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我勒个去,宇少爷你这什么态度!不在乎是吧?行,算你狠!

    肖菲穿好鞋,气势汹汹地起身往门口走去,头上好像燃烧着一簇火苗,每一个脚步都踩的异常用力,在在宣示她此刻的怒气。

    王子宇摇头失笑,急忙拿过衣架上的西装穿上,追肖菲去了。

    这丫头啊,孩子脾气,好端端的,还给他发起脾气来了,啧啧,俗话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真是一点都没有说错。

    其实,肖菲走出门口就后悔了,她本意不是对王子宇发火,只是想对他耍耍小脾气,让他哄哄自己开心,谁知道宇少爷这么无趣,一点都不配合剧情走向。

    硬着头皮走进电梯,肖菲刚想按下负二楼的按键,电梯门打开了,王子宇站在门外,带着浅浅的笑意,魅力十足,她相信,凭这个笑容,宇少爷可以轻而易举地攻陷本市所有少女少妇的心。

    肖菲哼了一声,不打算理睬王子宇。

    幸好咱宇少爷脸皮够厚,尽管肖菲鼓着一张笑脸,瞪着一双眼睛,他依旧淡定地走进电梯,将手搭在肖菲的小肩上。

    “生气了?”肖菲挤出一个笑,呵呵了两声:“有么?”王子宇淡笑道:“没有,我家老婆温柔体贴,怎么可能会生我的气呢。”

    肖菲:“宇少爷,你确定你没说错?确定你老婆真的温柔体贴?”王子宇无比肯定的点头,将肖菲拥进怀中,柔声轻哄:“乖,不生气了。”

    肖菲笑的媚眼如丝:“老公,你老婆我温柔体贴,又怎么可能会生你的气呢?”

    王子宇:“……”自己打自己嘴巴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啊。两人一路僵着来到地下停车场,不管宇少爷怎么逗肖菲,肖菲都咬紧牙关,意志坚定地当一回淡定姐。

    小样,不整治整治你,还以为姐没脾气了是吧?王子宇驰骋商场多年,还是第一次体会到束手无策四个字的真谛,看来小丫头是铁了心要跟他怄到底了。

    “宝贝儿……”

    就不理你!

    “小菲儿……”

    就是不理你!

    “菲菲……”

    别说叫菲菲,就是叫姑奶奶小祖宗都没用!

    “肖菲!”

    丫的以为加重语气,凶她就有用了?!没门,不,是连窗户都给他关上!锁紧!连条缝都不给留!

    “肖菲小心!”

    肖菲还没反应过来,面前忽地闪过一个黑影和一道闪光,她瞬间就愣了。下一秒,她被不明物体狠狠撞了一下,直接以狗吃屎的姿势倒地。

    “靠靠靠!”肖菲忍不住爆粗口,谁他娘的撞老娘!

    “肖菲,起来,到车那边去!”王子宇简短地命令。宇少爷你神经病啊!真当姐没脾气了是吧!肖菲怒气冲冲地爬起来,抬头一看,顿时傻眼了,王子宇正跟一个黑衣黑裤黑帽的男人扭打一起,呜……她果然反应迟钝啊!

    肖菲急忙退到一个安全的位置,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个男人是柏一目,心跳瞬间漏掉好几拍,两个多月没有出现,一出现就搞暗杀,擦,柏一目这是在搞心理战术啊!

    现在的反派都尼玛的这么牛逼,简直不让他们这些正道人士活下去啊!“宇少爷,你小心。”肖菲担心地大喊。

    “王子宇,肖菲,老子今天一定要杀了你们!”喊完,柏一目挥着刀冲向肖菲,在中途被王子宇霸气侧漏地拦下。

    王子宇一边应付拿刀的柏一目,一边按下车门钥匙,临危不乱地说:“肖菲,你先上车。”肖菲点头哦哦了几声,说了句宇少爷你千万要小心,灰溜溜地打开车门躲进去。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帮不了王子宇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不给王子宇拖后腿。

    看着王子宇小心翼翼地防守,瞅准每一个机会,赤手空拳的攻击,肖菲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当看到王子宇惊险地闪过柏一目的快刀攻击时,肖菲觉得自己的心已经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就好像孙悟空吐心般。

    肖菲握紧手机,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王子宇能行的,一定能行的,不用报警,不用报警!

    宇少爷以前跟她说过,不管出什么事,都不可以报警,除非是她自己有危险,才能例外报警。肖菲懂,因为十年前的那些事,王子宇不想再跟政界扯上任何关系,他要用自己的方式解决这些事!

    宇少爷,我相信你,你一定要加油啊!王子宇在车外跟柏一目搏斗,肖菲在车里提心吊胆,这种感觉甭提多难受了。

    肖菲知道王子宇在说话,但她不知道王子宇是跟她还是跟柏一目说话,她只能看见王子宇的嘴皮在动,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子宇终于以一个完美帅气的回旋踢将柏一目踢到了一边角落,柏一目捂着肚子锁在地上,肖菲虽然听不到柏一目在说什么,但能从柏一目的嘴型分析出来——他妈的!

