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罗婶见状,顿时肺都快要气炸了!她从来都没有想到一向软弱无能,丝毫没有主见的柳轻姚竟然会突然态度坚决的对她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柳轻姚,你现在是以为你有了俞雷霆那棵大树可以依靠了。所以就想要丢弃垃圾一样将我彻底摆脱掉吗?柳轻姚,你好像搞错了。从头到尾,这所有的一切就不是你能够选择做主的。你的命运早已从你出生到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是决定了的。

    所以,在以前十几年的人生里,你是俞雷霆手中一个最低贱不堪的玩物、棋子。那么在你以后的人生里,你就会变成我手中的棋子。而且,你连丝毫的拒绝权利都没有。

    “既然如此,那柳轻姚你可千万不要后悔现在所做的这一个决定!”狂傲冷冷的扔下这一句话之后,罗婶便也消失在了房间里。

    那一刻,柳轻姚觉得好累啊!

    为什么她的人生总是会有那么的纷纷扰扰呢?她才刚刚和俞雷霆之间的关系缓和了一点点,但是紧接着就出现了一个身份神秘的罗婶!

    她到底是谁?

    为什么她要那么诬陷俞雷霆,然后迫不及待的想要她去对付俞雷霆呢?

    在这一切不寻常的背后是不是还隐藏着一个她所不知道的惊天大秘密呢?

    只是,在柳轻姚还没有思考出这个惊天大秘密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想要在俞家大宅里开心快乐生活下去,她就得有所改变。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一天俞雷霆在对她坦诚好一切事情之后,俞雷霆就像是突然之间彻底消失在了世界里了。她的日常起居生活全部都由黎叔来处理安排,虽然他对自己不再像以前那样冷漠排斥异常,但是对她还是十分很有距离和保留的。而其他的那些佣人虽然知道她是这个俞家大宅的女主人,但是他们似乎也明白了她其实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女主人。再加上他们的头上还有一个对她十分不待见的黎叔。所以,除非一些必要的交流之外,他们是绝对不会对她多说一句话的。

    “柳小姐,柳小姐……”护士的声音将柳轻姚在睡梦中给吵醒了,此时柳轻姚睁开双眸才看到自己还是在医院,只不过是自己在做梦而已,柳轻姚轻笑一声摇摇头说道:“怎么了?”

    “您该换药了!”

    “好,谢谢!”

    柳轻姚让护士给自己换药之后,才看了一眼门少庭,不知道为什么柳轻姚觉得自己以前好像是在俞家加过这个男人,只是一时间竟想不起来太多的事情了,柳轻姚也没有想那么多,这几天在医院看不到俞雷霆,对于她而言真的是很好的一件事情!

    第二天柳轻姚就被带回去了,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柳轻姚都不曾搭理过俞雷霆,不过俞雷霆好像是一点都不在意,慢慢的好像以前的事情都给忘记了,好像是没什么值得计较的。

    因为不知道那护士给柳轻姚上的药是什么药,一觉醒来柳轻姚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柳轻姚只是依稀觉得这个俞雷霆很是熟悉,却也很是模糊。

    早上俞雷霆走的时候,看着柳轻姚还在休息,也就没有叫醒这个小女人,似乎一切都是如此的顺理成章,让俞雷霆很是享受这个时光。“杏儿,你要是知道事情发展成这般的话,你会怨我吗?”

    每个人的世界总是不相同的,你根本就不知道你下一秒会遇到什么人会遇到什么事你甚至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跟你相爱的人遇到,莫安妮从来都没想到自己跟伊森木会在这样的情景之下遇到。

    而此时的俞雷霆那个刚才看到伊森木就跑的女人,她跟伊森木是什么关系?俞雷霆很是不满的看着伊森木说道:“解决好自己的事情,我不想我身边的人,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

    “我明白总裁。”伊森木作为俞雷霆的私人高级助理当然是俞雷霆身边最亲近的人了,此时的俞雷霆只想快点回家,见到那个让自己一刻都不想离开的女人,这么多年了俞雷霆似乎已经习惯了。

    而此时的莫安妮跟伊森木,都陷入了以前的回忆之中。

    那天莫安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反正那天的莫安妮跟伊森木闹的不算是愉快的,莫安妮说完自己想说的就一副“你想那样我能怎么办”。

    “好了不早了,我要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就算是给家里打电话,也不要太晚了。”那天是莫安妮跟伊森木第一次出来在外边过夜,其实莫安妮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的如此的大胆的,竟然敢出来跟伊森木约会了。

    莫安妮说完表现的很淡定的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了,莫安妮知道伊森木是不会真的生自己的气的,只是这样做会让伊森木有些郁闷而已,这样莫安妮会觉得很好玩。

    “伊森木,我倒是要看看你会不会被我弄得气急败坏的。”莫安妮自己想到这里就笑了,而这个时候伊森木在家里,别说多郁闷了,就连吃饭的时候都没怎么好好的吃饭。当然莫安妮是不会知道,其实伊森木在家已经是经过一番恶战才能出来的。

