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突然,后车尾狠狠震了一震,肖菲一看后视镜,顿时慌了,“子宇哥哥,那车真的想撞我们,怎么办?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王子宇急忙安抚肖菲:“乖,不要急,有我在,不会有问题,丫头,你相不相信我?”

    肖菲没好气地看了眼王子宇,“废话,我不相信你,相信谁啊!”

    王子宇笑开:“相信我就好。”

    肖菲在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声,相是相信子宇哥哥,可是相信解决不了面前的危机,也抚不平她的担忧。

    王子宇淡定地加速,跟捷达春天保持安全距离,捷达春天忽然放缓了速度,主动跟跑车拉长距离。王子宇紧皱的眉头还没松开,捷达春天刹车失灵似的,猛然往前冲,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捷达春天的终极目标是撞倒撞残跑车。

    王子宇心里一紧,车尾又被用力撞了一下,比刚才更为猛烈。跑车倏地往前蹿,力度之强,几乎可以用强地震形容。

    啊的一声尖叫,肖菲随着跑车往前倾,额头咚的一声撞到玻璃,因为绑了安全带的关系,又弹回了座椅上。

    王子宇转头看肖菲,肖菲白皙地额头上已经有血流下来了,看起来简直——触目惊心!

    王子宇低骂一声转移车道。

    为了不让王子宇分心,肖菲忍住额头的疼痛感,伸手抽出几张纸压在额头上,挤出一个笑容。“子宇哥哥,我没事,不疼的。”

    其实此时她疼的要死,感觉血都流了一大杯了好么!但是为了王子宇,她忍了,爱情的魔力就是这么的大。

    王子宇:“我知道你疼,忍一忍,我想办法甩开他。”

    肖菲伸手覆在王子宇握着方向盘的手上,笑了笑,说:“子宇哥哥,你想办法拖一拖,尚义很快就来了,跑车刹车失灵,不可以超速的。”

    说这丫头傻吧,有时候又聪明的让人心疼,陷在她的手中,王子宇觉得甘之如饴。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肖菲心想,这么危险的时刻,你就是心里再有数,我也害怕。只是,怕的不是自己有什么,而是亲眼看见子宇哥哥出事。

    “子宇哥哥,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生同床,死同穴!”肖菲慷慨激昂地说。

    王子宇没被后面的捷达春天吓出一身冷汗,倒被肖菲逗出一头汗了,这丫头,胡说八道就算了,还给他扯出那么多头头是道的古语,当他们现在是在拍戏不成?

    “肖菲,你别再说了,等我们回了家你再说给我听。”肖菲:“……”

    王子宇加速向前冲,后面的捷达春天也穷追不舍,王子宇算是明白了,柏一目做了最坏的打算,要跟他和肖菲同归于尽!

    柏一目想死,他可不想死,更不想跟心爱的女人一起死,对他来说,殉情,死同穴什么的都是垃圾,生同床,而且同床一辈子才是他的追求。

    先甩开柏一目,至于刹车问题,等安全了再慢慢想办法也不迟,大不了绕上本市几十圈,把汽油耗尽。

    看着窗外的景物跟火箭似的往后退,肖菲觉得不安极了,女人有的是第六感,而不是能预感到会发生什么,所以不安归不安,肖菲还是说不出所以然。

    “子宇哥哥,慢点开,安全第一啊。”子宇勾了勾唇,单薄的唇间吐出两个字——放心。

    宽敞的大道上,一前一后,一高级一低级的两辆车玩漂移似的,歪歪扭扭地飞驰,幸好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路上行人不多,否则一个个不得被吓尿才怪。

    后面的那辆黑色捷达春天像个笑话,不自量力地追着跑车,配置虽然让人不忍直视,但是紧追不放的精神可嘉。

    王子宇以为已经将柏一目甩了半条街都不止,可往后视镜里一瞧,柏一目还是紧紧追着他。看来,柏一目是捉住他不敢急速飙车的把柄,猫整老鼠似的整他和肖菲呢。

    肖菲的注意力在王子宇身上,王子宇的注意力在柏一目身上,两人谁也没有发现,柏一目正逐步将他们逼入一条没有回头路的绝路。

    “子宇哥哥!”

    王子宇看向肖菲,刚想问怎么了,就发现车子不受控制的往下滑去,王子宇抬头一看,心顿时一沉,这是陡坡路,正常行驶的时候都带着刹车才能平稳。现在跑车刹车失灵,开到这条路上简直就是跟自杀无异!

    都怪他粗心,忽略了这一点。

    等等,不,是柏一目,柏一目故意将他逼到这条路上。他和肖菲都高看了柏一目,像柏一目那样的烂人,怎么肯能会为了报仇而牺牲自己!

    从一开始,柏一目的阴谋就是将他和肖菲引上死路!

    “子宇哥哥,能不能赶紧想办法让车停下来啊。”肖菲眼睛紧闭大喊,她已经没有勇气睁开眼睛,窗外的一幕幕一定会让她崩溃。

    第一次,肖菲在王子宇身边,还感到绝望。王子宇是她的希望,一直都是,可是今天,希望就坐在她身边,但她感觉不到希望的存在。

    肖菲几乎崩溃,王子宇也慌了,以前跟孙楠桀一起狂乱飙车,也不会有这种心慌意乱的感觉。今天,他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实实在在的危机,什么是害怕。

    如果副驾驶座上没有坐着肖菲,王子宇做起事不会束手束脚,更不用想这想那的顾虑那么多!

