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尚风城听了,微微皱着眉头站在那里。他知道,要想自己在端氏集团立足,就必须要忍住很多的事情。而端董事长的门外,有些人站在那里听着,不用天靠近都能听到,而方晴则也站在那里,装作看资料的样子,听着里面的情况。

    尚风城忍住,他不说话,只是安静地压制住自己的内心情感。端子成见了,微微皱着眉头说:“爸爸不要生气了,风城哥也不是故意的。”

    “端子成,我不用你为我求情!”尚风城顿时开口说话了,他不需要任何人为自己求情,特别是端子成。端木磊听着尚风城的话,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儿子:“你这个小子,你的弟弟为你说话你竟然这么个态度,你像是一个哥哥吗?昂?你是想要造反吗?”

    尚风城听着父亲的话,他笑了笑说:“呵呵,我没有弟弟,他姓端,和我没有关系。”

    “你说什么?”端木磊顿时生气了,端子成见状,便说:“爸爸不要生气了,哥哥已经受伤了。”端木磊听着端子成的话,他叹了口气,看着尚风城说:“亏再次还对你这么好。我告诉你,福陵山的工程都是因为你一手给搞砸了,这个月,你必须要给我做出一点儿成绩来!给我滚出去!”

    尚风城听着父亲的话,他握紧了拳头,咬咬牙,便出去了。端子成看看端木磊,端木磊叹了口气,说:“子成啊,你风城哥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我今天不是朝着你发脾气,你也出去吧。”

    端子成听着端木磊的话,他点点头,没有多说话,他知道,这个时候的自己能少说话就少说话。于是,端子成也出来了。方晴见了两个人出来,她躲到了一边。端子成过来看着尚风城:“风城哥的脸流血了,待会儿去擦擦药吧。”

    “不要对我虚情假意的,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更不用你来关心我,我不稀罕!”尚风城说着,便大步地离开了。端子成看着尚风城的背影,他微微皱皱眉头。而这个时候,方晴看着尚风城的背影,她眯眯眼睛:“呵呵,看来,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

    尚风城到了办公室,他看着自己的脸,他微微皱皱眉头,他拿过电话来,拨打着王子果的电话。王子果健身房锻炼,她拿过来电话看了看,不屑地撇撇嘴:“切,这个家伙给我来电话是要干嘛?”王子果想着,便不满地按下了接听键:“你这个家伙,是不是又想让我帮你什么忙,或者是想做什么事情让我们晴儿误会我是吗?恩?”

    尚风城听着王子果的话,他微微皱皱眉头,说:“上次,我救了你,你还没有谢我呢。”

    “诶?”王子果听了,微微皱皱眉头,“哈,你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没有对你答谢,我不是感谢你了吗?”

    尚风城听了,他有些委屈地说:“能不能抽出一些时间来陪陪我?我受伤了。”

    王子果听着尚风城的话,她听着他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对劲,她微微皱皱眉头:“你怎么了啊?”

    当王子果见到尚风城的时候,她看到车子已经停在了那里。她看了看车子上坐着的尚风城,她上了车子,很是不满:“呵呵,端总爷今天找我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是又想让我帮你什么忙是吗?”

    尚风城听着王子果的话,他没有笑容,心情有些低落,他不去看着王子果,只是看着车窗外,他不想被王子果一眼就看到自己的伤口:“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这个人,活在世上一点儿用都没有?只会惹事,让人家讨厌?”

    王子果听着尚风城的话,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尚风城的微妙变化,她只是笑着说:“呀,你自己都知道了啊?你是什么时候开始醒悟过来的啊?像你这样的人啊,活着浪费资源,死了就浪费土地。呵呵,就是很让人讨厌。”

    尚风城听着王子果的话,他苦笑着:“呵呵,是啊,好像,的确没有人喜欢我。”

    王子果听着尚风城的话,听着他低沉的声音,她慢慢地注意到他了,她看着他,说:“诶,你怎么啦?感觉你今天怪怪的,而且一直看着窗外,难道就不能转过脸来吗?”

    尚风城听着王子果的话,他知道,她有些疑惑,但是这些疑惑,他都不在乎。他只是笑笑说:“呵呵,我这么让人烦的人,你就不要看我了吧,看到了还烦。你走吧,我以后不会再麻烦你了,对于以前的事情,我也对你说一句抱歉,还有谢谢。”

    王子果听着尚风城的话,她很是疑惑,她微微皱皱眉头看着尚风城,能够感受到他的不对劲:“尚风城,你怎么了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子果说着,便拉着尚风城的胳膊:“喂!”

