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伸出小手放入任冷冽的掌心之中,那娇娇柔柔的手掌落入任冷冽的大掌之中,就像是一颗火种跌入了一片冰域里。

    “你的手怎么会这么的寒冷?”柳轻姚疑惑万分的问。如果不是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任冷冽的呼吸和脉搏跳动,柳轻姚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相信此时出现在柳轻姚面前的这个叫任冷冽的男人其实不是一个人,而是传中中的鬼。虽然这种想法有些离奇,但是柳轻姚就是这样认为着。

    而任冷冽同样惊讶,第一次他碰触柳轻姚的时候,她对他身上的寒冷没有丝毫的抵触之感,他可以理解为那是一个意外,但是这一次柳轻姚又再一次对他身上的寒冷没有任何知觉。

    顿时,一抹大大的笑容在任冷冽的嘴角绽放开来,随着心情的愉悦畅快,任冷冽也不禁对柳轻姚逗趣说道:“那美丽的小姐,我们请吧。”

    “恩恩。”柳轻姚微微的点头,一只小手紧紧的抓住胸前的衣服,一只手则任任冷冽牵着走向一旁的轿车。

    车,渐渐的驶离陈家大宅的控制范围。

    而陈家大宅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陷入了一片混乱的压抑之中。

    “黎叔,不好了。少夫人不见了!”突然,一道急促惊慌的声音在陈家大宅里响了起来。

    “什么?”听到禀告的黎叔大吃一惊,皱眉大声反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为什么柳轻姚会在陈家大宅消失了?你们是怎么看管少夫人的?”

    “我……”前来告诉黎叔的佣人看着黎叔那一脸怒气的模样,再想着这些日子一来,俞雷霆对柳轻姚的宠爱,令她突然觉得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地狱之中了。

    怎么办啊?

    谁可以来救救她啊!

    “什么我我我的!都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赶快去找啊。你们听着不管是陈家大宅的哪一个角落,你们都要仔仔细细的找清楚,一定要在少爷回家之前将少夫人给找出来!不然,我们的日子谁都不会好过。”黎叔态度严厉狠绝的对大家说道。

    “是,黎叔!”刹那间大家一哄而散,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寻找着柳轻姚的踪影。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柳轻姚早就已经随任冷冽去了暗夜盟,根本就不在陈家大宅里,所以即使他们现在将整个陈家大宅掀个底朝天,也是于事无补的。

    “少夫人,你这是跑到哪里去了。你明明知道少爷对你的在乎,不希望你擅自离开大家视线的,但是现在你却突然消失不见,让我们大家到处找你。不仅如此,还要冒着被黎叔、少爷处罚的危险。少夫人,你这是存心和我们过不去,想要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一个佣人哭天抢地的哀怨着说。

    “先不要抱怨了,如果我们想要保住我们手中的饭碗儿,那就是把陈家大宅的每一寸土地掘地三尺也一定要将少夫人给找处理啊。”另一个佣人将一个残酷的现实给大家摆了出来。

    “哎!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件事情明明是少夫人自己惹出来的,结果到最后却要我们来为少夫人的所犯下的过错买单。真是太过分了。”

    “对啊,真的是太过分了!”

    陈家大宅的佣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大声说着,那郁结不发的愤愤模样无一不是在表露着一个情绪,那就是大家对柳轻姚都产生了一种很憎恶讨厌的情绪。

    而这一幕正好落在了一旁细细观察注意着这一切的黎叔的眼中。他是了解俞雷霆的,就像是他了解自己的影子一样。

    这些日子虽然俞雷霆从来不曾出现在柳轻姚的面前过一次,但是躲在暗处之中的俞雷霆他的视线却是一刻都不曾从柳轻姚的身上离开过。就是因为这种明明想要狠狠的控制、占有的独占欲望。令俞雷霆的控制欲就会变得更加的强烈,同时他内心深处的那种不安全感也会随之越演越烈。

    因此,黎叔很确定,一会儿等俞雷霆发现柳轻姚竟然已经消失在陈家大宅的时候,他一定会大发雷霆的处置这些照顾柳轻姚的佣人。这样一来的话,那些佣人就会对柳轻姚产生深深的反感情愫。到时候,即使柳轻姚真的得到了俞雷霆的全部支持,她也不过是一只秋后的蚂蚱,根本蹦跶不起来。所以,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柳轻姚这一生一世都不会斗过他的。

    “看来你的这一招用的真的是很高明啊!”

    就在黎叔洋洋得意的时候,一道戏谑笃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只不过高明是高明,但是却不够狠辣!”

