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肖菲看着他们相拥着离开,靠在墙上,垂着的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睫毛遮住了她的情绪,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抬头时,眼里的坚定是不容置疑的。迅速地拦下一辆车,吩咐一身跟着前面的车,她就很是轻松地掏出手机。

    “子宇你在看什么呢?”谢丽子从他的肩上抬起头,看着他专注的看着后视镜的眼睛,顺着他的眼睛看去,明明什么也没有啊!怎么从上车时就不对劲?反正不管他想什么,他都是她的。

    移开视线,在心里摇头嗤笑自己,看来他真是想她想疯了,怎么可能在这里看见她呢?“吃药了没有。”并没有回答的她的问题,反而转移的话题。没有错,此人,此女人正是谢丽子那个病人。

    “还没有呢?好苦哦。”她皱着秀眉,嘟着娇艳的红唇,可爱的抱着他的手臂。

    “乖,不吃药不是好孩子,而且还会没有疼的哦。”右手食指弯曲宠溺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尖,眼眸余光却时不时的瞄向后视镜。

    “那好吧,我是很好的很乖的好孩子,为了得到子宇的疼爱,等会吃饭的时候我就吃好吗?”可爱地吐了吐舌头。

    “乖。”拍平拍她的发顶,转过头看着窗外渐起的细雨。

    车厢里寂静中王子宇的电话响起,是‘第一夫人’肖菲的专属铃声,只响了一声,王子宇有点急切地拿出手机,却并不按下接听键,只是让它躺在自己的掌心不停地响着,直到就在最后一个音快要停止响动时,王子宇很是紧张地赶紧按下接听键,可还是晚了,音乐还是消散在空气里。

    手指飞快地滑动,寻找着号码,只是铃声在消失的下一秒有欢快缱绻地响起,这一次他连一刻的犹豫都没有,立马接听了,只是语气……

    “什么事。”他说的话,冷硬而没有起伏,握着手机的手细看都有看见薄汗。

    “没有事啊,就是想打电话给你,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想知道你在干什么。”肖菲说的也很是平淡,只是相对的语气很是轻松愉快。

    “没有什么事就不要给我打电话我很忙。”说着就要把电话个挂了。可是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他的内心想法。

    “你现在在哪里。”她问,在他快要挂电话的一瞬间。“跟谁一起。”手机重新放回在耳边,看了看一直坐在旁边,头却转向窗外的谢丽子,“你不需要知道,而且你又不是我的谁,你没有权利知道我的行踪。”

    “我是你的未婚妻,你是我的未婚夫,我当然有权利过问你的一切。怎么,还是你忘了,可是你自己亲自定下的呢。”电话那边肖菲带着点嘲讽的语气还是第一次如此坦白的承认他们的关系,只是现在的他却要不起了。

    “我能定下当然也能解除。若没有什么事以后就不要打来了。”这次再也不管她说了什么,很的果断地挂了电话。

    “是小菲吗?怎么这样跟她说话。”看他挂了电话,她的身子就立马的往他的肩膀靠了过去。从忽明忽暗的玻璃,他在接电话时所有的表情她都看在眼里,那样独一无二的,眼里心里只有她,这让她嫉妒的同时也很恨那个肖菲。

    “你认识她?”不是疑问是肯定,眼神有点危险的看着谢丽子的眼睛。

    “嗯,有次去逛街的时候远远的看见过她,本来想去打声招呼的,没有想到看见她本柏一目在接吻,就没有上去打扰了。”说的就是那次肖菲为了给孙楠桀买吉他那次的无意之举吧,没有想到她到是看见了。她说完,一直留意着他的表情,只是让她失望了,他脸上除了淡漠之外,什么吃醋之类的表情都没有,这算是一个好的开始了吧。

    王子宇在听到时脸上是没有什么情绪,只是心里却早已翻天覆地了。抬眸,“到了。”眼前的复古的中餐厅,而这次他没有给她开车门,也没有等她,就径直走开了。而跟在他身后的谢丽子只是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不远处也跟着进去了。

    并没有过多久,一辆出租车停下,却并没有人下来,只是车窗缓缓地摇下。

    车内肖菲摇下车窗,餐厅内王子宇细心地给谢丽子挑着她不喜欢吃的香菜,还有不能吃的西红柿,有时还兴趣很好地夹着菜喂到她的嘴里,而她也亦是如此。也不知道她说了句什么,王子宇推开椅子,起身走到她的身边,把她抱在怀里,而女人纤细的手环过他的腰身,头埋在他的腹部。

    良久王子宇推开她,在她的额头轻吻,只是很不巧的谢丽子却在那时抬头,四唇相贴,谢丽子只是动了动唇,没有太多的语言,王子宇也只是一笑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也太快,可是也只不过也就只是一秒的时间,肖菲看着却感觉过了好久好久,久到她的心都痛的麻木了。