    欧阳伯母看着伊森木,有些阴阳怪气的说到:“伊森木,是今天阿姨做的饭菜不好吃,还是好久没有跟我们吃晚饭的你,觉得都不适应了,你怎么都没怎么好好的吃饭,这样是不对的。”欧阳伯母一副慈母的样子。

    当然这很是让伊森木厌恶的,只是说碍于老爷子的面子没有说出来,而伊森木也不理会欧阳伯母的话,要知道现在的伊森木还在想着莫安妮的事情,伊森木想不出为什么安妮会不愿见自己,要知道伊森木是十分肯定莫安妮一定不会对着自己说谎的。

    伊森木思前想后的就是想不出来,索性也就不想了放下碗筷“我吃饱了,先上去了。”伊森木说完不给其他的人,还有什么反应的机会,就直接上楼了,欧阳伯母在伊森木上楼之后,不忘数落伊森木一番。

    当然齐亚子是不愿听的,而老爷子也是不愿听得,或许这个时候只有伊森木觉得无所谓。当然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这个齐亚子是很喜欢伊森木的一个女孩,在齐家跟伊家的关系彻底的决裂之后,伊家的人,只想让齐亚子跟伊森木结婚,所以在齐家知道伊森木还在跟莫安妮在一起的时候,其实是很生气的。

    当然看到伊森木心烦,莫安妮还是愿意的,只是这一次的伊森木似乎是对欧阳伯母的话没什么感觉了,什么都没说,一点不愿意的意思都没有这倒是让莫安妮觉得奇怪的地方。按理说欧阳伯母如此的说伊森木,伊森木应该会跟自己说道才对的,可是伊森木什么都没说,弄得莫安妮也不能说什么。

    “行了,吃饭而已,用不着跟伊森木生气。”伊老爷子,知道欧阳伯母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没有点破而已,所以欧阳伯母的声音在伊老爷子的话中结束了,只是齐亚子还在想着伊森木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可不是多么常见的伊森木。

    伊森木转换来想想,估计这事八成是跟莫安妮有关系的,估计是莫安妮拒绝了伊森木了,不管是因为什么事情,反正伊森木是被莫安妮给拒绝了,那么现在正是齐亚子的好机会了,伊森木嘴角上扬,在没人看到的时候,坏坏的笑了。

    ……

    “我有事先走了。”齐亚子说完风风火火的就走了,留下自己一脸雾水的朋友,齐亚子的朋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的“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跟赶着去投胎一样。”

    齐亚子的这个朋友说完,另一个朋友就笑了,其实这些女人说是齐亚子的朋友,当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其实齐亚子真的是很可怜的,根本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在齐亚子的世界,她一直都认为金钱是可以得到一切的。

    就因为齐亚子的这个想法,齐亚子的很多朋友,在没钱的时候,都回来找齐亚子的,而且不会是抱着感激的态度的,因为他们好像都觉得这就是齐亚子自己愿意的,只是齐亚子自己傻而已。

    齐亚子去到伊家的时间刚刚好,刚收拾完齐亚子就来了,欧阳伯母很是热情的将齐亚子给带到沙发边上“亚子是更加的漂亮了,最近怎么都没有来过,是不是跟伊森木吵架了。”

    欧阳伯母一直都想让齐亚子这样的女人做伊森木的妻子,这样伊森木的势力就会增加不少的,而齐亚子倒是很接受欧阳伯母的这一套,因为齐亚子也很想做伊森木的妻子。

    欧阳伯母看着齐亚子害羞的样子,知道不能耽误时间了,指指楼上跟齐亚子说道:“伊森木在书房了,你去找他吧!

    欧阳伯母说完就不再管齐亚子了,而齐亚子看着欧阳伯母点点头,十分羞涩的就上楼了,这一切都让伊森木看在眼中觉得是那么的恶心,这个世界上最恶心的女人,或许就是齐亚子了。齐亚子不知道现在的莫安妮到底怎么样了,难道伊森木真的跟莫安妮在一起了吗?

    齐亚子知道莫安妮是喜欢伊森木的,不管什么时候,齐亚子只是通过莫安妮的眼神就能看出来的,只是以前是胆怯的,现在却多了一份自信。

    齐亚子上去的时候伊森木正在双手扶着自己的头,似乎是十分痛苦的样子,齐亚子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其实男人也是有脆弱的时候,这个时候齐亚子觉得自己刚好可以趁虚而入了。齐亚子走到伊森木的身边,将自己给伊森木带过来缓神的茶放到桌子上。

    就直接走到伊森木的身边了“伊森木哥哥怎么了?是不是头很痛,我给你暗暗吧。”说着齐亚子也没有经过伊森木的同意就给伊森木按摩了,可是齐亚子不会想到直接被伊森木给拒绝了“走开,齐亚子你不会是这么快就忘记我跟你说的话了吧?现在就离开我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