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他现在一定嫌弃死自己了!

    “对不起,少爷。我只是……”罗婶陡然将那些话语差点儿说出口的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她已经犯了一次错误了,不能再犯第二次了。

    暗暗垂下眸子,罗婶从地上站起身,退到一边,双手交叠身前,深深鞠躬,言辞恳切的保证说道:“我以后不会再犯了!”

    “嗯。”俞雷霆轻轻地点头了一下头,“罗婶,我有一件事情要交给你去做。”

    “什么事情?”罗婶眼睛一亮,雷霆终于相信她了吗?

    “你去照片中的这三个地痞流氓找出来。”俞雷霆一字一句的说:“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做到这一点儿的。”

    这一刻,罗婶才发现俞雷霆其实根本对她就是有怀疑的!什么让相信她一定有办法去将那三个地痞流氓找出来,实际上根本就是他在试探她!看她是不是和那三个地痞流氓一伙的。

    “好,我知道了。”罗婶的心再一次渐渐冰冷无温了。俞雷霆是冲动易怒的,但同时他却又是心思如尘的。

    而她竟然就这样低估了他!

    不过,俞雷霆越是对她心狠冷漠,那么柳轻姚所承受的痛苦折磨就会更加的惨烈痛苦!因为,俞雷霆施加在她身上的一切痛苦,她都要以百倍千倍的代价重新施加在柳轻姚的身上。谁让柳轻姚抢走了她的俞雷霆呢!

    “少爷等我的消息。”眼角含着淡淡的笑意,罗婶转身离开了房间。

    偌大的房间,顿时就只剩下俞雷霆了!

    然后,孤寂恐慌的藤蔓一下子就像是雨后的春笋一般缠裹了俞雷霆,伸手抚摸着照片上惊惧恐慌的柳轻姚,他喃喃发誓承诺说:“轻姚,你放心,我一定会很快把你从任冷冽手中救出来的。”

    而此时在医院的柳轻姚看着跟自己在同一个病房的门少庭,二人一句两句的居然聊起来了,这会柳轻姚若有所思的看着门少庭说道:“你知道吗?今生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其实是一种缘分,可是若是实在是无法在一起,强求是根本就不行的!”

    柳轻姚说完之后,对着门少庭一笑,刚好林鸢就回来了,门少庭自然是不会让林鸢吃醋的,柳轻姚轻轻的一笑,转身就直接睡过去了。

    很快柳轻姚就进入了梦中,那个男人再次出现。

    而她要做到这一点,那么首先就要从俞雷霆做起。

    “而且,雷霆哥哥你不是说过,你要娶我为妻吗?难道那一句话是骗我的吗?”柳轻姚带着哭腔的声音听起来委屈极了,也动听极了。

    刹那间就让俞雷霆为自己设下心理建设全部轰塌殆尽了。

    “不是骗你的。”反身俞雷霆一把紧紧地将柳轻姚搂在怀中,“我要娶你,我要一生一世的爱你。”

    “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还要离开我呢?”

    “因为我怕自己会伤害你?”

    “那如果我说你现在离我而去就是对我的一种伤害呢?”柳轻姚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她的声音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认真。

    而这种感觉让俞雷霆觉得自己恍若一下子就从地狱飞身到了天堂!他双手箍着柳轻姚的肩膀,凝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对她承诺说道:“那么我会一辈子都不离开你,即使有一天你想赶我走,我也绝对不会离开你。”

    四目相接,空气中的敌对之感渐渐消失不见,一股浓浓的暧昧开始在两人之间隐隐地缠绕起来。

    清晨的阳光之中,柳轻姚精致如瓷的脸蛋上恍若被笼罩了一层薄薄的金纱,透明美丽极了,就像是一不小心跌落凡尘的仙子。

    “轻姚,你好美!”俞雷霆注视着柳轻姚,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而他的眼神也逐渐变得火辣辣起来,就好像是要将柳轻姚整个人给生吞入腹了般。

    “轻姚……”俞雷霆轻声呼喊着柳轻姚的名字。

    虽然,她真的很想代替姐姐向俞雷霆赎罪。但是对于俞雷霆,柳轻姚的心底真的有着太多太多不好的回忆!

    在她小的时候,每一次如果她没有完成俞雷霆跟她安排的任务,他就会把她关入有蛇的封闭密室里。又或者让人百般虐待凌辱姐姐。渐渐地,她长大了。然后俞雷霆就开始让她学着怎么去勾引男人,甚至让她去陪那些男人!

    现在,就是这样一个操控了她整个人生,也彻底改变了他人生的俞雷霆竟然要碰触她的身子!

    她要怎么做呢?

