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刘梦洁难道就只会勾引男人吗?该死的刘梦洁的奸夫利用你老婆也就算了,现在还在你老婆住院的时候,就跟刘梦洁在病房里面偷情,肖菲真的是气不过,刚好这个时候有一个护士过来。

    肖菲就跑到护士面前,拉着护士的手说道“护士,这个病房不是没人吗?我刚才好像是看到小偷了。”

    “什么,我过去看看。”说着那个护士,就着急的想要过去了,只是被肖菲给拦住了,“哎,护士你一个人进去那可真是太危险了,你还是再找一个人进去吧?”

    肖菲可不想这样的好戏,只让一个小护士给看到了。肖菲刚说完都不知道是上天故意对肖菲这么好,还是怎么的,反正肖菲刚说完就有一个男医生走过来了。

    那个小护士拉着男医生说明一切就进去了,而里面出来的声音,让肖菲觉得爽快极了。“啊,你们是什么人。”

    后面的事情都不用多说,肖菲看的可是开心的不行,看着这副场景自己都在哪里傻笑起来没完了,要知道刘梦洁就这么赤身裸体的被那个护士还有医生给赶出来了,后边来的人几乎都看到了,若不是刘梦洁走的快,估计今天的头版头条就是刘梦洁的了,只是刘梦洁的奸夫、那小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这倒是让肖菲觉得很失望的地方,“该死的刘梦洁奸夫去哪里了?”

    “看好戏很好玩是不是?”

    “啊……”

    肖菲被这个突然的声音给吓到了,肖菲一回头差点就跌倒了,还好被王子宇给抱住了,当然王子宇可是没有放弃这个机会,顺势直接吻上了肖菲的香唇,肖菲瞪着眼睛看着王子宇,做无谓的挣扎。

    王子宇笑着没有放开自己的嘴,知道自己满意才放手,当然对于王子宇而言,还是意犹未尽的,只是若是王子宇在不放手的话,王子宇的嘴可是要被肖菲给咬破了。“宇总裁,你少得寸进尺了。”

    肖菲被王子宇气的实在是不行了,狠狠的瞪着王子宇,王子宇只是笑听到肖菲的话后有些得意的说道:“我做什么了?我做的什么事情算得上是得寸进尺了,你可别忘了,刚才可是你扑到我的怀里来了,我只是好心接住你而已。”

    王子宇那让肖菲气的不知道说什么的表情,似乎王子宇自己还挺喜欢的。“肖菲,你是不是对我还余情未了,我只不过是稍微的吻上你了,你至于如此的动怒吗?”

    “你少臭美了,王子宇你以为你是谁呀,哼……”肖菲上下看看王子宇,在临走的时候给了王子宇一脚,这一脚可不轻,要知道肖菲穿的可是高跟鞋,王子宇在肖菲走后直接就直接站在那里不动了。

    看着肖菲走远,王子宇恶狠狠地看着肖菲的背影说道:“该死的,肖菲你倒是真的长本事了。”

    肖菲这一次是真的走远了,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其实肖菲觉得一切都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王子宇的出现,其实就像是注定的,只是没有刘梦洁这边的事情

    等到肖菲再次回到医院的时候,刚才经过那个奸夫的老婆的病房的时候看到刘梦洁奸夫的老婆像是一个很幸福的小女子一样躺在那里那个奸夫的怀里,被那个男人就这么伺候着,不知道的还真的觉得刘梦洁的奸夫是真的很爱自己的老婆的吧,肖菲看到这里无奈的摇摇头,其实一切自己又能怎么样?

