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那好吧,老大!你小心一点,我去开车准备接应你!”强子稍稍一思索便明白了傲天启的意思,敢情自己跟上去不仅帮不上忙,反而成了对方的累赘。

    “你也小心点,到时候见机行事,我感觉这次的行动不会那么顺利,你回去的路上也小心一点,千万不可大意!”

    强子悄然离去,傲天启在观察片刻后,避开正面的水泥小路,闪身没入左侧的林木从中,沿着水泥路方面向前潜行。

    黑夜里,四周一片寂静,悄无声息。

    树木从中,傲天启已经将功力运至极限,凭借着超人的视力,敏锐的听觉,却也把几米之内的情形和方圆几百米之外的动静洞悉在胸。

    然而事情似乎一开始便出乎了他的意料,在他刚刚走出不到百米之地,竟是被树林间突然出现的陷阱和警戒装置给惊呆了。

    陷阱设置的很巧妙,专业,伪装的也非常到位,如果不是他受过专门的丛林训练,还真不容易看得出来,尤其是在林间黑夜里,更是增加了识别难度。

    傲天启没有搭理这些陷阱,只是简单的选择了绕行,避开,再绕行…缓缓的向前推进。

    这时候,他的心情除了一点点的紧张之外,更多的是感到一阵阵的惊喜和期待!很明显,众多的陷阱在彰显此地防守严密的同时,也从侧面暴露了这里可能隐藏的不可见人的真相,让他从中嗅到了一丝丝腥味,激发了他潜在的好奇心。

    正潜行间,远处突然闪现起一团弱弱的光晕,并隐约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随即在瞬间又销声匿迹,化为无形,只是随着徐徐吹来的山风,依稀可以闻到一股香烟的味道。

    “有人!”傲天启心中一惊,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还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稳住前进中的身形,稍稍停留,悄悄向隐匿的敌人靠近。

    靠近目标,傲天启清晰的看到一个叼着香烟的黑衣人正惬意的躺在一片草堆之上,吞云吐雾,迷蒙的眼神望着树梢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悄无声息地,一把没有一丝光亮的匕首挟着丝丝冷风突然架在黑衣人的脖子上,并在他有所察觉想要喊叫的当个,一只有力的大手及时的捂紧了他刚刚脱离香烟的嘴巴。

    “别动!”在控制住黑衣人的同时,傲天启凑在对方耳边冷冷说道。

    男子不甘的挣扎了一下,随即便觉的喉间一疼,紧跟着便感到好像有一股血液顺着脖颈流了下去。

    “乖乖听话,放你一条活路,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呜…呜…”已经受到警告,并停止反抗的黑衣人听到还有活路,嘴中瞬时发出呜呜的声音。

    服软就好,傲天启也不难为对方,保持着控制对方的姿势,稍稍松了下手掌,容许对方可以说出话来。

    黑衣人不清楚傲天启的来路,感觉到对方年纪不大,企图蒙混过关,却不知道傲天启已经从资料上粗略了解到这里的一些信息,尚未狡辩几句,便被揭穿了谎言,其结果自然是再次被挨上一刀,方才老老实实的交代了这里的有关情况。

    原来,这个地方的确是刘柏达的别墅山庄,整个密林中到处设置了障碍陷阱和防守警戒人员,并以别墅为中心层层保护起来。不过,眼前的这些保护措施仅仅是外层的,也是比较松散的,至少和别墅区内的防护措施比较起来似乎还要差上两个档次。甚至连黑衣人也仅仅知道里面防护严谨而已,对于里面的具体情况却不得而知。

    对于黑衣人的交代,傲天启感到很失望,微微叹了口气,却是把对方给吓坏了。

    都是出来混的,黑衣人也不是傻瓜,意识到自己的话语似乎对傲天启没有什么价值,想让对方放过自己自然没有那么容易。

    急切间,男子绞尽脑汁的回忆着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迫不及待的恳求道:“老…老大!我还知道一个秘密,不过你一定要答应放过我才说!”

    “哼…”傲天启没有回话,只是有意的把匕首从对方的脖颈间移开了一点。

    “据我观察,这里的别墅虽然不小,但从规模上来看,顶多也就是住百十人而已!不过从近一段时间进入别墅的人数来看,我粗略估算了一下,少说也有二三百人不止。

    这些人自从进入别墅以后,就很少看到他们外出,也没有在别墅中看到他们的身影!所以…我怀疑…”黑衣人说道这里顿了顿,观察傲天启的反应。

    “快说,没有时间听你磨叽!”傲天启故作不耐烦的说道。

    “是…是,老大!我说就是…我怀疑在别墅里面可能另有暗道机关,或者建造有大型的地下室用来安置这些人!”黑衣人郁闷的说道,无奈人为刀俎丝毫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地下室…你有没有注意到进去的都是些什么人?有什么特征没有?”傲天启心中一惊,不动声色的问道。

    “什么人…我想想…好像多数都是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偶尔听到他们用普通话交流,感觉怪怪的,很生硬!”

