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没有。”柳轻姚摇头,一瞬不瞬的看着俞雷霆,认真颤抖的说:“雷霆哥哥,你……是不是真的真的很喜欢我啊?”

    “恩。”俞雷霆脸上露出一抹苦笑,但在这抹苦涩的笑容里更多的却是庆幸和幸福。庆幸的是他终于认识到自己对柳轻姚的感情。幸福的是他的轻姚正在努力学着真正地接受他。

    俞雷霆将柳轻姚放在床上,细心的为她盖好被子,温柔的对她说:“你先好好躺着,我去给你弄东西吃。”

    “等一下!”柳轻姚连忙拉住俞雷霆的手,一双眸子热切而期待的凝视着他,“雷霆哥哥,你能够告诉我,你有多么喜欢我吗?或者说你有多爱我?”

    俞雷霆一怔,他看着柳轻姚,他发现最近的柳轻姚变得好喜欢问他这个问题啊,好像他的这个答案对她来说是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一样。

    她是在不安吧!

    毕竟刚开开始她那样热情主动的追求他,可是他却总是对她冷漠以对,甚至还想着把她送给其他的男人。现在,他又突然信誓旦旦的对她说他喜欢她。这样截然相反的态度一定让柳轻姚觉得他奇怪极了。又或者说,他的话真的是让她太难以相信了。

    深吸口气,俞雷霆重新在柳轻姚的床沿坐下,既然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闯下来的祸事,那他就要学会自己去处理解决。

    “是啊。我很爱轻姚,以一个男人深爱着一个女人的心爱着你。轻姚,你知道吗曾经就算是用枪指着我,我也不会相信有一天自己会喜欢你。因为你是我亲手迎接到这个世界上的,我看着你成长,看着你一天天的从一个小孩子变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女人。更何况在我们之间还横陈着那么多的恩恩怨怨。所以当我看到你出生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我觉得我就是应该用我全部的生命力来报复你的,让你和我一起一直生活在地狱里。”俞雷霆说着的这些话就像是带着一种魔法一样,让柳轻姚有了一种回到以前的感觉。

    那时候的俞雷霆的确是这样对待她的!直到现在她想起来那些画面,她依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惊悸感觉。

    “轻姚,你怎么了?”俞雷霆感觉到柳轻姚突然之间全身瑟瑟发抖,连忙开口询问:“是不是身体很不舒服?”

    “没有。”柳轻姚虚弱的摇头否定,此时对她来说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想要知道,“那为什么你现在又不恨我了?”

    “因为我发现爱你比恨你更会让我觉得快乐和幸福。”俞雷霆坦诚真实的回答说:“轻姚,你知道吗。过去的十几年来的每一天我都是生活在仇恨的地狱里的,我没有一天是真正开心的,也从来没有真正的笑过。即使我的那些愤怒可以说都不是我最真实的情绪。我就像是一个行尸走肉。每天唯一清楚记得的事情就是我要怎么做才能看到你痛苦。渐渐地,我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全是偏激一心想要复仇的我,一个还保持着善良的我。”

    “这话时什么意思?”柳轻姚震惊极了,从来没有想到在俞雷霆的身上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一个大秘密。

    “那现在的你是好的俞雷霆吗?”柳轻姚颤抖着声音,好奇万分的问。

    “不是。”俞雷霆微笑着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我是好的那个俞雷霆还是坏的那个俞雷霆。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可以告诉你哦。我已经很久没有再清清楚楚的见到另外一个自己跟我说话了。而且,我发现每一次只有我在对你最残忍的时候,那个好的一面的我就会出现。然后阻止我继续伤害你。”

    这一刻俞雷霆突然之间有些明白了,从一开始他就已经爱上了这个心地善良宛如天使一般的女孩。

    “那你的腿?”这一点是柳轻姚最最想不通的,在之前的十几年岁月里,俞雷霆都是坐轮椅的,但是为什么突然之间他的腿竟然可以走路了。而且还不用坐轮椅了。难道说他之所以坐轮椅也是为了骗她吗?为的就是让她对他更加的愧疚!

    “我的腿?”俞雷霆皱眉,失忆的柳轻姚可是不知道他曾经坐过轮椅的事情。

    “啊,之前家里的那些佣人跟我说过。他们说我是一个扫把星。不仅害得你失去了最璀璨美丽的人生,还让你的双腿残疾坐轮椅。”柳轻姚连忙搬出那些被俞雷霆已经遣送掉了的佣人说。

    “那不是你的错。”之前他之所以那么的说,是因为他要寻找一个继续支撑自己活下去的理由。但是同时俞雷霆却是十分清楚明白的,那就是他和她姐姐之间的那些恩恩怨怨和柳轻姚完全是没有关系的。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说,柳轻姚和他一样,都是一个无辜的可怜人。

    她根本就不需要为她姐姐所犯下的那些过错承担些什么。可是,如果俞雷霆不去恨柳轻姚的话,他就找不到自己的人生方向了。所以,他只能将很多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柳轻姚的身上,让他理直气壮的去报复、伤害她!只是,这样一来他却更加的痛苦。

