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随即,一抹破碎凌乱的笑意浮现在了脸颊之上。多么的不可思议,她在陈家大宅生活了整整十年,而她也活到了整整二十岁。可是她却从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竟然是这样的。因为以前她每一次外出都是在俞雷霆为她安排的车里,不仅如此,她的身边总是有成群结队的保镖。因此,即使她离开了陈家大宅她的世界同样是被俞雷霆给强烈的与世隔绝着的。

    想着想着,柳轻姚就控制不住的落泪了。顿时,一直深深埋藏在柳轻姚心中的痛苦伤心一下子便决堤而出。

    她只是十年没有真正见过这个世界而已,但是妈妈的这一生却都是这样度过的,那妈妈这一生的痛苦该是有多深啊!所以,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难走,她都一定要完成妈妈的遗愿,找出那个幕后策划这一切的大坏蛋。

    “咦,你们看那个女人!”

    就在柳轻姚沉浸在自己复仇之路的世界里的时候,危险却正一点一点的向她靠近而来。几个打扮的流里流气,一看就是一副痞子样的男人正朝柳轻姚走了过来。

    “她长得还真是正点啊,简直就让人有一种欲罢不能的冲动之感。兄弟们,今天我们算是彻底的走了一次桃花运了。”一个流氓痞子猛咽了几下口水说道。那垂涎欲滴的模样简直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将柳轻姚给狠狠的压在身下大肆蹂躏一番。

    “是啊。这样一个绝美货色,我们玩尽兴了之后,再把她转手买到那些声色场所,绝对是一个好价钱啊。”一想到这种一箭双雕的没事儿,这个人就双眼冒着绿光,一副兴奋激动不已的表情。

    “操!哥几个在这里废话那么多做什么,赶快冲过去把那个女人拿下了再之后再来慢慢扯淡。不然的话煮熟的鸭子就飞了。”另外的一个人话一说完,就立马撒丫子的朝柳轻姚跑去。

    见状,其他的两个流氓痞子脑海里顿时窜出来一句话,那就是决不能容让那个人吃独食。然后连忙也跟着撒丫子追了上去。

    “她是我妹大家的猎物,可不许谁独享啊。”

    但是其他人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此时此刻对他们来说全世界就只剩下柳轻姚这么一个大美人儿了!

    “小美女,你一个人散步啊。”

    “小美女,你寂不寂寞啊,要不要哥哥们陪你啊。”

    “小美女,你的身材好好!要不要来和我们快活爽一下啊!”

    ……那三个人猥琐下流的对柳轻姚说着,令柳轻姚一听就顿时嫌恶的皱起了眉头。

    “你们走开。”柳轻姚气呼呼的瞪着他们,“你们要发情去动物园找母猪、母狗去,不要在这里烦我。”

    她好不容易才可以享受到这个真真实实的世界,但是现在却被这突然跑出来的三个大坏人给破坏了。真是太气人了。但是面对气呼呼的柳轻姚,那三个地痞流氓却一点儿都不以为意,相反的还像是在看西洋景儿一样,更加兴致勃勃的逗着柳轻姚。

    “呵呵,你们看,我们的小美女生气了呢。”一个地痞流氓边说,边伸手捏了一下柳轻姚的脸蛋儿,然后惊呼连连的说:“哎呀,她的皮肤好滑啊,就像是刚煮熟的鸡蛋剥了鸡蛋壳一样,白白嫩嫩的。小美女儿,你乖乖的,来赶快让哥哥来亲一口。”

    说着他就嘟着嘴巴凑了上去,想要大肆的吃柳轻姚的豆腐。

    唔!好恶心!

    看着那嘟起朝自己凑过来的男人嘴巴,柳轻姚顿时觉得五脏六腑在翻江倒海的闹腾,一种强烈的快要吐出来的感觉。

    “你滚开啦!”气愤难当的,柳轻姚扬手就给那个想要大肆吃她豆腐的男人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的刺耳一声响起。让在场的三个流氓痞子完全惊愣住了。因为他们没有想到柳轻姚竟然会有勇气对他们动手。因为她的外形看起来是那么的娇娇弱弱的,而且更为重要的一点儿是此时的柳轻姚脸上还挂着泪水。那种我见犹怜的气质可以说在柳轻姚的身上得到了最淋漓尽致的发挥。可是,现在她竟然动手打他们了。

    看来这个丫头根本就不像她外表看起来的那么柔弱。

    “哟呵,原来不是一只小绵羊,而是一只带着利爪的小野猫。兄弟们,不要跟她客气,动手!”那个被柳轻姚狠狠扇了一巴掌的男人啐了一口吐沫星子,然后对其他两名还在呆愣之中的流氓痞子说道。

    “好,既然她都不客气了,那我们也不要跟她讲什么绅士了。动手把她给彻底办了。”

    说完,三个人顿时犹如饥渴难耐的毒蛇猛兽一般,一把冲向了柳轻姚。

    “啊!不要!”顿时,柳轻姚惊惧失措的惨叫了一声。为什么她好不容易才离开陈家大宅,见识到这个美丽的世界,就让她莫名其妙的遭遇到了这样一件恐怖至极的事情。

    只是,柳轻姚没有想到此时在暗处有一个人正冷眼旁观的看着这一切。

    柳轻姚,你被这三个地痞流氓彻底玷污了身子之后,你以为俞雷霆还会对你言听计从,将你视为他一生一世的唯一吗?

