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有吗?”柳轻姚卷翘的睫毛上还悬挂着滴滴晶莹透明的泪水,她的目光依然深切强烈的看着王青儿,甚至说她眼底的那抹憧憬和坚定比之前的更加的深沉炙热了,“可是,我一直都没有对你做什么自我介绍啊。我清清楚楚的记得,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对你说过我叫做柳轻姚,但是刚刚你却自然而然就叫出了我的名字。那种自然和亲切的声音就和姐姐曾经抚摸着我的头,轻轻叫我的名字时的语调一模一样。”

    “那真是太遗憾了。”听着柳轻姚那动之以情的声音,王青儿的一颗心也不自觉的微微抽痛着,然后泛滥起了丝丝缕缕的酸楚。这就是柳轻姚吗?明明脸上还不满了悲痛万分的泪水,可是她的目光却锐利深邃的好像能够轻而易举的看透她的内心一样,而最为重要的一点儿更是柳轻姚此时语气之中的那种坚持和执念,更让王青儿有一种畏怯!

    第一次,王青儿开始从心里觉得柳轻姚或许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般的单纯,那么的容易对付。她其实也是一个满腹心计的女人。不是有着那样一句话吗?最毒妇人心!

    “如果你真的很怀疑也很坚定不移的相信我就是你的姐姐的话,那我们可以去医院做一个亲子dna鉴定。到时候就会一切真相大白了。”王青儿一改先前的慌乱无措,开始一种她最熟悉的战略心计方式和柳轻姚交流谈话着。

    “你知道吗?”王青儿缓缓后退几步,走到一旁的沙发椅上坐下,抬起双眸,一副坦坦荡荡的模样看着柳轻姚说:“我刚才并不是一时冲动才跑出来救你的。当然,我也不会是那种会做出很多见义勇为的事情的人。我是一个商人,这样跑出去救人对我来说则是一项没有任何回报的投资不说,搞不好还会让我惹上官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我刚才看到你的第一眼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给我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就好像我们以前一定是见过的一样。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女儿,我真的是你的姐姐,那对我来说一定是一件棒极了的事情。我没必要否认不承认的。柳轻姚小姐,我这样说,你明白吗?”

    王青儿目光一瞬不瞬的紧盯着柳轻姚,她现在是以一种以退为进的战略方式来和柳轻姚交涉过招着。接下来她要看柳轻姚怎么应对。

    “不,你有否认的理由!而且这个理由是你心底深处的一根刺。你之所以不敢承认你就是我的姐姐是因为雷霆哥哥。因为你觉得雷霆哥哥还会把你抓回去,对你、对我百般折磨。”相较于王青儿心思的百转千回的分析,柳轻姚则显得更为的直接,她走向王青儿,在她的面前蹲下,仰着一个小脑袋瓜子,直直的看着王青儿说:“可是,你知道吗?雷霆哥哥他变了,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喜怒无常,不分青红皂白伤害我们的人了。他很疼爱我,为了我,雷霆哥哥开始不停地改变自己。你知道吗?雷霆哥哥为了我甚至还亲自下厨做东西,他甚至对我承诺说,以后他都要给我做饭吃。而且,以前雷霆哥哥都不准我踏出俞家大宅一步的,但是现在他不仅让我出来,还让我找工作。我相信只要我们再给雷霆哥哥一些事情,他就会和我一样,真的将过去的一切给忘记,一起重新去追求我们一直梦寐以求的那些生活的。”

    柳轻姚的这些话是对王青儿说着的,但同时也是对她自己说着的。毕竟,这些承诺俞雷霆的确是拍着胸脯向她保证的说过,但是俞雷霆真正做到的却没有几样,甚至可以说一件都没有做到的。但是,柳轻姚却清楚的知道,俞雷霆正在很努力的改变着自己,所以,柳轻姚坚定不移的相信着假以时日,俞雷霆和她一样,都会彻底的摆脱掉命运施加在他们身上的那些苦楚,而成为那个真正的平凡的、真实的人,享受着生活赐予给他们的每一份精彩和绚烂。

    “你和你的雷霆哥哥是情侣?”王青儿听着柳轻姚嘴中所说的那一切的时候,她的心就像是在经历着一场声势浩大的凌迟刮刑。那么的痛,那么的窒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王青儿却又觉得是那么的兴奋。

    原来俞雷霆还有这样与众不同的,完全像是一个正常人的一面。这对她来说还真是一种别具生面的认识。

    “情侣?”柳轻姚被王青儿的这个问题一下子给问到了。她和俞雷霆是情侣吗?可是他们之间的那种相处模式却一点儿都不像是一对情侣。他们之间不曾像电视或者小说上描写的那样,去约会,去逛街,电影什么的。他们之间好像总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争吵和不信任。甚至还有深深的伤害。

    虽然俞雷霆不止一次信誓旦旦的对柳轻姚说他们是一对夫妻。但是就算是夫妻,柳轻姚也觉得他们之间和那些平凡夫妻一点儿都不一样。至少俞雷霆不会带着她一起走在世人的面前,更不会挽着她的手,大大方方的将她介绍给他的属下,他的商场合作伙伴,或者是其他什么人说……她是我俞雷霆的太太,柳轻姚小姐!

