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我该怎么办?”轻轻知道薛思捷说的是对的,可是这事发生的太过于突然了,轻轻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接受了。

    薛思捷将轻轻抱在自己的怀里,薛思捷的心跟着轻轻一起在痛,薛思捷知道自己这辈子都被轻轻给收了:“轻轻,让我陪着你,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好不好?”

    “好。”

    端轻轻知道妈妈一直都希望自己好好的,而端轻轻也知道刚才任何人说的都是对的,自己的妈妈就这样不要自己了,可是端轻轻还是无法接受这些,不止是因为太突然了,是因为端轻轻从未想过自己的妈妈会离开自己。

    “思捷,你说妈妈怎么这么狠心就丢下我一个人走了?”端轻轻其实是无法理解,为什么早上出门的时候,自己的妈妈还好好的嘱咐自己不要任性不要跟薛思捷吵架,怎么只是一天的时间,就阴阳两隔了。

    端轻轻实在是无法接受这些,而且家里还多了一个女人,一个说自己是爸爸最爱的女人,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弟弟,端轻轻觉得这个社会上最荒谬的事情,都不如现在的事情荒谬了。

    “轻轻,你别这么伤心,阿姨虽说是不在这个社会了,可是你不是一直都相信人死之后就在他最亲的人最喜欢的地方看着她吗?我相信阿姨一定会在你的房间看着你的!”

    “真的吗?”轻轻,现在不管这句话是不是真的,轻轻都不希望自己的妈妈就这么离开自己了,轻轻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梦,若是时间能够倒流的话,轻轻一定会跟自己的妈妈说对不起,轻轻一定会好好的跟自己的妈妈道别,也不至于就连自己妈妈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了。

    在医院出来之后的几天轻轻都不见人,只是见王子果还有林海敏,甚至连薛思捷都不见,端木磊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端木磊敲开了轻轻的房门,看着呆坐在地上的轻轻,虽说这个女孩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是养育了这么多年了,端木磊还真当轻轻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了。

    “轻轻,你怎么样了?”

    “没事!”有事的人才不会说自己有事,而端木磊知道轻轻是一定有事的,只是轻轻不说自己也不能说什么了,只能看着轻轻发呆,最后还是选择了,劝导轻轻。

    “你妈都走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不能总是这样将自己关在房间,这样也不是办法,你妈要是知道的话,的多心疼。”端木磊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轻轻稍微的好点吧!

    “你让外边那个女人走,我不想看到她。”

    “轻轻,不要这么任性,我跟你吴阿姨,已经结婚了。”

    “哼,端木磊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对我妈的,我妈刚走你就跟这个女人结婚了,我妈在医院的时候,你就让这个女人搬进来了,若是当时我妈没死的话,难道你会直接将我妈给弄死吗?”

    “你在说什么,轻轻你不要胡搅蛮缠,这是两回事。”

    “哼。”端轻轻冷笑的看着端木磊,那样子让端木磊都觉得自己根本一点都不认识轻轻了。

    端木磊也不再说什么,直接就出去了。

    而在端木磊走后,端轻轻似乎是想开了,端轻轻是不会让那个女人在这个家好好的,端轻轻擦干自己脸上的泪水,看看方茹皒的照片,再看看房门,有些冷冷的说道:“吴清莲我不会让你这么好过的。”

    端轻轻知道,自己这样整天待在里面是吴清莲最希望看到的,而端轻轻才不会这样,就算端轻轻不会做什么,可是只是让自己出现在那个女人端轻轻给那个女人添堵,这样的事情端轻轻还是做得来的。

    稍微的打扮一下自己,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的憔悴,端轻轻就直接下去吃饭了,不管怎样端轻轻是不会让这个女人好过的。

    “轻轻,你怎么下来了?”吴清莲很吃惊的看着端轻轻,那声音,让端轻轻很是厌恶,端轻轻看都没看吴清莲,只是很不悦的回应道:“你是不希望我出来吃饭吗?”

    “轻轻,你怎么能这么说,阿姨当然是希望你能出来吃饭咯。”吴清莲倒是真会装好人,那天方茹皒死的时候,吴清莲是怎么对端轻轻说话的,端轻轻知道自己就是死都不会忘记的,端轻轻会一辈子记住的。

    “那最好。”

    当然最开心的就是尚风城了,尚风城在端轻轻下来之后,就给端轻轻准备好了吃饭的东西,虽说端轻轻看都没看尚风城一眼,尚风城还是很开心的。

    在端轻轻坐下之后,端木磊身为一家之主是最为开心的,端木磊笑笑说道:“这样才对,我们都是一家人,当然要在一起吃饭咯。”

    反正这一餐端轻轻都是对尚风城爱答不理的,端轻轻很厌恶这个男人。只是给端轻轻一种无事献引擎的感觉,虽说这人看着并不像是一个坏人,可是端轻轻知道作为吴清莲的儿子,尚风城对自己是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所以在尚风城第不知道多少次给端轻轻夹起东西吃的时候端轻轻直接就对着尚风城说道:“你觉得我是一个残疾人吗?我需要你这么给我夹东西吃吗?”

