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方晴听着端子成的话,她知道,她已经慢慢地在抓住端子成的心。方晴微微地闭上了眼睛,她主动地去亲吻着端子成。而端子成也没有拒绝,他欣然接受着。和眼前的这个“方晴”在一起,端子成总是会产生错觉,以为自己是和端轻轻在一起。只有端子成自己知道,他始终是没有忘记端轻轻的。也知道方晴自己知道,自己是会控制自己不爱端子成的,她知道,自己的最终目的,还是复仇。

    端氏集团最近很忙,他要处理很多的事情。一早,他便接到了电话,是福陵山那边的工程打过来的电话:“什么?要撤销合同?为什么?”尚风城瞪大了双眼,他不知道福陵山为什么要和端氏撤销合同,“可是合同已经签了啊。好,你等我过去,我马上过去。”

    尚风城挂上了手机,便拿着外套出了门。当尚风城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刘助理跟着自己。尚风城微微皱皱眉头,疑惑地问:“福陵山为什么要和端氏撤销合同?合同不是已经签订好了吗?”

    刘助理跟在后面,说:“是签订了,但是陆秦天态度很强硬,似乎一定要撤销合同,好像是抓住了端氏的什么把柄,所以才要撤销的。”

    尚风城听了,微微皱皱眉头:“把柄?呵呵,他能抓住什么把柄?”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陆秦天已经在会议室等你了。”

    “董事长知道吗?”尚风城还是比较关心自己的父亲,因为大事儿一般都是端木磊会通知自己的。而尚风城却听到刘助理摇头说:“董事长好像不知道,因为董事长并没有找您和副经理。”

    “也就是说陆秦天那家伙直接找到我了?”

    “是的。”

    尚风城听了,皱皱眉头,便进了电梯。电梯里,刘助理看着尚风城,说:“哦,端总,还有关于端轻轻那方面的事情,我已经全面调查过了。”

    “你说,仔细地说。”尚风城自然对“方晴”的事情也是很感兴趣的,他觉得自己的猜错是没有错的。刘助理说:“这个“方晴”从小的确是被王家领养的,最起码是记载上是这么记的。但是我去了她所在的福利院,打听过院长,院长并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女孩儿,但是资料上却有,可是照片丢失了。还有“方晴”所在的学校我也去过,都说不太有印象,但是看照片,有的人还是会有点儿印象的。”

    尚风城听了,微微皱皱眉头,说:“她是怎么被送到孤儿院的不知道吗?”

    “院长本来就不怎么记得她,更忘记了为什么送到的孤儿院。”

    尚风城听了,微微皱皱眉头,说:“给我继续查,查她去了欧洲做什么,然后把王家的大小企业都给我调查出来,我需要知道王家的事情。”

    “知道了,端总。”

    短程听完了关于“方晴”的事情,她来到了会议室,见到了陆秦天,他微笑着:“陆董事长,您这么大驾光临到我们端氏,我们端氏真是受宠若惊啊。”尚风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迎着笑脸。而陆秦天见到了尚风城,便将合同拍到了桌子上:“哼,你们端氏承接的我们福陵山的项目是怎么回事儿?我要撤销合同,毁约!”

    尚风城听着陆秦天的话,看着如此激动的他,他微微皱皱眉头:“给福陵山带来的损失我们端氏会赔偿的。但是合同签约了,就不能毁约的。陆董事长也是商场上的人,不会连这个都不懂的吧?”

    陆秦天听着尚风城的话,他笑了笑,说:“呵呵,我自然是懂的。但是我今天就是要毁约,你们不同意也要同意。端氏,给我们带来的损失一经太大了,你们赔偿我们福陵山就行,接下来的工程,不用你们来承接。”

    尚风城听了,微微皱皱眉头,不知道是谁鼓动着他这样做。虽然疑惑,但是尚风城还是微笑着:“看来陆董事长是真的生气了,可是合同我们都已经签订了,已经生成了法律成效,陆董事长也是懂得的,合同,怎么会说撤销就撤销呢?”

    陆秦天听着尚风城的话,看着他的样子,她笑着说:“呵呵,我不会和你说,你去把你们董事长叫过来,有些话,我需要和你们董事长说。”显然,陆秦天似乎是抓住了端木磊的某些把柄了。而尚风城听着陆秦天的话,他笑了笑说:“我看不必了吧,陆董事长。我是端氏的经理,大大小小的事情现在都可以让我掌管。董事长太忙了,还是和我说吧。如果是说合同的事情的话,我想你找我们董事长也是没有用的。因为董事长和我的态度是一致的。”

    尚风城显然是不会松口的,而陆秦天笑着看着尚风城,说:“呵呵,可是我就要见那么董事长,这么重要的事情,我觉得,还是你们董事长出面比较好吧?我这个董事长都已经出面了,怎么,端氏竟然连这点儿面子都不给吗?”

    尚风城听着陆秦天的话,他笑了笑说:“不是不给您面子,是因为……”

    “哎呦,陆先生?”此时,端木磊推开了门进来,看到了陆秦天,他笑着进来了。而尚风城见了,则瞪大了双眼,不知道是谁把端木磊给叫过来的。

    陆秦天看着端木磊进来,没有过多的热情,只是说:“有些话,我需要和端董事长单独谈谈。”

    端木磊听了陆秦天的话,他老练地笑了笑,说:“呵呵呵呵,好啊,既然需要和我单独谈谈,那么,风城啊,你们都先出去吧。”

    “可是董事长……”尚风城有些不满了,端木磊看着尚风城说:“出去工作吧,董事长会解决好的。”尚风城听着父亲的话,他不满地走了出去。

    当所有人都出来的时候,尚风城很是恼火,他大口地喘着气,突然停下脚步来,这让周围的人都停下脚步来,很不安地看着尚风城。尚风城突然问:“是谁把董事长给叫过来的?”