    王子宇,这就是你说的爱吗?如果是,我可不可以不要,可不可以放下你,让你自由。只是这里好不甘心。

    “司机大叔开车吧。”沉痛的捂着自己的脸,空出一只手摇上车窗。“去活色生香。”司机从镜子里看了一眼肖菲,叹了一口气,递给肖菲纸巾,“别哭了,会好的。”

    “谢谢大叔。”接过纸巾,本来她还不想哭的,只是捂着脸压下自己悲伤的情绪,不让自己的脆弱召开在天空下,却被司机大叔的一句很习惯的话击的溃不成军,眼泪就像掉了线的珍珠,一串一串滚落。

    “你看她走了,我就说小菲跟在我们的身后。”餐厅里的两人一起转头看着已经消失的出租车,谢丽子很是自得的出口,像要奖励一般,激动的看着王子宇。

    “丽子真乖。”他却只是给她夹了一筷她喜欢的菜,就放在筷子,十指交叉地撑着下巴,看着窗外出租车刚停过的地方,眼眸渐深。

    活色生香里依旧红尘硝烟,谁并没有谁而停止自己的脚步,谁并不是没有谁而火活不下去,世界也不会因为某个人停止了转动,也许也只是一夜之后,被伤的人也会从一蹶不振中站起来,而她肖菲也不会被打到的。

    这是她第二次来这儿,她还是不太习惯这里震动的如地震般的音乐,还有疯狂的人,只是今天她想发泄。

    此时的肖菲一身烈焰般的贴身短裙,衬托着她更加的高挑,毫不吝啬地露出白皙的双诱人的长腿,海藻般栗色卷发也遮挡不住她有人引人瞎想的身材。

    眸光一转,媚眼如丝,勾人销魂。

    往门口一站,就引来了无数人的观望,更甚者还吹起了口哨,肖菲像没有看见没有听见一般,踩着她的七分高跟鞋,扭着细腰径直往吧台走去。

    坐在吧台前,手里拿着一杯纯白的酒杯,只是会喝酒的人一看就知道那杯酒的度数绝对不低啊。转动椅子看着舞池里群魔乱舞的人们,眯着媚眼看着那些人挤着人在人群里尽情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释放着自己的妩媚,还有那无尽的压力。

    “再来一杯。”放下酒杯,媚眼如勾。从一开始的清醒到逐渐的迷茫。

    “菲小姐你醉了。”酒保却并不给她倒酒了,反而还拿走了她面前的酒杯。

    “呃……你。”迷蒙着眼,指着酒保,“你……认识我啊,你为什么认识我,你说你为什么认识我。”酒劲上来,肖菲猛地站起揪住酒保的衣领拉到自己眼前,距离她的唇就只有一指远的距离,她说话时的酒香跟她身上的香味全完酒保的鼻子里钻了去。

    深吸一口气,移开脸,“咳咳……菲小姐,那个上次商少不是带你来过一次吗?那次正好也是我。”还有那次住院,那个陶瓷娃娃,可是他可不敢跟她说。

    “是吗。”松开手,重新坐下,“知道那就给我倒酒,我今天要不醉不归,我要忘记他,那个混蛋。”好吧,她确实有点醉了。

    “那个菲小姐可以问下,你跟商少是不是吵架了。”酒保还是给她重新调了一杯酒,只是度数低的可以算得上白开水了。

    “这是什么。”好像晚上酒喝的多了,轻抿一口就尝出了不对劲。就要抢过酒保手上的酒。

    “菲小姐你不能再喝了。菲小姐我帮你打电话给商少吧,你这样买醉是不好的。”担忧的看了一眼肖菲,掏出手机就要给林尚义打电话。

    “打什么打,我跟他没关系。谁为他买醉了,你哪只眼睛看见姐姐为他买醉了。”抢过手机就往地上摔。“你敢给他打电话我明天就让你老板开除你。我好像也认识你哦?”肖菲迷糊低喃一句。

    酒保看了肖菲一眼,摇头走开。

    好吧,他不管,客人最大。可是转身在角落里再次掏出了手机,谁让他曾经受过商少的帮助呢,他怎么能看着商少的女朋友在狼窝里呢?

    “小卡。”

    只是他拨打的电话还没有拨打出去,就被人叫住了。僵硬地转过身子,“木,木总您来了。”

    “我不来你是不是打算一直呆在这里,马上跟我回去。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知不知道你妈妈很担心你。”木凯越板着脸,从那严肃的神态上可以看见那是一位严父啊,只可惜貌似用错了地方。

    “我妈想我,关你什么事。你们住在一起我都没有管,你凭什么还来管我。”脸上那随和温柔的表情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冷漠。

    “你……”木凯越抖着一只手,“来人给我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