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原来是这样啊。”柳轻姚对于莫安妮这样说,眼中的疑惑和惊疑瞬间开始消失不见,“那么也是黎叔告诉你,我在墨玉大厦的吗?”

    “额,是……是啊。”好吧,现在她莫安妮就勉为其难的和那个心机颇深的黎叔做一对传说中的好朋友算了。

    “你知道的,黎叔对于你的一切行踪都想要了若指掌。但是其实黎叔不知道的是,我其实是你这一边儿的。所以轻姚,我们今天就好好的玩儿它个痛快,不管这个世界上有着什么的纷纷扰扰,我们都不要去管了。我们就这样幸福快乐的玩就好了。”如释重负的吁了一口气,莫安妮说完之后朝柳轻姚伸出了手掌。

    柳轻姚微微一笑,伸出手掌一把搭在莫安妮的掌心上,然后两个女孩子,一个矫健,一个娇柔,一个活力,一个婉约,穿梭在游乐园的各种有趣好玩儿的游戏上。那一天,莫安妮和柳轻姚终于真正成为了朋友。而柳轻姚也终于真正的做到了忘却自己心中的所有烦恼。

    终于在莫安妮和柳轻姚玩了各种游戏设施之后,只剩下摩天轮没有玩了。

    “轻姚,我们走吧。去做摩天轮!”莫安妮就像是一个活力四射的女汉纸,明明拉着柳轻姚已经折腾了整整一个下午,可是她却依然好有活力的拉着柳轻姚就要朝摩天轮的方向跑去。

    “那个……安妮,我不想玩摩天轮了。”柳轻姚红扑扑着一张粉嫩嫩的小脸蛋儿,抬眸,目光热切而璀璨的看着那高耸入云的摩天轮。她真的好想好想和雷霆哥哥一起去坐那个摩天轮。不管那个关于摩天轮的传说是不是真实的,但是她都想在她和俞雷霆之间留一份美美的回忆。

    因为,她或许以后根本就不可能会和俞雷霆生死不渝的搀扶着彼此的手,走完这一生的吧。

    虽然莫安妮并不知道此时此刻柳轻姚心中的所思所想,但是莫安妮却能够看出来柳轻姚是非常的想要和俞雷霆一起去坐那个摩天轮的。既然如此,莫安妮当然也不会这么没有眼力劲儿的去让柳轻姚一定要和她去做这一件事情了。

    而且,现在莫安妮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轻姚,我们去一个地方坐一坐,玩儿了这么久,真的是有点儿口渴和饿了。”莫安妮一脸认真的对柳轻姚说道。在莫安妮看来,以为她刚才一直陪伴着柳轻姚玩耍,让她心中的那些郁结都一股脑的迸发了出来。所以,柳轻姚相信只要她接下来和柳轻姚真诚的谈心的话,一定会让柳轻姚相信她的诚意,以及让柳轻姚相信自己,怎么去地方黎叔。

    “好啊。”莫安妮不说,柳轻姚还真不觉得口渴肚子饿什么的,但是现在莫安妮这么一说,柳轻姚才惊然的发现自从早饭过后,她就一直没有吃过什么东西。而今天她却生活得非常的活力四射,哭了那么久,揪心了那么久,然后还玩了那么多好玩儿的事情。

    “你看那里有一间吃的东西,我们去哪里吧。”莫安妮征询着柳轻姚的意见。

    “好的。”柳轻姚点点头,然后和莫安妮一起朝游乐园里面的那间店里面去。

    一进入店里面,瞬时,游乐园外面的那种喧嚣、吵闹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这一种口入心扉的静谧和恬适。宛转清扬的音乐声带着一种撕心裂肺的悲戚流转在空气之中。

    “原来上天让我们相遇相爱,却并没有让我们两个厮守一生!”

    这样的歌词就像是柳轻姚此时此刻对她和俞雷霆的一种感情的心情写照。是啊,她和俞雷霆相遇了,而且也或许是相爱的了。但是,他们却好像根本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虽然柳轻姚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接触过这个社会,但是柳轻姚很清楚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世人对“小三”是非常的恨之入骨的。而她现在所扮演着的就是这样的人,所以,她怎么能够让这段不伦关系一直在持续下去呢。她的人生已经注定是肮脏不堪的,但是俞雷霆和她不一样,他是帝爵集团的总裁,是一个饱受大家敬仰和尊敬的人物。她绝对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而让俞雷霆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指责和骂声之中。

    “轻姚!轻姚!”就在这个时候,莫安妮大声呼喊柳轻姚名字的声音从正前方传来,不仅如此,莫安妮的手还在柳轻姚的脸颊面前轻轻地摇晃着。

    “轻姚,你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竟然连我跟你说话都没有听到。”莫安妮双眸散发着一种好奇不已的光芒看着柳轻姚。

    “啊,对不起哦。”柳轻姚脸色一僵,尴尬的笑了笑,掩饰着她内心的想法,敛起心中的所有纷纷扰扰,看向莫安妮,笑靥如花的问:“安妮,你刚才跟我说什么?我没有听到。”

    看出柳轻姚并不想继续下去她刚才在想什么的这个问题,莫安妮也不再继续打破沙锅问到底,而是继续刚才她找柳轻姚的话题,将手中的点菜单递给柳轻姚,兴高采烈的说:“轻姚,你看看这个菜单,上面有好多特色小吃哦。而且,看那些图片,好像都好好吃的样子。你想吃哪种呢?”

    “你让我点餐?”柳轻姚惊诧极了,目瞪口呆的看着莫安妮。

    莫安妮惊怔,她这样做有什么不对的吗?为什么柳轻姚突然用着那样惊奇而奇怪万分的表情看着她呢?

    “怎么了吗?”莫安妮颤抖着声音,不太确定的开口询问着柳轻姚。

    “没……没有。”柳轻姚摇头,澄澈美丽的瞳眸之中又开始闪烁着了晶莹美丽的泪花,“只是我觉得好不可思议,因为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让我点餐。因为一般情况下都是……”他们安排给她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顿时,莫安妮明白过来了。原来柳轻姚是因为她之间从来都没有享受过这种被尊重,拥有自主选择的权利。所以,她刚才那么做对柳轻姚来说是惊喜,更是不确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