    王子宇逼近一步,柏一目捡起地上的刀,落荒而逃。

    见柏一目跑的不见踪影,肖菲松了一口气,急忙下车跑到王子宇身边,关心地问:“宇少爷,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快,我看看。”

    王子宇扯开嘴角,笑的风度翩翩:“不生我的气了?”肖菲没好气道:“气什么气,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个。”王子宇认真道:“因为对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

    肖菲娇嗔地瞥了王子宇一眼,现在才说这些话,不嫌太晚了么?“我先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宇少爷不愧是宇少爷,无论何时何地,脸皮总是可以厚的跟城墙一拼。“你先不生我的气,我才给你看。”

    肖菲无奈了:“宇少爷,你都要奔三了吧?别搞这么幼稚的把戏行不行?”

    王子宇眉头一挑:“这是嫌弃我年纪大?”

    肖菲:“没有。”

    王子宇坚持:“你有。”

    肖菲:“……”她认输还不行么!

    “好啦,我不生你的气了,宇少爷,乖,给我看看你的伤。”肖菲模仿王子宇哄自己要自己乖时的语气。

    王子宇勾起嘴角,低头在肖菲嘴上重重波了一下,“还是我老婆最好了。”

    肖菲扭头翻了个白眼,她可以十万分的确定,宇少爷肯定越活越回去了。

    肖菲仔仔细细地给王子宇检查了一遍,这检查下来,王子宇倒没怎么着,肖菲的小心肝都要吓停了。

    胸口,后背,手臂,无一不是被刀划开的切口,庆幸的是只伤了宇少爷昂贵的西装,没伤到皮肉。

    肖菲感慨:“太危险了!”

    王子宇点头认同:“是的,所以老婆,你不觉得你应该做些什么,好好补偿我么?”

    肖菲:“……”她话题很严肃好不好,表情也很严肃好不好,宇少爷你给我严肃一点好不好!

    王子宇无耻地卖萌:“老婆……”

    肖菲叹了一声,谁说宇少爷不言苟笑的?谁说宇少爷威严有加的?给她站出来!抽他一顿!尼玛,以后谁再跟她说这样的话,二话不说,先抽再扁,最后拖到洗手间关禁闭。

    “老婆……”

    肖菲踮起脚尖,在王子宇的嘴上蜻蜓点水般点了下,刚想退出来,就被王子宇捧住后脑勺,牢牢地加深了这个吻。

    肖菲唔唔了两声,王子宇当没听到,索性用另一只手勾上肖菲的腰,将她往怀里带。肖菲狠狠瞪了他一眼,闪着小火苗的眼神很清楚明白地写着几个大字——你想闷死我啊!

    王子宇无辜地耸肩:“不好意思,你的味道实在太甜了,我一时把持不住,所以……”

    肖菲:“……”宇少爷你道歉没诚意就算了,听你这话里有话的意思,这是拉不下便便来怪茅坑!

    王子宇揉了揉她的脑袋:“乖,先回家,回到家后要跪搓衣板还是键盘,由你决定。”

    说的好像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肖菲决定了,哪天路过日用百货店的时候,进去买十个八个的搓衣板,满足宇少爷的强烈欲望。

    两人上车,王子宇扣好安全带,柔声嘱咐肖菲也扣好安全带,安全第一,然后发动引擎,将车开出昏暗的地下停车场。

    开出门口的时候,谁也没有发现,右边暗处停着一辆黑色桑塔纳,等王子宇的跑车开出一段距离,黑色桑塔纳才慢慢跟上。

    “王子宇,肖菲,老子就不信老子弄不死你们,只要老子活着一天,你们休想好过一天!”柏一目坐在驾驶座上,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摩挲着下巴,连连冷笑,嘴角荡着清晰可见的阴狠。

    其实没人知道柏圣衣因为,王子宇已经变的疯疯癫癫的,加上柏家的生意被牵扯其中,所以这柏一目现在是对王子宇怀恨在心的,而对肖菲完全就是一副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的心态。

    跑车开出一段距离,王子宇便发现车尾不远处不紧不慢跟着一辆黑色捷达春天,捷达春天高调的追着跑车,时而加速,时而减速,像是因为配置问题而跟不上跑车。

    就连一向迟钝的肖菲也发现了异样,“宇少爷,后面那辆车是不是跟着我们?”

    王子宇淡定地点头:“应该是,不用担心,他追不上我们。”

    捷达春天想跑过赛车,就跟人类跟袋鼠比试跳远,想赢过袋鼠一般愚蠢。

    肖菲担心地问:“是柏一目么?”

    王子宇很清楚地知道,后面死追不放的人是柏一目,但他不想让肖菲害怕,所以撒了个小小的慌。

    “应该不是,他没那个胆子开着车出来追我们,除非他逃的不耐烦,想自投罗网。”

    不知道为什么,肖菲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预感,好像今天一定会发生什么不详的事。

    肖菲不安地叫王子宇:“宇少爷……”

    王子宇给她一个宽慰的笑容:“乖,有我在,不用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