    “不要!救命啊!”此时,柳轻姚悲戚惨烈的求救声从远处源源不绝的传过来,听在那个人的耳中就像是一曲交响乐,令人斗志昂扬,热血澎湃。与此同时,他更是高举起自己早就事先准备的相机朝那一幅幅令人遐想万千,暧昧不已的画面一阵猛拍摄。

    然后再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相机里的相片,这才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了。只是那个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他转身离开的同时,一个变数也在渐渐地向柳轻姚靠过来。

    “是她!”任冷冽皱眉,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三个流氓痞子竟然如此猖狂大胆的欺负柳轻姚。

    “看来俞雷霆真的没有照顾好她的猎物啊。”任冷冽双眸骤然漆黑沉凝,一股杀气从他的眸底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来。而他紧抿的唇角更是缓慢的勾出一抹刺眼的笑意。

    俞雷霆!二十年前的那一次是我错过了,但是这一次你既然没有能力保护好柳轻姚,那么从今以后她就将由我来保护。

    双手猛地一打方向盘,任冷冽修长有力的脚更是用力一踩方向盘,顿时车他的车就像是一头饥饿凶狠的狮子跑了出去,那震耳欲聋的轰隆隆声音让那些正在竭尽全力欺负、撕扯柳轻姚身上衣服的流氓痞子瞬间吓了一大跳。

    “靠,那辆车是不是疯了!竟然正在直直地朝我们这边开过来。他是不是疯了!”一个流氓痞子不敢相信的大声说道。

    “怎么着,他这是想多管闲事,跟我们叫板啊!今天我要是不把那司机给揍趴下,那我这些年就他妈的算是彻底白混了。”另一个地痞流氓也骂骂咧咧的说着,不仅如此,他还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抓路边的石头想要朝任冷冽的车给猛烈砸过去。

    “你们是笨蛋吗?难道你们还没看出来吗?我们哥几个是被人给算计了。我就说嘛,这天下怎么会有白吃的午餐。我看他摆明就是想对我们杀人灭口。这个小妞儿身份肯定不简单。”幸好在这个关键时刻,有一个地痞流氓的脑子是清楚明白的。

    听他这么一分析解剖,其他两名地痞流氓瞬间也是茅塞大开,在彼此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儿之后便撒丫子的跑了。也不管是不是吃到柳轻姚这只小肥羊了。

    但是刚刚那三个地痞流氓所说的话柳轻姚是一字一句,听得真真切切的。他们说有人要对他们杀人灭口,因为有人叫他们来欺负她!

    那个人是谁?

    难道他已经察觉到她的目的了吗?

    等等……她刚刚是偷偷跑出陈家大宅的,按理说是没有人知道她现在的行踪的,可是为什么他们三个地痞流氓会知道呢?难道说从她刚刚偷偷离开陈家大宅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给暗中监视着的。

    顿时,柳轻姚的脸色煞白一片,浑身上下更是一阵瑟骨森寒的阴冷。此时的柳轻姚已经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真的已经深陷在了一个惊天大阴谋里。

    “你怎么样?”就在柳轻姚想得出神的时候,一件温暖的西装外套从天而降给她披上了。瞬间帮她掩饰住了身上那些被流氓地痞撕破的衣服。以至于让她的狼狈不再那么的令人难堪。

    “我没……是你!”柳轻姚惊呼,完全没有料到眼前出现的这个男人竟然会是任冷冽。

    “你怎么会在这里?”柳轻姚除了震惊之外还是震惊。

    “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就在这里了啊。”任冷冽伸出食指轻轻拭去柳轻姚脸颊上的一滴泪珠,然后缓缓放入自己的唇边细细品尝咀嚼了起来。那认真娴熟的动作就好似两人是相恋至深的恋人,而他们两人之间又好似经常做着这种令人脸红心跳的事情。

    “轻姚,你忘记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对你所说的话了吗?我说我会保护你。”轻柔温暖的恍若破冰而出的声音,令柳轻姚听了顿时有了一种暖入心扉的感觉。

    只是,柳轻姚同时并没有忘记第一次她见到他时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那一天,俞雷霆是要把她送去给暗夜盟的展啸宇,可是当她打开箱子看到的第一个男人竟然是他任冷冽,而且当时那些人叫他为少主,而他也明确的表示过他是认识她妈妈的。这么说来,或许她可以从任冷冽身上着手调查当年关于妈妈的一切事情。

    任冷冽站起身,微笑朝柳轻姚伸出了手掌,“起来吧,难不成你还想继续这个样子在这里待下去?”

    “不要。”她现在已经被人知道了行踪,虽然那三个地痞流氓已经被任冷冽给吓跑了,但是谁知道一会儿那个幕后策划这一切的人会不会再向她安排什么坏事,让她从此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