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他失去了两个亲人,这样的痛苦换做是普通人早就崩溃了。

    他抬头看着月亮,星星一样很美,可此时他的心情刚好和这个美丽的星空相反的,他的眼眶是湿润的,陌珠儿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姐姐,但这些天下来,已经把她当成至亲了。

    裴俊吉重重的一拳打在了石台上,他很想宣泄。

    而他的身后站着一个美丽的身影,一直看着她,林鸢静静的走过去,抓住了他的手,看了看。

    “裴俊吉,这是愚蠢的人方式,如果想发泄就换别的方式,不要伤害自己。”此时的林鸢没有了往日的冰冷,取而代之的是忧伤,轻轻的抚摸着裴俊吉的手。

    裴俊吉没有动,享受这她的温柔,两人无形之间产生了一种情愫,很朦胧。

    “林鸢,现在珠儿永远的离开了,你还会想回到他的身边吗?”裴俊吉说的他当然的傲天启,林鸢喜欢他那么久,现在珠儿不存在了,她还会动心吗?对傲天启还会有留恋吗?

    林鸢抬头看着裴俊吉忧伤的眼睛,心里泛起一阵的酸楚,陌珠儿的离去,她也很难过,这一切不是他们所能预想的,她没有想到裴俊吉会这样问她。

    她放开裴俊吉的手,转身看着远方“曾经我爱他,甚至为了他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每天默默的陪在他的身边,以为有一天他能看见我,可是他没有,直到陌珠儿的出现。我才发现,在他的心中从来没有我的位置。

    也怨恨过陌珠儿,天真的以为只要她不出现,傲天启就会属于我的,后来我才知道自己错的多么的离谱。”

    裴俊吉站在她的身边静静听着她的话语,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感觉,各种感概都有。

    林鸢转身跟裴俊吉面对面,嘴角带这一抹甜美的微笑,黑眸中闪烁着另一种感情“陌珠儿对我说过,有一天我也会有专门属于自己的爱情,一个全心全意爱我的男人,我渐渐的开始喜欢上了珠儿,她身上有我没有的东西。”

    裴俊吉看着林鸢甜美的脸上有淡淡的幸福,却不知道她的幸福是谁给的,心里有了一丝醋意。

    记得傲天启受伤来京城的时候,两个都外出见朋友,却没想到两人见的是同一个人,那天发生的一切,让裴俊吉难忘,也是那一天,裴俊吉对林鸢产生了一种不该有的情愫,他不知道这样是对是错。

    裴俊吉一直觉得林鸢的心里还是一直爱着傲天启,都没有变过,她看傲天启的眼神是不一样的,他看的很清楚。

    “珠儿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如果她不是我姐姐,或许我会跟傲天启抢。”裴俊吉苦笑。

    林鸢长长的睫毛眨了眨,她心里的想法裴俊吉没有感觉的出来“恩,后来我和珠儿相处下来,觉得她真的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女孩子,傲天启没有选错她。”

    “那你呢?”裴俊吉想在她的脸色发现一点东西,却依然琢磨不透她的想法,别人都说女孩的心思很难猜,这下他算是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

    林鸢抬头看着皎洁的月色,淡淡的开口“我有一段时间很低迷,甚至迷失了自己,找不到方向,找各种方法麻痹自己,直到他们订婚的那一天,我想开了,陌珠儿和他很配,从那一刻起,我就把对他的感情埋藏掉了,真心的祝福他们能白头到老。”

    裴俊吉对林鸢说的话很意外,甚“你的心里真的没有他了吗?现在的他很脆弱,或许你可以。”

    他的话还没说话,林鸢已经用她的手捂住了他的嘴“我对他现在没有爱情了,只是单纯的友谊,或许还有一点东西我没有放下,但是我现在想去好好的珍惜另一个人。”

    裴俊吉将林鸢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想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他刚才一直害怕林鸢的答案,害怕她的心里只有傲天启,现在他的心定下看,霸道的说“林鸢,我要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我要你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我,没有别人的位置。”

    林鸢双手搂住了裴俊吉的脖子,眼前这个男人是她现在想去珍惜的,她吻上了他的唇。两个人恋人相拥在月光下,是多么美丽的一道风景画。只有林鸢自己直到一切都要仰仗这个男人继续才行。

    第二天早上,傲天启很早就起来了,胡渣也没了,他又变回了以前那个冷酷无情的傲天启。

    他们几个看到傲天启先是高兴,他终于振作了起来,可是那个温柔的他不见了,现在的他甚至比原来的他更加的冰冷,傲天启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人恐惧。

