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强子看着身边的林鸢,强忍着泪水,其实强子觉得林鸢也是真心的喜欢傲天启的吧,不过傲天启这个男人似乎只喜欢陌珠儿,这就没办法了。

    “好了,该放弃的时候,还是得放弃的。”

    而此时的林鸢并未发现裴俊吉一直都在看着自己,虽说裴俊吉是第一次跟陌珠儿正式见面,可是裴俊吉却早就认识傲天启跟林鸢了,说真的裴俊吉知道林鸢是喜欢傲天启的,不过傲天启的心里只有自己的姐姐。

    此时看着林鸢强忍着泪水,让裴俊吉想起了自己跟林鸢之间的一段回忆,那段回忆是裴俊吉一直都不想忘记的,因为那段回忆里的林鸢会为了自己跟别的女人走的太近而吃醋。

    裴俊吉看着林鸢喃喃自语道:“林鸢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在,只是你并未发现而已,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其实有一种女人呢,总是表现的自己跟一个很彪悍的人一样,总是不让你如愿,其实这样的女人,或许只是嘴上说说,其实心里想的是按你所说,而林鸢似乎就是这样的女人,林鸢跟裴俊吉之间因为几年前的事情,让林鸢一直没怎么原谅裴俊吉,所以在外人看来林鸢是跟裴俊吉在斗气的。

    最了解林鸢的人,现在不是裴俊吉了,所以裴俊吉也是一头雾水的样子,根本就不知道林鸢到底在想什么,到底要做什么,弄得裴俊吉跟林鸢之间似乎是没什么好说的一样。

    在前段时间遇到林鸢的时候,裴俊吉明显的感觉到林鸢的不一样了,说真的裴俊吉是真的很心疼的,虽说是知道林鸢一直都喜欢着傲天启,可是裴俊吉一直都知道傲天启是不会跟任何人结婚的,谁知道转眼间傲天启就喜欢上了陌珠儿,而且还是很溺爱,很溺爱陌珠儿的,说真的裴俊吉一开始并不知道是为什么。

    若不是在暗处偷偷的观察陌珠儿的话裴俊吉或许不会相信傲天启会喜欢上一个女人,不过当知道那个女人是陌珠儿的时候,裴俊吉觉得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的在进行了。

    “刘墨阳,你给我调查的怎么样了,林鸢到底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事情让林鸢变成这样的……”裴俊吉心急如焚的样子,刘墨阳还是头一次见到,但是那又怎样,现在是你得罪了林鸢,所以你就只能受着了。

    其实刘墨阳一直都觉得林鸢变成今天这样其实是因为傲天启的,只是碍于裴俊吉的面子问题刘墨阳一直都没有开口而已,现在倒好裴俊吉整日的询问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林鸢蜕变的。

    “刘墨阳你不会是被这样一个女人给打倒了,什么都没调查来吧?”裴俊吉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刘墨阳,其实裴俊吉知道刘墨阳的调查能力的,可是这一次是怎么回事?自己只不过是让刘墨阳调查一下林鸢在回到京城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林鸢跟以前那个总是安安静静,很会隐忍的林鸢不一样了。

    刘墨阳听到裴俊吉这么说脸上狂流泪水,实在是无语了,难道你不知道吗?林鸢的失踪其实不是什么的散心,而是故意躲着傲天启那个男人,而最主要的原因还不是因为你的姐姐陌珠儿跟傲天启要结婚了吗?

    而林鸢一直都在怀疑为什么她失踪那么长时间,所以现在的林鸢见到就回想起这些。

    其实刘墨阳知道林鸢自打回到京城之后,就变的跟以前不一样了,只是林鸢并未表现出来,若不是因为裴俊吉喜欢林鸢,刘墨阳才不会专门去观察一个女人的,林鸢真的不知道原来自己有一天还能跟正常人一样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

    刘墨阳其实还是很能理解现在林鸢的心情的毕竟以前不能做的事情现在都能做的,其实以前的林鸢就是有些腹黑的,更别说是现在的林鸢了。

    “你在想什么?现在傲天启跟我也没法联系了,我倒是要看看林鸢这个死女人到底想做什么?”裴俊吉不知道刘墨阳到底在出神什么,只是觉得刘墨阳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刘墨阳摇摇头,裴俊吉怎么还不知道,还这么问自己,最后刘墨阳无奈的叹气,看着裴俊吉说道:“你知道当年林鸢不是自己去散心的吗?”