    “轻轻,你怎么能这么说话,风城还不是关心你,才会这么对你的,你不在乎这个弟弟没关系的,可是风城可是很喜欢你这个姐姐的。”

    端轻轻的话倒是并未让尚风城停住,反倒是让一直都在憋火的吴清莲在这个时候说话了,其实端轻轻就是故意让吴清莲生气的,就是故意招惹吴清莲生气的,谁让吴清莲这个女人将自己的妈妈给赶走的。

    其实端轻轻不是傻子端轻轻能想到即便是自己的妈妈在这一次的车祸中没死,这个吴清莲也不会在这个家出去的,端轻轻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到底是怎么想的。

    “幺,一家人如此的和谐,端轻轻你不是不吃饭的吗?”端程聪那同样让端轻轻觉得厌恶的声音在外边传来,端轻轻知道自己这一次是不会吃的好好的了。

    “哥,你回来的这么晚,你若是不想回来大可不用回来的。”端轻轻嘲讽的看着端程聪,反正也就这样了,端轻轻也不想说太多的话。

    “你们吃吧,我去陪我妈。”端轻轻走的时候还不忘对着吴清莲笑笑然后继续说道:“吴阿姨,您也该拜祭一下我妈,毕竟以前我妈也是住在这里的,这若是我妈那天回来发现你对她不是很好,你说我妈会不会找你……”

    “你……”吴清莲知道端轻轻就是故意的,可是看看老爷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吴清莲也就只能忍着了。

    后来端轻轻去了学校王子果跟林海敏还是很开心的,知道轻轻没事了,这俩人当然是开心的不行了“你真的没事了?”

    “当然没事了,你们不会是希望我有事吧?”

    “说什么傻话!”王子果没好气的拍打了一下端轻轻,若不是看到端轻轻真的就这么好好的站在自己端轻轻的话,估计王子果跟林海敏还是不怎么能接受吧?

    “晚上去我家吧!”

    “为什么?”

    “我要搞一个豪门聚餐,我要让吴清莲忙死。”端轻轻说完对着王子果跟林海敏笑笑,这俩人还能不知道端轻轻吗?这一准是想要报仇的,不然也不会这样对吴清莲的。

    “当然好了,反正你会邀请很多的人对不对?”

    “当然。”

    晚上端轻轻回去之后,发现杨子亚跟尚风城不知道在说什么,端轻轻慢慢的靠近才听到杨子亚再说什么的“尚少爷,这些是给您准备的,晚上小姐搞了一个聚会,我怕你不喜欢。”

    “好,谢谢你。”

    ……

    端轻轻冷笑的看着这一切,难道杨子亚喜欢尚风城,端轻轻此时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什么了。

    很快就到了聚餐的时间,端轻轻招呼所有人都来了他们家的别墅,吴清莲当然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餐,其实还是很兴奋的,只是吴清莲并不知道这是端轻轻专门弄的一个羞辱的聚餐。

    “阿姨,以前怎么没见过您,您是轻轻的保姆吗?”

    “我……”

    “你想多了,这个阿姨一看就知道不是轻轻的保姆。”听到一个人这么说,吴清莲瞬间就带着笑容了,谁知道那个女人继续说了一句话,让吴清莲差点就去自杀的:“这一看就知道是来伺候端家所有人的,轻轻的保姆得一定是好看的,你看这个阿姨长相一般呀!”

    “你们说什么呢?这可是我爸的最新姘头,你们说话注意点。”

    “你……”

    吴清莲刚想发火,端轻轻就凑到吴清莲的耳边说道:“吴阿姨,您还是消消气,这若是在这个时候,您给我爸丢脸了,我可不好帮你。”端轻轻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让这些人羞辱吴清莲的,当然还有杨子亚,谁让这个杨子亚喜欢尚风城的。

    宴会结束之后,这吴倩莲就被端轻轻给整的很惨,其实这就是端轻轻想看到的一幕,接下来的几天端轻轻被吴倩莲给整的很惨,惨到端家人不认端轻轻,那天端轻轻走的时候,发誓自己一定会回来的。

    三年之后,端轻轻也就是方晴跟王子果都来到了端氏上班,这会方晴来到了尚风城的办公室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