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孩子!原谅爷爷之前有些事情欺骗了你,其实你祖母过世前是留有遗言的,只不过当时害怕你反应过激,在京城惹事,所以没有让我告诉你。

    如今你已经长大了,也出息了,应该有权利了解事情的真情,所以我也不打算再隐瞒下去,那样反而会害了你,让你少了可以借助的力量!

    你祖母的真实身份是京城褚家的二小姐,我则是京城慕家大少爷慕正义,而你祖母留给你的戒指和项链便是他们私定终身的信物。

    当年的事情或许你在京城已经知道一些,我也不多说,有什么疑问你去问你父亲或者你的亲人好了,至于谁是你的仇人,或者你应该怎么做,你祖母没有多说,我也不是很清楚。

    另外,你祖母交代,让你不要怨恨你父亲,他也是身不由己!这一点倒是实情,根据爷爷这些年托人打听,你父亲现在可能因为你祖母的离去,已经得到了惩罚,你没有理由,也不应该再去埋怨他…”

    “慕正义…他真的是我的祖父!”傲天启喃喃的说道,虽然之前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但如今从老人的书信中得知,或者说是突然了解到祖母的遗嘱后,却也感到异常的震惊…

    许久,傲天启逐渐恢复了平静,捏着后面还有几页没有看完的信纸,他很好奇老人到底还要和他说些什么呢?隐约中,他觉得后面的内容才是这封信的重头戏,或者说这些内容应该与王兰兰要交给他的东西有关。

    除此之外,他也很期待能够尽快看到老人托王兰兰带给他的其它物品,包括这一年来整理出来的书稿资料,希望从中能够发现些什么…

    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傲天启收拾起书信,贴身藏好,开车来到了这里不算太远的帝都医科大学。

    所谓的帝都医科大学,其实是一所完全军事化管理,直属军部的医科大学,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除了本校的师生外,其他外面的车辆来人一律被挡在了门外,不经登记或门口警卫的默许,一个都不让进去,貌似管理的非常严格。

    不过这也就是对外人或者说普通人而已,真要是看到军区的领导,自己的上级或者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前来,他们也是屁颠屁颠的赶紧上前开门放行,表现的却也相当的势利。

    正因为这样,挂着普通车牌,连个司机都没有的傲天启,很自然的被挡在了门外,并不得不下车进行登记。

    “同志!请摘下你的墨镜,把你的身份证或者相关证件拿出来看一下!”门口的白脸警卫在傲天启登记之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对不起!我来的着急,忘了带身份证?”傲天启上下摸了摸口袋,尴尬的说道!

    当然,在来之前他也没有想到找个人竟然这么难,更是没有想到进个大学校门还有这么多手续!

    “你叫傲天启?!过来找谁,干什么的?”白脸警卫用挑剔的眼光,瞅了一眼登记簿上写的“傲天启”两字,撇了撇嘴,皱着眉头问道,似是有些不满傲天启带着墨镜和他说话。

    这也没办法,都是一帮大官见多了的马屁精,谁还鸟你这些小人物,有钱咋的,军队上似乎最不鸟的,最看不过眼的就是有钱人了。

    “我找大一新生,王兰兰!我妹妹!”傲天启忍了忍说道,懒得和对方一般见识,只是下意识的感觉到对方作为一个享受风吹日晒的卫兵,似乎保养得很有学问,一副细品嫩肉的模样。

    “死板?!我就是死板怎么啦?你小子不要以为开个——路虎越野车,就牛哄哄的,没有证件想进去,门都没有!带着墨镜耍酷,你以为你谁呀…我靠!”傲天启不经意的一句话竟是惹恼了白脸警卫,瞪着傲天启不屑的吼道,活脱脱一副流氓的架势。

    至少在傲天启看来,如果剥去对方身上那套军装,似乎和一个痞子也没有什么两样,顶多也就是比一般的痞子更有气势一点罢了。

    “不是吧?医科大的警卫怎么就这么个素质,我晕!”傲天启有些哭笑不得,自言自语道。

    “你说啥?有胆量你再说一句!”白脸警卫噌的一下跳起来,抢上一步拦住了傲天启的回路,气势汹汹的叫嚷道。

    “没时间搭理你,给我滚开!”傲天启没想到眼前的警卫竟然如此嚣张,生气之余,不由得冷声说道。

    “咦…你小子还横的很,敢在校门口故意捣乱,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白脸警卫似乎很有一套,一上来就先给傲天启扣上一个故意捣乱的大帽子,伸手抓向傲天启的衣领。