    “傲天,你今天去公司?”傲伯母看到儿子的心情好了一点,也算放心了。

    “恩。”傲天启吃了几口早餐,就准备去公司了。

    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处理,为什么克里斯会突然改变主意投资给他们,虽然傲严田说是一个朋友说服了克里斯,但是傲天启他不相信。

    傲严田并没有告诉他,是陌珠儿的朋友说服克里斯的。

    傲天启会到公司第一件事是给克里斯打了一个电话。“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改变主意的。”傲天启直接说出了他想要知道的答案。

    “只是我想通了,对我有利益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放过呢。”克里斯知道陌珠儿死了,刚知道的时候,他震撼了,一个如此刚烈的女人,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为了傲天启的事业,也牺牲了自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他的内心深处有一丝的不忍过,现在知道为什么当初陌珠儿叫他保密了,说出去对他自己也不好,傲天启肯定会为她报仇的。

    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了,他不说傲天启也是不会知道的。“是吗?既然你不说,我也会查个明白,你最好别让我抓到把柄。”傲天启恶狠狠的说完就挂上了电话,心绪不宁,总感觉这个克里斯不对劲。

    傲天启开始沉思,他的桌上面还放着陌珠儿的照片,照片里她笑的很灿烂,和她的点点滴滴,又在傲天启的脑海中浮现,有一种生不如死的痛苦“珠儿,你怎么忍心就这样丢下我,自己走了,你好残忍。”

    克里斯被傲天启这样的口气给威慑住了,他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恼怒,这或许是他麻烦的刚开始,他了解傲天启,他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的。

    每到夜晚,傲天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就会沉浸在回忆之中。一杯杯红酒下肚,他的意思已经开始模糊,对陌珠儿的思念越加的强烈。

    傲天启看着房间墙上的相片,心中无法愈合的伤口又开始痛了,翻啳的犹如刀绞,傲天启英俊的眉宇间在狰狞,拿下照片,紧蹙在怀里“珠儿,你怎么舍得走。”

    就算今时今日,他拥有令人望尘莫及的财富,却比不上一个陌珠儿。

    如果可以他愿意牺牲一切,换取陌珠儿的生命,他从没有想过她会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曾经的相守一生他还是会履行承诺的。

    傲天启痛楚不堪的跪倒在地上,绝望的泪从他的眼角涌出,他像是掉进了深渊,无尽的黑暗,看不到一丝的光明,不断的在针扎。

    “珠儿,我们不是说好要有一群可爱的孩子嘛,为什么你不信守承诺。”傲天启撕心裂肺的怒吼,浑厚的嗓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他在哀怨上天的不公平,为什么要带走她的生命。

    傲天启带泪的双眸看着照片上的陌珠儿,这辈子不会再爱上任何的女人了,陌珠儿死了,他的心也跟着死了,他不后悔认识陌珠儿,往事一幕幕在脑海里像是放电影一样呈现出来。

    有她的日子,傲天启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现在的他跟死人没什么区别了,不会笑了。

    他握着从陌珠儿身上取下来的钻戒,那是他送给她的礼物,说好等事情解决了就举办婚礼,可是她却走了。

    傲天启将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上,这枚戒指好似象征着陌珠儿,他要每时每刻的将它戴在手上。

    外面下起了雷阵雨,雷声响彻了整个夜空,傲天启阴冷的眼眸漠然的看着窗外纵然而下的大雨,一阵阵的狂风。

    “珠儿,是你在天上哭泣吗?”傲天启仰头看着雨夜,眼中泛着点点的泪光,对她的思念越加的强烈。

    3个月后。

    在某一个地方的一张床上,躺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容颜惨白,她睡了3个月,迟迟没有醒来。

    这个女人就是陌珠儿,3个月以来,她躺在床上一动未动,想是童话里的灰姑娘,等待着王子来吻醒她。

    她的手动了一下,纤长的睫毛眨了眨,那双清澈如泉水般的眼睛睁开了,有意识,她终于醒了。

    “这是哪里,我是在天堂吗?”陌珠儿感觉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不像是在胶州也不是京城。

    “小姐你醒了。”房间里几个月以来伺候她的佣人,欣喜若狂,扶起了床上的陌珠儿。

    陌珠儿观察了一下整个房间,很有异国风味,像是阁楼,墙上挂着脸谱,几个佣人的身上穿的好像是日本的和服。

    “这是哪里?”陌珠儿完全没有了印象,她确定这不是天堂,但是自己怎么又会在这里,难道自己没有死吗?

