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肖菲加重语气:“我说我要去看王子宇!”

    “医生说过,你半个月不能下床,不能乱动,你知不知道你受伤多重,如果不是抢救及时,现在可能已经丢了小命!王子宇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你为什么非要跟他扯在一起,再好,再优秀的男人不止他一个!”

    肖菲怒了,边流着眼泪边吼:“但是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王子宇!谁也没有办法代替!你又知不知道王子宇对我来说有多重要?!知不知道王子宇为了保护我,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王子宇根本不会惹上这些麻烦,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阻止我去看王子宇?”

    肖菲疼,楠桀一定比她更疼,他何尝不想问肖菲:她知不知道他有多爱,多在乎她?!

    “是,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没资格阻止你做你想做的事,可是小菲,你先想想你自己,你现在受伤了,不能下床,医生说的清楚明白,你什么都不能做。”楠桀终究是放低了语气。

    肖菲哽咽着,哭不出声,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对楠桀发脾气,可她不知道王子宇怎么样了,她担心王子宇。说她没心没肺也好,说她无理取闹也好,这个时候,她可以为了王子宇放弃整个世界!

    “我要去看王子宇。”这一点,始终是肖菲的坚持。

    楠桀索性放弃劝导肖菲,叹息一声,转身走出病房,小菲,之所以容忍一切,是因为我爱你。

    过了一会,身穿黑色西装套装的林尚义推开门,走到病床边,他还没开口,肖菲已经焦急地抛出一堆问题。

    “尚义,王子宇怎么样了?受伤很严重么?他现在在哪里?我去看看他好不好?”

    尽管林尚义面上没有任何波动,眼中已经流露出一种名为为难的情愫,思索了会该怎么跟肖菲解释,林尚义说:“楠桀没有骗你,医生交代过,你醒来后不能乱动,不能下床。至于总裁,你放心,总裁没有生命危险,我没有必要骗你。”

    “可是我想看看他,你告诉我,王子宇都伤到哪儿了?伤势到底怎么样,让我好安心一些啊。”

    林尚义垂头认错:“对不起,是我援救太迟,让总裁出了车祸。”

    肖菲哭着摇头:“我知道这个不能怪你,你别胡乱自责,也别转移话题,我有权利知道王子宇怎么样了,他是我男人。”

    林尚义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告诉肖菲。

    “总裁的伤势虽然严重,但不危及生命,这个你可以放心。经过进一步的检查,总裁的头部受伤比较严重,所以跟你相比,醒的晚一些也很正常。”

    肖菲不用问也知道王子宇的头部为什么会受伤严重,而她自己却伤的轻些。如果不是王子宇将自己护在身下,这时无法清醒的人或许就是她了。

    “不管有什么都不要瞒着我,我有知道一切的权利,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都承受,坚持下去,直到王子宇醒来。”

    “我知道了。”林尚义看了肖菲一眼,转身离开。

    林尚义由始至终都抱着一种自责的心理,如果那晚他的速度再快点,或许就可以阻止车祸的发生,即使阻止不了,他相信也可以做些其他的事协助王子宇,将伤害降到最低。

    脑中的记忆依然清楚,跑车撞得歪歪趔趔,早已没了形状,车中的两人都昏迷不醒,让林尚义震惊的是他们的姿势——王子宇严实地把肖菲护在身下。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林尚义真的震惊了,他知道肖菲对王子宇而言是特别的,却不知道已经特别到比王子宇的命还要重要。

    从第一天开始认识肖菲开始,他从没有高看,也没有低估过肖菲,尽管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个怎样的人,但他相信王子宇的眼光。看来,王子宇的眼光没错,难怪王子宇可以拼了自己的性命去保护她。

    肖菲躺在病床上,想着怎么跟楠桀道歉,可是等了老半天,都没有等到楠桀进屋,盼着盼着,倒是把其他几个人给盼来了。

    孙楠桀和秦秦走进,“我说你们是仇人啊,这还没怎么样呢,就一个不理一个,那到最后不得孤苦无依,众叛亲离?你们说说话行不行啊,你们不会是合群说好要到我这里装哑巴的吧?”

    孙楠桀,秦秦,林尚义,余治兄妹:“……”

    “如果你们来这里是为了让我知道什么叫沉默是金,那你们都可以离开了,我很累,需要休息。”

    几人面面相觑,沉默了半晌,余治嬉皮笑脸地开口:“嫂子,我们这不是保持安静,怕影响你休息嘛。”

    肖菲点头,实诚地让余治想挠墙:“嗯,你现在可以滚了。”

    秦秦瞪了眼余治,走到床边,“肖菲,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余雨随后也走到床边,轻声说:“有哪里不舒服的,你一定要说出来,别憋在心里。”

    面对这位闺蜜,肖菲一点都不想将心里话闷在心里,她实话实说:“秦秦,我心里不舒服,不知道王子宇怎么样了,我很担心他。”

    余雨揉了揉肖菲的脑袋,“傻瓜,你放心,你家子宇哥哥会没事的,只是还没醒来,医生都说他没有生命危险,所以,你不要胡思乱想,知道么?”

