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后来方晴被这个叫刘成航的男人给侮辱了,那尚风城的计划成功了,端子成嫌弃放弃,说到这里之后,柳轻姚听着都觉得一阵的难受,这会看看方晴已经是满脸的泪水,或许俞雷霆跟伊森木都不知道方晴的这段过去吧!

    “方晴,为什么他们都不相信你?”

    “因为你姐姐,跟你妈,都是你们柳家的人将我害成这样的,不然你真的觉得我方晴会这么无缘无故的来找你的麻烦吗?我好好的做我的端轻轻不好吗?”方晴说完一阵大笑,好似是在嘲笑柳轻姚的无知。

    半天这方晴才缓和过来说道:“柳轻姚,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说谎?”

    “我姐姐,怎么会是哪个把你害成这样的人,那些事情不都是哪个管家的女人做的吗?还有那个尚风城,你哥哥去什么地方了?”

    “我哥哥……”方晴听到有人在说自己的哥哥,这会更是一阵的难受,满眼的泪水,这让柳轻姚知道即便是这个女人再怎么狠心,其实也是一个软弱之人,这会对着柳轻姚继续说道:“我哥哥不就是在我失踪的这三年跟你姐姐在一起了吗?要不是你妈给你姐姐出的馊主意,我哥哥会相信你姐姐的话吗,将我置于死地吗?”

    “到底怎么回事?”柳轻姚不知道方晴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这自己的妈妈跟姐姐不是早就死了吗?跟方晴的事情怎么会车上关系的?

    “你以为俞雷霆为什么不想让你看到我,还不就是不想让你知道真相吗?你知道真相是什么吗?”方晴说完更是嘲弄的笑了,或许在方晴看来这一切的因果都是因为俞雷霆,要不是俞雷霆的话,那柳轻姚的姐姐怎么会死。

    方晴知道俞雷霆不喜欢自己,知道俞雷霆只是因为自己跟她姐姐长的很像,所以才准备利用自己而已!

    “当年,我不知道我跟俞雷霆到底有什么过节,俞雷霆利用你姐姐勾引端子成,好让端子成不再喜欢我,接着在尚风城那边说一切都是我做的,让尚风城知道三年来其实我端轻轻一直都躲在暗处看他的笑话……”

    方晴说完了一切,而柳轻姚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样,柳轻姚是真的不相信,在柳轻姚看来这一切根本就是荒谬的!

    “你不相信是不是?你看看这个你就知道了,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方晴说着拿出了放出柳轻姚的姐姐是如此勾引尚风城,是如此诱导端子成的一切的全部过程,不仅是书面的,还有照片为证,虽说ps是很强大的,可是录音、视频,这么多的证据,不可能都是假的!

    柳轻姚此时这副模样正是方晴最希望看到的,俞雷霆不是一直都很爱护柳轻姚的吗?将柳轻姚保护的这么好,这一次这方晴倒要看看俞雷霆该怎么解释?

    “你知道吗?其实你姐姐之所以会帮助端家的人,都是因为俞雷霆指使的,因为你姐姐喜欢的也是俞雷霆,你应该是知道一点的吧!而且你妈妈跟俞家也是很有渊源的,想必这一点你是知道的吧?”

    “你什么意思?”

    “哼?”柳轻姚这边还在方才的证据中没有缓过神来,这会方晴的话,让柳轻姚抬眸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女人,柳轻姚不知道到底怎样,这个女人才肯放过自己。

    柳轻姚此时看着方晴的模样,都让方晴高兴的不行,或许只有在这个时候,方晴才能觉得自己真正的报复了,那个女人,报复了俞雷霆!

    那个女人死了,难道死了就可以抵消这一切吗?既然柳轻姚是你们最为心疼之人,那就让这个女人代替你们还账好了!

    “柳轻姚,你知道吗?其实这件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的,要不是因为你跟俞雷霆的关系,或许你不会掺和进来,可是谁让俞雷霆视你若珍宝呢?既然如此的爱你,那就让俞雷霆看看当初折磨我的后果好了!”

    方晴说完,就让外边的黑衣人进来,堵住柳轻姚的嘴,可想而知,此时的柳轻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而且还说不出话来,眼看着自己的衣物就这么被眼前这个不认识的男人给脱下!

    想死,此时是最好的选择,可是手脚都被捆着,柳轻姚根本就什么都做不得!

    拼命的摇头,期望的看着不远处的方晴,期待着方晴能大发慈悲,让这个男人住手,可是方晴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放过柳轻姚呢?方晴的眼眸中尽是狠戾,仿似想要将柳轻姚给吃掉一般。

    “你以为我会救你吗?你简直是痴人说梦,你们柳家的人害的我这么惨,你觉得这个对你而言很痛苦吗?”方晴说完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柳轻姚被那个男人轻薄!

    视死如归的感觉,在柳轻姚的眼中尽显无疑,满眼的泪水,不动声色的抵抗,柳轻姚知道反抗是无用的,柳轻姚此时已然抱着已死的心,留在这里。柳轻姚知道自己没脸见俞雷霆了,而且现在的柳轻姚什么都知道了,其实俞雷霆喜欢的不是自己,而是姐姐,自己不过是姐姐的替身!

    就像是方晴一样,因为跟姐姐很像,所以被俞雷霆留在了身边,可是为什么俞雷霆要那样对姐姐呢?如此的深爱一人,居然做出这等事情来,难道对于俞雷霆而言没什么是比事业更加重要的吗?

