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逮住你了。”只可惜某女完全没有听见。

    只一句话王子宇就放弃了挣扎,任她为所欲为,她喏喏的话语,就像她那时刚学会走路一般,每天追着他跑,让她抓住的时候,她会抱着自己的大腿,扬着头很是灿烂的看着他,让他的心在片刻变成一片柔水涟漪。

    罢了,就在她醉酒,没有意识的时候,只要她开心就好!只是她越来越过火的动作,让他很是幸苦。该死的,王子宇再也忍耐不住的爆发……

    咳咳……再再于是乎两个小时后……

    “不好,不好。我不要了,我不要你了。你走开。”手不停拍打着他的胸膛,可是整个人都酥软无力的肖菲。

    于是再一个小时候……

    “我好困哦,好想睡觉。”肖菲完全麻木了,打着哈欠,半眯着眼,昏昏欲睡。

    “我还没有好,你就想睡觉。乖,再等等。”

    “可是,你这句话说了很多遍了。我不相信你了。我要睡了,至于你还要怎么折腾,随便你。”反正已经踏出这一步,随便你好了。

    于是最后……

    肖菲累的连一丝的力气也没有,连开口说话的力气也被空气抽走。

    “乖不要这样看着我,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能做出什么事来。”佛开肖菲脸上不知被汗水还是泪水粘着的发丝,带有威胁。

    “哼……”冷哼一声,转过头。

    “乖,很累的话,就睡觉,我抱你去洗澡。一身的汗臭,脏死了。”

    再最后的最后……

    至于浴室里会不会发生什么谁,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了。

    这就是酒后那啥的代价,连梦里都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一般,就好像被几顿的打卡车碾过一般,痛死了。

    我肖菲对天发誓,以后再也不沾酒了。

    第二天中午,阳光从开着的窗户里照射进来,照在粉嫩的床单上,这会这个男人正撑着身子看着躺在他怀里的女人身上,她挽着他的胳膊。

    肖菲从被子里伸出满是青紫相间让人看了触目惊心的藕臂揉着自己的头,痛苦低吟,“嗯,好痛哦。”

    “哪里痛。”声音在肖菲是耳边响起,一只手滑过肖菲光、裸、的后背,按压着她的腰。

    “头痛,腰痛,全身都痛,特别是……呃……为什么你在这?”迅速地从床上爬起来,警惕的看着王子宇,而她却没有注意到床单已经从她肩头滑落至腰间。“啊……你看哪里。”大吼一声,以掩饰自己尴尬的的表情,飞快地拉过床单盖住自己的身子。其实脸红的已经跟猴子屁股有得一拼。天,她干了什么?

    “该看了早就看你,你还遮什么。”王子宇翻身把肖菲压着,看着她的眼睛满是调侃还有着嘲讽的意味。

    “看,看什么。”为什么这样看着她,还有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哎……看来肖菲这孩子完全忘记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啊!

    “忘记了,那要不要给你点提示。”说着手就已经在四处移走。

    “你……”轰地一声,肖菲的脑海不平静了,昨晚的记忆就如潮水一般涌进,天,昨晚那个人是她吗,甩了甩头。天,她都感觉自己的脸在火烧一般,“我……你走开。”激动把他从自己的身上推下去,裹住被单就要跳下床。不行,她不能在这里呆着了,再待下去她就……她就,昨晚的记忆回来了,她怕她忍不住又摸上他雪白的肌肤上,不能怪她,实在是王子宇的皮肤保养的那个,很是能掐出水了。

    “你还没有说你想起了没有,就想走去哪里。嗯。”拽着肖菲的手一百八十度旋转就重新给压在床上了,最后一个字也说的特别的暧昧十足。“要不要给你重温昨晚的情景,我是很乐意的。”

    “不……不用了。”瞥过头,无视他眼里闪过的精光。笑话,还来,除非她脑袋撞墙了。

    “可是,我想,你说怎么办。”看着她,煞是认真。

    “那你,就自己解决呗。”天,来个人杀了她吧,为什么这个男人不是赶她走的吗,为什么现在又来跟她来这郎有情妾有意的桥段呢?

