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鸢儿……”傲天启知道林鸢是故意的,而自己现在也有些把持不住了,只能让鸢儿暂时先不要感情用事了,毕竟现在可不是意乱情迷的时候,可不是让傲天启在跟林鸢发生点什么的时候。

    “怎么?”林鸢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看着傲天启,眼睛里的爱意是让傲天启都看不下去的。

    傲天启想着欧阳魅儿而对自己的,想着自己跟欧阳魅儿儿之间发生的这些事情,傲天启想着还是不愿跟林鸢发生点什么,毕竟傲天启不想做那个对不起自己所爱的女人的人。

    “难道你真的要拒绝我吗?我都不介意魅儿的存在,而我相信魅儿也一定会不介意我的存在的,你为何还在这里别别扭扭的。”林鸢当然知道傲天启是什么意思了,只是林鸢可不想放过这一次的机会,谁知道以后还能不能遇到这样的机会。

    “鸢儿你知道的,我……”傲天启倒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俩人就这么深情的对望着,其实林鸢倒是蛮喜欢这样的感觉的,林鸢不再说话,只是看了一眼傲天启,就这就躺在了傲天启的怀里,享受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安全还有内心的欢喜。

    “自己要这样就够了,我想成为你的女人,别拒绝我。”林鸢这话说的倒像是傲天启不懂的怜香惜玉一般。

    “鸢儿对不起。”傲天启紧紧的将林鸢抱在自己的怀里,想着自己对林鸢的不好,想着自己现在这样也算是对欧阳魅儿儿不好。

    ‘咚咚’不等林鸢跟傲天启继续说什么敲门的声音传过来了,在傲天启看来这个声音来的倒是蛮是时候的。

    “你在这假装睡觉,我去开门,你不要出声什么都不要说,都让我来说。”林鸢并不着急给那些敲门的人开门。

    在林鸢看着傲天启点头之后,才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准备出去的。

    只是在马上下床的时候再一次跟傲天启确定的说道:你确定你能保证自己不说话是吗?

    傲天启笑了,点点头,轻声说道:这事就交给你处理了,我静观其变你觉得如何?

    出门的笑,瞬间让林鸢觉得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莫过于傲天启的笑容了。

    “恩恩。”林鸢很满足的点点头,转身去开门了。

    “什么事?”

    外边的声音传进傲天启的耳中,声音有力,一听就知道是一个习武之人。

    傲天启的眉头紧皱,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但是想着林鸢的话,也就没有任何的动静,毕竟林鸢不是一个娇小的女人,不是一个只会哭哭啼啼,只会撒娇的女人。

    “不好意思,我们来找傲天启的!”

    那个该死的声音再一次传来了,让林鸢都有些不愿意了。

    “大半夜的,你们不休息我们也得休息,凭什么你们想找人就让你们找人,你们有这个权利吗?”林鸢一副你们能拿我怎么样的模样,眼神有些鄙视的看了一眼那个敲门的人。

    那人并未继续说话,反倒是在自己的手里举起一个文件拿给林鸢看,林鸢看完后并未说话,只是将自己的身子给让开了,索性就让这些人进来了。

    那人走到床边看了一眼傲天启,伸手就想将傲天启给推醒。

    “你干什么?”

    没等那人有什么动作就被林鸢给叫住了,然后林鸢没好气的看着那个男人继续说道:“你们有事吗?找傲天启想说什么吗?”

    “没有。”

    “那你们没事吧?大半夜的还想吵醒他是不是?有病呀!”林鸢说着双手抱胸,然后一副:你们怎么这么不识趣的样子。

    “不好意思,小姐我们马上就走。”

    “还算你们识趣。”

    那人转身就走人了,而林鸢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的模样,也没什么好脸色。

    那些人走后,林鸢确定外边没人之后才将门给锁好,才走到傲天启的身边的。

    “你倒是伶牙俐齿的,将那个人给说的哑口无言了。”傲天启在确定哪些人已经下楼出后才说话的,刚好林鸢走到床边。

    笑笑就躺在了傲天启的身边“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大小姐脾气在这个时候发挥的还是蛮不错的。”林鸢似乎是在跟傲天启邀功一般,当然足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倒是让傲天启觉得满心欢喜一般了。

    “陪着我好不好?”林鸢在傲天启不说话之后,有些委屈耳朵看着傲天启说出了自己现在最想说的一句话,而林鸢真的很怕傲天启会拒绝自己,而这并不是林鸢自己在想的,看着傲天启的模样,林鸢觉得傲天启真的能做出来的。

    “不好意思,我得先回去了,魅儿还在等着我!”傲天启说完就开始穿衣服了。

    刚才抱着林鸢的时候,傲天启就已经是在隐忍了,要是再跟林鸢在一张床上的话,傲天启真心觉得自己一定会把持不住的,可是傲天启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在这个时候傲天启觉得还是选择离开是最合适的。

    “你真的就决定这么将我给留在这里吗?真的就不管我了吗?”林鸢有些想哭的样子,就这么楚楚可怜的看着傲天启。

    傲天启倒是真的怕自己坚持不住了,扭过头不再看林鸢,说道: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小心点,让保镖送你回家吧!

