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可是,合不合适除了自己,别人不会知道,王子宇这个人怎样,对她又怎么样只有她自己清楚,跟鞋子合不合脚,脚知道是同样的道理。

    “楠桀,对不起,我不应该跟你发脾气的,你原谅我吧?其实,王子宇是为了保护我,才会受重伤。”

    我……多么可笑的字眼,楠桀微微垂下眼睑,将眼中的哀伤倾诉于地看。

    “当时很危险,是王子宇不顾自己的安危,抱住我,护住我,我才没有受重伤。如果不是王子宇,现在也许是我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让你们担惊受怕。”

    肖菲说,楠桀听,过了半晌,楠桀开口打断肖菲。

    “小菲,你别说了,我已经都知道了。其实,我只是气你不好好保护自己,受了伤心里还惦记着别人。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我很……珍惜。”除了珍惜,楠桀已经不知道该把肖菲摆在哪儿,肖菲是他这辈子唯一的求而不得。

    “那我们把之前的不愉快统统都忘记好不好?”肖菲问,眉眼里都是笑意,看得出来,她很在乎楠桀这个朋友。

    “好。”楠桀淡淡地应了声好,模样低眉顺目的,肖菲看不到他的眼睛,也看不透他心中此刻的真正想法。

    “楠桀,你都好的差不多了,等我和子宇哥哥出院的时候,你跟我们一起吃饭吧。”肖菲转移话题,试图将氛围整的融洽一点。

    “好。”淡淡地一个好字,楠桀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肖菲沉默,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她知道自己辜负了楠桀的心意,伤了楠桀。可是除了愧疚,她做不了其他,楠桀想要的东西,她根本无法给予。

    肖菲想跟楠桀说一声对不起,话到嘴边又被她吞了下去,对不起什么呢?难道她要说:楠桀,对不起,我不爱你?还是说对不起,楠桀,你要的我这辈子都没有办法给你?无论说什么,都已成既定事实,说的再多也没有办法改变。

    回得了过去,回不了当初。

    从今以后,她跟楠桀再也不可能像以前一般相亲相爱了吧?谈天说地的时候不会像以前那样自然和睦,不管做什么事,说什么话,她和楠桀之间总会觉得有一道无形的高墙阻隔在中间。

    这样的结果,肖菲不想要,可她无能为力。“小菲,你先睡一会,医生说你只能吃清淡的米粥,我现在去给你买。”

    肖菲叫住楠桀,“楠桀,路上小心,别让狗仔拍到哦。”楠桀点点头,应了声我知道了,抬脚离开。

    肖菲愣愣地看着那扇关上的房门,唉声叹气,楠桀是个难题,她没有办法去解,想开导开导楠桀吧,可这个话题她根本连提都不敢提。

    她怕,一提,连朋友都当不成了,相依为命十多年,肖菲清楚楠桀是怎样的人。

    子宇哥哥,你赶紧醒吧,赶紧帮我想想办法。

    时间如梭,分分秒秒,日日夜夜,眨眼间,已经五天过去。楠桀寸步不离的照顾,秦秦,余治,还有余雨的探视让躺在病床上的肖菲觉得不那么寂寞和难捱。

    王子宇依旧没醒,肖菲觉得再熬下去,她都要憔悴了。每个人,包括医生都跟她说王子宇没事,昏迷不醒只是因为神经受到重创,需要时间修复。

    可她不是傻子,尽管不知道王子宇的伤势怎样,但能感觉出肯定不像医生们说的那样简单,子宇哥哥的伤一定很严重!

    终于熬到一个星期,肖菲能动了,她迫不及待地要求林尚义带她去看王子宇,没想到被林尚义拐着弯的拒绝,从这之后,林尚义再没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林尚义一定是知道她不会在楠桀面前提要看王子宇的要求,才敢大胆的销声匿迹,不现身。

    再这样下去,她真的要疯了!幸好,秦秦和余雨来了。在这种时候,秦秦和余雨简直就是肖菲的大救星啊!果然是好闺蜜,关键时候能鼎力相助。

    肖菲知道秦秦和余雨肯定受不了她的软磨硬泡,所以使出全部的办法让余雨和秦秦心软。最后,秦秦实在受不了,率先低头并表示主动去跟医院借轮椅,余雨无奈,只得和秦秦合力把肖菲扶上轮椅,推到王子宇所住的病房外。

    肖菲呆坐在轮椅上,看着病房中的一切,她怎么都没想到他们口中所说的没什么比想象中的还要轻巧。住着重症监护室叫伤势不严重?嘴巴上扣着氧气罩子叫只是神经受创?他们是不是太无良了点?怎么可以这样瞒着她!

