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她竟然真的爱上了俞雷霆那样一个时而冷酷、时而霸道、时而温柔至极的男人!

    “轻姚,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全身突然发抖?”莫安妮看着身体突然颤抖的柳轻姚,忍不住关心的询问:“是不是身体哪里觉得不舒服?”

    “没……没有……”柳轻姚摇头,双眸直直的看着莫安妮,认真的请求说:“安妮,你能够帮帮我吗?”

    柳轻姚……在求她帮助她!

    莫安妮惊讶不已,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柳轻姚刚刚开口向她求助,那是不是就等于说柳轻姚已经从心底深处将她当做是她的一个好朋友了。

    “当然可以啊。”莫安妮强忍住心中那股想要去买鞭炮庆祝的冲动,激动万分的说:“轻姚,你想让我帮助你什么?”

    “我想……”柳轻姚突然之间变得忸怩起来,轻咬唇瓣,脸颊微红,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我想知道应该怎么去谈恋爱?”终于,柳轻姚鼓足勇气说完,然后迅速埋下脸颊,丝毫都不敢看莫安妮。

    真的是害羞死了!

    柳轻姚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突然莫名其妙的对莫安妮说出那样的话语,明明她前一刻她都还在坚定不移的相信着,总有一天她和俞雷霆都会风道扬镳,谁也不会是谁得彼此。

    但是,这一刻她却又情不自禁的想要让莫安妮教她如何去和俞雷霆谈恋爱。她想就算是分手是她和俞雷霆生命中早已注定好的结局,那就让她自私的、贪婪的在这一天到来之前,收集好所有自己与俞雷霆之间的美好回忆。

    “啊?这个问题啊。”顿时,莫安妮犯难了,因为她也不知道怎么去谈恋爱呢。她和伊森木之间的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她想对伊森木做什么,她就做了。从来都没有去研究过怎么谈恋爱。

    这一下,她可应该怎么做呢?

    “不行吗?”看着莫安妮那一脸凝重的表情,柳轻姚满怀失落的问。

    “当然不是。”莫安妮连连摆手说:“我只是在思考应该给你出什么主意才能够更好的帮你牢牢的将俞雷霆给拽在手中。虽然俞雷霆现在对你的心已经牢不可破到即使刮起了台风,也绝对不会将他从你的身边刮走半分的。”莫安妮一边在心中搜肠刮肚的为柳轻姚想着办法,一边在嘴上打趣挪揄着柳轻姚说。

    “安妮!”被莫安妮那么一说,柳轻姚脸颊猛然一红。但是,不可否认听着莫安妮那样子说之后,柳轻姚的心竟是那么的甜蜜和幸福快乐。

    “好了,好了。我们现在赶快去这些东西吃了,然后我带你去找俞雷霆。如果俞雷霆看到你去接他下班,我相信他一定会爱你爱得发疯的。”莫安妮信誓旦旦的对柳轻姚说。

    “恩。”柳轻姚重重点头,然后像是一个乖宝宝一样,吃着东西。但是却是一种味同嚼蜡的感觉。

    虽然这些事情都是她想要做的。可是在柳轻姚的心底却有着一个强烈的声音,那就是她这样子做对吗?

    如果她继续这样做下去,是不是就已经坐实了她真的是在和她的姐姐柳杏儿抢夺男人了?

    心中真的好难受,闷闷的,就好像是有一块千金大石头在强烈的压着她的胸口一样,让她没有办法喘息了。

    同时,柳轻姚的心中又想起了一个甜甜鼓励的声音……你这样做没有错,你只是想单纯的和俞雷霆搜集一些回忆而已。只要收集好了那些回忆,你就会彻底的离开俞雷霆了。

    深吸一口气,柳轻姚开始连忙的命令自己不要去多想了。不管再想什么,柳轻姚都非常的清楚一点儿,那就是她现在真的好想见到俞雷霆,好想让他那双温暖的臂膀紧紧地拥抱着她,给她一些继续勇敢无畏的去面对王青儿的力量。

    吃完东西之后,莫安妮便带着柳轻姚去买了一些夜宵,然后便鼓励着柳轻姚去找俞雷霆了。

    而这个时候,伊森木也将自己调查到的一些初步资料给了俞雷霆。

    “总裁,我今天发现了一些情况。本来我最初打算再调查清楚之后再告诉你的,但是思前想后之后,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伊森木面色凝重万分的看着俞雷霆,将他今天调查到的全部资料文件放在了俞雷霆的面前,“今天黎叔强行带着柳轻姚小姐去了一家美容店面试。”

    “美容店?”俞雷霆震惊恼怒,美容店是一个什么地方?表面上看是美容,实际上谁知道它是在经营着什么样的营生,人心险恶,环境复杂,这对从没融入过社会的柳轻姚来说怎么能够适应。这不是摆明了要将柳轻姚往火坑里面推吗。

    “伊森木,你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吗?”俞雷霆面色凝重的看着伊森木,心中却在思考黎叔为什么要将柳轻姚去美容院面试呢?是想要挑拨他和柳轻姚之间的关系吗?让他以此来误会柳轻姚其实是一个放浪不贞的女人!

