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一众人离去,两辆轿车沿原路返回,关卡处再次恢复了平静,傲天启的注意力也随着朱光辉一行人的离去,将目光投向了别墅之内的楼房方向。

    十多分钟过去,因为黑夜距离上影响和树林隔离带的干扰,傲天启始终看不清别墅内的具体情况,恍惚间他突然意识到朱光辉一行人的到来是否会影响到强子等人的行动计划?他是不是应该采取些什么行动呢?

    枪声越来越杂,意识到问题不妙,傲天启不敢再犹豫,几个闪烁间落于地面,径直冲向关卡位置。

    这个时候,关卡位置的两人正因为别墅区内的混乱而扭头张望,不知所措,竟是丝毫没有注意到快速掠向他们的身影。

    直到傲天启靠近,其中一人在慌乱之下本能的用日语大声呵斥道:“什么人?”

    说实话,他不叫这一声还好,至少傲天启还不清楚他的身份,顶多也就是把他击晕而已。

    如今听到他竟是用日语问话,傲天启瞬间明白了对方的身份,也明白了之前黑衣人所提到的那些年轻人的身份。

    想到这帮鸟人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大举进入国内,并在此安静扎寨,其狼子野心可想而知。

    愤怒之下,傲天启不再有任何顾忌,身影狂闪间,已经掠过两人身边,径直向别墅门口冲去。

    其身后的两人诧异间徒然感觉到喉咙处一阵剧痛,下意识的想用手感觉一下是怎么回事,却在抬手的一瞬间,惊恐的看到一股血箭喷溅而出,在眼前形成一副美丽的血雾画面…

    别墅内,展开身形后的傲天启像一支脱弦的利箭,化作一道残影径直冲向了靠近门口的小屋,所过之处但凡发现有黑衣人阻拦均是一挥而就,或者直接闪过,靠着惊人的加速度在临近小屋后踏着墙面两个纵身径直窜上了屋面。

    傲天启的意图很明显,他的首要目标就是屋顶的狙击手,不解决掉上面的狙击手,他根本就无法施展手脚,或者冲进大楼加以援手,而大楼内的战友更是因为外面的狙击,难以露头。

    屋顶之上,面对傲天启的突然现身,趴伏在屋面的狙击手震惊之下竟是一阵发呆,直到眼睁睁的看着匕首抹过喉咙并被对方放置在身边充当人肉盾牌。

    这一刻,傲天启没有犹豫,迅速卧倒之后,将目标对准了远处屋顶上尚不知觉的狙击手,只不过在他仅仅干掉了三个狙击手后,便已经被剩余两个屋面上的狙击手所发现,并向他展开了攻击。

    位置暴露,傲天启不敢多做停留,靠着身前尸体的掩护,一个纵身跳落地面,身形连闪间快速融入别墅内慌乱的人群内,展开新一轮的杀戮行动,并逐渐向离此最近的一个小屋奔去。

    由于有了之前的死伤,傲天启有理由相信另外两个屋面的狙击手一定会有所防范。急切间在干掉一个黑衣人的同时,顺手拽下裹在对方身上的上衣,包上一块碎石子,在靠近小屋准备跃上屋面的一刹那间,扔出了手中的黑色上衣。

    事实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屋顶上的狙击手早就看到傲天启向自己这个方向奔袭,紧张之余想要瞄准狙击,奈何傲天启的移动速度太快,尚没有来得及瞄准已经失去了踪影,无奈下只好将狙击枪调整角度,对准了傲天启冲过来的方向,准备在对方冲过来跃上屋面的一瞬间,守株待兔,一枪爆掉对方。

    狙击手的反应速度确实很快,在黑影跃起的一瞬间果断的抠响了扳机,正中黑影的中心。只不过黑影似乎不是一个,在一个中枪尚未落下之时,另一个黑影再次跃起,并在刚刚露出半截身子的一瞬间,甩臂一挥,一把锋利的匕首脱手飞出,挟着凌厉的风声正中狙击手的眉心,当场击毙!

    不用说,第一个黑影当然是包着碎石块的上衣,而第二个身影正是长途奔袭而来的傲天启。在结果了狙击手后,傲天启担心受到对面狙击手的攻击,顺势一滚,藏在了狙击手的身后,调整枪口对着远处屋面上唯一幸存的狙击手瞄准就是一枪,彻底解决了来自别墅区内屋顶上的威胁。

    至此,居于屋顶之上的傲天启可谓占尽了地利之势,为了便于楼内的兄弟们冲出来,傲天启毫不犹豫的瞄准了别墅内的路灯,一阵点射…

    别墅内,伴随着路灯和楼房顶部的灯光熄灭,整个院落变得一片漆黑。然而随着傲天启的频频设计,几乎所有人都发现了屋顶之上的悄然剧变,尤其在傲天启故意射倒几个黑衣人后,全场黑衣人竟是不由自主的全部趴下卧倒,不管能不能打着他,疯狂的朝着他所在的屋面一阵猛射,只不过此时的屋面早已经人去顶空,跃下地面的傲天启在几个翻滚后,早就逃离的不知去向。