    柳轻姚一阵的心死,原来不过是一个备胎,还是自己姐姐的备胎,当初姐姐的死,在刚才的那些证据中可以清楚的看出来,跟俞雷霆是脱不开关系的,这个俞雷霆为什么要如此的狠心!

    一个小时之后,那个男人出去了,而方晴也进来了,她没有给柳轻姚松绑,也没有将柳轻姚嘴里的东西给拿出来,这个女人如此的刚烈,这个时候方晴还真怕她就这么死了,那么一会俞雷霆来了,可就不好玩了!

    看着赤身裸体的柳轻姚,方晴笑的肆无忌惮的,似乎是在嘲笑,又似乎是在宣誓,好像是在说:“我赢了!”

    而此时呆呆的柳轻姚仿佛将这一切都抛开了,目光呆滞的看着某一处,甚至方晴能想到的居然只有:行尸走肉这几个字!

    “你在装什么傻子,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了你吗?”方晴说完半天柳轻姚都没回话。方晴正想生气,这才想起来柳轻姚现在是什么都回答不了哈!

    柳轻姚的模样彻底的让方晴有了报复的快感,贴在柳轻姚耳边说道:“你怀孕了是不是?”

    听到方晴的话,柳轻姚这才有了反应?不过不是吃惊,而是疑惑,半天这方晴才取笑的说道:“你不会是自己还不知道吧?”

    柳轻姚更是吃惊了,难道自己真的怀孕了,这会方晴起身鼓掌,高跟鞋的声音刺得柳轻姚的耳朵十分的生疼,那个声音让柳轻姚十分的厌恶。

    “不过要是俞雷霆看到刚才那个片子的话,你说俞雷霆还会跟你在一起吗?估计到时候你就会跟你那个贱人姐姐一般,被抛弃吧?不过你放心,念在都是女人的份上,我会帮你的,你加入我,咱们一起找俞家的人报仇怎么样呢?”

    方晴的话,并未让柳轻姚动容,此时的柳轻姚还沉浸在方才怀孕那件事情上,柳轻姚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现在的她已经不相信俞雷霆了,可是孩子是无辜的!到底该怎么办?柳轻姚是真的失了方寸。

    方晴似乎是看出来,不过外边的响声,让方晴凑到那个台子上一看,瞬间笑的更是花枝招展的模样,不过方晴越是这样笑,柳轻姚就越害怕,总是觉得方晴这个笑容的背后隐藏了太多的东西。

    “俞雷霆来了,一会你乖乖听着,我会让你听到你想听到的事情的!”方晴说完摸了一下柳轻姚的小脸,像是在调戏柳轻姚一般,不过就是如此轻易的一个动作,让柳轻姚整个身子不由的一颤!

    没多久柳轻姚就听到了了俞雷霆的声音。

    “方晴,我给你最后一分钟时间,你放了柳轻姚,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怎么,你是在威胁我吗?你觉得我怕死吗?还是你想让我跟柳轻姚的姐姐一样在你面前消失!”

    “闭嘴!”

    俞雷霆在听到方晴的挑衅之后,有史以来第一次慌神了,就连柳轻姚都听出什么来了,柳轻姚大气不敢喘,不想让俞雷霆知道自己就在里面,柳轻姚想听听俞雷霆到底会怎么说?

    方晴大笑一声,就被俞雷霆给狠狠的踹到地上了,方晴并未停止笑声,继续说道:“怎么,被我说到痛楚了是不是,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出现在你的身边,为什么要带走柳轻姚吗?”

    “我不管你是谁,我都会让你死!”

    “当然,我没打算活着出去!俞雷霆我告诉你,我就是端轻轻,我就是那个被柳轻姚的姐姐,还有妈妈害死的端轻轻,再次回归的方晴!”

    “是你?”俞雷霆此时才恍然大悟,一样的名字,就连模样都十分的相似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原来方晴不是在刺激自己?

    柳轻姚已经明确的肯定了这一点,其实柳轻姚知道自己就在刚刚还自欺欺人的说:这一切都是假的!

    “怎么,没想到吧?你要是不想让柳轻姚知道她姐姐到底是怎么死的,你最好对我好点?”方晴这会慢悠悠的起身,完全就是一副威胁的模样俞雷霆却真的拿她没办法!

    “你以为你能威胁到了我吗?”俞雷霆沉默一会,才说出这句话!

    方晴自然是知道自己威胁不到他,不过方晴说这些最主要的就是说给里面的柳轻姚听的,后边的方晴也没什么兴趣继续下去了,只是在跟俞雷霆回忆以前而已,而俞雷霆的话已经似有若无的承认了,当年他所做的事情!

    不过在俞雷霆忍无可忍的时候,方晴束手就擒的说道:“好,柳轻姚就在里面,你要是想救人,进去就好了!”

    方晴的话,不足以让俞雷霆相信,不过俞雷霆还是第一时间冲进去了,这会柳轻姚假装自己昏迷的样子,说真的柳轻姚不知道这会一件衣服都没有的自己,该怎么才能面对俞雷霆!

    “该死的……”俞雷霆一推门,就看到这样的柳轻姚,那一刻俞雷霆觉得自己根本就无法呼吸了,要不是急着给柳轻姚松绑,这俞雷霆肯定会第一时间杀死方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