    一个两个这样,三个四个也这样,他们都把她当什么了?连一句实诚的话都没有!他们知不知道,她有权知道一切!

    “小菲,你激动什么。他们……我们瞒着你是为了你好,你也知道,当时你的伤势不稳定。我们这不是怕你知道了以后,情绪激动导致伤势变得更严重么?”见肖菲情绪不对,秦秦急忙安抚。

    “所以你们都骗我?”肖菲质问。秦秦和余雨语塞。

    “你们给我一个充满谎言的美好期许,可是,结果血淋淋地摆在我眼前,子宇哥哥伤的很重,昏迷不醒!”肖菲呆滞地看着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的王子宇,她清晰地感受着心脏被生生撕成两半的痛楚,这样的疼痛让她喘不过气。

    “小菲,你别这样,我们不是存心骗你,这也不是大家想看到的结果。你放心,王子宇一定会没事,他会醒过来,他还是你的子宇哥哥,跟以前一般没有变过。”余雨俯身柔声安慰肖菲。

    “从我醒来起到今天,听到最多的几句话就是你放心,王子宇没事,王子宇会醒。可是,我看到了什么?你们又让我看到了什么?余雨,我看到的是躺在病床上,戴着氧气罩没有半点生气,足足昏迷了将近十天的王子宇!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怎么可以?!”

    她们难道不知道,有时候善意美好的谎言比事实更伤人,给人的打击更大么!

    秦秦和余雨互看一眼,两人都不知道能说些什么,这个时候的安慰显得太单薄无力。隐瞒肖菲是大家共同的主意,当时每一个人的想法是不让肖菲受刺激,谁也没有去想肖菲如果知道王子宇一直昏迷着会有怎样的后果。

    “我要进去看王子宇。”肖菲坚定地提要求。余雨按住肖菲的肩膀,说:“小菲,你冷静点。”

    秦秦急忙附和:“是呀是呀,小菲,现在不是我们不想让你进去,是不能进去,王子宇住的是无菌病房,除了医护人员,禁止任何人进入。”

    “我要进去看他,我要进去看他!”肖菲大喊,突然用力拍打玻璃门窗,情绪几乎是瞬间变得激动,“子宇哥哥,子宇哥哥,你给我起来,起来啊,起来啊。”

    余雨抱住肖菲的头,压在自己胸口,温柔地安抚她:“小菲,你冷静,不要激动,不管怎样,我们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你的子宇哥哥安然回到你身边。”

    秦秦蹲到肖菲面前,抬头看着肖菲,“余雨说的没错,王子宇只是伤势比较重,没有生命危险。肖菲,你别这样,我们会担心你,所有的人都会担心你,你要让每一个人都因为你而担惊受怕么?”

    肖菲的头靠在余雨胸前,伸手紧紧抱着余雨的腰,哭的泣不成声。如果王子宇不是为了保护她,怎么会有这种结果,强大的好像没什么事能难倒的子宇哥哥怎么可能会这样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

    过了许久,肖菲从一开始的大声哭泣变成抽噎,余雨这才放开她,安慰道:“哭也哭过了,坚强有些吧,我相信王子宇醒来之后,也不希望看见你颓废伤心的模样。”

    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曾经,余雨也以为自己会疼的死过去,最后呢,不还是好好的活着么?

    肖菲抹了抹眼泪,对,她要坚强,要赶快养好身上的伤,这样才能有精力好好照顾子宇哥哥!

    “小菲,那我们先回病房好不好?等王子宇出了无菌病房,我想办法让医院把你和王子宇安置在同一间病房内,这样一来,你就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地守着王子宇,照顾他。”

    肖菲扯出一个不像笑脸的笑脸:“谢谢你们,秦秦,余雨。”

    余雨和秦秦异口同声地说:“好朋友之间是不需要说谢的。”

    楠桀回到病房,病房里竟然空无一人,肖菲呢?他只是出去买了点水果,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肖菲怎么会不见了?

    楠桀急忙将水果丢在一边,拔腿往外跑。

    肖菲该不会是去找王子宇了吧?想到这里,楠桀跑的更快,朝王子宇所在的楼层冲去。

    在电梯里焦急的等待,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了,楠桀刚要冲进去,抬头,刚好看见门外站着三人——肖菲,余雨,还有秦秦。

    秦秦天真无邪地问:“咦,楠桀,你要去出去啊?”

    “我……”楠桀我了一声,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肖菲。肖菲被他看得不自然,微微撇开头,躲开楠桀脸上那两道能灼伤人的视线。

    余雨不像秦秦神经大条,自然看得出肖菲和楠桀之间的尴尬,打破沉默,故意说:“我们正要带肖菲回病房,你有事就去忙吧,我们会照顾好肖菲的。”

    楠桀这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