    “小姐,这是日本。”扶着陌珠儿的女佣毕恭毕敬的回答她。

    站在床边还有几个女佣,都露出了这几个月以来的第一个微笑“我去告诉少爷,您醒来了。”

    说完,那个女佣朝陌珠儿鞠了一躬,然后退出了房间。

    陌珠儿觉得头很痛,自己怎么会在日本,她只记得她朝一辆跑车撞去,后面的事情完全不记得了,难道自己没死,是傲天带她来日本的吗?

    不,陌珠儿觉得她自己现在没脸见傲天启,她已经不在清白,“我不要见他,我要走。”

    她挣扎着想从床上起来,可能是身体刚刚恢复,竟然使不上劲。

    “小姐,你躺在床上别动,你身体刚刚好,需要调养。”女佣连忙扶住陌珠儿,个个都惊慌了,少爷可是吩咐她们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陌珠儿不听,她硬撑着走下床,她要离开,不能见傲天启,现在已经没有脸面见他了。

    没走几步,她却撞上了一睹肉墙,刚恢复体力,但还没有完全的康复的陌珠儿,落入了一个人的怀抱之中。

    陌珠儿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人。

    是一个俊美的男人,五官像是专门雕刻出来的,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跟傲天启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好像是胶州人,一双如海般深邃的眼正看着陌珠儿。

    陌珠儿觉得他的怀抱很温暖,很快意识到自己在他的怀里,连忙推开了他“对不起。”

    “少爷。”女佣们恭恭敬敬的叫他。

    他应该就是这里的主人了吧。“你们都出去。”他说话很轻很柔,房间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

    “我是褚俊毅,也是救下你的人。”他眼眸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坐在沙发上,双脚叠加看着陌珠儿,这个女人他花了3个月时间去救她,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

    陌珠儿也在他的对面坐下,她现在要弄清楚,自己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会在这里?“

    褚俊毅盯着陌珠儿看,毫不忌讳,也并不打算隐瞒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你还记得你撞车吗?”

    陌珠儿知道那天给傲天启打完电话,看见一辆跑车,就撞了上去“难道你是那车的主人?该不会是叫我赔偿你的车吧。”褚俊毅听了陌珠儿的话,笑了出来,这个女人还真可爱。

    “你笑什么,你要是为了叫我赔你的车,我告诉你,我没钱。”陌珠儿视死如归,本来她就不打算活了,看褚俊毅的笑,她觉得浑身不自在,不过他笑起来的样子很美。

    褚俊毅不知道该说她单纯呢还是愚蠢“陌珠儿,我不是为了叫你赔偿,我要是为了赔偿,我就不会在你昏迷的三个月花了数百万医治你了。”

    原来是他救了自己,陌珠儿并不感激他,反而在心里狠狠的骂他,双手叉腰站了起来“喂,谁叫你救我的,你是不是没事干,你就不能让我安心的死了啊,还花了那么多钱,你有病呢啊,钱多了没地方花是不?”

    褚俊毅差点笑抽过去,他还从来没遇见那么不讲理的女人,不过很有趣,当初救下她也只是一念之差。

    “你还笑,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陌珠儿快气炸了,他却还在笑,他那么快就知道了名字,看来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好吧,我不笑了,等你脾气发完了,我再说。”褚俊毅是很有耐心的一个人,从不急躁,看她发脾气的样子到时很可爱。

    陌珠儿看他这样的态度,更加的生气了,但是她还需要知道后面的事情,傲天启他们怎么样了,压制住自己的火气,又坐了下来“你说吧。”

    “我是救了你,不过你的家人都以为你死了,至于我想知道你的一切对于我来说太简单了。”褚俊毅淡淡的说,眼眸却打量着陌珠儿,撞车的当天他就调查过她,知道陌珠儿的一切事情。

    陌珠儿惊讶的瞪大双眸,傲天启也认为她死了吗?看褚俊毅的神态不像是在开玩笑“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褚俊毅点燃了一只烟,烟雾迅速的在房间里弥漫开来“当天你朝我车上撞来,就知道你一心求死,但是当时你的还死不了,如果进行抢救的话还会存活下来,我只是满足了你的心愿。”

    陌珠儿抓了抓头发,完全迷糊了“那他们怎么都觉得我死了,难道是你做的手脚。”

    “别把我说的那么阴险,我把你送到医院之后,对你做过调查,知道你的所有事情,包括你为什么寻死,觉得你这样死了太可惜,我让我的私人医生给你护住心脏,再给你吃下一颗药,看上去就跟死人一样。”褚俊毅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停下来好让她有思考的余地。

    陌珠儿不可置信,拿起边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她只在电视上看过有什么假死药,没想到还真有,而且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让她更加的确定褚俊毅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这样看他,好像也不是坏人,至少对她没有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