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去哪里了?”肖菲急迫的想知道他的去向。

    “菲小姐我知道我不该问您的,但是我实在忍不住还是想知道,您对老板的心思为那般。老板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对您的情我是很清楚,也许您没有看见老板爱你的方式,您也不要知道老板为您做了多少事,但是我很清楚的一笔一笔都记得。你该用心看而不是眼睛。老板最近很不对劲,如果您实在不爱,那我真的很希望您就此离开,若是爱,哪怕只的一点点也请给老板希望好吗?我实在不想看见老板那样的模样,明明很痛苦却还要在您的面前强笑着,就是因为不想你担心。”张嫂带点悲痛的看着肖菲,“你可能不知道老板为了你曾经受了多少的伤。你还记得你在十二岁的时候,在某一天的半夜打了一个电话给老板吗?就因为你的一句想念,一句无意的玩笑说老板那天不去看你,就再也不见老板,老板他当时在发着高烧,却还要连夜坐私人飞机去看你。这些你可能已经忘记了。那你知不知道,在多少次的夜里老板都陪在你的身边,在你做噩梦的时候。这些你都不知道,但对于我们这些跟在老板身后的仆人,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仆人却看的一清二楚。”慢慢地张嫂不再卑微地用着恭敬的语气,而是已一个长者的身份,却在抬头见,眼角的一瞥间,愣神。

    在肖菲的身后站着的是表情永远也不变的张管家。拍了拍了肖菲的手,“去吃饭吧,不然老板就又要担心了。”

    那个面瘫,每次看见我就不能变个表情吗,天天板着脸不累吗?

    “张嫂,我也不知道我对他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但是我知道我对他我不想忘记,也不想离开他,我,啊……我的头好痛。”餐桌上,肖菲才刚拿起餐具后脑的阵痛就好像要炸了一般,挤压着她的头,她这是怎么了,她明明已经好了的,在医院的时候也没有痛过的,怎么今天突然。“给我叫车,我要去医院。”一手扶着桌,踉跄着站起来就往外边走去。

    “菲小姐您要去哪里?”管家突然就这么冒出来,一手横拦着肖菲的身前。他只看见肖菲苍白的脸,并没有听见她刚说的话。

    “让开,我要去医院。”摇了摇头,甩出越来越重的晕眩,伸出一手就去推管家。

    “不行,老板吩咐过您不能去医院。”就算肖菲再怎么用力推,他还是纹丝不动。他以为肖菲是知道了柏圣衣自杀的事,所以他很是听他老板的话很是果断的拦着了。

    “什么意思。”半抬头看着,秀眉不知道是因为头痛的厉害还是被拦着的不快皱的更是紧了。

    为什么她不能去医院,难道他忘记了她还没有正式出院的吗。也对他怎么可能还记得,他若记得昨晚就不那样折腾她一夜之后在她一醒就离开了,是真的不爱了吗,所以一刻也不想看见。他是在医院吧,所以不想她去,不想在医院也见她。

    “老板说,从今以后没有他的允许您不能离开这儿。”说着手一挥,门就在肖菲的面前缓缓地关上了,最后连一丝的缝隙都没有。

    “为什么?”眼眸里闪动着亮光,身体摇晃地更是厉害,那摇摇欲坠地身子下一秒就有可能倒在地上。

    “菲小姐你怎么了。”终是看见了肖菲的异样,只是还不容张管家多想,肖菲身子一歪,就往管家身上倒去。

    此时他才想起他老板离开时,让他叫王医生是为那个,他怎么越老越糊涂了,怎么就忘记了菲小姐还没有出院的。“还不快去叫王医生。”转头看着站在一旁手忙脚乱的女仆,真是就这一点就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应付了,还想爬上老板的床。

    无知。

    在张管家的理念的,他早就认为就只有肖菲配得上他家老板,而且会幸福的,所以谁想爬他家老板的床,直接踢了,但是他还是要听他家老板的话。

    医院的vip的病房里柏圣衣还晕迷其中,并还没有醒过来。林尚义坐在病床前手里握着柏圣衣苍白的手,而另一只压在被子里,不过隐约露出衣角的白纱布上的点点血迹还是让人触目惊心!而柏一目抱着胸靠在一旁,柏妈坐在沙发手里拿着手绢哭的正凶,而柏爸摇头叹息,时不时安慰一下坐在旁边的妻子。

    王子宇推门进去,他们也都没有看见,也只是柏一目向他点了一下头罢了。

    一连一个星期肖菲的都没有看见王子宇,她被他关在别墅里哪里也去不了,说的好听点:她的伤还没有好,需要静养,只要她稍微离大门近那么一点,就会有人莫名其妙的不知道从哪跑出来拦着她,明明她的身边都没有人。如今的她已经成了一只被关了金丝笼里的凤凰,而且还是只不被眷顾的,现在的她只能从窗内看外面的风景。

    她以为他是去出差了,怕她在他不在的时候会不算数的离开而不准她离开,可是一次无意中在杂志上看见了他。他的怀抱里每天怀抱着不动的妖艳女人出入着不同的场所,而她就站在局外看着,就好像,就好像以前古时在家等待丈夫的妻妾一般。

    哈哈,真是可笑呢!