    想到这些问题,柳轻姚的心就受控制的狠狠痛楚了起来。天啊,她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她和俞雷霆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

    心痛伴随着泪水开始一滴一滴的从柳轻姚的眼角滑落而下,“我不知道我和雷霆哥哥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我只知道,我离不开他。他好像从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融入了我的生命之中一样。留在他的身边就像是我的一种与身俱来的使命一样。就像我一定要不惜一切找到姐姐一样。”

    柳轻姚坦白的、真诚的、坚定的将自己心中的所思所想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眼前这个十分酷似她姐姐的柳杏儿。但是,柳轻姚却并不知道当她的这些话落在王青儿的耳中之后,掀起来的究竟是一种怎样的风暴。

    狠狠的咬了几下后牙槽,王青儿一双深眸直直的盯着柳轻姚,那张与自己十分形似的脸庞,而她放在大腿上的手却又不自觉的的狠狠握紧成拳头。

    “柳轻姚,你老实坦白的告诉我,你喜欢俞雷霆吗?”王青儿的声音不自觉的压低了几分,像是带着一种从心底深处发出来的声音,直击柳轻姚的内心世界,就好像是恨不得能够清清楚楚的将柳轻姚的内心看得清楚明白一样。

    “喜欢?”柳轻姚再一次惊怔住了,这些问题她好像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因为从一开始的一开始俞雷霆出现在她的生命之中就好像是一种命中注定,她从来都没有一种选择权。

    在她还是八岁,最渴望姐夫姐姐家庭温暖的时候,俞雷霆宛如王子一般的出现将她带到一个城堡,她以为她终于可以有了自己的家了。可是俞雷霆却突然之间化身为了最严厉无情的恶魔,严格的训练着她,要求着她,甚至剥夺了她完全与这个社会接触的机会,让她的世界只剩下俞家大宅以及主宰着她生命中的一切的俞雷霆,还有就是她一心一意想要拯救出来的柳杏儿。所以,对于她对俞雷霆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又或者她有着什么样的心情,柳轻姚从来都不曾想象过。

    “我不知道。”柳轻姚痛苦的落泪,将头摇晃的像个拨浪鼓。然后她惊奇发现她好像对很多事情都不知道,都是生活得糊里糊涂的。

    “那你的雷霆哥哥喜欢你吗?这个你也不知道吗?”此时,任谁都可以清楚的看出来,柳轻姚是痛苦不已的,她非常的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以及暖入心扉的安慰话语。

    但是王青儿却并没有那么做,而是继续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一样,不停地询问着柳轻姚的问题,“如果你连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俞雷霆,也不知道俞雷霆对你是不是喜欢,那你为什么那么的肯定你的雷霆哥哥会为你了这么一个黄毛丫头改变一切呢?”

    “我……”王青儿的话直戳中柳轻姚的心窝子。是啊,她是怎么确定雷霆哥哥一定会为她改变所有,和她一切过上她一直憧憬的、梦寐以求的平凡生活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柳轻姚的心或许因为王青儿的这些问题而疑惑着、茫然着,但是她依然还是坚定不移的相信,俞雷霆和她一样,都在不懈努力的试图改变着他们现在混乱不堪的生活。

    “或许,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的吧。我和雷霆哥哥之间,即使没有爱情和彼此心心相印的喜欢,也一定要搀扶着彼此走完这一生的吧。你知道吗?曾经罗婶对我说雷霆哥哥差一点儿成为我的姐夫,然后他是怎么伤害姐姐的时候我真的好气。好像这一生一世都不要理雷霆哥哥了,甚至差一点儿还听信了罗婶的话想要去做一些什么报复雷霆哥哥的事情来。可是,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看到了姐姐。”柳轻姚此时就像是一个非常需要温暖的小孩子,她轻轻的将自己的脸颊放在王青儿的腿上,微微侧躺着脑袋瓜子,然后缓缓张合着嘴巴,继续说着。

    “那时候姐姐告诉我说,她要我一定要不惜一切去保护好雷霆哥哥,不要再让他的人生充满一丝一毫的遗憾和痛苦。因为这一切都是姐姐欠她的。甚至,姐姐曾经还让雷霆哥哥失去了双腿。他们都说父债子还,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现在才会这么顺理成章的和雷霆哥哥在一起的吧。”柳轻姚单纯的对王青儿说着。

    但是听在王青儿的耳中,却全然变成了另外的一种味道。果然,她从一开始就看错了柳轻姚,她根本就不是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单纯和可爱善良。她其实就像是一头吸血蛭,一旦看到了可以养活她的养分,她就会不惜一切的依附着他,直到慢慢地将他全部变成自己的。

    “柳轻姚小姐!”王青儿突然之间一把推开柳轻姚,脸色沉黑的看着柳轻姚说:“你不觉得你现在很病态吗?”

    “病态?”柳轻姚一脸茫然,竟然还真的傻傻的伸手往自己的额头上抚摸而去,“我没有生病啊?”

    居然到了这个时候还在这里给她装什么纯情,玩什么天真!

    “我不是说你的身体病态了,而是你的心,你这个人都彻底病态了。”王青儿咬牙切齿,从齿缝中冷冷的挤出。

    “虽然我不知道你和你的雷霆哥哥的感情究竟有多深,多感人。但是从你刚刚的讲述来看,那个俞雷霆原本应该是你姐姐的爱人,男朋友。就算他们两个最终还是没有结婚。但是有两个事实却还是一点儿都没有改变的。那就是,第一,你是你姐姐柳杏儿的女儿,你身上流淌着柳杏儿的血。第二,俞雷霆是你姐姐柳杏儿最爱的男人。所以,就算是你和俞雷霆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一点儿血缘关系,但是你姐姐和俞雷霆之间却已经明显的构成了恋爱关系。从这一方面说,俞雷霆就是你的长辈,是你姐姐的爱人。可是,现在你却和俞雷霆在一起了。那就是说你已经和你的姐夫在一起了。不仅如此,你更卑鄙无耻的抢夺了属于你姐姐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