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秦秦:“楠桀你到底走不走啊,电梯不等人的。”

    余雨和肖菲互看一眼,眼中流露出同一种情愫——庆幸。幸好秦秦单纯,幸好秦秦不会察言观色。

    楠桀看了眼肖菲,面色奇怪的走出电梯。

    余雨推着肖菲走进电梯,秦秦随后跟上。

    肖菲叹了口气。

    余雨说:“你别想太多了,很多事情我们本身就是无能为力,顺其自然就好。”

    秦秦皱眉,不解地问:“余雨,你这话什么意思啊?”秦秦什么都看不出来,她们表示能十分的理解。

    楠桀的感情很压抑,也很小心翼翼,余雨会发现,一是因为她受过情殇,对于这方面的事比较敏感,二也是因为那次碰巧楠桀什么都不想隐瞒,间接地告诉她——他喜欢肖菲。

    感情就好像一个复杂的空间,身处空间里的人茫然无措,迷迷糊糊,没有理性;而身处空间外的人不但理性,还能将任何事看得一清二楚,只是无从,也无法插手。

    这个世界上上,每一个人好像都会经历一段无法自拔的恋情,爱上那么几个看起来优良,实则渣渣的男人。很多人都以为自己会为了这段感情,丢了心,舍了命。最后,当一切尘埃落定,才会发现,其实没什么大不了,只要还活着,心再痛,也能好好的过下去。

    因为担心肖菲的情况,秦秦和余雨放心不下,商量过后,决定轮流在病房中陪着她,以免出什么意外。

    接连几天,肖菲看着跟正常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但任由谁都看得出来,她很忧郁,只是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而已。

    肖菲不再闹着要见王子宇,也不再主动问起王子宇的状况,每天只是吃了睡,睡了吃,过着滋润的行尸走肉生活。

    每一个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只能祈祷王子宇赶紧醒过来,把以前活泼开朗的肖菲找回来。

    林尚义的意思是找肖菲谈谈,索性把王子宇的病情坦白告诉肖菲,让肖菲慢慢去接受适应,其他人还没表决呢,当场就被余雨和楠桀驳掉,肖菲只是看到王子宇昏迷不醒的模样就已经魂不守舍,如果一旦知道实情,那不是毁她的活路么?!

    最担心和心痛的人非楠桀莫属,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一天一天为了另一个男人形销骨立瘦,甭提有多心痛。

    如果肖菲幸福快乐,他可以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爱一个人就是要她每天眼角带笑,可是肖菲不快乐,反而因为王子宇的病而变得沉默寡言。

    此时此刻,楠桀更愿意听到肖菲说一些要见王子宇的话。

    就在众人拿肖菲没办法,快要挺不下去的时候,医生宣布了一个好消息——王子宇有转醒的迹象。

    秦秦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肖菲,她本来以为肖菲会兴奋的抱着她,然后雀跃欢呼。

    结果是没有,什么都没有,肖菲只是笑了笑,开心地问了一句真的么,其他没再表示什么,真的……太伤人了!

    “小菲,王子宇快要清醒了,怎么不见你有一点的兴奋呢?你盼星星盼月亮,不就盼着王子宇好起来么?”

    肖菲无奈地说:“我很开心啊。”

    秦秦摇头,肯定地说:“不,你不开心!”

    肖菲:“……”她明明很开心的好不好?!

    秦秦:“肖菲,你心里有什么一定要说出来,只有说出来了,我们才能帮你,不要把什么都憋在心里,让我们看着难过不说,你也不快乐。”

    肖菲表示深深地无奈了,“秦秦,我真的真的没有不开心啊。”不要把不开心三个字硬扣在她头上好不好!

    还说没有,明明一脸颓废,这是要闹哪样嘛!

    “小菲,你……”一脸的不开心任谁都看的出来,不要把大家的眼睛都当白瞎。

    肖菲打断秦秦的话,她觉得她一定要说些什么,再不说些什么,一定会被秦秦烦死的。

    “秦秦,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真的没事,只是感觉有点累,做什么都有点力不从心。知道子宇哥哥有好转的迹象,我很开心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懒洋洋的,没有力气去兴奋。”

    秦秦觉得吧,还是肖菲心里有什么掖着藏着了,或者说有什么疙瘩卡在她心上,让她没有办法自然地开怀。

    唉,说来说去,还是要王子宇醒过来才能治好肖菲。

    秦秦关心地问:“小菲,你有没有感觉哪里很不舒服之类的?”