    “子宇哥哥,救命啊……”随着肖菲的叫喊声,跑车像脱了轨的火车,铿锵铿锵往下冲。

    捷达春天在陡坡上停下,柏一目穿着满身黑衣黑裤下车,嘴角扬着一抹阴狠的冷笑:“王子宇,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跑车急速下滑,即使王子宇再强大,在这个时候,也无能为力。

    肖菲紧闭双眼,两只手死死抓住安全带,咬紧牙关,不敢尖叫出来。她怕,怕慌了王子宇的心,天知道此刻的她有多害怕,多想大声尖叫。

    这种濒临死亡的绝望感已经无法用浅白的语言形容。

    王子宇用了所有的方法,都无法让车子稍稍减缓下滑的速度,索性也不再将心思放在这上面,他侧过身,搂过肖菲,坚定地说:“丫头,有我在,不用怕。”

    肖菲想哭却哭不出来,她试图推开护着自己的王子宇,但王子宇不容动摇,反而抱得更紧。

    “子宇哥哥,你放开我,这样很危险,你不能抱着我,你会出事的。”

    王子宇说了一句很老土的话,但让肖菲感动得无以复加,这辈子,再也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值得她感动,值得她永远记在心上。

    “我是你的男人,无论发生什么事,我要做的,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站在你的前面,保护好你。”

    “子宇哥哥,我爱你!”

    生时不离,死时不弃,永永远远在一起。

    肖菲拼尽全身的力量喊出这句话,紧接着,伴随一声巨响,她的脑袋好似被什么牢牢护住,然后,她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再没有其他意识。

    ……

    肖菲看不见任何东西,四周除了黑暗,还是黑暗,无论她怎么努力的寻找出口,都是做无用功。

    隐隐地,好像听见有人在喊她,可是她找不到呼喊自己的那个人。

    “小菲……小菲……”每一声小菲都牵动着她的心,那是子宇哥哥的声音。子宇哥哥找不到自己,肯定很担心!子宇哥哥,我在这儿,在这儿啊……

    肖菲不断地奔跑又奔跑,在不懈努力下,她终于看到一束光点,一声声小菲变得异常清晰,对,那里肯定就是出口了!

    肖菲卯足劲往前冲……

    “小菲,你醒了?”

    肖菲睁开双眼,眼前朦朦胧胧的,尽管感觉浑身不舒服极了,她还是扯动嘴角笑了笑,轻轻地喊了声:“子宇哥哥……”

    楠桀瞬间僵住,原本带着兴奋色彩的双眼变得黯淡无光,想来,在肖菲心底只有王子宇一人,无论何时何地,发生了什么事,她牵挂的人永远只是王子宇,不会是他。

    “小菲,是我。”看清楚,他是楠桀,不是王子宇!

    肖菲皱了皱眉,好像不是子宇哥哥的声音啊,重新闭上眼睛,缓了一会,再次睁开,楠桀帅气的俊脸倒映在她的眼中。

    “楠桀,王子宇呢?”

    第一句话不是关心她自己,也不是关心他,肖菲啊肖菲,在你心中,王子宇到底占据着一个怎样的份量?

    “他伤势比较重,还没醒过来。”

    “什么?”肖菲挣扎着想要起身,半路被楠桀压了回去。

    “楠桀,你这是干什么,我要去看王子宇。”

    “小菲,你先管好你自己,你自己受的伤也不轻,现在能不能不想别的,专心看病治伤?”

    肖菲诧异地看着楠桀。楠桀自知语气重了,不自然地咳了两声,放软语气:“小菲,对不起,我……”后面的话终是没有说出来,楠桀转移话题:“你放心,王子宇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没有醒过来,你先照顾好自己,好不好?”

    肖菲沉默着没有说话。

    楠桀也沉默了,在听到肖菲出车祸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塌了,幸好医生说她没有生命危险。肖菲昏迷了三天三夜,嘴里便呢喃了王子宇三天三夜,清醒后,眼里心里满满都是王子宇。

    他不否认,这一刻,他真的愤怒了!

    肖菲可以不再关心他,可是她怎么能连自己都不关心呢?王子宇再重要也不能比她自己还重

    要啊!僵了半晌,肖菲说:“我要去看王子宇。”

    楠桀生怕语气重了惹肖菲不开心,小心翼翼地开口劝她:“小菲,你还不能下床,你放心,王子宇的伤势虽然重一些,好在没有生命危险,你先照顾好自己,如果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那王子宇醒来后不是还要担心你么?”

    肖菲的神情很平淡,就连语气也平淡,“我要去看王子宇。”

    楠桀皱眉看着肖菲,他总觉得肖菲平静的态度下好像隐藏着什么,车祸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他不知道,车祸当时发生了些什么,他也不知道。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肖菲受伤了,因为王子宇受了伤!

    “小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