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林鸢给傲天启点了一杯咖啡,林鸢知道下午是傲天启最忙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没精神的时候,在咖啡上来之后林鸢就直奔主题了,这一次林鸢可不想跟傲天启那么干坐着了,说真的那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上一次我问过你,若是魅儿不介意的话,你会不会跟我在一起,你现在考虑的怎么样了?不跟我结婚也没问题!”林鸢直视傲天启的眼睛说出了自己内心的话。

    面对林鸢的问话,傲天启陷入了沉思,说真的傲天启当时是觉得自己一定会跟林鸢在一起,但是这段时间以来看着魅儿对自己的好,加上林鸢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傲天启觉得若是让林鸢跟着自己的话,一定会让林鸢受到很多的苦难的。

    “我……”

    “你不是到现在了还想着怎么拒绝我吧?傲天启我就是喜欢你,你不也是喜欢我的吗?若是魅儿都不介意了,你还介意什么?”林鸢说到这里倒是有些激动了,目光很坚定的看着傲天启。

    “你怎么知道魅儿就一定不会介意?”傲天启问出了最关键的一句话。

    这句话也是让林鸢瞬间就无语了,在林鸢看来魅儿并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林鸢觉得只要自己找魅儿谈谈是一定能成功的。

    “我可以去找魅儿谈谈。”

    “鸢儿,有些事情是强求不得的,我跟魅儿也算是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的,我不想伤害魅儿,也不想伤害你,你知道吗?”

    傲天启说的是事实,这一点不止是林鸢自己很清楚的,林鸢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自己都坚持这么长时间了,难道就这么放弃吗?林鸢说真的是有些不甘心的。

    “难道就让我这么放弃你吗?我都坚持这么长时间都喜欢你了,若是让我不喜欢你,我自己或许都不习惯了。”

    “鸢儿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强的。”

    傲天启说完这句话林鸢真的就不再说话了,傲天启也不知道林鸢到底在想什么,反正在出门看来,林鸢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有些事情若是林鸢自己想不明白的话,别人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傲天启,我知道了,能在你身边最好,不能在你身边,我也愿做你的红颜知己?”

    “好。”

    傲天启知道这是林鸢最大的让步了,而自己能做的现在就是尽量的满足林鸢的任何的需求,在傲天启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傲天启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跟林鸢分开之后,傲天启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强子那边什么都搞定了,黑帮的事情以后傲天启再也不太用担心任何的了,傲天启就知道没有事情是强子搞不定。

    别墅发展的事情最近莫阿姨那边紧张的也是很顺利的,计划一推出就有很多人开始资咨,傲天启就知道听莫阿姨的是没错的。

    而投资公司的各方面现在都是稳步的在上升的,有强子那些人在弄着个个方面,傲天启知道自己是什么都不用担心的,而魅儿那边的公司,也是只赚不赔的,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傲天启最初的想法在进行,已经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中情局那边林鸢已经让她爸什么都弄好了,以后就算是国安局这边没人能帮助傲天启了,中情局的人也不会找傲天启的麻烦了。

    傲天启想着最近的事情,瞬间整个人都很好了。傲家的人也已经接受了欧阳魅儿,似乎这一切的事情都很顺利的在发展,在进行。

    来到魅儿的公司,将魅儿叫下来。

    “你怎么过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欧阳魅儿儿很担心的看着傲天启。

    其实傲天启已经很久没有过来找魅儿了,一般都是回别墅见的,所以一看到傲天启魅儿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

    傲天启看着如此紧张自己的魅儿,瞬间心里觉得暖暖的“没事,就是想你了,想让你跟我出去走走,你现在如何?”

    “当然乐意奉陪!”欧阳魅儿儿笑了,只要傲天启没事,自己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欧阳魅儿儿跟手下交代一声就跟着傲天启出去了。

    来到海边傲天启让魅儿依偎在自己的怀里,看着海边风平浪静的,似乎就像是现在傲天启的处境,一点事情都没有。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以后我们什么都不管了,都交给他们如何?”

    “真的?”其实魅儿一直都希望跟傲天启安安静静的生活,不去管那些事情,这样的生活是无拘无束的,是让人觉得向往的,魅儿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在傲天启的嘴里听到这句话。

    “你想吗?”