    肖菲摇头,“没有。”想了想,肖菲又说:“就是感觉累得慌,做什么都提不起力气。”

    秦秦瞅着肖菲,总觉得现在的肖菲带着一种病态,心想回头一定要找医生问问,让医生多注意肖菲,肖菲这副模样,实在让人没有办法安心。

    “小菲,我知道这句话你已经听了无数遍,不高兴老是听我们唠叨,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你要让自己开心一点,王子宇可能过两天就会醒了,我相信他一定不会愿意看见你现在的这副模样。”

    肖菲颓然地想:她也想表现得很开心,但真的笑不出来,摆着苦瓜脸非她所愿啊!这几天,她看得出来,每一个人都跟担心她,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她都告诉自己,明天起来一点要眼角带笑,不再让他们担心,可是,每天一醒过来,她就情绪失落,控都控制不住。

    子宇哥哥终于要醒了,她比谁都开心,比谁都兴奋。可是,她竟然笑不出来,这不符合逻辑啊!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管心里再怎么憔悴,也不能总是表现在脸上!肖菲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挤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秦秦,你看,我这不是笑了么?”

    秦秦鄙视了肖菲一眼,实话实说:“比不笑还要让人慎得慌。”

    不带这么打击人的,这是她做了艰难的心理斗争,争取来的结果,秦秦,你还是不是我的好闺蜜了!

    “秦秦,你的要求不要这么高行不行?”

    “……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你一个真心的笑容,我就愿意为你放弃全世界,可你给我的,却是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假笑。”

    肖菲:“……”看看眼前的人继续“秦秦,我会给你一个比珍珠还真的笑容,一辈子!来,为我放弃全世界吧。”

    肖菲囧,这句话绝壁不是她说的!

    秦秦回头,余治酷酷地斜靠在门上,无耻地朝她抛出一个媚笑,“小美美,我们一起放弃全世界,私奔到月球吧。”

    肖菲:“……”遇见这么坑爹的一幕,一定是她今天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秦秦瞬间气炸:“余治,你恶不恶心啊!”

    余治一脸无辜,“这不是我的错啊,我一推开门,就听见你这么深情款款的誓言,一下就hold不住了,全世界都知道,我等的就是这一天,你说我能不亢奋么。”

    肖菲默默捂脸。

    听着余治这半真半假的甜言蜜语,秦秦不争气地红了耳根,自从余治住院开始,他总是有意无意地逗弄她,也许是她太敏感了,总觉得中间透着一丝暧昧。

    人家说日久生情,她想她就是属于这种情况,从开始的嫌恶到现在的慢慢沦陷,她喜欢余治,可人家余治除了跟她耍暧昧,根本没表示过其他,她才不要让余治知道她的傻呢。

    “秦秦,你脸红了。”秦秦瞪向多嘴的肖菲,后者无辜地耸耸肩,她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余治快步飘到秦秦面前,凑近仔细瞧,“哎,真的脸红了啊。”

    秦秦猛地推开余治,恼羞成怒地站起身:“余治,你离我远一点。”吼完,拔腿跑出了病房。

    余治无辜地看着肖菲。

    肖菲皮笑肉不笑:“这样很好玩?”

    余治摇头,肯定地回答:“不好玩。”

    肖菲没好气地说:“还不去追秦秦。”

    余治稍息立正敬礼,喊了声“是,长官”,扭头就跑。

    跑到门口,被肖菲叫住。“嫂子,你还有事?”

    肖菲认真地说:“请你真心对秦秦,不要让她伤心难过;如果你只是玩玩,就离她远一点,她不是玩感情游戏的姑娘,外面的女人那么多,我想你也不会缺。”

    “嫂子……”

    肖菲威胁外加恐吓:“你要是敢玩秦秦,让秦秦为你伤心难过,余治,你就死定了,我一定不会让子宇哥哥放过你的!”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肖菲威胁,但是绝对是最舒心的一次,好吧,说他犯贱他也认了。之前,他不确定自己逗弄秦秦究竟是因为真的喜欢,还是只是因为一时兴起,所以没有任何动作,肖菲的威胁也就格外刺耳。

    现在,他确定了,他对秦秦会像王子宇对肖菲般,呵护备至,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这个时候,无论肖菲怎么威胁恐吓,对他来说都是良言啊良言。

    “嫂子放心,我一定不会在我有生之年让秦秦为了我伤心难过,辜负她!”

    肖菲笑了,挥了挥手,示意余治可以滚了。

    相顾成双,与子偕臧,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余治竟然敢许诺秦秦这样一个唯美的诺言,她还有什么理由不支持?现在,她唯一希望的就是子宇哥哥赶紧好起来,余雨赶快找到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