    就在此时,居于别墅内所有站着立着的人毫无征兆的听到一声沉闷巨响,随即便是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剧颤,紧接着还没有等众人明白是怎么回事,一连串轰隆隆的爆炸声此起彼伏的从地面之下传来,剧烈的声响颤动更是犹胜从前。

    爆炸声一波接着一波,坚固的大楼在一阵剧烈的摇摆之后,终于不堪承受阵疼的痛苦,轰然倒塌,只不过在倒塌的前几秒钟,竟是同时有两拨人冲出了大楼。一波是从大门涌出的,另一波则是从二楼窗户中孤注一掷,跳跃下来的。

    黑暗之中,傲天启在悄悄给强子发送了求救信号好,密切的关注着楼内的动静,待看到从二楼跃下两个黑影是强子和另一名受伤近于昏迷的兄弟后,惊喜之际,二话不说,抢步上前,背起受伤的兄弟,带着强子,在众人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时,踩着趴在地上的人头或者屁股,纵身向别墅门口飞跃。

    “傲天启!你怎么来了?”奔行中,在震惊过后,薛子激动的问道。

    “废话少说,其他的兄弟们呢?”傲天启担忧的问道。

    “已经撤离了,我们两个是最后一批,没想到临走时被敌人发觉了…”

    “撤了就好,我们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傲天启说话间,加快了奔行的速度。

    三个人眼看着就要逃离别墅之地,傲天启却在最后一刻,被门口的一幕给惊呆了,敢情这里的巨响惊动了所有埋伏在别墅外的黑衣人,受到惊吓,不知所措的众人正战战兢兢的聚集在别墅门口,反而让傲天启感到进退两难。

    看到傲天启的迟疑,一直被搀扶着犹如腾云驾雾般的强子竟是“嘿嘿”一笑,顺手从腰间掏出一个黑疙瘩,轻轻一按,随手扔向了门外。

    “轰隆!”伴随着一声巨响,大门口外瞬间变成了人间地狱,大批来不及躲闪的黑衣人,同时被强子投出的黑疙瘩炸得七晕八昏,缺胳膊少腿,惨叫连连。

    “老大!这个是从下面军火库顺便带出来的,给你一个,你扔的远一些!”强子说话间,随手又从腰间掏出一个黑疙瘩来,奸笑着递给傲天启。

    “我靠,你丫的真狠!这个留给后面的人吧!”傲天启惊喜之际,拨开保险,按下把柄,随手扔向身后,并在眼前的烟雾还没有消散前,在门口的黑衣人还在发呆中,拉着强子几个纵身越过水泥路,消失于树林之间。

    几分钟后,傲天启带着两人再次来到了布满陷阱的林木丛前,只是此时身后的爆炸声已经趋于停歇,隐约间可以听到一阵阵发动汽车引擎的声音,并夹杂着噪杂的追杀声。

    时间紧迫,已经没有时间去穿越林木丛,那样估计还不等三人冲出树林已经被敌人包围了。听着身后愈来愈近的喊杀声,傲天启不再犹豫,背着伤员的同时,拉着强子再次将功力提之极限,径直横向冲下山坡,沿着水泥路向前一阵狂奔。

    “傲天启!你带着…兄弟先走,我…来断后!”强子看着后面的追击越来越近,不甘心因为自己两人而拖累傲天启,有些气喘吁吁的叫道。

    “不要说话,再坚持一阵,他们就过来了!还有没有手雷,有的话就给他们撂上两个,没有的话也装装样子,吓一吓他们!”傲天启扯着强子不放,吩咐道。

    “东西?”强子听傲天启这么一说,心中一动,由于后面的汽车距离相对较远,唯一剩下的一刻手雷自然不能白白糟蹋了,匆忙间将手中已经没有子弹的手枪甩手狠狠的抛向了身后。

    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之前已经挨过两次炸弹,并被震得半死的追击者,离老远看到一个黑呼呼的东西招呼过来,误以为对方又甩了一个手雷过来,竟是下意识的猛踩脚下油门,来了个紧急刹车,直到半天不见动静,方才知道上当。

    恼怒之下加速油门向傲天启三人追来,却限于黑夜中蜿蜒崎岖的山路,车速始终不敢放开,只是死死的咬着傲天启紧追不舍。

    好在没多久,这傲天启就逃开了,等到来到交叉口之后,发现强子跟薛子都没事,这傲天启才放心的。不过傲天启刚松一口气就看到形迹可疑的人,似乎还在追着自己,这傲天启自然是不会让这些人得逞的。

    一阵奔走之后,发现自己来到了林鸢的附近,傲天启只能暂时先开车去找林鸢了,进去之后跟林鸢说明自己的来意,这林鸢倒是并未说什么,反正林鸢是喜欢傲天启的,她巴不得这傲天启整日的都在自己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