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一个女人一旦爱上了那个男人,她是绝对不会轻而易举的改变的。就像是莫安妮对待他一样。这么说他现在只要一心去调查那个突然出现在柳轻姚面前的这个神秘女人就好了。

    “伊森木!喂,伊森木!”一旁的莫安妮久久没有等到伊森木的回复,不禁伸手狠狠的在伊森木的眼前摇晃了一下,但是伊森木却好像全然没有发现一般,双手合十的抵着下颚,一双深眸一瞬不瞬的瞅着前方,完全不知道伊森木现在究竟是在想着什么,思考着什么。

    这个男人居然在这个她热情高涨的时候给她走神儿,真是太气人了!莫安妮脸色沉凝的想着,然后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了几下,一个鬼主意开始在她的心中成形了。

    缓缓起身退开了一小步,双手叉腰,莫安妮气沉丹田,充分发挥出独属于她莫安妮风格的河东狮吼,“伊……森木!”

    “啊?怎么了?”伊森木被莫安妮这突如其来的一吼,那失散的三魂七魄瞬间魂归附体,抬眸茫茫然的看着正气鼓鼓着一个腮帮子的莫安妮,“安妮,你这是在做什么呢?怎么突然又生气了。”其实刚才听到莫安妮那震耳欲聋的大喊声,伊森木还以为是哪里着火了呢却没有想到这一切不过是莫安妮自己搞出来的鬼。

    “你说我为什么生气啊?”莫安妮觉得自己真是快要被伊森木给气死、急死了,“伊森木,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是火烧屁股的时候了,你竟然还不赶快去找俞雷霆,竟然还在这里发呆。你知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多耽搁一分钟,柳轻姚小姐的处境就会越加的危险。反正我不管,今天我是一定要帮助柳轻姚小姐的。”莫安妮拿出了专属于她的那种固执的坚持。

    她一定要帮助柳轻姚走出现在的这种困境,让柳轻姚和她一样都能够在经历过风雨以及生活的种种磨砺之后,幸福快乐的生活着。而且,现在柳轻姚也完全有那个可能和资本去享受那种正常人一般的生活,不是吗?

    “恩,你说的对。”伊森木听着莫安妮的话,认真的点头回答说。

    “既然你都觉得我说得对了,那你还坐在这里做什么,赶快去找俞雷霆拿那些替代品女人的资料啊。”

    “哎!”看着莫安妮的那种火急火燎,一点儿都不淡定的态度,伊森木微微叹息一声,他的莫安妮什么时候才能改变这个一遇到事情就变得特别急切的性格呢?一副好像天要塌下来的感觉。

    “安妮,你先坐下来,听我说。”伊森木伸手拉住莫安妮的手,让她在自己的旁边坐下,抬眸,深深凝视着莫安妮的眼睛,认真的说:“我们现在的确应该赶快去找总裁和柳轻姚,但是现在我们却一点儿都不能让总裁和柳轻姚知道我们刚才的那一些分析。你试想一下,以总裁对柳轻姚小姐的那种疼爱,要是让总裁知道了是那些替代柳杏儿的女人搞的鬼,那还指不定会搞出什么风波来呢。而柳轻姚小姐要是知道这一切竟然都是一个阴谋和骗局的话,那对柳轻姚小姐来说就太过于残忍和无情了。而且我们也绝对不能那么做。”

    “你这样说是没有错啦。”听着伊森木的这些话语,莫安妮也不知道要说一些什么才好,顿时陷入了一种茫然之中,“那我们就要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贱人为所欲为,这样伤害柳轻姚小姐的心和期望吗?伊森木,你我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永远不透风的墙的,总有一天柳轻姚小姐还是会知道这所有事情的真相的。到时候,柳轻姚小姐的痛苦应该会更加的无法愈合了。”

    “我知道,所以现在我们两个臭皮匠得想出一个非常详细健全的计划来,让我们不仅可以帮助总裁和柳轻姚小姐,还要让那些被那些人掩藏起来的真相给全部公布于众。”伊森木目光坚定的说。

    “你已经想到要怎么做了吗?”莫安妮看着伊森木那一脸笃定认真的模样,便立马双手缠上伊森木的脖颈,双眼放光的深深凝望着伊森木,“你快说说看,你的计划是什么?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

    “瞧你这兴奋激动的模样儿。”看着莫安妮那眉间眼底的期待兴奋之色,伊森木的心是又幸福,又隐隐作痛,他从小到大都知道莫安妮最大的梦想是做一名英姿飒爽的女警察,但是因为他的缘故,她放弃了她的梦想,从一个千金小姐,成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不说,还终日要打那么多份工作。一天到晚都没有什么休息时间。这些都是他亏欠的她的,所以伊森木一直都想着要好好的弥补莫安妮。

