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俞雷霆知道哪些事情之情之后十分的生气,伊森木也不敢多说话,只是看着俞雷霆,方晴不自量力的想要通过她的样貌来挑衅柳轻姚其实这就是一个错误的,现在居然在俞雷霆不知不觉的时候,在背后使绊子,这无疑就是自掘坟墓了吧!

    将近半个小时之后,俞雷霆才看着伊森木说道:“你现在就去将方晴的所有资料都给我找来,我要知道她的一切,我倒是真的低估她了,没想到她给我整了这么一个一个地雷!”俞雷霆说完之后,就让伊森木按照自己的安排出去了!

    这一天,莫安妮一直都守着柳轻姚,伊森木知道有莫安妮守在柳轻姚身边,那柳轻姚就一定会很安全的,所以伊森木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柳轻姚那边,现在最担心的还是俞雷霆这边,这俞雷霆真的要对方晴动手了,伊森木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的样子,生怕会出错。

    “安妮,谢谢你,今天要不是你跟着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柳轻姚真心实意的是在感谢莫安妮,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是伊森木的未婚妻,跟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成了朋友,虽说柳轻姚不是那种轻易的会跟人成为朋友的人,可是现在对于这女人柳轻姚一点防备都没有,真的就觉得自己跟她是好久没见的朋友了。

    “轻姚,你跟我客气什么,我都说了,我就是来保护你的!”

    莫安妮就像是一个女汉子一样,笑的花枝招展的,第一次一个女人笑的如此肤浅,还能不被柳轻姚所讨厌,或许只有莫安妮这一人了!

    伊森木出去很长时间了,俞雷霆一直都在等着他回来,因为俞雷霆想知道方晴到底都做了什么事情,这自己一时的失策,倒是给了方晴机会了。

    好在没多久这伊森木回来了,俞雷霆十分不淡定的看着伊森木,这会伊森木气喘吁吁的看着俞雷霆说道:“少爷,查到了!”

    “怎么样?”

    “方晴跟黎叔是一伙的,少爷你看!”伊森木说着就将自己调查到的资料全部都拿给了俞雷霆,俞雷霆越看脸色越发的难看,原来方晴早就计划好了,这一切都是黎叔安排的,黎叔是俞雷霆曾经的一个敌对方,原来伪装成下人了。

    “伊森木,我要这俩人三天之内在本市消失,在也不要出现!”

    “是!”伊森木自然是知道俞雷霆的意思,这件事情要做就要做的漂亮,而且还不能让外人说出什么疑问来,伊森木跟在俞雷霆身边这么久看,这件事情做起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回到家的时候俞雷霆已经回来了,柳轻姚看着俞雷霆满眼的欢喜:“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公司的事情都忙完了吗?”

    “恩,公司不是很忙,你找工作找的怎么样?黎叔可是比你回来的还要早?你去做什么了?”

    俞雷霆佯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其实柳轻姚知道伊森木肯定是什么都告诉俞雷霆了。

    现在俞雷霆什么都不说不知道是因为给柳轻姚面子,还是在等着刘轻饶坦白。

    “那个,不是那么好找,所以我就出去逛街,让黎叔先回来了,其实没什么事情的,真的……”

    柳轻姚好像是害怕俞雷霆会不相信一样,最后还用一种,你要相信我的表情看着俞雷霆。

    俞雷霆也没有说其他的,对着柳轻姚笑笑,揽过柳轻姚点点头。

    随后在吃饭的时候柳轻姚就说自己遇到伊森木的女朋友了“你知道吗?那个,莫安妮对我真的很好!”

    “那是自然伊森木跟莫安妮之所以会成为男女朋友,其实还是有一定的原因的!”

    就像是没话说一般,这俩人说了没几句,俞雷霆就去书房工作,柳轻姚去了卧室。

    看似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其实她跟俞雷霆之间都是各有心事的,只是谁都不想说而已。

    “轻姚,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保证日后再不会让你受到这般委屈!”

    俞雷霆看了一眼柳轻姚的背影,忍不住在心里责备自己,好像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若非是自己当初坚持的话,那柳轻姚也就不会出事了,方晴也就不会利用轻姚的姐姐来生事了。

    “安妮,我没有跟雷霆说,森木是不是告诉了他?”

    柳轻姚不知道自己这样隐瞒下去是好还是坏,或许两个人在一起应该是坦诚相对,可是柳轻姚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放心好了,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的,少爷那么喜欢你,自然是一切都会依照你的性子来!”

    莫安妮看看身边的伊森,木示意让伊森木出去。

    伊森木还用口、唇说:干嘛让我出去啊?