    “你老婆你好点没有,看你最近都没怎么吃东西,是不是这里的饭菜不怎么合你的胃口,要不我出去给你买些你想吃的吧?”刘梦洁对自己的奸夫是如此的温柔。

    而那个男人的老婆从未曾忘记自己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刘梦洁的奸夫对他老婆的好,才是能够让那个女人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最终的一个原因吧,而那个女人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也是因为他的虚伪的面孔。

    肖菲回到病房看看王小贝没什么事情了,而且王小贝已经睡着了,肖菲也就不打扰王小贝了,嘱咐余雨在这里好好地看着,自己就走了。

    只是肖菲再次回来的时候也没见着王子宇,也不知道哪个该死的到哪里去了,肖菲看看没找到也就算是了,现在的肖菲是很想见到程程的,而肖菲都不知道自己是从那个时间开始的,不过这一切似乎都不是很重要的,重要的是王小贝很喜欢王子宇,而王子宇这么多年一直都在找自己。

    “余雨,我先去办公室,你看着王小贝点,若是有什么事情你给我电话。”肖菲嘱咐好一切之后,就直接走了。只是当肖菲想要开车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车子被别的车子挡住了,不知道是谁这么的没素质,在医院都乱停车,肖菲看看周围知道,自己一时半会是等不来那个车主了,索性就不等了。

    “怎么会有这么没素质的人。”肖菲愤愤不平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肖菲在路边等车的时候,一辆玛莎拉蒂停在了肖菲的身边,不用猜,肖菲都知道这辆车是谁的,或许别人的肖菲还认不出来,但是王子宇的车肖菲是一定能认出来的。

    “怎么样?我们一起走吧?”

    “做梦。”肖菲没有搭理王子宇,给王子宇留下这句话,就不在原来的地方等车了,转身就走了,而王子宇还求追不舍的。

    直到肖菲停下来,很无奈的看着王子宇说:“你到底想干嘛?”

    “我们一起呀,我可不能让我孩子的妈妈一个人在路边打车这么的危险!”

    王子宇的回答,是那么的轻巧,让肖菲觉得慢慢的都是调戏,肖菲再次眯着眼睛看着王子宇“难道刚才那一脚不痛?”

    “你还知道说,当然痛了,快上车。”王子宇说完这句话,不容肖菲拒绝的看着肖菲,肖菲想想自己搭王子宇的车,其实自己又不吃亏,自己干嘛不上车呀。

    肖菲这么想着也就没在犹豫直接上车了,肖菲没看到王子宇的笑,是发自内心的笑。

    一路无语,很快二人就分开了,而肖菲忙完之后回到病房的时候见到王子宇已经在那里来了,肖菲知道王子宇是在拿着王小贝下手,若是王小贝喜欢王子宇的话,最后自己一定的妥协的,肖菲觉得王子宇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聪明。

    “肖菲,你去什么地方了,你不知道我现在在住院吗?”王小贝似乎很不满自己被肖菲如此的忽视,而王子宇在边上只是看着肖菲不说话不过即便是王子宇不说话,肖菲也知道这事跟王子宇是脱不开关系的。

    “王小贝,你可要知道你现在的生死大权在我手里,你以为你找到王子宇会是一个很好的靠山吗?”

    “难道不是吗?”王小贝很不满的看了一眼肖菲,一如既往的用自己稚嫩的声音在跟肖菲吵架,肖菲也总是不厌其烦的接招。

    王子宇看着这一大一小的人,在此吵闹,说真的心里还真的是很欣慰了,五年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一如既然的喜欢自己曾经喜欢的那个人,而这一次王子宇是说什么都不会再让肖菲离开自己了,王子宇知道若是当年肖菲是自己离开的话,那么肖菲离开的原因一定是跟楠桀有关系的。

    很快王小贝就睡着了,而王子宇不由分说的拉着肖菲就出去了“你想干嘛?”