    或许这也是伊森木心底深处那个最大的私心,因为他想要让莫安妮圆梦,让她过一下当女警的瘾。所以,不管是于公于私,关于柳轻姚和俞雷霆之间的一切阴谋陷阱,他都要不惜一切努力去解除开。

    “安妮,难道你不觉得黎叔消失的太奇怪了吗?”凝眸,伊森木看着莫安妮问。

    “黎叔?”莫安妮挑眉,“从刚才柳轻姚遇到那个莫名其妙蹦跶出来的地痞流氓开始,黎叔就像是突然之间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按理说黎叔是要帮助俞雷霆保护照顾好柳轻姚的。但是,不管柳轻姚是遇到了地痞流氓,还是柳轻姚被这个长得特别像柳杏儿的女人王青儿带去了店里。黎叔都是沉默无声的。这一切真的是好奇怪,好不合常理啊!”

    莫安妮那敏锐的分析推理能力瞬间又开始高速活动了起来,“如果说黎叔刚才看到柳轻姚被地痞流氓给调戏而选择默不作声的话,是因为当时柳轻姚是在大街上,他料想那个地痞流氓也不能对柳轻姚做出什么出格大胆的事情来,所以才默默的在一旁静观其变的。那么,那个叫做王青儿的女人出现,他不可能会做到那么的淡定啊。毕竟那个女人是和柳杏儿长得非常相像的。除非从一开始黎叔就知道会有一个长得很像柳杏儿的女人出现在那里!”莫安妮顿时茅塞顿开的说道。

    “没错。”伊森木点头,接着刚才莫安妮的分析说:“如果那个女人故意接近柳轻姚小姐的目的是为了了解刺探总裁和柳轻姚小姐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的话,那么黎叔的这么安排设定的理由和立场是什么呢?应该不会是为了刺探柳轻姚小姐是不是真的在寻找她的姐姐柳杏儿吧。”

    “对啊,黎叔他的目的是什么呢?而且,那个长得与柳杏儿几乎一模一样的女人会不会其实就是黎叔他一手安排的呢?所以,刚才才会那么坚持的让柳轻姚小姐从这里开始找工作。因为这一切都是他从开始就安排好的局。”莫安妮顿时恍然大悟,如果这一切都是这样的话,那他们现在把这一切去告诉俞雷霆的话,那肯定会打草惊蛇的。

    “伊森木,我不能再等下去了。”莫安妮双眸之中浮现出一抹坚定不移的光芒,“我现在就要去寻找柳轻姚小姐。”按照最初她和伊森木商量而来的计划是,等他们确定柳轻姚在哪里找到的工作之后,他们在安排一下,以一种十分自然合理的方式去接触柳轻姚,这样一来的话可以避免造成柳轻姚的反感。但是现在情况问题特殊,如果她要是再不出现在柳轻姚的身边的话,她真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她现在一定要到达柳轻姚的身边,她才能够确定她可以冷静下来。

    “安妮,你不要说风就是雨,我看我们还是……”

    “伊森木,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了。”然而,莫安妮从来都是一个行动派,更是一个拿定了主意就会马上付诸行动的好姑娘。所以,在伊森木开口想要阻止她的时候,莫安妮已经一把拿起桌上柳轻姚和柳杏儿的照片,犹如一溜烟儿一般的从他眼前消失,离开在房间里了。

    “好……好吧。”伊森木无奈的耸耸肩膀,然后重新坐回沙发上,继续认真不已的聆听着柳轻姚身上监视窃听追踪器上传回来的消息。

    此时,在那间美容店后面的办公室里,柳轻姚和王青儿两个人正对视着,就像是一种战斗,彼此凝望,谁的视线都不表现出丝毫的退却。

    “你刚刚……叫我柳轻姚?”终于,柳轻姚还是忍不住的将心中荡漾纠结了很久的问题问了出来。

    “额……我……”王青儿惊怔,她刚刚真的有叫她柳轻姚吗?直到这一刹那,王青儿直视着柳轻姚的视线终于有了一丝一毫的闪躲,而她的脸上的表情也开始显得非常的不自然。甚至还不自觉的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脖子。她计划了这么久,可不能因为刚才自己不经过大脑的叫出了一句“柳轻姚”而功亏一篑了。

    “那个……你刚刚不是……”王青儿继续骨碌碌的转动着她的眼眸子,寻找着一个回答柳轻姚最好、最合理的答案,“你刚刚不是说你叫柳轻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