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墨玉大厦,观景台。

    柳轻姚一如莫安妮所猜测的那样,蹲在一个角落,然后尽情的恣意的哭泣着。

    她真的是那种很丑陋肮脏的女人吗?

    其实,对于她和俞雷霆之间的关系她不是没有怀疑过,也不是没有听到过异样的声音,可是在以前那些从来都不是她所关注的焦点。甚至可以说俞雷霆从来都不曾给她这个机会去思考他们之间的关系。

    那时候,她是俞雷霆手中的棋子,玩物,更是俞雷霆用来发泄仇恨的工具。

    她从来都不曾真正有过自己的意志,因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俞雷霆和柳杏儿给她的。如果仔细回想起来她以前的十几年岁月,如果硬要说柳轻姚对自己的人生有过什么了不起的坚持的话,那就只有她从头到尾都在很认真、很努力为她姐姐而活着的。

    在她姐姐还没有消失在俞家大宅的时候,柳轻姚每天最大的梦想就是一定要将柳杏儿从那些人的手中救出来,然后带着她离开俞家大宅,让柳杏儿和她一起幸福快乐的生活,让她可以拥有一个像其他女孩子一样平凡幸福的家庭。她或许也可以去学校,感受那种有同学关爱,有老师疼爱,又或者她还可以和一个真正爱她,不介意她身世的男生谈恋爱。她所生活的一切一切都将走向正规。

    所以,不管俞雷霆怎么训练她,刁难她。让她做多羞耻尴尬的事情,让她做多严苛残忍的训练,她都义无反顾,无怨无悔。

    但是,有一天姐姐柳杏儿消失在了俞家大宅,而她失忆了。所有的人都告诉她,柳杏儿去世了,她再也不再这个世界上。可是,她的记忆恢复之后,柳轻姚发现了一个事实真相,那就是在她昏迷之前,柳杏儿其实并没有出现什么致命的情况。

    她不相信柳杏儿会那么轻而易举的放弃掉自己的生命!

    “姐姐是那么的爱我,就算当初她在俞家大宅经历着那种种的折磨和羞辱,姐姐都坚强勇敢的挺过了。那么她还有什么是不能支撑起来,让她可以宁愿放弃掉自己的生命。最为重要的一点儿是……”柳轻姚的自喃自语突然之间沉默了下来。

    原因无其他,因为柳轻姚想起来了柳杏儿失踪前跟她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柳杏儿说这一生都是她欠俞雷霆的!让她一定要替柳杏儿好好的照顾好俞雷霆。那些话语当时柳轻姚只是单纯的将它当做是姐姐柳杏儿的遗言。所以,即使柳轻姚在恢复记忆之后,在清清楚楚的记得当初俞雷霆对她犯下的一切过错的时候,她还是选择了留下来,因为柳轻姚答应过了姐姐柳杏儿,一定要替她好好的照顾俞雷霆。

    但是就在刚才王青儿跟柳轻姚说她抢夺了姐姐柳杏儿深爱着的男人之后,柳轻姚现在再回想着当初柳杏儿给她说的这一番话,却得出来了一种饱含深情厚谊的情愫。

    “难道……姐姐其实一直都深深的爱着雷霆哥哥!”柳轻姚被自己的这个猜测给彻底的惊吓住了,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一种折磨,“天啊,柳轻姚,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啊!”

    “柳轻姚什么都没有做。”就在柳轻姚即将陷入一种深深的痛苦和绝望的悲凉之中的时候,一道温柔而充满了怜惜的声音从柳轻姚的头顶上传来了,“在我看来,柳轻姚的人生只是一场不得不的意外。不管现在的这个状况究竟是怎么样的,但是造成这一切结局的却绝对不是柳轻姚,因为在这整场故事当中,柳轻姚才是那个真正的、最大的受害者!”

