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强子详细地解释说:“相对于男装——尤其是正装,女装更加注重款式的变化、面料的多样化,女装更加要紧随流行的脚步,所以,就更加突出设计师的作用。而男装,尤其是休闲服装,因为款式、面料和色彩的变化并没有女式时装那样明显,那样快,顾客的眼光,自然就要聚集在做工、价格等方面。在服装中,休闲服装对工艺的要求,对合体性的要求,大概是最严的了。最简单的例子,现在一般的女装,也就分个四五、七八个号,但是一般只要稍为正规的休闲服装厂家,男装也至少要分十几甚至二十多个号型,我听说国外好的厂家,差不多会有四五十个号型。所以,男休闲服装的生产,更加注重的是工艺师的作用。这也就是一个好的设计师,未必是一个好裁缝的道理。”

    刘政铭问:“这么说,做男女休闲服装,就要以工艺为先,设计次之喽?”

    强子一笑:“是这个道理。做西装,对设备的要求,也要比时装高得多,对工人工艺水平的要求,也要高一些。”

    刘政铭沉吟了一会儿,问:“那,你说的这个对设备的要求,到底有多高呢?”

    强子问:“你是打算办一个普通的服装设计厂呢,还是要办一个比较大,比较好的服装设计厂?”

    刘政铭说:“比较好、比较大的服装设计厂,大概要一些什么设备,要花多少钱?”

    “这个就不好说了……”强子笑笑,不知道该怎么说,斟酌着,“我这次去广州,参观了几家服装设计厂。那边的大一点的服装设计厂,都大量的使用西德日本进口设备。比如说扣眼机,国产现在也有,还不贵,也就是两万多,不过效果很差,跟西德机子的效果没法比,但是价格也要贵上两三倍,差不多是一辆汽车的价格。再比如说熨烫设备,国产的真空吸风烫台,也就是万把块钱,不过比起普通的电熨斗还是要好得多,可是,好是好,跟人家的蒸气定型熨烫流水线还是没法比,那个流水线,每台机器都有分工,一条线最起码得七八台机子以上,每台两万多,这就得二十万,再配上个锅炉,要是全都是进口的,肯定还贵。还有开袋机,只有进口的,一台这机子,一辆车差不多就换不来。我估计,要是办一个差不多的工厂,仅仅是设备这一块,最少都得上百万。”

    刘政铭“嗯”了一声,倒也没有显出惊讶的样子,又问:“你的工厂不是也做休闲服装?设备怎么样?我看你的休闲服装产品,都很不错……”

    强子笑道:“我的工厂,其实就是一个作坊,能有什么好设备?都靠的是我的一些老员工的技术了!不瞒你说,我请过上海的工艺师来做过培训,所以,我职工的技术,那可都是一流的。”

    刘政铭和他的夫人,都去过强子的厂,参观过,对强子说的,也有比较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对大阳服装设计厂职工的工作态度,很是赞赏和羡慕。这时候就问:“你想没想过,把你工厂的设备更新一下。”

    强子老实说:“怎么会不想?我做梦都想把工厂做大,换上最新的设备。可是,我的资金有限啊,银行又不给我们发放贷款。就算到了明年,我能挣扎着投上几十甚至上百万的资金更新设备,我那个厂房也不行啊!要把服装设计厂做大,不能总是租人家闲置库房吧?自己建,就牵扯批地等等手续,我一个个体户,又没有黄州户口,批地这一件事,就能把人挡死!”

    其实说实话,这些事情强子根本就不熟悉的,要不是有林鸢这个设计师在,估计强子就算是再怎么厉害,也不会从一个特工,变成一个商人。

    强子是一个很会识时务之人,林鸢这倒是很吃惊的。

    一直都觉得强子是一个粗人,倒是没想到强子还真是有商业头脑,也不是因为强子的商业头脑,门少庭三人也不会在南城生活得有滋有味的。

    强子倒也不怕说这些有什么不妥的,事实就是事实,他深知,自己的优势他们私营企业想学也是学不来的,同样,私营企业的好处,自己就是明白也只能干看着。

    “嗯,是这样啊。”刘政铭倒笑了,这些个体私营工厂的困难,他自然也是知道的,“我们倒是没有你的这些问题,可惜就是缺乏你这样的人才啊!”

    强子说:“也不是缺乏人才。我觉得你们是有人才也难施展,因为你们是私营企业,总是没有我们私营企业的机制灵活,有人才,也会给束缚住手脚。”

    这个刘政铭倒是同意的:“也是,私营的体制,条条框框太多,负担也太重,竞争不过你们个体私营工厂啊。”

    “也不能说私营的就竞争不过个体私营。”

    强子说,“国家的企业还是有许多我们不能比的先天优势的,比如征地、招工、采购布料、在外边联系业务时在客户眼里的信誉度等等,当然,主要还看怎么管理、怎么经营。”

    “所以我说,我们还缺乏那经理这样的人才啊!”