    刘墨阳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裴俊吉,但是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多,刘墨阳觉得裴俊吉一定会听到什么的,刘墨阳说完就一副我是认真的表情看着裴俊吉。

    其实裴俊吉倒是听说过,说是那一天林鸢是因为躲着傲天启才会走的,起初裴俊吉并不知道林鸢爱傲天启已经到了如此的地步,若不是因为相信刘墨阳是不会调查错误的,裴俊吉还真的是不会接受的。。

    “你说的是真的,你都调查清楚了!”裴俊吉不知道是不是刘墨阳在故意的气自己才这么说的,所以裴俊吉有些怀疑的看着刘墨阳。

    “裴俊吉,我可不会说谎,你自己看着办吧?”刘墨阳这一次说完就没在搭理裴俊吉,转身走人了,现在一大早的自己就被裴俊吉给吵醒,这个男人也没说什么好话,貌似还不如以前会说话了,刘墨阳真的很担心,要是让裴俊吉跟林鸢直接交谈的话,裴俊吉会把事情给搞砸成什么样子。

    “刘墨阳你哪表情是什么意思?”

    裴俊吉在背后喊,但是刘墨阳直接忽视了裴俊吉的存在“我要睡觉了,我没有什么精神跟你说下去了。”

    裴俊吉也没办法了,其实也是知道林鸢跟自己暂时联系不上之后裴俊吉有些着急了,其实人都是这样的以前得不到的时候,总是想着,但是也没有那么大的冲动非得得到什么的,但是一旦得到了就很难在撒手什么的。

    “林鸢你给我等着,现在傲天启都是陌珠儿的男人了,你迟早也会是我的女人的!”裴俊吉根本就没发现自己说这话的时候,跟一个小孩子一样,还是一个正在跟别人赌气的小孩子,今天裴俊吉都没没想过要工作,但是还是硬生生的被刘墨阳给拉到公司来了。

    “刘墨阳,你最好是有什么好的理由让我来公司,我今天心情很不爽。”裴俊吉很不爽的看着刘墨阳,外带威胁。刘墨阳知道要是自己一会说出的让裴俊吉来公司的理由不佳的话,那个裴俊吉还真的有打死自己的心。

    “总经理,我跟着你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吗?没重要的事情,我会在你这么烦的时候,将你拉过来吗?”刘墨阳又开始了自己的叨叨念的模式,裴俊吉都有些受不了,要知道按照裴俊吉了解的刘墨阳,要是他开始这样跟你叨念的话,没半小时是不会停止的。

    “ok,我相信你,你最好现在就说。”裴俊吉很不耐烦的看着刘墨阳,让刘墨阳现在就说,而刘墨阳现在正在心里偷笑,就知道裴俊吉是受不了这样的。

    “总经理京城融资的案子出现了一些问题,我们一直都在跟京城的皇室洽谈,但是现在不知道是为啥呢么京城那边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刘墨阳将这段时间,京城融资发生的事情都跟裴俊吉说了一遍。

    其实裴俊吉早就让刘墨阳做好准备了,裴俊吉一直都觉得京城融资的案子,自己一定不会进行的那么顺利的,王子尧一定不会让裴俊吉那么容易的就得到京城的肥肉的,就算现在京城融资的决定权在裴俊吉手里,王子尧也不会只是看着的。

    王子尧是裴俊吉最大的一个竞争对手,其实也不算是一个什么大人物,若不是因为裴俊吉怕麻烦的话,估计早就将这个男人给解决了。

    所以在京城融资一开始的时候裴俊吉就派人做了很多的准备,现在第一个准备就用上了,这个融资方案,其实不是裴俊吉唯一的一个融资方案,只是现在就启用那些自己的后背力量裴俊吉,觉得是不是过早的在敌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了了。

    “总经理,现在是启用咱们准备的,还是跟对方先耗上一段时间,然后给他一个措手不及。”其实刘墨阳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只是现在京城融资的工程开始等不得。

    裴俊吉思前想后的,终于还算是有收获的,裴俊吉诡笑的看着刘墨阳,让刘墨阳觉得谁要是是裴俊吉的对手的话,还真的是要小心这个男人了,这个男人到底每天都在想什么,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已。

    “总经理,您这表情可不大对,需要我做什么?”

    “掩人耳目,让王子尧的人以为我们无路可走了,我倒要看看王子尧的人到底能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们的工程先停住豪华的设计,正常的该走的还是走,让王子尧认为我们现在因为融资的问题,只能怠工了。”

    刘墨阳知道裴俊吉现在是想跟王子尧进行正面的较量了,其实裴俊吉一直都想跟王子尧较量的,只是碍于时机没有成熟裴俊吉才不想浪费自己的资源,跟一个自己根本就看不上眼的人打交道。

    刘墨阳刚出裴俊吉的房间就看到李菲菲扭着自以为是的水蛇腰进来了,其实刘墨阳很讨厌这个女人的,只是刘墨阳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按理说李菲菲不是一个长的让人讨厌的人,但是刘墨阳却是在第一眼见到李菲菲的时候,就开始讨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