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毕竟柳轻姚会在陈家大宅失踪,让她不仅遭遇了那三个地痞流氓的调戏,还让她落入了他的死对头任冷冽的手中。不管于公于私,黎叔多多少少都是应该负一部分责任的!

    唇瓣蠕动,俞雷霆一次一次的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提示。不管他对黎叔有多么的不满,一切都等把柳轻姚找出来,眼前的僵局解决了之后再说。

    “黎叔……等等!”俞雷霆抬眸看向黎叔,刚开口说一个字,突然一个大大的疑惑蹦跶在了他的脑海里。

    “黎叔,这些照片你是从哪里来的?”俞雷霆皱眉,一脸严肃的询问黎叔。这些照片肯定不会是任冷冽拍摄的,如果是任冷冽的话他看到柳轻姚遇到了危险,第一件事情绝对不会是拍这些照片,而是去救柳轻姚。

    还有,这照片是拍立得,很显然拍照片的人从一开始就是在现场的。而且,还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拍照片的人他很清楚柳轻姚的身份,可是他却并没有拿这些照片来威胁他,相反的就这么大刺刺的送来了。

    那么他这么煞费苦心拍摄这些照片的用意是什么呢?

    黎叔面对俞雷霆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顿时被打击的华丽丽的,他刚刚对他态度有史以来最恶劣,他现在不是应该跟他道歉,说他只是太生气了,并不是有心的吗?可是为什么他竟然说出口的话语还是关于柳轻姚的呢?

    难道在俞雷霆的心目中他的地位真的已经完全不如柳轻姚了吗?

    眼神瞬间沉冷阴狠,黎叔暗暗握紧了拳头,僵硬着声音回答说:“不太清楚,刚刚我们在在满屋子找柳轻姚下落的时候,罗婶在花园里捡到的。我刚打开信封看,少爷你就回来了。接下来所有的事情少爷你都知道了。”

    “你说罗婶?”俞雷霆响起,那一天汪曼春来陈家大宅的时候,也是她将汪曼春带到他房间门口的。

    “罗婶是谁?”突然之间,俞雷霆发现这个罗婶好像一点儿都不简单。他早就已经对新来陈家大宅的佣人说过,从今以后柳轻姚就是他们的女主人。那汪曼春虽然是一个客人,但是从外型上,特别是脸型却和柳轻姚有着几成的相似。但是,她对汪曼春却没有一点儿的畏惧,相反地还动手打她!

    那态度就好像知道汪曼春对他而言根本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

    “你让罗婶来见我!”既然心中有很多疑问都是关于罗婶的,他与其在这里审问黎叔,那还不如去直接询问当事人。

    “好。”黎叔点头,对俞雷霆做出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黎叔鞠躬之后,便走出了房间。

    不一会儿,罗婶敲门走了进来。

    “少爷,你找我?”罗婶双手交叠胸前,黑色的面纱将她的脸颊包裹的严严实实。虽然她此时穿着一身黑色衣服,但是却依然无法掩饰那又土又严实的黑衣服下面其实是一副怎样令人垂涎欲滴的身材。

    所以当下俞雷霆就十二万的笃定,这个罗婶绝对不会是一个普通的佣人。

    敛了敛眸子,俞雷霆将柳轻姚被那三个地痞流氓调戏欺辱的照片递给罗婶,沉声严肃的询问:“这些照片是你的?”

    俞雷霆是在故意刺探她!

    “照片?”罗婶一脸茫然,“什么照片?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吗?”冷雷霆冷冷一哼,“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把这个信封拿给黎叔呢?”

    “信封?哦,少爷是说我刚才给黎叔的那个信封啊。”罗婶顿时一副茅塞顿开的模样,“那是我刚才去找少夫人的时候在院子里看到的。我觉得很奇怪所以就拿给黎叔了。”

    “是吗?”俞雷霆一双眸子直直的停留在罗婶的身上,虽然她掩饰的很好,但是他总有一个感觉,这一件事情和这个叫做罗婶的女人绝对脱不了干系。她的表现太过于镇定自若了。就好像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一定会找她,而且也确定他会问他什么问题似的。

    “是啊。”罗婶重重的点头,一双乌黑眸子却紧紧地看着俞雷霆,“少爷,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犹豫再三之后,罗婶最终还是说出了口。

    听到罗婶这样的话,俞雷霆紧抿的脸上随即浮现出一抹嘲弄的笑容,她都把话说的这么明显了,竟然还故意问他要不要说,如果她不想说,从一开始她就不会开这个口吧。不过这样也好,正好他可以看看她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说吧。”俞雷霆整个人往一边的沙发上坐去,一双眸子淡淡的看着罗婶。

    “少爷和少夫人之间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罗婶自然知道俞雷霆是在故意试探她的,不过她是了解俞雷霆的,她很清楚的知道如何去掌控俞雷霆那股火爆冲动的脾气。

    听到罗婶这话,俞雷霆微微一挑眉,眼底闪过一抹不悦,这是他和柳轻姚之间的私事儿,什么时候轮到她这个新来的佣人来指手画脚了。

    不过,现在却不是他冲动暴怒的去质问她的时候。不动声色,俞雷霆淡淡的开口说:“然后?”

