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王青儿完全是用着一种宛如淬了毒汁的声音对柳轻姚说着的一样,一句话都深深的刺痛着柳轻姚的五脏六腑。

    “我……我没有!”面对王青儿的指控,柳轻姚整个人脸色陡然煞白,全身更是瑟缩惊然颤抖了一下,“我从来没有那么想过!”

    “可事实是你却这么做了!”王青儿更加坚定深沉的说:“难道你敢说你和俞雷霆之间只是单纯的在一起吗?难道你没有和俞雷霆之间做过很亲密出格的事情吗?比如接吻,比如抱在一起睡在一张床上。”王青儿的声音最后是十二万分颤抖的,她不知道自己在恐惧着什么,但是这却是她故意这么质问柳轻姚的,因为她非常的想要知道俞雷霆究竟对柳轻姚做到那一步了。

    “我……”面对王青儿的这些质问,柳轻姚顿时彻底的哑口无言。因为王青儿所指控的那些事情她都已经和俞雷霆之间做过了。可是,这样就代表她抢夺了她姐姐柳杏儿的男人吗?

    “不,不是的!我从来都没有想要和姐姐抢夺什么男人。这一切都不是我愿意的。”柳轻姚惊慌失措的摇晃着头,虽然她的嘴上极力的否认着。但是柳轻姚却已经开始渐渐的觉得自己好肮脏。

    “你不是故意的。”听到柳轻姚的这种说辞,王青儿真的是有种无语至极的感觉,冷冷轻笑了几声,“柳轻姚,你觉得你的这个解释说得通吗?难道因为一个不小心将别人推倒了,然后让她生命的失去了。难道这种行为就不叫做杀人了吗?柳轻姚,你现在的这种行为就叫做不要脸的小三行为。而且你最可恶可耻的是你竟然抢夺的是你姐姐柳杏儿的男人!人家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可是你呢?柳轻姚,就你这种人,你还敢说你是人生父母养的吗?”

    王青儿越说越过火,那翘起的兰花指更是狠狠的直指着柳轻姚的脑门子,那恍如淬了剧毒的眸子更是深深的瞪视着柳轻姚,好像是要将她的身体给穿射出两个大洞一样。

    她恨她!

    柳轻姚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不停骂着她,指责着她的王青儿,她的视线全是对她的一种嫌恶之情。这一刹那,柳轻姚在王青儿的脸上找不到一丝一毫对她的疼爱,她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她的敌人、仇人一样。那么的锐利,那么的冰冷。并且,柳轻姚此刻在王青儿的身上已经完全找不到一丝一毫的亲情感应了。

    这种感觉令柳轻姚好恐慌!难道这种母子间的亲情感应都可以说没有就没有了的吗?不过,这也充分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眼前这个女人就算真的不是她的姐姐柳杏儿,那她也一定是一个和她姐姐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不过,此刻的柳轻姚更愿意相信她就是她的姐姐柳杏儿!

    因为是姐姐柳杏儿,所以在她得知她现在和雷霆哥哥之间的关系之后,反应才会这么的强烈。才会让柳轻姚在她的身上一会儿感应到一种姐妹亲情的吸引温暖美好。但是同时又因为对她的失望和愤怒而收敛起了对她的姐妹亲情。

    “你对我感到很失望是不是?”柳轻姚怔怔的看着王青儿,她现在就像是一个不小心打破了花瓶,然后又正好被人逮了一个现行的小孩子。她多想将这一切都给解释清楚,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和俞雷霆之间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因为这一切的发生是那么的突然,却又是那么的自然而然。就好像是命中注定的好的一切。

    但是,有一点儿柳轻姚却是不可否认的。那就是,从头到尾,柳轻姚都非常的清楚姐姐柳杏儿和俞雷霆之间的关系,他们是一对相恋至深的情侣。如果不是因为俞雷霆深深的爱着柳杏儿,那么俞雷霆当初施加在她身上的那些苦楚也绝对不会那么得刻骨深邃。不是有着那样一句话吗,爱与恨从来都不是一种对立面的存在关系。其实爱是恨的一种深化形式,恨则是爱的一种消极体现方式。因为爱得太深,所以心中的那股仇恨才会来得如此的强烈,势不可挡。

    可是她自己却是在明明知道这一切的情况下还是选择和俞雷霆在一起了,她做出的这种行为,面对王青儿指责她的病态,甚至是卑鄙无耻,她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立场和资格去反驳。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柳轻姚想她一定是在生她的气了。因为她的不争气,她的糊涂,她的错事儿。本来从一开始王青儿就极度不想承认她就是她的姐姐柳杏儿,现在她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她就更加不会愿意承认她了吧。那她现在该怎么做呢?才能弥补掉她无心犯下的那些过错呢?