    他这么捧自己,强子倒是有点不好意思。对刘政铭,强子还是很有些好感的。他没有什么官气,也能以比较平等的态度和强子交往,不像一些干部,一听见是个体私营,鼻孔就能翘到头顶上去。就算一些人你能做到“平易近人”,骨子里还是藏着倨傲。他笑笑,开玩笑说:“要不,我就兼任了你们刘氏集团的服装设计厂总经理算了?”

    刘政铭呵呵笑着说:“好啊,我可是求之不得呢!咱们这就说定了?!”

    强子笑道:“刘总说话可算数?”

    “那当然!”刘政铭得意地眨着眼,“我是谁?我可是刘氏集团的一把手!我说的不算谁的算?”

    “可不是真的?”刘政铭笑道,“我也知道只是请你当个总经理,你未必感兴趣。再说了,就是你愿意当这个总经理,我们大概也请不起你,我们的那点工资,估计也不在你的眼里。”

    “那,刘总的意思是……?”

    “我有这么个想法。”刘政铭把身子往强子这边靠了靠,说,“能不能我们两家合作,搞这么一个服装设计厂?既能有我们私营企业在政策上的好处,又有个体私营经济在体制管理上的灵活性——把我们两家的优势合到一起,来一个优势互补?”

    “你是说,你们刘氏集团和我合作办厂?”

    “是这个意思。”

    看来,这才是今晚刘政铭请自己吃饭的主要目的了。能被南城商界老大的刘政铭看上,成为执南城商界牛耳的刘氏集团大楼的合作伙伴,强子一时还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不过,仔细想来,今晚的这个话题,应该是刘政铭早有想法,才来找自己谈的,并非就像刚才表现的那样是临时起意。这么想来,强子就又有些忐忑了,毕竟,像刘政铭这样的,都是商界的老手,说不好听的,都是老狐狸,他要合作,可以选择的人很多,怎么会选上我呢?

    强子问道:“不知道刘总准备投资的这个厂,到底规模有多大?”

    刘政铭笑笑,没有说话,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看着强子,说:“我的想法是,既然做,就不能太小气了,两三百万的投资,意思不大,反正是贷款,索性就搞大一些。”

    “五百万?”强子想起了北城墨家的墨氏服装设计公司,那个厂,二期工程完工,明年会达到一亿的规模吧?

    刘政铭点点头,说:“我们逐步投入,总投资应该在一亿以上,才会有机会压过南城现有的几家服装设计厂,成为南城的老大。”

    强子问:“资金怎么出?一边一半?”

    刘政铭一笑,说:“这个,我们可以慢慢商量。现在你只说,对我的提议,感不感兴趣呢?”

    强子笑道:“兴趣肯定是有,这事情要是做成了,对我,对刘氏集团,都是大好事!就是,刘氏集团和我合资,一个太强,一个太弱……最后,也不知道我会不会落个……落个只是为刘氏集团打工的下场?”

    “这倒不会。”刘政铭弹着烟灰,想了想说,“我既然看上的是那经理的能力,我就不会浪费。这么说吧,我给你表个态:如果合作成功,这个服装设计厂我交给你负责。我方的管理人员,只派出一个副总经理和一个会计,怎么样?你要理解,毕竟我们是私营董事会,必要的形式还是要有的,不然我就不能和董事会交代了。同时,只派出两个人,不多派,也是为了不干涉服装设计厂的经营,尽可能地发挥体制的优势。”

    这些条件不能算不好,强子还真是很动心。要是这个厂真办成了,以后经营,顶着个私营企业的帽子,什么事情都要好办许多,而且,服装设计厂也可以一下子鸟枪换炮,从此走上正规化的道路,何乐而不为?

    问题还在于资金方面。刘氏集团不缺资金那是刘氏集团的事情,该自己出的那一份,还是要自己出,这事关股份的比例问题,要是只是个小股东,那就跟打工没什么两样了。

    “不知道刘总对这个服装设计厂,有没有具体的计划?”强子说,“要是有计划的话,我是不是可以拿回去看看,再仔细地想一想,毕竟对我是一件大事情。”

    “不但对你,对我也是一件大事情!”刘政铭笑道,“不瞒你说,我关注你,不是一天两天了。从你在妇幼商场开第一个商城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过你了。你在刘氏集团开专柜,可是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呀!你的经营方式,你的能力,我都很赞赏,所以才有了这么个念头,老实说,要是你不参与,这个服装设计厂我就未必一定要办。所以,这个服装设计厂到现在也就是个意向,还没有具体的计划。我的意见,今晚我们就这么先沟通一下,回去都在好好地再想一想,过几天咱们再碰头,商量具体细节,你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