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啊?要是我现在身上有一个窃听追踪器就好了。”莫安妮整个人着急无措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双手不禁紧紧握住手机。顿时,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莫安妮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手中的手机看。因为她从小的梦想就是要做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虽然梦想落空了,可是莫安妮却喜欢看这一方面的电视剧、电影以及去了解这一方面的资讯。

    所以,莫安妮很清楚的知道她能够通过手机来制造一个最有用的窃听器。打定主意之后,莫安妮打开她以前为了好玩儿实验的安装在手机上的程序。然后故意做出一副很不经意的状态,一个不小心的与黎叔撞了一个满怀。

    “哎呀,对不起,爷爷,我有没有撞到你啊?”莫安妮里面惊慌失措,歉意连连的对黎叔说道。

    “爷爷,我搀扶着你起来吧。真的是很对不起啊。”莫安妮一边在用手机与黎叔的手机配对着,一边伸手作势要将黎叔给从地上搀扶起来。

    “你刚刚称呼我为什么?”黎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这个女人竟然称呼他为爷爷,他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面对黎叔这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的怒气,莫安妮真心觉得她有一种茅坑里头点灯,找死的感觉。她明明知道这个黎叔是一个心机深沉、心狠毒辣的人,可是她却还这样将他撞到。这一下,就指望如来佛祖和阎王老爷能够来双双护驾了。

    “对不起,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莫安妮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她很清楚现在这个时候她不能表现出她性格当中的那些嚣张跋扈,她得像是一个娇小可怜的小女孩,真的在很认真的承认自己的错误。

    “爷爷……”

    “给我闭嘴!”这个疯女人,竟然还敢开口叫他为爷爷,“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你为什么要叫我爷爷!”黎叔怒不可遏的冲莫安妮大声吼道,然后伸手一个矫健利索的从地上一跃而起。

    “额!”顿时,一群黑乌鸦从莫安妮的头顶上一飞而过,她现在总算是搞明白了这个阴险毒辣的黎叔在闹什么脾气,原来他跟女人一样忌讳自己的年龄啊。可是岁月催人老,时光不待人,他就算是极度不愿意、不承认,他也注定将会被拍打在沙滩之上的。这一切都是命数,谁也更改不了的。

    “好吧,我不应该叫你爷爷。那请问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莫安妮一脸受教的表情,万分认真的询问着黎叔。这样他可以不介意了吧,高兴了吧!

    “滚!”冷冷的扔给莫安妮这样一句话之后,黎叔便昂首挺胸的迈步离开了,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才没有这个时间和这个疯女人在这里蘑菇,浪费时间。

    看着黎叔离开的背影,莫安妮这才拿起自己的手机,看着那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连接成功字样。莫安妮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看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是知识改变命运啊。

    “伊森木,你打开黎叔的手机监听功能,我刚刚在和他的手机连接成功了。”莫安妮语气得意又骄傲的说。

    “你……”本来伊森木想要狠狠的说一下莫安妮的,她刚刚说她的手机和黎叔的手机连接成功了,那就说明她刚才接近了黎叔。天啊,难道她不知道自己那样做很危险吗?可是,当伊森木听到莫安妮语气中的那种幸福和充实感时。伊森木知道如果他现在对莫安妮展开批评的话,接下来两人肯定又是一顿大吵了。现在他们两个好不容易才迎来了和谐幸福的生活,可不能为了这样的事情给狠狠的破坏掉了。

    至于刚才莫安妮冒险的这一件事情还是等手机对的时候,莫安妮心情也不错的时候,他再好好的和她说。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非常好的掌控住黎叔的行踪了。”伊森木由衷的感叹说。

    “恩。对了,伊森木,现在柳轻姚小姐在哪里?她现在情绪怎么样?”莫安妮可没有为自己刚刚取得的进步而感到高兴,和被冲昏了头脑。而是心思缜密的开始着她给自己的下一个责任……不惜一切保护好柳轻姚!

    “在墨玉大厦的观景台!现在她一直在哭。”一说到柳轻姚,伊森木脸上的笑容和喜悦就一瞬间沉淀为冰,“她现在心情一定很痛苦吧。竟然被一个酷似她姐姐的女人用着那么残戾的方式指责她抢夺了她姐姐心爱的男人。”

    “放屁!”一听到这话,莫安妮一时之间完全忘记了她现在其实在扮演一个乖乖女,那脏话就是这么顺理成章的从她的嘴中蹦跶了出来,“伊森木,那个贱女人真的这么对柳轻姚小姐说了吗?”

    “恩。”伊森木汗颜啊,这个莫安妮还真是将女汉纸的真实面目在这一刻发挥得淋漓尽致啊。

    “我现在真想去把那个贱女人的嘴巴给撕得稀巴烂。我刚刚还亲眼看到她和黎叔先后从那家美容院里走出来呢。伊森木,我现在敢用我的生命起誓,那个叫王青儿的贱女和黎叔根本就是一伙儿的!”莫安妮咬牙切齿的说着。那个叫王青儿的女人在暗地里一点儿都不做人事儿,竟然还去说人家柳轻姚小姐和她姐姐柳杏儿抢男人!

    拜托,明明是人家俞雷霆死皮赖脸的粘着人家柳轻姚小姐好不好!

    这叫做什么?