    “只要有你在,什么都是好的。”

    傲天启拦着魅儿笑了,似乎在跟欧阳魅儿儿说,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也是如此。

    傲天启不是累了,只是想要好好的调整一下自己了,自打这一天跟魅儿见过面之后,给所有的人留下了一封书信就带着魅儿去周游列国了。

    “该死的说走就走,什么意思。”投资公司的事情傲天启交给了强子等人全权负责。

    莫凤仙看着傲天启留给自己的书信,不免摇摇头笑笑“你小子倒是轻松了,可是苦了我了。”

    所有的事情傲天启都交代的清清楚楚了,在那些人的咒骂声中,傲天启早就带着魅儿走远了。

    飞机上。

    “这样做真的好吗?”

    “当然了,只要是我傲天启想做的,有什么不好的。”

    俩人对视一眼,这样的生活不是魅儿梦寐以求的吗?也就是只有身边这个男人才能带给自己这样的生活。

    机场。

    “你们倒是轻松了,我自己在别墅,有什么好玩的!”小妮妮看着在天空中成为一个吊小点的飞机心情很是郁闷,自己还是来晚了一步,都没送到这俩人。

    傲天启看着怀里的魅儿,笑笑,看着外边的云彩,傲天启知道自己这一次一定是做的最正确的一个选择。

    “我们一定会好好的。”魅儿轻声对着傲天启说出了自己最期望的事情。

    “只要是你想的,我傲天启都会做到的。”

    “好。”

    深情的对望,一切都在俩人的不言不语中成为了最好的表达。

    只是当强子再一次得知门少庭的消息的时候,就是飞机被迫降落的事情,强子很是担心,门少庭还没有恢复记忆,就这么死了,那强子给怎么向门家的人交代,该怎么跟桑枝解释,强子像是疯了一般,丢下了这里的一切去找门少庭。

    在飞机落点的医院强子找到了门少庭,不过门少庭的身边却有一个让强子意想不到的人存在,林鸢转头看到强子的时候,很是亲切的拉着强子做到门少庭的身边说道:“这是强子,你还有印象吗?”

    “跟我参加最后那次任务的强子,也是毒刺的人?”

    “对,你还记得,真好!”林鸢很温柔的拉着门少庭的胳膊,而强子不敢相信的看看林鸢,似乎是在等着林鸢给自己一个回答,而这会林鸢照顾着门少庭睡着之后,这才让强子跟自己出去的。

    “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你不想门少庭活着吗?”林鸢满不在乎的看着强子,此时的林鸢跟那个温柔的林鸢完全就像是两个人,强子这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真正的林鸢。

    “告诉我全部。”强子也没有跟林鸢拐弯抹角,林鸢让强子跟自己去了医院的楼下,这才叙述道:“那天我看着少庭跟欧阳魅儿上了飞机,可是我知道门少庭跟她好不长久的,所以我就预定了下一班的飞机,后来出事了,你是知道的,再后来我就找到了这间医院,欧阳魅儿该死,她也死了,门少庭只记得自己是门少庭,其他的记忆都是支离破碎的,不过我确信一点,门少庭不记得桑枝了,所以我林鸢就是门少庭的妻子,宸安还是我们的孩子,你还是门少庭最好的兄弟,这不很好吗?”

    “林鸢你都做了什么?”

    “这个不需要你来管!”林鸢说完就推开强子走人,这会林鸢走到一半,再转过头来看着一眼强子,叹气之后“你最红要什么都不要说,要是少庭能想起来,我自然是不会隐瞒,要是想不起来,这样是最好的。”

    接下来的几天强子真的什么都没说,而林鸢就这么偷偷的享受了,原本属于桑枝的爱,强子选择眼不见为净,虽然是喜欢林鸢的,可还是觉得这样不妥。

    在林鸢照顾门少庭的这几天,隔壁的病床上的一个女人吸引了,门少庭的注意“鸢儿,你帮我出去买些东西吧,我都写好了!”

    “好!”

    林鸢倒是很乖巧的接过门少庭手里的纸条,嘱咐护士看好门少庭就出去了,而门少庭看着林鸢走后,这才走到那个女人的面前“你恨一个男人?”

    “关你什么事!”这个女人给了门少庭一个大大的白眼转身就假装睡觉,而门少庭见着这个女人这副无理的样子,索性也就不再搭理了,其实门少庭也不知道自己是烦什么毛病,怎么就会想要知道这个女人的事情了。

    不知道为什么门少庭觉得这个女人有些眼熟,只是不记得,看样子这个女人应该是不认识自己的,不怎么会不搭理自己,所以门少庭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也就没有继续在追问,安心的等着林鸢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