    “我向你道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过错。”柳轻姚哭着,声声言辞恳切的哀求着王青儿,希望她可以不要用着那种尖锐刺骨的态度对待着她。毕竟在这整件事情当中,柳轻姚也同样是一个受害者。不管是她的出生,还是她的成长,甚至她的爱情,她都从来没有任何一点儿的选择权利。她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接受的一切,都是命运强加给她的,她没有拒绝的权利,只能选择接受。所以,她不能这么指责她看不起她,更不能不认她这个女儿。

    “我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如果可以证明她真的只是无心的,从来都没有真的要和姐姐柳杏儿抢夺俞雷霆的方法,不管是什么,柳轻姚一定会不惜一切去做的。

    但是现在她和王青儿之间的谈话已经冰涸住了。不管柳轻姚说什么,那都是一种话不投机半句多的状态。不仅如此,柳轻姚说得越多,王青儿对她的反感也将更加深邃的累积起来。

    “柳轻姚小姐,你走吧!”王青儿也很清楚的知道,如果她现在再和柳轻姚这么单独的交谈下去的话,那么她一定会情绪失控的。到时候她这些日子以来辛辛苦苦制定出来的一系列计划就会完全的功亏一篑。而且,更会让俞雷霆和柳轻姚都对她产生更加的怀疑。

    而且有一点儿王青儿也是十分笃定的坚信着的,那就是即使她现在真的将柳轻姚给赶走了,以她的性格最终还是会再来寻找她的。所以,她一点儿都不害怕自己这样赶走柳轻姚之后,是不是就会让她接下来的计划无法再展开了。

    “我……”面对王青儿严肃冷酷的逐客令,柳轻姚整个人浑身瑟缩颤抖了一下。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变成这个样子,她本来是想出来找一份工作,证明她即使没有俞雷霆的帮助也一样可以很坚强独立的生活着。但是现在她却亲手将事情搞成了这个样子。

    她怎么会这么的没有用!

    这一刻的柳轻姚真的好想将自己的脑袋瓜子给拆开了看一看,她的脑子里究竟装的是什么东西?是不是进水了!

    “告诉我,我……”

    “你给我走啊!”王青儿见柳轻姚还想开口对她说一些什么,整个人便特别激动的朝柳轻姚声嘶力竭的吼道,然后伸手不由分说的就将柳轻姚从办公室里推出去。

    她不要再看到她,不要再用她来提醒自己,她的人生是有多么的失败。她用自己的全部想要去得到的男人,柳轻姚却用一种最轻松、稀里糊涂的方式就将俞雷霆给华丽丽的抢夺了去!

    柳轻姚,你真的是一个天生的狐狸精!所以上天才会让你以那种丑陋肮脏的身世降生到这个世界上。

    一想到柳轻姚的身世,王青儿的嘴角缓缓地勾起了一抹阴毒的笑意。对啊,她怎么会忘记那件重要的事情呢?柳轻姚是带着一种饱受诅咒的方式来到这个世界上来的,那么柳轻姚的人生又怎么会有一个幸福完美的结局呢?她是被诅咒的,即使她想要放过她,柳轻姚的这一生一世都将是得不到一丝一毫的幸福的。反正柳轻姚也不是很喜欢那样一句话吗……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种命中注定!谁也改变不了的!

    “哈哈……一切都真是太有趣了!”突然之间,王青儿一改先前的灰头土脸,整个人就像是已经稳操胜券了一样斗胜将军一样,“柳轻姚,总有一天你会自己把你自己葬送在你的命运里的!”那声音是狰狞蚀骨的,但同时也是带着深深的诅咒的!

    “你是不是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就在王青儿在大肆庆祝着她即将迎来的胜利的时候,一个泼冷水般的声音从天而降,“现在你应该已经很清楚明白的了解到了吧,这个柳轻姚根本就不像是你所想象的那样容易操控的。”

    没错,此时正和王青儿说话的这个男人就是黎叔!从刚才柳轻姚从车上下来,他就来到这家店里,静待着王青儿和柳轻姚的。本来他以为王青儿真的会按照他们之前制定的计划一样,按部就班的,像模像样的将柳轻姚应聘来这里上班,然后王青儿再以那张酷似柳杏儿的脸蛋儿来慢慢掌控柳轻姚。让她不得不离开俞雷霆。但是,到现在黎叔发现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始终都太高估了王青儿的能力。她竟然该死的因为柳轻姚的区区几句话就醋意大发。

    幸好,柳轻姚一心都沉浸在要认姐姐柳杏儿的心思上,要是柳轻姚刚才稍微冷静一点儿,理智一点儿,那她是一定就发现了王青儿言行举止之间的问题的。到时候,他们想要再做一些什么事情,那就简直是比登天还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