    “你……”柳轻姚讶然的抬眸看向来人,迎光的方向,莫安妮一身休闲运动装,乌黑的秀发被绑成了一个马尾。看着柳轻姚的目光柔和而温暖,就像是带着入春的第一缕阳光一般。

    “你是谁?”柳轻姚柔和的声音夹带着微微的哭腔,再加上柳轻姚天然的那种柔美声线。而此时,柳轻姚的双眸含泪,卷翘细长的睫毛更是濡、湿的可爱,精致如瓷的精美五官轮廓,再加上那种与身俱来的那种娇柔细腻,让即使身为一个女人莫安妮见了也不禁为柳轻姚的那种古典水美人的美丽所彻底折服住了。

    莫安妮第一眼看到柳轻姚的照片的时候,她就觉得柳轻姚真的是一个好美好美的女人。但是现在莫安妮看到了柳轻姚的真人,她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果然不能相信照片啊!

    这柳轻姚本人的美丽和照片比起来,那照片简直可以说是连柳轻姚美貌的十分之一的韵味都没有表达出来。

    “柳轻姚小姐,你好,我叫莫安妮,是伊森木的未婚妻。”莫安妮咧嘴一笑,主动热情的伸出手向柳轻姚打着招呼。

    “伊森木?”柳轻姚一片茫然不已,但是还是乖乖巧巧的将自己的手伸到莫安妮的手中,喃喃的开口说道:“那个……莫安妮小姐,我并不认识一个叫伊森木的人?我想你是不是搞错了,认错人了。”柳轻姚哽咽着声音,耐心认真的对莫安妮说道。

    “不,我没有找错人。而且我也绝对不会找错人的。”莫安妮眼角眉梢都含着一种快乐兴奋的笑意,一瞬不瞬的看着柳轻姚,认认真真的说:“柳轻姚小姐,你知道吗?在我来找你之间,我想过很多种接近你的方法,比如去你找工作的地方工作,从你的同事做起。又或者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然后用一种非常具有侠女风范的姿态冲出去,将你救出来,进而接近你,成为你好朋友。但是,后来我想不管我用什么方式接近你,都不如像现在这样直接的走到你的面前,大声的对你说……柳轻姚小姐,我很想认识你,我可以和你成为好朋友吗?”

    莫安妮的这一番话说得极其的认真、坚定,所以听在柳轻姚的心中却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是真的吗?

    她没有出现幻觉吗?

    这个女孩子……刚刚真的在对她说……她想要和她成为好朋友吗?

    她真的没有出现幻听吗?这个看起来那么活泼漂亮的女孩子真要和她做朋友吗?她了解她吗?她知道她的那些的故事吗?像她这样的女孩子连她自己都不喜欢自己,她又怎么会真的要和她做朋友呢?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是不是因为……她对她其实一点儿都还不了解呢?

    当柳轻姚听到莫安妮要和她做好朋友的时候,那些个问题就这么自动自发的蹦跶在了柳轻姚的脑海里,然后让她越想越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去相信?面对这种情况,柳轻姚是茫然、无措的,可是她又真的好想好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一辈子的好朋友哦!

    “你怎么都不说话呢?”莫安妮看着柳轻姚脸上此时的表情,濡。湿而水汪汪的大眼睛散发着一种强烈的渴望与心惊胆战瞅着她。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眼神儿在柳轻姚的眼睛中得到了最完美的演绎和体现,让莫安妮看了心也在不知不觉给隐隐刺痛了。

    柳轻姚是很想和她成为一个好朋友的吧。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她不相信她真的愿意和她做一对好朋友。

    嘴角缓缓扯出一抹大大的笑容,莫安妮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易近人一点儿,柔和万分一点儿,因为莫安妮想只要她拿出了一百二十个诚心诚意。那么柳轻姚就一定会成为答应她的,然后真心诚意的和她成为一对好朋友、好姐妹。

    “难道你不想和我成为好朋友吗?”莫安妮故意这么说,而她脸上那原本活泼开朗的笑容也在这一刻变得意志消沉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