    “走……”莫安妮十分生气的吐出一个字,然后这伊森木就垂头丧气的出去了。

    这会见到身边没人了,这莫安妮才对着电话那边的柳轻姚继续说道:“其实吧,你不用在意这些的,我相信其他的事情少爷跟伊森木都会处理好的,你也要相信才对!”

    “好,安妮就听你的!”

    柳轻姚说完站在窗边看着月色,一切都如此顺利的进行,不管哪个方晴到底是谁,不管哪个方晴是不是跟自己的姐姐很像,柳轻姚都决定忘记这一切了。

    第二天医院。

    “少庭,你觉得怎么样了?”

    林鸢温婉样子就连护士看了都觉得一阵的娇媚,这会护士看看躺在病床上的门少庭,当真是觉得这俩人是男才女貌的,护士轻悄悄的退出去。

    门少庭被林鸢扶起来之后,这才对着林鸢笑笑,似有若无的说道:“你不用每天都过来的,我明天就能出院了,你让强子来接我出院就好了!”

    门少庭说完拿过林鸢手里的水杯。

    “强子怎么没过来?”门少庭看了一眼林鸢的身后,并未看到强子,觉得一阵奇怪。

    “哦,强子……”林鸢双眼四处看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强子有事,所以今天就先不过来了,怎么了?”

    “我也快好了,找时间我得回去了!”

    “好,等你身子好了,咱们就回去!”林鸢看着门少庭喝水之后就跟着护士出去了,“你先休息一下,我去问问医生你怎么样了?是不是能出院了?”

    “好!”

    门少庭看着林鸢出去的背影,不知为何一阵的出神,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女人真的是自己的妻子吗?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都不记得了?

    很快林鸢就回来了,看着门少庭站在窗边,林鸢想门少庭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今天看着门少庭觉得一阵的奇怪呢?

    “少庭,你怎么起来了?你身子还没好,你还是躺在床上吧!”

    林鸢说着就准备扶着门少庭坐下,只是被门少庭给不动声色的给拒绝了,林鸢不知道门少庭是怎么了?双眸中净是失落,门少庭方才是走神了,现在一个转眸倒是看到了林鸢眼里的失色!

    门少庭知道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所以笑笑,将林鸢揽入怀中,轻声道:“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忘记了什么,是不是你有什么没告诉我的!”

    “啊……”

    林鸢方才还在享受门少庭的怀抱,只是这不经意的一句话,让林鸢瞬间失了方寸,身子一颤,好在林鸢早就做好了准备,准备这哪一天自己会被识破吧!

    门少庭看了一眼林鸢,似乎是在等着林鸢的回答。

    “恩?”

    “啊……你觉得我能有什么不告诉你吗?”林鸢小鸟依人般的浅笑,如沐清风一般的笑容,让门少庭觉得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

    “或许是我想多了!”

    门少庭再次将林鸢揽入怀中,只是这一次什么都没说,这让林鸢送了一口气,继续享受门少庭的怀抱,而此时在门家大院赶来的强子看到这一幕,迟迟的在门口并未进去。“林鸢,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强子去门家大院就是想去看看老爷子跟桑枝怎么样了?门少庭失踪这么长时间,桑枝还不知道担心成什么样子,宸安那孩子强子也偷偷的看过了还不错,看来就算是门少庭不在,桑枝也没有颓废。

    不过现在门少庭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估计这门少庭也不会在乎宸安到底好不好吧?强子叹口气转身就直接走人了,这样看着林鸢幸福,强子能做的出来,只是对桑枝的愧疚越发的严重了。

    强子走的时候刚好被护士看到,这护士一阵的纳闷,叫住强子说道:“你怎么刚来就走了?门少庭马上就能出院了!”

    “是吗,那就好,我先走了!”强子跟护士打招呼就直接走了。

    开上车的时候,强子叹气一声说道:“林鸢我为你做的,已经伤害了别人,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而俞雷霆那边好像也没有好到那里去,方晴跟黎叔就这么消失了,伊森木根本就找不到有关二人的踪迹,伊森木十分的自责,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这才让方晴跟黎叔逃走了,柳轻姚站在边上虽说是没说话,可是柳轻姚还是能够看得出来伊森木是真的尽力了。

    “好了,森木,没事了,你不用太担心了,方晴跟黎叔既然走了,那就说明他们知道我们什么都知道了,估计一时是不会回来的,只要之后咱们都时刻的小心些。那就不会受伤了对不对?”

    柳轻姚觉得现在这个气氛太过于凝重了,所以柳轻姚不想看到这一幕,太过于凝重了,让柳轻姚十分的不喜欢。

    这个时候的莫安妮好像是看出了这一切,走到柳轻姚身边,打趣道:“是啊,我觉得轻姚说的是对的,干嘛这么紧张,以后我每天都跟在轻姚的身边,就凭我的身手,你们觉得我会让轻姚受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