    看到对方如此嚣张,傲天启哪里受得了这种鸟气,本不打算与对方一般见识,准备先找欧阳魅儿儿问一下兰兰的宿舍电话再说,不曾想对方一个小小的警卫竟是如此咄咄逼人,恼怒间抬腿就是一脚,揣在了对方的小腹上。

    这一脚揣的结实,白脸警卫猝不及防下,“噔噔瞪…”一连后退几步,一屁股端坐在地上,引来门口师生行人的一阵围观。

    “垃圾!就这水平还当警卫!”傲天启不屑的看了对方一眼,径直从对方身边掠过,准备开车走人。

    “想走,没那么容易!兄弟们快上来帮忙,这臭小子今个故意过来捣乱,说啥都不能让这他跑掉,要不然我们以后也不用混了!”被揣倒在地的白脸警卫看傲天启上车想溜,连忙冲着门口的另外几个站岗放哨的警卫叫道。

    门口的警卫本来还抱着看热闹的态度观察事态的发展,不过经对方这么一提醒,似乎也意识到如果不采取措施轻易让傲天启离去的话,势必弱了医科大学的势头,丢了医科大学的面子。

    想到这一点,几个警卫一窝蜂的冲了上来,并在傲天启准备开车离去的当个,迅速将越野车给团团围了起来,其中正面的两人竟然还端枪对准了傲天启,做出了一副射击的姿势。

    “真晦气!一帮垃圾!”傲天启看到居然有人拿枪对准自己,知道今个这事是绝难善了,愤怒之余不禁恨恨的骂了一句,打开车门跳了下来。

    “你们想咋的?单挑还是群殴!拿枪对着我,有本事你们把把保险给我打开,不要拿个空枪筒子吓唬我,老子不吃那一套!”傲天启说完,甩手关上车门,巨大的响声竟是吓了众人一跳。

    大门口,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事情好像有些收不住场了!而与此同时,白脸男子正拔出别在腰间的呼叫器,大声吼叫着请求支援,搞得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甚是夸张。

    场面一时间成了对峙状态,一方面几个警卫忌惮于傲天启那敏捷的身手和骇人的气势,不敢轻易动手;另一方面他们还在等待,等待着增援人员和相关领导的到来和指示。

    不过两个拿枪的哨兵似乎架不住傲天启的讥讽,一怒之下,竟真的打开保险,准备推子弹上膛!

    “你们找死!给我趴下!”傲天启无缘无故的惹上这场乱子,本来就有些恼怒,此时看到两个拿枪的家伙竟然还准备动真格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大喝一声,纵身跃起,在两人准备推枪上膛的一刹那间,双腿分踢在两人的前胸。

    快,太快了!还没等众人看清是怎么一回事,傲天启已经凌空一个鸽子翻身,落回地面。而之前端枪的两个警卫却在傲天启的凌空一击中,双双跌倒地面,连滚几个过后,方才晕乎乎的歪倒在地,其手中的长枪却凭空到了对方手中。

    围观的人群一片哗然…他们惊讶的看到了两个警卫双双推枪上膛,公然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年轻人!

    围观的人群一片寂静…他们震惊的看到了两个警卫竟然不堪一击的双双颓废在地,昏晕过去。

    围观的人群一片唏嘘…他们不可置疑的看到了两把长枪竟然变魔术般的到了傲天启手中,仅仅在一眨眼的功夫,居然成为一堆凌散的部件丢弃在地上。

    然而就在众人震惊的当个,全场骤然响起一阵尖叫声,人群竟然下意识的向后退去,随即便看到一群持枪带棒的警卫突然从校内冲出,在为首一名军官的指挥下,团团将傲天启围住。

    场中的形势再次变得对傲天启不利起来,望着众警卫中对准自己的几只黑洞洞枪口,刚刚压下的怒火再次被点燃起来…

    威胁,又是赤裸裸的威胁!为什么无论到什么地方都要受到威胁,受到这帮无耻小人的威胁呢?

    “都把枪给我收起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傲天启冷冷的扫视了众人一眼,凌厉的目光最后落在了为首中年军官的身上,其愤怒的眼神竟是看的中年军官禁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在学校门口捣乱,而且还打伤我们的战士?”中年军官到底不愧是众人的首领,稍稍定了下心神,厉声质问道。

    “我来找我妹妹,是他们无缘无故的拿枪对着我,我不接受任何威胁,包括你们!而且我现在郑重的警告你们,不要拿枪对着我,我也不是你们的敌人!我数三声,如果你们还要拿枪对着我的话,后果自负!”傲天启冷声说道,话语中充满了对众人的无视和威胁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