    “怎么解决。”

    “我怎么知道。”

    “那好,我们来重温……”他逼问着,硬是要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知道的那些事,那些他没有教过的事是从哪里知晓的。

    “手……”王子宇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已经急迫的打断了他接下去的话,只是听见她说出的话,王子宇的脸色是越加难看,有着暴风雨欲来的强势。

    “说,这些是谁教你的。”让他知道非废了那个男人不可。

    “我,我……”对着小手指。

    “不说是吗?”很好,看来他的小菲对他隐瞒了不止一件事,“那么我们就继续昨晚的事好了,直到你说了为止。”

    “是你。”肖菲一急脱口而出,说完后赶紧捂着自己的脸,完了,完了,这下肯定玩完了。

    “什么意思。”拉开她的手,撑起身子,看着她。

    “那个……”眼睛不停地转动,为什么做过这件事的人自己却不知道,反而还来质疑她。“你忘了吗,我十四岁生日的时候,你送给我一本书,你说这个是以后会让我们都幸福的书,还让我一定到了十八岁带着回来跟你一起才能看,结果我不小心打开了它,好奇之下。哈,你送的书,你还来质疑我,我才该是那个发脾气的人吧。”居然在她还是十四岁就送她这个,还害的被她爸爸骂了一顿,还让她闭门思过一个星期,要知道爸爸他从不舍得罚她的,就连一句重话也舍不得的。

    他想起来了,好像有这么一件事,可是,只要一想到她居然不听他的话,居然一个人看了那本书,他还是不能原谅,心里被堵着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咬一般,很不舒服。

    “你知道你昨晚干了什么事吗?”眼眸阴沉的盯着肖菲,似要把她看一个洞出来不可。

    “嗯。”点了点头,脸又红了。

    “以后……”

    “老板,菲小姐,柏少爷的电话。”管家的声音突然地在门外响起,打断了王子宇的话。

    “啊,你快走开。”被惊醒的肖菲用足了力气,居然把王子宇推下了床,趁他还在地上的时候,连床单都不拿的裸着整个身子就往浴室跑去。

    “让他滚。”大吼一声,看着肖菲光、裸的后背居然奇异地笑了。

    “可是,可是柏少爷说,柏小姐在家自杀了。”管家说完,卧室里一度地陷入沉默。良久,他以为王子宇不会回答他的时候,他却说话了。

    “我知道了。”声音低沉,就好像平常叫他起吃饭一般,毫无异样。

    管家在门外叹息一声,谁怪他打扰了老板的好事呢,算了,看来暂时菲小姐起码不用走了。

    等肖菲出来的时候,卧室里早就没有人了,被打开的窗,早就吹走了一室温情,连带属于他的味道也一并带走了。这算什么,上次这样的事过后他赶着她走,她可以理解他看见她与柏一目躺在一起是在生气,那么这次呢,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呢?

    肖菲环视一圈,确定王子宇真的已经不在了,表情笃定好像早就料到一般的,但她还是无法接受的呆站在一旁,看着已经被收拾干净的床,什么也没有留下,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的整洁,可是她却还能在床上找到一丝的温情与怜惜。

    “菲小姐,该吃饭了。”张嫂推门进去,看着呆呆的没有精神的站在一旁的肖菲,身子怔愣了一会,叹了口气走过去拉过肖菲的手在掌心安慰般地拍了拍。

    “哦。”失落的应着,很明显的心情很不好。

    张嫂不懂了,在她看来肖菲是喜欢王子宇的,可是她却很是确定的说不爱,可是在王子宇要送她离开是时候,她脸上那悲伤好像失了整个生命一般的表情是骗不了人的,虽然老板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表情也怪怪的,每天都是半夜才回,而且早上连他们做下人的都还没有起来上班,就已经离开了,非要把自己折腾的累死不可,但在他们这些下人看来老板就是想忘记菲小姐,不给自己想念的机会,才要把自己弄得这样的忙碌。可是昨晚他们明明还……那现在小姐这表情是为那般,他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哎,看来她真老了,也不知道他们年轻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了?

    “张嫂,他去了哪里。”别说张嫂在神游海外,就连肖菲也是随着自己的身体在动着,连她自己为什么走,走到哪里都不知道?在她还没有想清楚自己在想什么,她的话已经说出了口,出口她才想到自己这是多么的不对,她这是在关心他吗,也好,关心就是关心吧,承认了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您不知道吗?”张嫂很是疑糊地转过头看着肖菲,好像对肖菲不知道王子宇的去向真的是很不该的事一般。

    “我又该知道吗?”肖菲反问,他又没有跟她说,她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老板去……”脑海里却想起她老板走的时候吩咐过的话。

    当时王子宇拿过外套在众人的恭送下已经一只脚踏上了车,却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管家跟张嫂,表情冷峻的吩咐道:“不要告诉小菲我去了哪里,我不想让担心。”这样的事也不是什么好事,虽然昨晚在活色生香里柏圣衣帮了他的小菲,但这也不能说明他会让他的小菲为了她而让自己伤神,况且,“再去把王院长找来。”说完驱车扬长而去。留下恭敬的一群人见怪不怪地转身离开。

    却不知道这样会让他跟她越来越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