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三年后肖菲跟王子宇订婚了,那个时候肖菲真的觉得自己幸福的不行,上天是眷顾自己的,不然自己怎么会遇到王子宇,那天一直爱慕王子宇的一个女人彻彻底底的激怒了王子宇跟肖菲。

    宇少爷,你救救我吧!

    肖菲扭头,用可怜兮兮的乞求眼神看王子宇,本来以为王子宇会淡漠的移开视线,没想到宇少爷嗖地一下站起身,走到她身边,拎小鸡般把刘梦洁拎开,皱眉嫌弃地说:“要哭到一边去哭,别靠着我老婆,鼻涕眼泪把我老婆衣服弄脏了。”

    得,别人的眼泪还没你老婆大人衣服值钱,宇少爷不愧是宇少爷。

    刘梦洁万分委屈地看着肖菲,那眼神赤条条写着你男人欺负我,你还我公道几个大字。肖菲默默捂脸,不要用这种眼神看她好么!丫的就算用这种眼神一直盯着她,她也没有办法,就算有办法,也伸不出温暖的援手啊。

    再说了,公道自在人心,妹纸,你到人心去找公道吧。

    王子宇霸道地一把搂过肖菲的小蛮腰,冷着脸对刘老说:“刘老,现在不是上班时间,不谈公事,不管你有什么事,请等我正常上班之后,到程氏大楼详谈,现在你请便吧。”

    刘老脸上闪过尴尬,一向威严的神情中浮现一丝悲痛,像是在指责王子宇的无情无义。“王子宇,难道我们之间的情分只剩下谈公事了么?”

    王子宇淡淡地看了刘老一眼,伤人伤到底的说:“除了公事,我不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

    刘老叹气一声,带着点哀求的意味说:“王子宇,之前的事是我和小洁不对,现在,小洁想通了,不再执着于你,今天我带她来,是让她跟你和肖菲道歉,我希望你能原谅她,给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王子宇冷嗤一声:“如果我没记错,我已经给过她机会了,是她不珍惜。”

    刘老被王子宇一句话噎的说不出话。

    刘梦洁突然扑通一声就给跪了,不是跪王子宇,而是跪肖菲,她知道,王子宇心硬如石,求他不会有任何结果,所以她能求的只有肖菲。何况她这次的目的本就是肖菲,不是王子宇,王子宇的态度怎样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肖菲妹妹,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求你原谅我吧,我后悔了,真的后悔了……我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做才能得到你们的原谅,我每天都在想,可是我什么也想不到……”

    擤一把鼻涕抹一把眼泪,刘梦洁哭的好不伤心悲惨,肖菲觉得自己真不是玛丽苏,可她被刘梦洁弄得实在hold不住了。在医院门口,刘梦洁已经求过她一次,今天是第二次,如果她坚持不原谅,刘梦洁是不是还要求第三次第四次?

    一次次为了求得原谅而践踏自己的尊严,除了真心认错求原谅,肖菲想不到刘梦洁还能为了什么能让她这样不顾尊严。

    “哎,刘梦洁你先起来,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好好说的。”肖菲伸手去扶刘梦洁,却被刘梦洁哭着躲开了。

    “肖菲妹妹,我已经知道错了,可是我得不到你们的原谅,我求求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可以得到你们的原谅?我到底要怎么做啊?”

    肖菲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耀眼的光线扎的她眼睛生疼,现在的刘梦洁就好比这阳光,来的不及时,无法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只让人觉得刺眼难受。

    凡事没有绝对的是非对错,刘梦洁痴恋王子宇没有错,为了王子宇做出那些伤害她的事,是错了,可是追究源头,终究还是因为她,如果不是她和王子宇,刘梦洁也许不会做错事。

    苍天大地啊,她到底怎么做才好啊!肖菲眨巴着眼睛看王子宇,宇少爷,求帮助,求答案,各种求啊……

    什么都不用说,王子宇已经看出肖菲这丫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小丫头的心是豆腐做的么?人家几把眼泪几句好听的肖菲妹妹就让她忘了以前被伤害过的事。

    王子宇面无表情,肖菲直接看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只好继续可爱,把声音变得更软,更柔:“宇少爷……”

    “你想说什么,直接说。”王子宇懒得跟肖菲绕圈子。

    “宇少爷,你说浪子回头还金不换呢,一千年前的圣人也说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要不我们就……”

    浪子回头金不换?浪、女回头是不会用金换!

    王子宇冷冷地看了肖菲一眼,肖菲立马闭嘴,妹纸啊妹纸,不是我不帮你,是我帮不了你啊,宇少爷冷起来就跟一冰雕似的,冻起人来不是人啊。

    “王子宇,小洁年纪小,不懂事,错在我,你何苦为难她,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有第二句话,只求你再原谅小洁一次,让她从自责的泥沼中解脱出来。”

    刘老放低姿态,这一刻,他不是刘氏集团的领导者,没有威严,没有尊贵,有的只是卑微,有的只是一个爷爷疼惜孙女的心情。

    肖菲实在受不了了,一个刘梦洁就算了,现在还来一个刘老,这一老一少是不让她活啊!

    “宇少爷,你别这样嘛,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没有谁能不犯错的,最重要的是知错就改,刘梦洁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她一次呗?”肖菲晃啊晃着王子宇的胳膊,可爱卖萌一起来,就不信拿不下宇少爷那颗坚硬的心!