    “虽然我不知道少爷和少夫人之间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少夫人对于少爷来说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在很多事情上,少夫人的想法都是很天真梦幻的。再加上我听说少夫人从小到大就是一个孤儿,这样的女孩子是很没有安全感的。所以,少爷和少夫人相处的时候除了要扮演好一个丈夫的角色之外,更应该充当她的父亲,更她足够多的耐心和安全感。这样,少夫人才会真正融入这个陈家大宅,她才不会觉得她是孤寂无助的。这样的话少夫人就会真正的开心起来了。我想这就是少夫人偷偷跑出去的原因吧。”罗婶的话诚挚而真诚,就像是一个知心姐姐,在帮俞雷霆解决着一个最焦头烂额的大灾难问题。

    俞雷霆神色一凝,一副很是赞同的表情,“你说的很对,我对轻姚总是摆出一副强势命令的口吻,表面上我是在宠她,可实际上我却强制要求她必须什么都得听我的。如果我真的能过做到像我说的那样让她出去工作的话,她估计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了吧。”

    说完这一段话之后俞雷霆就露出一脸懊恼的表情来。

    看着俞雷霆的这一副表情,罗婶眼底立马就露出了一抹笃定之色。果然,俞雷霆现在特别需要一个可以真正跟他谈心的人。只是她多么的希望她之所以会成为俞雷霆无话不谈的人,并不是靠柳轻姚的缘故,而是因为她自己本身!

    虽然失落,不过来日方长,谁知道以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故了。更何况,现在柳轻姚估计早就已经被那三个地痞流氓毁灭一旦了。

    就想她当初被那个人残忍无情的摧毁掉一样!

    “少爷你不要担心,以后我会帮少爷的。”罗婶自告奋勇的对俞雷霆拍着胸脯保证说:“我一定会让少爷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平凡真诚的幸福的!”

    “好!”面对罗婶的过度热情,俞雷霆并没有排斥或者反感,相反地他还以一种异常感激的口吻说:“那以后就麻烦你多提醒指点我怎么对待轻姚了。对待轻姚我有太多的亏欠了。我应该加倍对她好,而不是再让她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受伤。不过……”突然,俞雷霆的脸上流露出浓郁的忧伤。

    “怎么了?”罗婶见状连忙出声询问:“是不是少爷在担心少夫人?”

    “是啊!”俞雷霆点头,万分担忧紧张的说:“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那些混蛋有没有虐待她。”一想到三个杀千刀的混蛋有可能已经伤害到了他疼爱怜惜不已的柳轻姚时,俞雷霆顿时就有一种想要将他们抓起来狠狠暴打一次的冲动。

    他发誓,如果让他调查出这一切的幕后策划者是谁之后,他一定会让那个人付出一种生不如死的代价!

    竟然敢动他的轻姚,真是找死。

    这样想着,俞雷霆眼角的余光便别具深意的看了罗婶一眼。

    “我想少夫人应该是不会有事的。”罗婶虽然在这一句话里用了一个“虽然”,但是那语气之中的肯定意味却是那么的重。就好像她现在是知道柳轻姚在哪里一样。

    这样看来他的感觉是对的!

    即使这件事情不是罗婶主导的,她也一定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是吗?”俞雷霆泄气不已的说:“我甚至连轻姚是在什么时候失踪的,这三个绑她而去的地痞流氓混混是谁也不知道。我甚至连去哪儿才能够找到柳轻姚我都不知道。”

    “少爷,你不要这个样子。”罗婶看着俞雷霆那自责难过的模样,眼底瞬时就像是镀上了一层冰冷刺骨的寒霜,但是她的动作却是情不自禁的上前蹲在了俞雷霆的面前,双手抱着俞雷霆的腿,再将她的脸颊轻轻地靠在他的大腿上,缓缓开口安慰他说:“少夫人吉人自有天相,虽然被那些地痞流氓给逮了去,但我想少夫人是绝对不会有性命危险的。毕竟少夫人长得很漂亮。”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俞雷霆拧眉,沉冷的眸子看着这个自发自觉趴在大腿上的女人。她这是在搞什么飞机,他甚至连她的鼻子眼睛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结果她却自来熟的突然趴在他腿上。

    不对,就算他和她是熟人,她也不能这么做!

    放浪!下贱!

    恼怒的俞雷霆豁然一下站起身,罗婶被俞雷霆这一猛力动作刺激上,整个人顿时后仰倒在了地上。

    而看着狼狈摔在地上的罗婶,俞雷霆冷漠的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居高临下,俞雷霆冷冷的提醒警告罗婶说道:“罗婶,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什么时候是你该做的,什么事情是你不该做的。”

    听到俞雷霆话语之中的警告意味儿,罗婶整个人脊背一僵。

    糟糕,她刚刚竟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感情,让自己像一只饥渴难耐的母猪一样扑上了俞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