    这叫做魅力,叫做命中注定的夙缘!如果俞雷霆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要和柳杏儿成为相爱至深,生死相依的情侣的话,那就算是俞雷霆的生命之中出现十个柳轻姚也没有什么用。就像俞雷霆当初和柳杏儿的感情断裂之后,他即使为自己塑造了那么多个柳杏儿的替身,但是最终能够留在俞雷霆身边的女人却是一个都没有。反而真正让俞雷霆彻底放下过去,打开心房的是俞雷霆曾经以为自己仇恨到骨髓里的柳轻姚!

    而这一切都说明了一点儿,那就是柳轻姚和俞雷霆是注定要在仇恨中相遇,同时也注定了他们两个是要在仇恨之中相爱至深的。

    “安妮,你反应是不是过激了一点儿啊。要知道冲动是魔鬼。”伊森木现在用脚趾头都能够想象得到此时此刻莫安妮在电话那头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和模样儿。不过,越是在这个时候,他们更应该拥有的是一种冷静自持。这样才能够更好的找到对手的弱点。

    “我过激?”听到伊森木对自己的评价,莫安妮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伊森木,你应该是非常了解我的。如果我现在不是在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愤怒,现在我早就冲过去把黎叔和那个叫王青儿的女人给大卸八块,然后狠狠地扔到南太平洋上去喂鲨鱼。简直太不是个东西了。”莫安妮咬牙切齿的说道,那种愤怒简直比她自己受了委屈还要伤痛万分。

    “好了,我知道了。不要生气了。”伊森木当然能够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莫安妮现在的这种愤怒和心痛了。其实伊森木很清楚,莫安妮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因为莫安妮从柳轻姚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失去了伊森木的联系,被家人不谅解,赶出家门。带着伊森木身体欠佳的母亲,在这个社会上生存着。这期间莫安妮到底吃了多少苦,只有莫安妮她自己知道。如果要问莫安妮究竟是怎么挺过那一段残酷至极的人生的,估计莫安妮自己都回答不出来吧。不过与柳轻姚的遭遇相比较,莫安妮显然要比柳轻姚幸福得很多。

    至少莫安妮所走的每一条路都是她自己去选择的,而不是像柳轻姚那样,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她人生走过的每一个脚印,每一段时光都不是她自己想要走的,更不是她自己想要拥有的。可是,尽管柳轻姚是那么的努力的按照每个人期望的那样生活着,坚强着,倔强着。但是换来的却更多的是大家的不谅解,以及深深彻骨的羞辱。

    “安妮,相信我,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在什么情况之下,在什么时间地点,在你的身边一直都有一个我。不管在什么时候,我都会牢牢的牵着你的手,绝不放开。”伊森木一字一句向莫安妮承诺保证说。

    听着伊森木这一字一句的温暖话语,莫安妮的心就像是整个被浸泡在了一种蜜罐了里一样,那么的香甜,那么的温暖,更是那么的幸福满满!

    是啊,她的生命中还有伊森木这么一个值得她信赖一生、深爱一生的男人,她还有什么放不下,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那……伊森木,我现在想要做柳轻姚小姐的保护神。”莫安妮极尽全力的掩饰掉眼中那点点晶莹透明的湿意,笑靥如花的对伊森木说道。

    “好。让我们一起去见证柳轻姚小姐和总裁两个人的有情人终成眷属。”伊森木声音清朗的对莫安妮说道,因为坦诚、更因为那颗想要永远在一起的心,所以现在伊森木对于莫安妮心中所思所想都有了很深刻的了解,就比如说像是现在,伊森木就像是完全知道了莫安妮的想法一样,对莫安妮说道:“安妮,现在你就去找柳轻姚小姐吧!”

    “恩!”莫安妮感受到了伊森木的鼓励,嘴角立马绽放出一抹大大的笑容,“伊森木,我真的真的好爱你。还有就是……谢谢你,伊森木!”

    “傻丫头。”听着莫安妮说爱自己的话语,伊森木的心情还真的是有一种幸福到极致的感觉。不管在什么时候,伊森木都始终觉得他在这个世界上听过最美最动听的声音就是莫安妮的那三个字了……我爱你!

    “我也爱你。”在莫安妮的情感带动之下,伊森木也不再那么的矜持内敛,虽然还是有些别别扭扭,但是却也能很坦然的对莫安妮说他爱她了,“要照顾好你自己。有什么事情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一定不要再冲动行事了知不知道啊。”伊森木耳提面命的交代了莫安妮几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然后一边在心中细细回味着莫安妮带给他的种种幸福和温暖。同时也开始认真的分析着他手中所调查来的一切资料。

    从现在开始他和莫安妮走的每一步,他都必须得严格认真的制定一下部署。不然的话,伊森木真不觉得他有什么胜算可以将黎叔那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的真面目给彻底的撕裂在太阳光之下。

    莫安妮根据伊森木发给她的柳轻姚现在的一个情况资料,来到了一栋一看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建筑大厦。

    墨玉大厦,最牛掰,京城最高的建筑大厦,据说只有站在上墨玉大厦的观景台就可以饱览整个京城的风貌,更能够让你忘去一切的烦恼。

    “所以,伤心欲绝的柳轻姚小姐才会跑来这里,然后慢慢一个人独自舔舐自己的伤口吧。”一想到柳轻姚现在很有可能正蜷缩着身体蹲在那个角落独自的哭泣,莫安妮的心就觉得好心痛。在柳轻姚和俞雷霆的感情纠葛之中,她莫安妮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局外人。

    可是她听到俞雷霆和柳轻姚两人之间的感情纠葛之后,她的心竟也是控制不住的疼痛着。所以,将心比心,莫安妮就真的很不理解为什么那些人竟然还可以冷酷残忍的对柳轻姚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