    傲天启说完就离开了。

    林鸢听到关门声就知道傲天启是真的走了,林鸢就算是再想让自己坚强的不哭,在这个时候还是有些忍不住开始流泪,林鸢的哭声其实早就传入了,在门外并未走远的傲天启的耳中。

    傲天启无奈的摇摇头,在这种时候,傲天启还是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选择的,在面对林鸢的时候傲天启不止是觉得自己配不上林鸢最要是的是傲天启不想让另一个女人继续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了,有魅儿傲天启就觉得已经很对不起魅儿了,若是再多一个林鸢,傲天启真觉得自己或许会疯掉的。

    傲天启一出来就看到强子了“怎么样?有人去那边吗?”

    傲天启将林鸢的事情放在脑后,看着强子很认真的在询问公司那边的事情,傲天启可没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的严重。

    中情局的人,若不是刚才看到林鸢的话,或许还真的就将傲天启给带走了,即便是傲天启是国安局的少校,那对于中情局的人而言也不是什么太大的身份,倒是听到这个身份不会轻举妄动了。

    “你怎么样?享受了美人乡是不是?”强子没有回答傲天启的话,倒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看着傲天启坏笑。

    强子跟着傲天启这么长时间,强子的一个笑,傲天启还能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

    “没事做了是不是?”

    “中情局的人都拿林大小姐没办法,我想着也就是只有你才能让林鸢这样吧?”强子好像是月所越觉得好玩了一样,一副我这一次才不会轻易的放过你的样子。

    “强子,你吃错药了。”傲天启看了一眼强子,找到自己的车就上车了,也不再搭理强子,反正强子就是这幅德行,若是不让强子说完,强子是不会散伙的。

    “你怎么就下来了,怎么不跟林大小姐温存一番再下来。”

    “就是就是。”

    没等傲天启回答强子的话,薛子的声音在车后边传来。

    傲天启知道一定是这俩人担心自己才会找到这里来了,看着强子还能跟自己开玩笑就知道,中情局的人是一定拿他们没办法的,也就是说公司现在是什么事情都没有。

    只是老首长死了,这是让傲天启唯一觉得心寒的地方,自己的一个恩人说走就走了,傲天启是不会放过将老首长害死的人的。

    “老首长死了,去调查一下吧,不能让那些人活的太久了。”傲天启没有回答强子跟强子对自己说的玩笑话。

    “什么?”强子在听到傲天启这么的时候,也是一脸的吃惊,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傲天启,看着傲天启的脸色,就知道傲天启还在悲伤中没有走出来。

    强子原本以为,今晚中情局的人之所以会找到傲天启只是因为沃虎邦的事情,谁知道老首长居然死了,这其中到底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强子倒是有些想知道了。

    “怎么回事?”强子也不再跟傲天启开玩笑了,眼神炯炯的看着傲天启,想要将那些人直接碎尸万段的样子。

    “还不清楚,你去派人调查一下吧?这就是今晚的事情,中情局的人没一个好鸟。”傲天启说完,眼睛里透着寒光,让强子一颤,好久没见到傲天启这样的表情了,强子知道出门跟老首长的关系,想着这个将老首长杀害的人,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我不会放过他们的。”这是傲天启在上楼前跟强子还有强子说的最后一句话。俩人相视一眼,傲天启的话已经很明确了,俩人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而傲天启好像是会意一般,转身就走了。

    老首长以前对傲天启的好历历在目,让傲天启一时间真的很难受接受这些,对于傲天启而言,对自己好的人,自己都是清清楚楚的记得的,而那些对自己不好的人,傲天启一般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老首长的事情足以说明,那些对自己不利的人,是永远都不要心慈手软的。

    “傲天启哥哥你回来了?”傲天启刚一开门就听到了小妮妮的声音。

    傲天启勉强自己笑笑“小妮妮,怎么了?这么高兴。”傲天启就像是对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的对待小妮妮,溺爱的摸摸小妮妮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