    尚风城不小心地转头来看着她,而王子果看到尚风城的脸的时候,她惊愕地看着尚风城的脸:“你这是怎么了?”

    尚风城低落地看着王子果,他看着她惊愕的眼神,他冷漠地笑了,说:“一定是吓到你了吧?呵呵。”王子果见尚风城这种态度,她很不满地说:“我在问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受伤了你知道吗?”

    尚风城听着王子果的话,他冷笑着:“那又怎样呢?”

    王子果听着尚风城的话,她看着尚风城,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你和我说啊。”尚风城看着王子果,他笑了笑,说:“发生的事情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是烦我讨厌我吗?我来这里,只是想和你道歉还有道谢的。现在什么都说完了,你也可以走了。我们之间谁也不欠谁的了,从此以后,彼此当做陌生人。”

    “尚风城!”王子果生气了,“拜托你现在搞清楚状况好不好?你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先不要那么悲观好吗?你需要处理伤口,如果不及时处理,脸部会毁容的。”

    尚风城冷笑着:“反正活着也是让人烦的角色。”

    王子果听着,她知道,尚风城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一定是心灵也受到了伤害。她下了车子,走到了驾驶室,打开了车门:“到副驾驶坐去,我带你处理伤口。”

    尚风城抬头看看王子果,他想要关门,却被王子果牢牢抓住:“让你过去你就过去,不要让我再继续烦你了。”尚风城听着王子果的话,他想了想,便移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坐下来了。王子果上了车子,启动着车子,尚风城看了看她,继而伤心地看着窗外。

    杨子亚坐在那里,她回忆着昨天晚上吴清莲对自己说的话,她能够感受到,吴清莲对方晴很喜欢,似乎没有一点儿拒绝的意思。她眯着眼睛,心里想:明明是我先来的,为什么我要让王子果抢走我的男人,我不会那样做的。

    杨子亚说着,她拿过来一旁的包来,继而拿过来一旁的手机来,她找到了刘成航的电话,继而拨打了过去:“刘成航,我要见你。”

    当杨子亚见到刘成航的时候,刘成航继续玩弄着他手里的火机,他不屑地看着杨子亚,邪恶地笑着说:“呵呵,不让我主动联系你,你竟然会主动来约我。我想,一定不是给我钱吧,一定是又有什么事情让我帮忙是吗?”

    杨子亚听着刘成航的话,她知道,他还算聪明的,她笑了笑,说:“呵呵,看起来,你还是挺聪明的嘛。我来找你,的确是有事情,第一,会解决你的终身大事。第二,你还会做个有钱花的少爷。”

    刘成航听着杨子亚的话,他眯着眼睛笑了笑:“哦?竟然会安排我这么好的事情?你是想害我吧?”

    杨子亚听着刘成航的疑惑,她笑了笑,说:“呵呵,你见过害人是给人好处吗?我这次,可是真是为你着想了啊,你一直都没有个女人,也想要过上富家子弟的生活,不是吗?”

    刘成航听着杨子亚的话,说:“这就是帮你的忙?”

    杨子亚点点头,说:“是的。”

    刘成航眯着眼睛笑了笑说:“呵呵,我刘成航也不是一个没有眼光的人,再有钱,长的不好看我也不要。”杨子亚笑着说:“你一定会喜欢的。”杨子亚说着,从包里拿出来方晴的照片放在了桌子上推给了刘成航。刘成航拿起来方晴现如今的照片,他看了看,眯着眼睛笑着:“呵呵,长的是挺漂亮,但是,好像有点儿眼熟,不知道在哪儿见过呢。是个美人胚子。”

    杨子亚听着刘成航的话,他眯着眼睛笑了:“怎么样?还满意吗?”刘成航抬头看了看杨子亚,他看着照片,笑着说:“当然满意,可是我这个德行,人家怎么能看上我呢?”

    “你放心好了,我会为你精心打扮的。而且,我会制造机会让你们两个在一起的。你一定要拿下她来,不一定是非要爱她,而是扣住她,不要让她那么多的机会靠近风城。还有,你不可以叫刘成航。你叫刘成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