    “你在外围负责警戒,怎么知道他们的人数和特征?”傲天启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之前在里面关卡处负责警戒,可以看到所有接受盘查的出入人群,后来莫名其妙的就被调到了外围,早先的位置也被别墅内负责警戒的兄弟给代替了!

    而且,这里以前的警戒范围并没有这么远,都是那帮年轻人进来后,才发生了变化,现在别墅区内我们已经很难进去,也不清楚里面都发生了什么变化!”黑衣人话语间稍稍带着不满的语气。

    “嗯…好了!我相信你话语中的诚意,不过还是要委屈你在这里睡上一觉,至于你醒来后…我奉劝你早点离开这里,否则…”

    “是…是!老大!我知道该怎么做,谢谢老大手下留情…”男子话没说完,便觉得后脑突然受到一记重击,瞬间昏迷过去。

    对黑衣人的一番逼问耗费了傲天启不少时间,在击昏黑衣人之后,傲天启不敢再耽搁,迅速展开身形,往前掠去,但凡发现林中有负责警戒的黑衣人存在,一律击昏放倒再说。

    终于,在前进了大约两里之地,树林被一条水泥马路所隔断,透过道路另一侧稀疏的林木隔离带,隐约可以看到一堵几米高的石砌围墙,环绕着一栋三层高的楼房向两边延伸围成一个长方形区域。

    由于已经接近内圈,而且距离前面的关卡点和别墅区的大门也不远,傲天启不敢有丝毫大意,悄无声息的攀上一棵大树,居高临下俯览别墅内的情形。

    而从他所处的位置视角,虽然不是正对着楼房的正面,却也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大概情形。

    事情再一次的出乎了他的意料,至少从表面来看,这个别墅好像很是普通,给人的感觉也就是看上去比较大气,结实一点外,整体上看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煞眼的地方。

    除此之外,别墅区内好像也比较干净利索,除了一栋三层的尖顶楼房外,院子里再没有其他的建筑设施,满眼都是绿油油的草坪。

    不过傲天启的眼神在扫视一圈后,最终却是落在了贴着院墙边上几间很不起眼的平顶小屋上,小屋的面积不大,呈长方形贴着四周的石墙搭建而成,彼此之间保持着近乎相等的间隔,可以遥相呼应。

    之所以引起他的注意,一方面是因为这些房屋所在的位置,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看到了别墅区内从小屋中走出的流动警戒人员,以及那些趴在房顶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别墅区内各个角落的狙击手!

    黑夜中,傲天启冷静的观察着,猜测着强子等人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进入别墅,或者说采取什么的手段去对付那些埋伏在别墅区内外的敌人。

    客观上,受楼房的阻隔,他的视线还看不到居于楼房背后的一面,而根据他的推测判断,强子等人从后山上来后,采取的进攻路线应该就是在那个方向。

    出于对强子的信任,傲天启压制住到背面看一看的冲动,一方面他担心暴露行踪,另一方面他准备在强子等人遇到阻击的时候,在前面制造一些混乱,掩护他们撤离。

    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黑夜中的别墅内外仍是一片沉寂,这让站在树冠之上的傲天启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之前,在听完黑衣人的一番话后,他已经意识到在这个普通的别墅内很可能真的存在着地下建筑,如果那样的话,那么对方的绝密资料势必也一定会隐藏于地下建筑之内。

    正是考虑到这些,他有些深深怀疑强子等人是否能够顺利越过一道道的警戒封锁进入别墅内,以及对方在越过封锁进入楼房内,又是否能够顺利窃取到相关的机密资料。

    就在傲天启考虑着是否要提醒强子放弃行动计划的时候,隐约间他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机动车引擎的声音。

    时间不大,从右侧的水泥马路上开过来一辆黑色的丰田轿车,隐约间似乎还有一辆小型商务客车从后面跟了上来。

    小车缓缓停在了关卡所在位置,从上面下来三个年轻人,借着关卡处的明亮灯光,傲天启惊诧的发现为首的年轻人赫然是欧阳魅儿儿的老同学,春水公司的董事长朱光辉。

    而跟在他后面的一男一女隐约间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一时之间有些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对年轻男女。

    三人下车之后,对旁边关卡处的两人竟是不理不睬,大摇大摆的径直走进了别墅内。

    与此同时,随后跟上的商务客车打开了车门,先是下来几个黑衣男子后,继而鱼贯下来五六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衣着暴露的艳丽女子,只是众女子头部都被蒙上了纱巾,在旁边黑衣男子的带领下,逐个接受细致的检查后,方才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