    秦秦点头附和:“余雨说的没错,肖菲,你现在什么都别想,照顾好自己,等王子宇醒过来,你就能亲自照顾他了。”

    肖菲:“你们说的我都知道,只是还是会忍不住担心,我真的很想去看看他。”

    秦秦:“你现在不能随便乱动,等你可以下床走动了,我立刻带你去看王子宇。”

    余治走到床边,一本正经地安慰肖菲:“嫂子,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子宇哥不会有事的,医院也不敢让他出事,如果子宇哥少了一根头发,我和林尚义一定带人炮轰了医院,让这群人死无葬身之地。”

    秦秦凉凉地说:“是呀,到时我们这群人还不得连哭都没有眼泪。”

    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真不是一般的痛啊!

    余治急忙给自己圆场:“秦秦,我没那个意思,你说我怎么可能会做伤害你的事嘛。”

    秦秦哼了一声,没理会余治。

    林尚义的视线始终停留在余雨身上,这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女人,曾经离他那样近,如今又离他这样远。

    如果不是余治非要把他拉进来,他根本不会进来,更不会看到余雨这个印入他骨髓,疼入他心尖的女人。

    余雨就像他心中的一道痒,痒的厉害却怎么也挠不到,只能任由它折磨自己,直到筋疲力尽。

    余治扯过林尚义,“林尚义你倒是说句话啊。”老子一句话把想追的女人得罪了,这下好了,应了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林尚义的视线牢牢锁着余雨不放,淡然说:“我没话说。”

    余雨能清晰地感觉到有一道灼热的视线投放在自己身上,也知道这个视线是从谁谁谁的身上发出来,但她不想理会,她告诉过自己,从今往后再也不会为了林尚义这个男人浪费一丝心神。

    余治走到余雨身后,恰到好处地挡住余雨背后的那道视线,直截了当地问肖菲:“是柏一目做的?”

    肖菲摇头:“我不知道,那天我跟王子宇在地下停车场被柏一目攻击,柏一目被王子宇打跑,我们打算回家,在路上的时候,王子宇发现刹车线坏了,后面一直有一辆黑色捷达春天追着我们不放,后来,我们经过一处滑坡,刹车失灵没办法停车,再后来的事,我躺在这里了,而王子宇还没醒。”

    停顿了一会,肖菲又说:“其他的事,你要去问尚义,我想他应该比我清楚。”

    余治点点头:“我知道了,你什么都别想,好好养伤。”

    肖菲忍不住问:“你告诉我王子宇到底伤的怎么样好不好?我什么都不知道,除了担心,瞎想,我什么也做不了,余治,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滋味,真的一点也不好受。”

    林尚义插话:“你不用知道什么,你养好自己的伤对王子宇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只有这样,才能让王子宇没有后顾之忧。”

    余治惊奇地说:“林尚义,子宇哥醒了?这些话他告诉你的?”

    林尚义白了余治一眼,“余治,你的脑袋都是摆设么?你的嘴巴都是长在屁股上的?”

    余治觉得自己老无辜了,一个个的都针对他做什么,搞得他好像是全人类公敌,人家他明明是无敌单纯美少男好么。

    “林尚义,这么多年朋友了,至于这么损我么?”

    林尚义依旧拿白眼瞟余治,“如果你不是我多年的朋友,我连损都懒得损你。”

    余治:“……”丫搞得这还是他的荣幸了?活该人家余雨姑娘对你不理不睬,尼玛,简直就是一双火眼金睛看透林尚义的为人!

    秦秦没好气地说:“这里是病房,你们懂什么叫保持安静不啊?”

    余治嬉皮笑脸地说:“知道知道,我立马保持绝对安静。”

    余治看也不看林尚义和余治,对肖菲说:“我会跟林尚义谈这些事,你放心,我一定把这件事调查清楚,让凶手无处可躲。”

    肖菲扯出一个牵强的笑:“谢谢。”

    余治回以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牵过余雨的手,说:“不用客气,你好好养伤,我和小雨先回去,明天再来看你。”

    余雨始终避着林尚义,不但没有给人一种心虚的感觉,反倒给人一种冷漠疏离,我不认识你的距离感。

    肖菲说了声好,目送余雨兄妹离开。

    林尚义牢牢盯着余雨的背影,那双好看的眼中好似喷着两团伙,好像随时随刻都会夺眶而出吞噬眼中的余雨背影。

    直到余雨的背影淹没在渐渐紧闭的门缝中,那两团火也没有消失。

    秦秦和余治跟肖菲打过招呼,双双离开。

    过了没多久,楠桀进来了,一时间,两人都觉得有些尴尬,毕竟之前有过一些不太愉快的回忆。

    最后,肖菲主动开口打破沉默,她明白楠桀心中的想法,在楠桀看来,她跟王子宇并不适合在一起,两人生活的世界,背、景,还有其他的很多东西都悬殊太大,经过这一次的意外,楠桀更加认定她和王子宇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