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跟你没关系吧?”伊森木这种态度让林鸢更是生气了,不过林鸢直到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对着伊森木轻轻一笑说道:“门少庭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且医生说现在以前的记忆对他不好,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多说!”

    “放心,我是不会说出桑枝才是门少庭的妻子这件事情给说出来的!”

    “你……”

    林鸢看着伊森木似乎是在威胁自己,却无话可说看着伊森木走后,这林鸢才看到莫安妮跟门少庭在一个病房,林鸢知道只要莫安妮在这个病房,那门少庭就有可能会知道桑枝的事情,林鸢是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刚好强子过来,林鸢二话没说直接拉着强子走人!

    强子不知道林鸢想做什么,在听到林鸢的话之后,强子强烈的反对,而林鸢满眼怒气的看着强子说道:“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那为什么你不帮我,你明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只有让门少庭彻彻底底的忘记了,我才能真的跟门少庭在一起,你明知道我多爱他,你为什么不帮助我?”

    强子沉默了,看着林鸢满眼的泪水,所以强子心软了,看了一眼林鸢,最后还是无奈的点头了,“你真的愿意帮助我吗?”

    林鸢似乎是不怎么相信强子就这么选择帮助自己了,而强子点点头,强子知道虽然自己不认同林鸢的说法,不想跟林鸢同流合污,可是强子不可否认自己是喜欢林鸢的,自己不想让林鸢受到任何的委屈。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强子眼眸中尽是柔情,他多么希望有一天林鸢能看到自己,而不是满眼都是门少庭,当然强子知道这显然是一时半会不可能实现的,既然如此那强子只能昧着良心帮助林鸢!

    “谢谢你,强子!”林鸢激动的将强子抱在怀中,林鸢一直都知道强子对自己的爱,可是林鸢同时也知道自己对门少庭的爱,所以林鸢是不会放弃自己的爱,林鸢一直都不是一个好人,林鸢在心底告诉自己,要是有来生一定会好好的跟强子在一起!

    俩人回去之后,就买通了一个护士将莫安妮给带出来,莫安妮此时还在昏迷中,林鸢给莫安妮买了机票,直接将莫安吉给送走了,然后就给伊森木发了一条信息,让伊森木离开京城,不然休想再见到莫安妮!

    一收到这个,伊森木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就被揪起来了,伊森木首先想到的就是林鸢,只有林鸢才会在这个时候这么威胁自己!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伊森木知道林鸢之所以会这样做到底是因为什么!

    所以伊森木才会直接这样说,而此时林鸢听到伊森木的话,也算是放心了,好在这伊森木是很在意莫安妮的,不然这林鸢的计划还真的就要落空了!

    “伊森木只要你待在京城一天,那就有可能让门少庭知道一切,我是不会冒险的,只要你离开京城再也不回,保证莫安妮一定不会有事!”林鸢知道成败在此一举了!

    “好,我答应你!”

    “口说无凭,我要你写下来,我们立字据,你永远都不要回来!”林鸢早就调查过了,伊森木是一个重情重义,而且伊森木对莫安妮的感情,那可是无人能及的,所以林鸢知道伊森木一定会按照自己所说的来。

    “怎么样?”

    “好,我答应你。”

    伊森木并没有犹豫,他知道这个该死的女人能做出什么事情来,伊森木根本就不会让莫安妮为自己冒险。

    签订合同之后,林鸢这才放心了,送走了伊森木,林鸢才跟强子回到了医院,此时门少庭还在等着林鸢。

    刚看到二人,门少庭瞬间起身“到底是怎么回事柳轻姚跟那个俞雷霆到底是怎么了?”

    “还能是怎么了,死了呗。”林鸢看到门少庭如此的紧张,只要想到门少庭是因为想要知道桑枝的事情,林鸢就恨不得将桑枝直接给打死。

    当然林鸢说完就看到强子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白眼,这林鸢自然是不会继续说别的,抬眸一笑“好了,没事了,你也别想太多了。”

    “那个莫安妮呢?”

    “离开京城了,听说是跟他男朋友走了……”林鸢说完拉着门少庭的胳膊继续说道:“没事的俞雷霆跟柳轻姚都死了,对莫安妮的打击很大,离开未必是一件坏事!”

    林鸢的话不是没有道理,门少庭看了一眼强子,似乎是想听听他的意思,而强子看了一眼门少庭,第一下头才说道:“其实我不认识俞雷霆,所以对于俞雷霆所说的事情,我一概不知,你也别想太多。”

    “那俞雷霆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哪个桑什么是谁?”

