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吴清莲看着受伤的尚风城,她害怕地瞪大了双眼,而端子成也惊讶地瞪大了双眼。谁也没有想到,端木磊会这么对自己的儿子。尚风城那想要躲开酒杯偏离的脸,此时也歪在了一旁,他知道自己受伤了,他看着地上的杯子碎渣,他嘲笑着自己,他红着眼睛看着端木磊,说:“爸爸还是那么冷血,那么无情。”尚风城说着,便仇恨地看了端木磊一眼,便大步地离开了。

    方晴看着尚风城的离开,她的脑海中总能够浮现出曾经的画面,她和尚风城都是一样的命运,可是两个人都是为了端氏而活,也都是为了报复端家而活。可是端木磊现在还是端氏的董事长,尚风城就不能得到所有。方晴,自然是不希望现在端木磊下台,因为她还要继续找资料。

    方晴想了想,她叹了口气,而端木磊则尴尬地笑了笑看着方晴,说:“真是不好意思方小姐,让您见笑了。我这个儿子,没有礼貌,让您见笑。”

    方晴听着端木磊的话,她还是第一次见端木磊这么客气地对自己讲话。方晴笑了笑,说:“没关系的端叔叔,我能够理解。”方晴自然是能够理解,她比任何人都能够懂得尚风城的感受。

    用过了餐的方晴,在端家坐了一会儿,端子成便给方晴打开了车门,方晴有礼貌地看着端木磊:“叔叔阿姨,你们回屋子里去吧,外面有些凉,我改天再来。”方晴有礼貌地说着,和曾经那个和家里的人对着干的方晴,完全是两个不一样的人。

    方晴上了车子,端子成也上了车子。端子成开着车子送方晴回去,出大门的时候,杨子亚见到了端子成的车子,她隐隐约约看到了副驾驶上坐着的微笑着的方晴,她顿时瞪大了双眼:“端轻轻?她怎么来了?”杨子亚有些疑惑地走到了端家。

    杨子亚见到了吴清莲:“端太太。”

    自从吴清莲和杨子亚合伙做过一些事情之后,吴清莲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杨子亚。她看到了杨子亚,微微叹了口气,没有笑容:“你怎么来了?”

    杨子亚笑着看着吴清莲,继而坐在了一旁,说:“我好久都不来端家看老爷和夫人了,自然是来看看二位的。”吴清莲听了,说:“老爷上楼去了,要看,改天再来吧。”

    杨子亚听着吴清莲的话,她知道,自己是不怎么受欢迎的。她笑了笑说:“既然老爷上楼了,那我就和端太太说一会儿话吧。”

    “呵呵,我和你没什么话能说。”

    杨子亚听了,笑着说:“端太太,刚刚的那位小姐,是方晴方小姐吗?”

    吴清莲听着杨子亚的话,她看着她,笑了笑说:“是啊,是方小姐,怎么了?她是我们风城的女朋友。”吴清莲自然是知道杨子亚是喜欢自己的儿子的,可是她也知道,自己的儿子绝对不会让杨子亚这个下人接近,她是不容许的。因为杨子亚是个没有家庭背、景的人,只是个仆人,父亲还是端家的司机。

    起初这杨子亚喜欢的是尚风城,后来见到尚风城根本就不得宠,自然就转换了一个目标了,只是这段子成似乎对杨子亚一点感觉都没有。

    杨子亚听了吴清莲的话,她微微笑了说:“哦,我是知道方晴方小姐是子成的女朋友的,可是不知道,端太太对方小姐是什么态度呢?”

    吴清莲听着杨子亚的话,看着她那疑惑的眼神,她知道杨子亚是怎么想的,无非是想听到自己对方晴的印象不好之类的话。可是吴清莲偏偏不会说这种话:“呵呵,能是什么态度?我对这位方小姐,印象很不错,自然是很喜欢。大家闺秀,家庭背、景又好,和我们子成,真是很般配呢。人长的也水灵,也漂亮,说话还甜。大家儿里面出来的大小姐,和普通的女人是不能相比的。”

    杨子亚听着吴清莲的话,她微微皱皱眉头,说:“端太太不要让方晴迷了眼睛,夫人不是说过,这个方晴和死去的端轻轻的母亲是一样的名字吗?以前端轻轻的母亲不也是叫这个名字来吗?”

    吴清莲最不愿意听到的“端轻轻”的名字,如今是自己儿子的女朋友,她听着杨子亚的话,微微皱皱眉头,显然是有些不开心了,她苦笑着看了看杨子亚,笑着说:“呵呵,人都有会重名的,那又怎么样呢?”

    杨子亚听着吴清莲的话,她说:“难道端太太就不觉得奇怪吗?长的那么像端轻轻,居然还叫着端轻轻母亲的名字,难道端太太就那么没有警惕心吗?”

