,女人几乎像是没有骨头一般的把自己整个身体都黏在了他的身上,而他也很欣然地任她靠着。还时不时低头跟对她浅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逗的他怀里的女人捂嘴笑的很是开心,那笑很美,连最美的星星也要自愧不如。

    “干嘛靠那么紧,你以为你是林妹妹吗?”肖菲在心里腹语。

    他为女人打开车门,自己却转过头皱着浓密眉看向肖菲刚刚站过的地方,那里现在什么也没有。

    “子宇。”女人在车里低声叫出口。

    坐在女人的旁边,眼角还是看了一眼已经后视镜,才吩咐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