    “不认识。”

    强子跟林鸢都很认真的看着门少庭点头,这门少庭最信任的俩人就是眼前的二人,既然这俩人都说没事了,那也就是真的没事了。

    “好吧,我也好的差不多了,那咱们是不是可以出院了?”这段日子整天都待在医院,说真的门少庭是真的要被闷坏了。

    “等明天医生给你看过之后,只要医生同意让你出院,那我们自然是没有人会的意见。”林鸢看了一眼强子,好似最快乐的时光,就是这个时候。

    三人的笑声传了很久,伊森木派来的人,呆呆的站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就直接给伊森木打过去电话。

    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桑枝真相的考虑,被伊森木给否决了,因为伊森木知道现在的门少庭生活的很好,桑枝带着宸安似乎也过的很好。

    “好,你撤回来吧。”

    “是。”

    第二天三人就直接出院了,门少庭跟林鸢直接回去,而强子选择回南城,在这段时间门少庭跟强子在南城的生意,已经被忽视很久了,强子可不想好不容易做成的生意,就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前功尽弃。

    “林鸢,这几天,你照顾好少庭,我需要回南城几天。”

    “行,你还不放心我?”林鸢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强子,而强子摸摸自己的头,低头不再说话。

    林鸢知道自己或许是有些过火了,所以这才转换下自己的态度道:“你放心吧,我怎么会照顾不好少庭呢?我多喜欢门少庭你是知道的,只要不让门少庭见到桑枝,那我就能跟他好一辈子。”

    “好,那我先回去了。”

    回去第二天,强子就接到了刘氏集团的刘政铭打来的电话,约他晚上一起吃饭。强子有点猜不透刘政铭屡次示好的用意,但是通过不多的几次接触,对刘政铭此人的感觉还不坏,再说人家是什么身份,既然主动约他,怎能不去?

    “我今天专门设宴,请那经理一个人。”强子原名那强东,估计只有门少庭一人知道,不过现在的门少庭也只知道,强子就只是强子而已。

    原想可能是刘政铭得一个什么饭局,大概有什么地方需要自己做一个陪客,没想到等强子赶过去,却只有刘政铭一个人等在景顺酒店的包厢里。听了他这话,强子更加的一头雾水,不知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他这个黄州商界的头面人物如此相待?

    看强子客气的笑容背后的茫然,刘政铭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发现那经理虽然年轻,但是无论是对商业,还是对服装业的发展的见识,很有独到之处,很有见地,就想跟你好好地聊一聊。”

    强子说:“刘总叫我强子就行了……”

    刘政铭笑着说:“既然是请那经理,总要郑重其事些。”

    尽管只是两个人,菜还是上的比较可口,不过,强子的注意力却并不在这些菜上,他也注意到,刘政铭的兴趣,也不在这些菜上。

    “我们刘氏集团,一直有投资建一个服装设计厂的想法,只是因为我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刘氏集团也没有这方面的人才,所以就一直没有实际的动作。”刘政铭看着强子的反应,继续把话说下去,“那经理富有这方面的经验,自己的服装设计厂也办得很成功,所以我就想找机会和那经理取点经。”

    没想到,刘政铭把话说得这么直接,强子还微微一愣,这才说:“我哪算是富有经验啊,刘总这是在抬举我——刘总想问什么,我一定言无不尽。”

    “有你这句话就行!”刘政铭笑眯眯地端起了酒杯,“那经理不要谦虚啦!——来,先干了这一杯!”

    强子笑笑,也端起了酒杯:“我不会喝酒,跟刘总的这一杯却是非喝不可的——”

    刘政铭虽然是无酒不欢,但是今天想好是要谈正事的,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再坚持。俩人碰了这杯酒,话便转入了正题。

    刘政铭的第一个问题,提纲挈领,直奔主题:“在那经理看来,办一个服装设计厂,最主要的是什么?”

    强子挠挠头,笑了笑,想了想,不知道怎么说好:“人才,也就是技术员了;还要有懂管理的人;当然,要是有一点规模的话,相应的地皮厂房总是少不了的;还有设备,现在比较有规模好点的服装设计厂,都喜欢用西德、日本的进口设备,也不知道刘总要办的厂,主要侧重于哪些服装?”

    “我想,定位成休闲服装和职业套装怎么样?”

    “这样啊——”强子轻轻地感叹一声,说,“相对来说,时装更多地依赖款式的设计,休闲服装和套装却更依赖技术的优势。”

    刘政铭不解地问:“这有什么区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