    吴清莲自然是明白杨子亚这话的意思,她倒是也想过,但是再怎么想,她都没有觉得这个“端轻轻”没有安什么不好的心。所以,吴清莲笑着看着杨子亚,说:“呵呵,我知道杨子亚是喜欢我们子成的,所以会想尽办法来拆散他们两个是吗?呵呵,不过我觉得你的这种行为是多余的。不管方小姐叫什么,她和我们子成是门当户对,而且人长的好,对风城好,两个人很般配,不就很好了吗?你不要再说了,我会烦的。”

    吴清莲说着,不耐烦地站起身来,不屑地看看她:“还有,以后晚上不要再来端家了,我需要休息。”吴清莲说着,便离开了。杨子亚见吴清莲离开的背影,她紧皱眉头:“端太太……”她叫着吴清莲,可是吴清莲却不会回答自己,只是头也不回地上了楼去。

    吴清莲见此状,她皱皱眉头,心里很不舒服。

    端子成没有直接送方晴,而是带着方晴来到了另一个地方。车子稳稳地停下来,方晴看了看,疑惑地看着端子成,说:“这是哪儿啊?子成带我来这个地方干嘛?”

    端子成听着方晴的话,他嘴角晴儿上扬着看着方晴,说:“你还记得有一次你喝醉了酒来的地方吗?”

    方晴听着端子成,她透过车窗户看着外面,记起来这里是自己曾经被端家赶出来时候端子成为自己找的住的地方。方晴顿时回忆起来,她疑惑地瞪大双眼看着端子成:“我记得啊,我自然是记得的。”

    端子成听着方晴的话,他笑了笑说:“跟我下来吧。”端子成说着,便下了车子。

    方晴疑惑地跟着端子成下了车子,两个人走进了楼里。端子成打开了门,这里,方晴再熟悉不过了,这里,是有着她和端子成短暂回忆的地方。端子成打开了门,他拉着方晴的手进来,打开了灯。方晴疑惑地看看端子成,看着他冲着自己微笑着的样子,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带自己来这里。当方晴回头看着屋内的时候,她顿时瞪大了双眼。

    方晴分明地看到,这个屋里面的墙上,原来自己的照片已经全部消失了,换成了自己现在以“方晴”的身份的照片,她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慢慢地走过去,看着墙上贴着的自己的照片,她不知道端子成是什么时候拍的,自己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方晴仔细地看着这一切,看大端子成为自己做的这一切,她很感动,她的内心在慢慢地融化着。而端子成晴儿地关上了门,微笑着跟在方晴的身边,他微笑着看着她:“这些都是你的影子,没有别的姑娘,只有你自己。”

    方晴听着端子成的话,她回过神来,感动地看着这些照片,继而轻声问:“这些……都是你准备的吗?”

    端子成听着方晴的话,他嘴角上扬着地说:“是的,是我准备的。因为让你看到了别的女孩儿的照片,我知道,你一定还会以为我心里面只有端轻轻。可是现在我做这些,就是为了让你知道,我端子成的心里,曾经的确住着一个女孩儿是端轻轻,可是现在,我端子成的心里面,只有端轻轻一个人,再没有第二个女人可以住进我的心里面。”

    方晴听着端子成的话,她回头来看着端子成,她很感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对这个男人,已经开始慢慢地接受了。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做,她不应该被他感动才对。可是,她看着端子成那笑容,是那么治愈自己的内心伤口。端子成温柔地看着她,温柔地说:“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端子成,只喜欢方晴你一个人,也只会爱你一个人。”

    方晴听着端子成的话,她被感动着,她看着端子成,她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看过他,这是她第一次这样看他,也是方晴第一次开始想要放心自己内心的仇恨就这样和他在一起。但是方晴在关键的时候还是会清醒起来的,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她知道自己不应该爱谁。方晴看着端子成,说:“再次,你对我这般好,我不知道怎样报答你。”

    显然,方晴已经走到了这步,她不知道应该再做什么了,她看到端子成为自己做的,她会被感动。而端子成则微微皱皱眉头笑了说:“我从来都没有让你报答我什么,因为我是喜欢你的,我喜欢为你做很多事情。”

    方晴听着端子成的话,她曾经告诉自己,不要相信男人的花言巧语,不要被任何人感动。可是如今,站在自己对面的,竟然是自己的敌人,这个自己母亲情敌的男人,对自己好,她会欣然接受,可是心里又不好受。

    方晴愣住了,她不知道说什么,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让端子成爱上自己。当他不爱自己的时候,她不会停手。而爱上自己的时候,她甚至会有些懊恼。端子成见方晴不说话,他微微皱皱眉头,过来拉住方晴的手,说:“晴儿,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以为我不会爱上你,可是事实上,我爱上了你。晴儿,我爱你。”

    方晴听着端子成的话,她瞪大了双眼看着她,不知道是喜还是悲,她看着他,说:“子成啊,你为我做的,我很感动。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言语了。”方晴看着端子成,的确,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她一时忘记了怎么表达自己的情感。

    端子成握住方晴的手,他微笑着说:“你不必言语,我知道你呗感动了,我一定会好好爱你。我说过,我会娶你到端家的,我端子成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因为我,是爱你的。”端子成真挚地说着,他不知道,其实,方晴只是让他来爱上自己最终还是要伤害他的。

    方晴听着端子成的话,她过来主动地抱住了端子成,她抱着他,能够感受到他暖暖的怀抱。端子成紧紧地抱着方晴,他心疼她,说:“晴儿,相信我,会给你幸福的。。”

    方晴听着端子成的话,她想了想,说:“你会一直爱我吗?”

    “当然会。”端子成没有思考,直接回答方晴,他知道,他自己不会让让方晴失望。端子成慢慢地看着方晴,他认真地看着方晴:“不要乱想,我会一直对你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