    肖菲不知道王子宇拉着自己到底想做什么,肖菲虽说是嘴上说着不想跟着王子宇出去,但是脚步却一直都没停下,在一个没人的地方王子宇看着肖菲,眼神里的温柔跟溺爱与五年前没什么两样,肖菲觉得自己的脸瞬间变的绯红,肖菲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了。

    “肖菲,我知道你只所以离开我,是因为楠桀对不对我当年不是故意撞的楠桀,我听到你的救命,我就开车过去了,谁知道楠桀就这样跑出来了,楠桀现在没死,就在这间医院,医生说若是有奇迹的话,楠桀还是能醒过来的,你不要因为这件事情再躲着我了好不好?一切都是意外,你为何这样折磨我跟你自己。”

    王子宇忍不住声音变的有些哽咽,在王子宇看来自己跟肖菲原本是能好好的在一起的,但是却就是因为那一场该死的意外,所以五年不曾见过一面,天知道王子宇是怎么活过来的。

    “肖菲妈妈,我想跟王子宇爸爸在一起生活,你留下来吧,反正你心里也是喜欢王子宇爸爸的!”

    王小贝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或者说王小贝一直都没睡觉,只是在装睡而已。

    此时的肖菲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这个曾经让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其实自己何尝不想跟这个男人在一起,肖菲的纠结不知道是不是能再次化解。

    好像是一分钟的时间,肖菲就笑了,肖菲笑自己的愚昧,这么多年了,自己居然一直都没有想过来,能在一起多不容易,难道要因为这些突然发生的事情就要分开吗?

    “好!”

    现在这个字是王子宇听到的最好听的一个字吧!

    几天之后肖菲才知道余雨遇到了林尚义,二人冰释前嫌的在一起了,王子宇因为要陪着肖菲跟王小贝已经放下了程氏的所有事情,都交给林尚义去忙了。

    “该死的,你倒是好了,带着你最爱的女人跟孩子去逍遥快活了,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工作。”林尚义很不满王子宇这样的安排,但是却无能为力。

    一个别院内。

    “肖菲,你在做什么,我要吃饭,你看你都做得是什么?”一个孩童的声音传来。

    一个女人很不满的说道:“你若是嫌弃,你自己做好了,我是没什么意见的。”

    “好了,我来吧!”此人在后边抱住肖菲,轻吻一下她的额头就开始做饭了,肖菲看着如此温柔的王子宇内心一种爱情在流淌,跟以前的是一样的。

    讲到这里肖菲沉默了,而慕郑浩也沉默了,难道肖菲真的跟那个王子宇有过一个孩子,那肖菲为什么后来跟那个渣男结婚,怎么会遇到江北城,只是在慕郑浩犹豫的时候,看到肖菲哭成一个泪人了!

    “对不起肖菲,我不知道你,你还有一个孩子……”

    “我,我没有,那个结局是我想象的,五年之后所有事情都没发生,我跟王子宇再也没见过,他消失,我以为他会找我,会等我,可是他消失了,以前的一切都消失了,就好像是从来都没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你知道吗?我都怀疑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五年后的一切都是我的梦,可是五年前的呢?难道也只是一个梦吗?”

    第一次肖菲这么真诚的跟慕郑浩谈话,所以慕郑浩在这一刻真的决定了,轻轻的将肖菲揽入自己的怀中柔声的声音在内心告诉自己,放肖菲走,让肖菲自己选择,要是肖菲真的喜欢自己,就不会离开自己的,即便是离开了,也会回来的!

    门家大院。

    “枝枝,有少庭的消息了吗?”爷爷正在院子里晒太阳,见着魂不守舍的桑枝还以为是少庭出事了,所以才会这样问的,而还沉浸在肖菲的故事中的桑枝根本就没听到爷爷的问话,好在张妈提醒了桑枝!

    桑枝很快笑着说道:“还没有,爷爷你不要担心,我问过了,徐参谋长说,那个任务没那么简单,所以需要些日子才能回来,爷爷就不要担心了好不好?”

    “好,好,你说不担心,那就不担心好了!”爷爷笑笑,就不再问了,而桑枝就这样默默的陪在爷爷的身边,静静的等着门少庭的回来,而此时离着京城不远的胶州,一个女孩被一个跟门少庭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给牵绊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