    张管家站在门口,看着已经被关了整整一个星期的肖菲,此时的她坐在窗台上伸出一只手很是缓慢地靠近玻璃窗上被阳光照射的地方。以前那个活泼的人好像在一个星期内就被磨去了锋利的菱角般,安安静静的都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一般。

    “张叔叔什么事吗?”玻璃镜子里反射出张管家很是为难的表情。“说吧,不管他说了什么我都能承受的住。”现在他说什么队她来说都不奇怪了,只要让她能离开这间屋子什么都好。

    昨天他跟她说了什么呢,也许不是昨天是前天吧,他打电话跟她说,说:“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一步也不准离开家里。”

    “张叔叔已经把该说的都给我说了跟我说了一遍,你没有必要再跟我说一遍。”当时的她是什么样是表情呢,好像她只记得他说话是语气。冷冷的,她好像都能想到他说那话的表情。

    “我怕你不把我的话放在心里。这话造成我的困扰,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至少目前我还不想让人知道我的家里养着一个情人。”他沉默一会,接着说,“那天在餐厅你不是就在外面看见了吗,她身体不好我不想让她误会。”所以呢,所以我已经不重要的了吗,所以我就要在这呆着不能离开吗?所以,原来那天他有看见她的,她还像个傻瓜一般呆呆的看着他与那个女人的互动,她真的很傻呢。

    “你不是不要走吗,我已经给你机会。现在你还有时间可以反悔若是还想走,马上就可以离开,我绝不会拦,但是今天过后,你想走的话,永远不,可,能。”最后的几个字说的异常的重,好像说了那么多就是为了最后三个字一般。

    “那我呢,我的身份又是什么?”忍住自己的眼泪,压下自己嘴里的哽咽。

    “情人。”只两个字把肖菲打入地狱。“今晚我会回来,到时若还看见你还在,那么就不用我说了吧。不过我也不希望到时还看见你。”说完,沉默了片刻,再确定肖菲不会再说什么后果断地挂了电话。

    电话里传出嘟嘟地忙音,肖菲却还像是没有反应来一般,手机依然还放在自己的耳边,脑海里所有的思绪都在慢慢地散去,最后只剩那两个字,在她的耳边回荡,最后直敲击着她的心脏。

    “去死。”猛然把手里的手机甩了出去,手机在地上四分五裂,也不管张管家在一旁,跳下窗台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往外冲,任谁也拦不住,只是刚下了阶梯她就停下了脚步,火气很大地把手里的行李包甩在一旁,蹲在原地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张管家在一旁拦着张嫂,暗示性地对她摇了摇头,示意所有人离开,让她发泄了也好。

    那天的那天,那天在活色生香肖菲离开后,柏圣衣、孙楠桀、柏一目又是喝了一轮,各自发泄着自己的情绪,只是很明显的两个男人已经站在一条线了,像是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在他们之间流动,酒是喝了一杯又一杯。

    我们再来到那天,那天……

    “我们再喝一杯。干……”柏一目一杯酒干下,第二杯就自己给自己倒着,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跟孙楠桀坐在一起喝酒,对他来说孙楠桀也是一个很强悍的情敌,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下子小时候就喜欢小菲的了,他是绝不会让的。

    “你说他们现在在干什么呢?”孙楠桀看着酒杯摇晃着里面的酒水,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实则满是利剑刺向柏一目的心。

    额,这!这!柏一目脑海里马上就想到了不好的地方去了,一想到别压倒被扑到的不和谐的画面他就不淡定了,而且今天小菲还穿的那样的妖媚,怎能让看了的人不心动呢,只想把她藏起来,只能自己一个人看。

    “你说,他们是不……”孙楠桀接着摇着酒杯里的酒,继续说着,只是他还没有说完,就被柏一目制止了。

    “不要说。”大吼一声,抢过孙楠桀手里的酒就一口喝不进去。不要说,哪怕他早就知道了,也不要说出来。

    “看来我想的并没有错。你,也爱上了小菲。”失笑,找酒保另给他拿了杯酒。

    “是又怎么样,你还不也一般。”很是坦诚地应了。“怎样,那不我们合作。”

    “不。我只要看她幸福就好,再说王子宇还是你兄弟,难不成你还要跟兄弟抢女人。”嘲讽一笑,推开爬在他背上的女人。

    “看着她幸福就好,你敢问问你自己的心吗?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你哪只眼睛看见她幸福了。”拽进孙楠桀的衣领拖到自己的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