    此时,柳轻姚的一颗心就像是十八只吊桶在打水,七上八下。明明心情很混乱、很恐惧,可是她却一点儿都知道该怎么应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

    而俞雷霆的心中也同样是忐忑不安的。

    明明对于这样的事情他见了很多,了解很多,但是现在这一刻的俞雷霆表现得却完全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孩子。再靠近一点点,再一点点他就可以亲吻到柳轻姚了。这一次,他没有强迫柳轻姚,她是自愿的。

    这样的感觉对他来说真的是好珍贵,好特别。

    炙热呼吸彼此缠绵纠缠,一种令人脸红心跳的气息在空气中越燃越烈。然而,就在俞雷霆还差一毫米要碰触到柳轻姚的瞬间,她将脑袋转开了。然后,俞雷霆的唇瓣与柳轻姚的脸颊擦肤而过。

    顿时,一股股浓烈的失落犹如夏日午后的暴雨层层叠叠的席卷而来。

    而柳轻姚很显然也被自己的这一个动作给惊吓住了!

    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最后关头做出这样的动作,不过这样的动作也正好反映了她心底最真实的想法。不管她的理智是有多么的想要说服自己去接受俞雷霆,但是她的心还是没办法做到这一点儿。

    刹那间,一种尴尬的僵局在两人之间无声无息的蔓延了起来。

    “雷霆哥哥,我……”终于,柳轻姚率先打破了这份诡异的静谧。

    “什么都不要说!”俞雷霆开口打断柳轻姚。果然,在轻姚的心底他还是无法靠近的。而这一切却恰恰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去责怪任何人。

    “我没事的。”俞雷霆说完,狼狈的放开柳轻姚起身。

    这样的俞雷霆浑身上下都显示他在生气,哪有不好。顿时,柳轻姚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

    可怜兮兮的柳轻姚一只小手轻轻地扯着俞雷霆的衣角,“雷霆哥哥,你生气了吗?”

    那小心翼翼的声音让俞雷霆心中一紧,皱眉,他的一双眸子沉暗的在柳轻姚身上游移打量着。

    是他的错觉吗?

    他觉得柳轻姚变得好像不一样了!不仅对他不再排斥抵触得厉害,相反地在她的眉色行为之间,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她对自己的害怕和恐惧。全然没有了先前的泼辣和野蛮,这样子的她倒更像是以前没有失去记忆的柳轻姚了。娇柔乖巧,但是骨子里却透着浓浓的叛逆。

    “轻姚,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沉凝着双眸,俞雷霆很认真的询问柳轻姚。

    柳轻姚被俞雷霆突然这么一问,神色骤然一慌。

    她要告诉俞雷霆她其实已经恢复记忆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会不会又变成以前那个样子,对她态度恶劣,并且还要将她囚禁起来。

    看着柳轻姚那神色慌张的模样,俞雷霆顿时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你真的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不得不说,柳轻姚是一个非常不适合说谎话的人,只要她一说谎话,她就会异常的显得局促不安。

    一股愠怒的气息从俞雷霆身上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来,不仅如此,他高大健硕的身体还一点一点的向她靠近着。

    这种强烈的压抑之感让柳轻姚本能的觉得如果她把一切告诉俞雷霆之后,一定会让现在的局面变得更加的失控起来。而且,现在对她来说只有俞雷霆才能帮助她找出当年那个背后陷害姐姐悲惨一生的幕后坏人。

    她不能得罪俞雷霆!更不能让他对自己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她应该怎么做呢?

    “轻姚,回答我的话!”柳轻姚每沉默一秒钟,对俞雷霆就更加的恐惧压抑。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他的真面目了?

    “我……那个……”结结巴巴,一双眸子不停地转动着,终于柳轻姚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雷霆哥哥,我没有什么隐瞒着你的,我……头好痛啊!”说着说着,柳轻姚就立马做出一副娇柔堪怜的模样,可怜兮兮的看着俞雷霆,“雷霆哥哥,我饿了!”那楚楚撒娇的模样,让俞雷霆顿时忘记了要继续追问下去。

    他连忙柔声对柳轻姚说:“那你先好好休息,我去让黎叔给你做吃的。”

    或许,刚才真的是他太多疑了!

    如果柳轻姚真的恢复了记忆,那她怎么还会主动开口让他留下来呢?更何况,就算柳轻姚恢复了记忆又如何,难道他就会放弃对她的那份爱吗?

    如此想着俞雷霆的双手便不自觉的更加紧紧地抱住柳轻姚,“轻姚,对不起,刚刚是我语气太重了。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雷霆哥哥……”柳轻姚诧异极了,她没有想到俞雷霆竟然又一次主动跟她道歉。

    “不能原谅我吗?”没有得到柳轻姚准确的回答,俞雷霆懊恼不已,便朝她伸出手掌,“那这样好了,我让你打来出气。”

    这一下,柳轻姚更加的惊愣了。神啊,谁来告诉她这一切真的不是在做梦。那个一向以折磨她为最大乐趣的男人,此时此刻竟然不仅主动给她道歉讨好她,甚至还让她打他!

    这是天要下红雨了吗?

    “怎么了?”看着柳轻姚那目瞪口大的模样,俞雷霆连忙伸手抚摸她的额头,“是不是额头又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