    唉,真是个傻丫头,不过,傻得可爱啊。他王子宇从来不是什么好人,对他好的人,他铭记在心,伤害过他的人,他一般铭记在心,区别在于前者有恩报恩,后者有仇报仇,更不可能谈什么原谅。

    而肖菲总是想着别人的好,忽略别人的不好,以德报怨。这就是他跟肖菲的区别!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爱上这个丫头,并且视若珍宝。

    王子宇宠溺地说:“好,听你一次。”肖菲立马笑颜如花,她踮起脚尖,亲了亲王子宇的脸蛋,“宇少爷,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两人谁也没注意到,跪在地上的刘梦洁眼中闪过一抹狠厉的眸光,隐忍是一种智慧,勾践可以忍辱负重灭吴国,那么她刘梦洁也可以委曲求全得王子宇!

    “刘梦洁,我和王子宇都原谅你了,你起来吧,以后别再这样了。”肖菲扶起刘梦洁,勉强挤出一个浅笑。

    不是她愿意笑,是实在笑不出来,因为她发现一个很残忍的问题——虽然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她原谅刘梦洁了,不再怪刘梦洁了,可当看到刘梦洁那张脸,她根本没法打心底里接受刘梦洁。

    不作死就不会死,肖菲这次死的不是一般的惨啊……

    刘梦洁甜甜地说:“谢谢你肖菲妹妹,你跟晨哥哥是在整理花园么?我也来帮忙好不好?”

    前一分钟还在哭,现在立马眉开眼笑,肖菲真心佩服刘梦洁,由此可见,刘梦洁的心性不怎么成熟,难怪能做出那么多荒唐的事,原来孩子脾气一个。

    这么一想,肖菲觉得刘梦洁其实也不是那么讨人厌。

    “不好。”肖菲囧,这话不是她说的!

    王子宇坦然地迎视肖菲的复杂眼神,说:“我们现在不想整理花园了,你们如果想留下来吃饭,请便,我和我老婆不奉陪了。”

    宇少爷你这样真的很没有礼貌啊喂!刘老刚想说话,王子宇又开口了:“你们自便。”说完,王子宇拥着肖菲大摇大摆地走开了,留下瞠目结舌的爷孙俩。

    肖菲一步一回头,眼中传递的信息很简单——实在不好意思,我家宇少爷鸭霸起来的时候就是这么霸道不讲理的。

    没有最没礼貌的,只有更没礼貌的,肖菲总算是见识了。

    窗外阳光明媚,屋内春光倾泻满地,谱成一曲最玄妙的乐曲。

    花园内的一老一小整整伫立了十分钟,才转身离去。

    刘梦洁想,反正肖菲已经原谅自己,这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只要能得到王子宇,委屈自己算什么!

    自从刘梦洁一哭二闹求肖菲原谅成功之后,肖菲就被缠上了。之前刘梦洁是围着王子宇转悠,现在刘梦洁是每天都围着她转悠。

    对肖菲来说,这种苦逼的日子只有一个字形容——烦!如果非要她用一个成语形容,那就是——烦不胜烦!

    每次一跟宇少爷抱怨这个事儿,宇少爷直接扔给她四个字——自作自受!

    瞧瞧,中国的成语是多么的博大精深啊!

    肖菲欲哭无泪,心软原谅刘梦洁是她的错么?!如果不原谅,结果肯定是刘梦洁的眼泪攻袭,原谅了,直接晋升为本人攻袭。

    肖菲只能叹一句——这世道啊,做人难,做好人更难!

    任重而道远,道阻且难!

    但是再难,也难不过肖菲心中那颗坚定的少女心!刘梦洁算什么,烦算什么,忍一忍就过去了!

    只要有宇少爷陪在她身边,她坚信不管有什么困难都会迎刃而解的!

    接连好几天,肖菲实在受不了刘梦洁的肖菲妹妹长肖菲妹妹短,只好软磨硬泡求王子宇在子宇大楼多待一会,因为只有这个地方是刘梦洁无法攻破的。

    肖菲忍不住为自己掬一把心酸泪,她容易么?刘梦洁小强精神,天天来黏乎她,拒绝吧,她怕伤害人家妹纸的脆弱心情,不拒绝吧,她又日夜饱受精神摧残!

    王子宇摇头失笑,不再逗弄肖菲,低头认真看起桌上的文件,这几天为了逗小丫头,他已经延误了批阅文件的进度。

    看王子宇认真的模样,是不打算搭理自己了,什么跟什么嘛,宇少爷难道不知道把人晾在一边是很没礼貌的么?

    肖菲无聊的窝在沙发里,一边咬手指,一边欣赏宇少爷认真办公的模样,这绝壁是一种享受,只是很磨人啊!

    她竟然隐隐有点期待宇少爷赶紧放下手中的工作,来跟她玩耍。是该说宇少爷认真工作,足足忙了两个小时,还是应该说宇少爷足足晾了她两个小时?

    不管前者还是后者,肖菲都觉得心里灰常不舒服,所以当王子宇起身走到沙发拥她入怀时,肖菲很果断的闪开了。

    哼,想晾着她的时候晾着她,想抱她的时候又过来抱抱,当她小菲小狗,高兴了逗弄,不高兴就赶边上凉快去啊!

    今天姐还真不买你的帐了!

    哟呵,不错,够胆肥,敢躲开了哈?

    王子宇挑眉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肖菲脖一扭,头一转,得瑟地说:“我高兴,你有意见?”

    王子宇耸肩表示没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