    “确定,而且黎叔带柳轻姚小姐去这间美容院面试的动机并不单纯。并且为了让柳轻姚小姐必须去这间美容院工作,还巧妙的安排了一出又一出的好戏。先是用羞辱命令的语言命令柳轻姚小姐必须去找工作,然后再让自己事先安排好的那个地痞流氓去调戏欺负柳轻姚小姐……”

    “你说什么?”听到伊森木说到这里,俞雷霆整个人暴跳如雷的大声吼了起来。

    “他竟然敢这么做!”俞雷霆拳头握得咯吱脆响,额头更是青筋直冒。黎叔明明知道经过那一天三个地痞流氓欺负柳轻姚的事情之后,俞雷霆就一直很反感柳轻姚身边再出现那样的人渣败类,并且还命令了人让他们一定要全权保护好柳轻姚的安全。

    “那些保镖呢?他们难道就没有及时出面去阻止,眼睁睁的看着轻姚被那个地痞流氓欺负吗?”俞雷霆第一次觉得他自己竟然是那么的无能,竟然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该死!”恼怒气愤不已的,俞雷霆扬起拳头狠狠的一把砸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好像那张桌子就是那个欺负柳轻姚的地痞流氓一样。恨不得将他给碎尸万段了。

    一看到俞雷霆这样的表现,伊森木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他就知道将这一切事情告诉俞雷霆之后会是这样的结果。要知道,要是有人敢这么对待他的莫安妮,他非得把那个人的手脚砍下来去喂狗不可。

    简直是活腻味了!

    “那个……总裁,你不用担心。柳轻姚小姐并没有吃亏。而且那个地痞流氓不过是一颗被安排好的棋子而已,根本不足为惧。真正让我们应该担心紧张的是那个后来出面将柳轻姚小姐从那个地痞流氓手中救下来的那个女人。她说她叫王青儿!不过,她却长了一张和柳杏儿一模一样的脸。所以,在柳轻姚小姐看到那个叫王青儿女人的第一眼的时候,就情不自禁的开口叫了她一声姐姐。”伊森木在告诉俞雷霆这一些事情的时候,他的视线一直都不曾从俞雷霆的脸上离开过半分。

    “你说什么?”俞雷霆猛然倒吸一口凉气,“柳轻姚真的叫那个女人为姐姐?那那个叫王青儿的女人她是怎么说的?”

    “她没有承认,并且一直对柳轻姚小姐坚决否认她就是柳杏儿,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王青儿还主动将柳轻姚小姐邀请到她的办公室去详谈。但是,在柳轻姚小姐对放晴说,让她不要担心你,说你现在已经完全改变了,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俞雷霆的时候,并且在王青儿从柳轻姚小姐口中得知总裁已经和柳轻姚小姐发生关系之后,她的反应竟然是超乎寻常的激动。”伊森木脸颊尴尬一红,这俞雷霆和柳轻姚上床的事情,他竟然都这么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这俞雷霆会不会突然跟他翻脸啊。

    但是,俞雷霆现在哪有那个闲工夫和精力去管这些事情啊。

    “她怎么个异常激动法?”听了刚才伊森木的话,现在俞雷霆大概明白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了。黎叔前面做那么多的事情其实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将那个叫王青儿的女人以一种看似自然而然的方式介绍给柳轻姚认识。

    “她对柳轻姚小姐说……”伊森木顿了一下,然后一双漆眸紧紧地看着俞雷霆,认真坚定的对俞雷霆说道:“那个叫王青儿的女人声嘶力竭的指控着柳轻姚小姐说她不知廉耻,竟然连她姐姐柳杏儿的男人也抢。甚至还说,你其实差一点点儿就是柳轻姚小姐姐夫,她现在和你在一起是肮脏的!”

    “混账!”俞雷霆气得全身颤抖,目眦尽裂,“那个女人以为她是谁,她有什么资格和立场这么对柳轻姚说!”

    就在俞雷霆怒气滔滔的吼完这一句话的时候,一个惊骇瑟寒的想法在俞雷霆的脑海中蹦跶了出来。

    “不,不可能!绝对不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的。”俞雷霆浑身惊然一颤,整个人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抽走了全部力气一样,跌坐在了一旁的沙发皮椅上。这一刻,俞雷霆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她怎么会突然之间有那么奇怪的想法呢?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呢?而且,如果他猜测的都是真的,那这一切对柳轻姚来说就真的是太残忍了。

    俞雷霆抬手狠狠的抹了一把脸,让自己必须冷静下来,在一切还都还没有依据之前,他不能就这么被自己的想法给乱了阵脚,他必须冷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