    此时,没有人回答,尚风城顿时发火了:“是谁!”可是没有人回答自己。尚风城见状,他看着刘助理,很是生气地说:“给我查,给我查是谁去通知了董事长!”

    “是,端总。”

    尚风城听了刘助理的回答,便不满地大步离开。而躲在一旁的方晴则嘴角上扬着。

    端木磊和陆秦天攀谈了一会儿,端木磊还是强装着笑容看着陆秦天:“听到陆先生你说要见我,到底是什么事情要见我啊?听员工说,您是要撤销合同,但是您知道,我们是不会这样做的。”

    陆秦天听着端木磊的话,他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身边坐着的秘书。秘书点点头,继而将文件夹里的一个信封拿出来,递给了端木磊。端丽疑惑地接过来,疑惑地看看陆秦天:“呵呵,陆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陆秦天笑着看着自己,说:“端先生,您打开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端木磊看了看陆秦天,不知道他耍什么花招。端木磊打开那递过来的信封看了看,当端木磊将信封里面的几张照片拿出来的时候,端木磊顿时瞪大了双眼。他看着照片上自己和几个女人在一起亲热的照片,他顿时大口地喘着气。陆秦天见端木磊的状态,他笑了笑,说:“这些照片,端先生看了,一定会觉得很熟悉吧?”

    端木磊看着陆秦天,他眯着眼睛很是不满,气愤地嘴角不断地抽动着。陆秦天说:“我劝端先生还是把合同撤销了吧,我们福陵山不想和端氏再合作了。如果端先生不能撤销的话,那么这些照片,不知道发在新闻上会有什么效果呢。而且,还有视频的。”

    端木磊听着陆秦天的话,他气愤地看着陆秦天,继而将照片丢在了桌子上:“呵呵,几张照片能说明什么?发在报纸上我就会害怕吗?”

    陆秦天听着端木磊的话,他笑了笑,说:“这些还不够吗?难道端先生,是想要继续看下去吗?”端木磊听了,微微皱皱眉头,很是疑惑。陆秦天看了看自己的秘书。秘书点点头,继而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打开,插上了优盘,打开了视频。端木磊看着,突然,看到自己和一个女人的画面。

    “哎呀老爷不要嘛,我们慢慢来。”

    “不要慢慢来,我喜欢刺激一点儿的,我把你绑起来,好不好?”端木磊色眯眯地笑着。

    端木磊看到了这里,他顿时瞪大了双眼:“陆秦天!”端木磊气的拍着桌子站起身来。陆秦天看着这么激动的端木磊,他笑着眯着眼睛:“端先生不要这么激动啊,看你的情绪,好像很激动的样子。”

    “陆秦天,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卑鄙。”

    陆秦天笑了笑,而这个时候,端木磊身边的人将电脑上的优盘拿了过去,陆秦天见了,瞪大了双眼,而端木磊见了,则笑了坐了下来:“哈哈哈,陆秦天,你以为你的这点儿小把戏就能把我拿下吗?”

    陆秦天见了,他顿时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的秘书。而自己的秘书则笑着说:“董事长您不要着急,那个优盘,是空的,电脑上我早就准备好了一份,在公司里面还有一个备份,我身上,还随时带着一个优盘。我知道他们会来这套,所以拿了一个空的优盘插进去的。”

    端木磊听了,他微微皱皱眉头,而一旁请优盘的人疑惑地看看手上的优盘,继而插到了一旁的电脑上,他看着是空的资料,便看着端木磊:“董事长,什么都没有。”端木磊听了,瞪大了双眼。而陆秦天则笑着:“哈哈,你们端氏集团的人也会犯低级错误啊,以为我们是傻子是吗?”说着,便看着一旁的秘书:“小刘啊,回去给你加工资。”

    刘助理听着陆秦天的话,他微微笑了笑:“谢谢董事长。”

    端木磊听着两个人的话,她看着陆秦天,很是愤怒。

    端木磊回到了办公室,将自己的两个儿子给叫过来了,他的火气很大,他很生气地将桌子上的东西推到了地上:“你们到底是怎么给我做事的?啊?竟然会让福陵山集团撤销我们的合同,竟然会让项目出问题!这次的项目是谁管的?”

    尚风城和端子成都低着头,端子成微微皱皱眉头,而尚风城则面不改地说:“是我负责的。”

    端木磊听着尚风城的话,他生气地看着尚风城,说:“我就知道是你,你这种人粗心的连一点事情都做不好。不是说进展的都很顺利吗?啊?怎么会发生那种事情?怎么会变成那样?”端木磊说着,将报纸丢在了尚风城的脸上。尚风城的脸本来就在昨天被端木磊给伤到了,而今天,他还是这样折磨着自己。端子成见了,他有些心疼尚风城,而尚风城,则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

    端木磊看着尚风城,大声地呵斥着:“我就知道你什么事情都做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