    黎叔惊怔,抬眸看向突然插话进来的女人,双眸陡然惊恐瞪大,“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说话间,黎叔的双眼四处张望着,生怕有人发现了他正在和这个女人交谈着什么。

    “啧啧!想不到这么多年没见了,你竟然变得这么的胆小。我记得当初即使是在俞雷霆的眼皮子底下,你也敢闯入我的房间。不是吗?”罗婶挑着眉,一双冰眸冷冷的看着黎叔,那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样。

    “你闭嘴!”这个女人果然还是一个疯子,竟然敢在这种情况下大言不惭,毫不避讳的说这样一些话,难道她就不怕俞雷霆再一次把她打入二十层地狱里面去吗?

    “放心吧。那些人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注意你和我。而且,你也放一百二十个心,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让自己跌入地狱,一败涂地。就算真的有那一天的发生,我也一定会拉着你垫背!”罗婶的声音带着一抹笑意,但是听在黎叔的耳中那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柄锐锐的刀子,好像他只要稍微一不注意她就会将他千刀万剐!

    “怎么?你这是在威胁我?还是想要找我报仇?”黎叔冷冷的睨视着罗婶,丝毫不把她明目张胆的威胁放在眼中。在他的眼中她从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闻言,罗婶浅笑的撒娇说道:“讨厌,我怎么可能会威胁报复你呢?”边说,罗婶整个人就像是突然之间没有了骨头一样,整个人妖娆魅惑的像一条八爪鱼一般缠上了黎叔的身体,轻仰着头,炙热的呼吸撩拨的吹拂在他的脸颊脖颈之上。

    “即使时隔这么多年,对于这种感觉你依然很怀念吧。”罗婶娇媚万千的说道。

    “你还真的是贱女人中的极品。”黎叔冷然一把推开她,挑着眉毛,冷冷的瞅着罗婶,“说吧,你今天出面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

    “你真的是好无情啊。”罗婶嘴上说着千娇百媚的话语,可是她的目光却理智冷静的让人瑟骨森寒,“人家今天来之所以会来找你,不过是想和你达成一个联盟而已。虽然,你的目的是想让柳轻姚从此以后在陈家大宅没有一丝一毫的地位。但是,你不要忘记了,俞雷霆可不是一个傻子,不会你说什么他就听什么的人。要是他知道柳轻姚不见了,他首先想到的是你看管不利。所以,你这条计策看似赢了,实际上却是将自己也搭进去了。”

    “看来你真的是一点儿都不了解我。”

    面对罗婶的话,黎叔一脸不以为意的表情,“我既然敢用这一招,那就说明我已经想好了计策怎么去面对少爷一会儿的询问。我不是你,而且我永远都不会输。”

    “真的是这样吗?”看着黎叔那副看似洋洋得意,嚣张牛掰的模样,罗婶眼角的那股笑意更加的深邃锐冷了,“黎叔你从来都是在阴谋诡计里生存的人,所以你应该比我这个弱女子更加的清楚,装腔作势的强势其实都是浮云。其实如果你要是一点儿都不畏惧柳轻姚,你现在又怎么会千方百计的想要将她从俞雷霆的身边铲除掉呢?我知道你从来都只是把我当做是你手中的棋子,而我也从来就是把你当做是一块踏板。既然我们本来就是一种彼此利用的关系,那你又何必怕和我合作呢?毕竟,我们现在的目标都是一样的!”

    不得不说罗婶的这个提议对黎叔来说很吸引人,因此当罗婶一说完之后,他就立马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很清楚罗婶的身份,更清楚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个女人就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家伙。但同时她对他却是充满了恨意的。现在,她竟然主动开口要和他合作,那就是说她也意识到了柳轻姚对俞雷霆的严重影响,这样下去,不管是陪伴俞雷霆长大的他,还是曾经在俞雷霆生命里扮演过重要角色的罗婶,都只会有一种下场,那就是永远失去在陈家、在俞雷霆心目中的地位。

    而且,还有一点儿。他当初既然能够成功的将她从俞雷霆的生命中彻底除名掉,那他现在就没有怕她的理由了!

    敛眸,黎叔直直地看着罗婶,“好,我答应你的条件。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不管是你要对柳轻姚做什么事情,都必须事先征求我的同意。绝对不允许你擅作主张,让所有事情功亏一篑。”

    听着黎叔的这一番话,罗婶心中顿时火冒三丈远,气得的是牙痒痒。

    好一只老狐狸!一条腿明明都已经迈进棺材木里面去了,却还是不忘紧紧拽住手中的权利。不过这样一来也好,等到他们一起将柳轻姚从俞雷霆身边铲除之后,他们之间所做的一切事情就将由黎叔来承担。到时候黎叔一身腥,她倒是成了一个干干净净的好人。那时候俞雷霆一定会忘记她曾经所犯下的一切过错,然后重新的、真正的接受她的。

    “好啊!没问题!”几番深思熟虑之后,罗婶重重的点头回答说:“一切就按你说的办。”

    “既然你同意了,那你记着。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出现在陈家大宅人的面前,尤其是少爷的面前。”要是让少爷知道了罗婶,那整个陈家大宅还不天下大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