    “其实我的腿在出车祸之后的三年后就被医治好了的。只是,那时候因为我始终放不下过去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所以,我的潜意识里不想让自己重新站起来走路,因为我的腿残了,就会加深我心底想要复仇的渴望。轻姚,我真的好抱歉,我以前真的不应该那么伤害你的。”俞雷霆坚定认真的向柳轻姚求饶着。

    可是得知所有真相的柳轻姚却一时之间完全说不出自己心中的感受,原来她以前所承受的那一切只是因为俞雷霆任性的想法而已。

    就因为他那样任性固执的想法,让她的这一生都被毁灭得一塌糊涂!

    柳轻姚顿时沉默了,她没有回答俞雷霆的话。只是,她的眼角却不停的有泪水滑落而下。

    看着柳轻姚这样一副伤心落泪的模样,俞雷霆的一颗心顿时犹如万箭穿心一般的痛楚着。他多么的想要伸手去碰触一下柳轻姚的脸颊。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去对柳轻姚做出这样的动作来。更何况他现在的这种行为叫什么呢?先打柳轻姚一巴掌,再给她一颗甜枣吃吗?

    懊恼的,俞雷霆收回自己的手,转身背对着柳轻姚,缓缓开口说道:“轻姚,我曾经想过一辈子都不要让你想起以前的事情。这样你就可以爱上我,心甘情愿的做我的女人。就是因为我的这个想法所以我才让黎叔将以前雷家大宅里的那些佣人全部送走,因为他们对于过去我对你做的所有事情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甚至,我还想让安医生把你脑子里的记忆神经给做手术摘除掉。这样一来的话,你就永远都不会有恢复记忆的时候了。”

    “那你为什么现在又愿意对我说了?”柳轻姚觉得俞雷霆好矛盾,既然他那么费心费力的想要对她将过去的所有事情隐瞒,那为什么现在又要把所有的事情告诉她呢?难道他就这么笃定她还会像以前那样乖乖的接受他对她的一切施加行为吗?

    “因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恢复记忆。”俞雷霆诚挚的说:“我也不想我们两人之间是生活在一个我虚构的童话幻境里。我希望你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出自你的真心,就像是我现在的每一个决定也是出自我的真心一样。你知道吗?轻姚,我真的好像想其他人一样,拥有一段最平凡真实的感情和家庭。而我最大的期望就是,在我心中一直所渴望的这一种幸福是你和我亲手一起营造出来的。所以轻姚……”

    说到这里的时候俞雷霆明显的顿了一下,转头再一次深深的看着柳轻姚的泪湿却依旧美丽万分的脸庞,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说道:“不管你是要恨我也好,还是要报复我也罢,我只希望你这一生都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说完这一句话,俞雷霆不等柳轻姚说话就出去了。

    听到关门声,柳轻姚这才慢慢侧过身体去看向俞雷霆刚才离去的方向。她以后真的要恨和报复俞雷霆吗?

    她没有想过,而且她想姐姐也一定不希望她可以对俞雷霆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可是,如果她不这么做的话?要她真的当做她和俞雷霆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心平气和的和他在一起的话,她又有些做不到?那么从今以后她又该怎么面对俞雷霆呢?

    顿时,柳轻姚发现她的烦恼变得更加多了。

    “柳轻姚,你果然是很有本事啊。”就在柳轻姚思绪烦乱不已的时候,那道熟悉而又阴魂不散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了。

    “竟然每一次都用生病这一招让俞雷霆节节败退,对你是言听计从,坦白从宽啊。不过这样一来也好,你就可以更加肆无忌惮的利用俞雷霆对你的感情找出那段被你遗失的记忆,以及为了姐姐报仇了。”罗婶的声音每一个字都透着一种蚀骨锥心的寒冷。

    如果是在这之间,柳轻姚或许还会被她所蒙蔽,可是现在她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一切真相,她休想再来蛊惑扰乱她的思绪了。

    “如果你来是为了说这些事情的,那么从今以后你不用再来找我了。我知道我未来的路应该怎么走,我不需要你来给我指点和安排。而且,我也绝对不会再做任何人手上的一个傀儡娃娃。”柳轻姚态度坚决的说,不仅如此,在她刚刚说了那么一长串话语的时候,她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再看罗婶一眼。

    罗婶一愣,全然没有料到柳轻姚竟然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心中不禁恼怒一起,挑眉冷冷的质问:“柳轻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在说我在误导利用你吗?”

    “有没有误导和利用你心里比我清楚。”柳轻姚依然不看罗婶一眼,继续态度坚决的开口说:“不过对于这些事情我不好奇也不想知道。我只希望你现在能够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以后不管你再说什么做什么,对我来说那都是无关紧要的。所以,为了不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以及让我和你之间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了。”说完,柳轻姚便缓缓闭上了双眸,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