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这倒是正合了强子的意思,他自然没有不答应的:“这样也好,今天就先确定个方向就行,具体的,等我们再想想成熟再来谈。”

    强子知道现在深谈股份等详细方案的时机还没到,不能急着纠缠这些问题,这一次,最多就是刘政铭试探了一下自己,两个人达成了一个初步的意向。既然双方看起来都蛮有诚意的,这事情做成的可能性就极大,也不急在一时,好事多磨,这么大的事情,谨慎是必需的。

    事情谈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刘政铭笑着举起酒杯,说:“那就为咱们将来的合作愉快,干了这一杯。但愿我们的合作达成,优势互补,多多发财!”

    强子也举起酒杯:“但愿我能搭上刘氏集团这条船,乘着刘总的东风,一起办出一个优秀的企业来!”

    根据强子和林鸢的计算,到明年的秋天,现有的摊子,大概总共可以提供500万到700万左右的资金,以这个数目,估计可以拿到服装公司40%以上的股份。最后商议得出的底线是,确保40%,力争50%以上,要是不能超过半数,就要在协议里确保刘政铭承诺给强子的经营权,不然,这个合作就搞不成,也不能搞。和家族企业合作,如果不是很有操控的把握,怎么敢轻易地把资金交给他们?到时候爷爷一换,自己的资金和权益找谁要去?弄不好连一个负责的人都找不到。董事会占了个人的便宜,弄不好就白占了,想要回去那就是一场硬仗要打,个人要占了董事会的便宜,除非有相当的关系,不然就是贪污罪。董事会没有确定个人财产权,在这方面,就要自己注意了。

    今年已经是九月,马上就要入冬,再快的速度,签约、批地、征地下来,也就到了冬季基建停工的时候。到了第二年春天开始建筑厂房施工,紧赶慢赶,投产也要到入秋。

    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赶上和“墨氏”一起去英国订购设备,要不是开工能拖到明年,资金还没有着落呢!

    目前正是服装的最旺季,服装设计公司正在加班加点满负荷地生产着,并且,强子也把一部分专属服装的服装生产任务交给了南城一间在当地很有名的设计工作室,委托他们生产。两处生产的服装,主要是在刘家商城和几处专柜,以及服装设计大赛的五个报名处。服装设计大赛的销量占了总销量的三分之二,因为营销,节省了宣传的成本。正因为这样,所以,服装设计公司的产品,就要优先满足刘家商城的需要以及大赛的售卖。

    产量跟不上,就使得强子和周子明、林鸢、严总米他们更觉得投资新工作室扩大生产的必要。以眼前的形势看来,就算是不和刘氏集团合作,这个新服装设计公司的投资新建也是势在必行,只是在批地征地方面,费得周折就会更多了。

    和刘政铭约好的第二次谈的地然仍然是香格里拉酒店。这一次,强子还是没带别人,只是带了个邢助理,不过,邢助理是不进去到强子他们谈事情的包厢里去的等在外边的,还有一个人,就是刘政铭的司机。包厢里也多了一个人,是强子见过的,刘政铭的妻子王海梅。

    “那经理,又见面了!”

    王海梅的穿着,还是那么时尚、讲究;人也还是那么热情中带着一丝倨傲。

    “王姐——嫂子,你好!”强子还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心里奇怪,王海梅应该不是在刘氏集团工作,不知道她来,这两口子到底要卖什么药?

    “那经理,坐,坐!”王海梅很热情地起身,还给强子拉开了椅子,解释道,“知道你要来,今天特地来的。”

    “嫂子不要客气,叫我强子就行。”强子坐下来,笑着对王海梅说。

    “那好啊,以后就叫你强子了!”王海梅含笑说,“你这么年轻的,还真是让人羡慕!”

    “嫂子说哪里话?”强子说,“你和刘总才是让人羡慕的对象呢!”

    王海梅就笑,很开心的样子,显然心里也很认同他的这话,强子就知道,她也是平时恭维话听惯了的。

    刘政铭已经要了饭菜,这时候就让服务员开始上菜。

    大家寒暄了几句,就开始转入了正题。强子年纪轻,实力也要弱一些,又知道对方是精于商场的老狐狸,说话就不能不小心些;刘政铭的地位高一些,自然就要他来挑开话题:“强子呀,我们说的合伙开公司的事情,你现在考虑的怎么样了?”

    强子咧嘴笑道:“好事呀,我决定参加了。”

    “决定了就好!”刘政铭和王海梅交换了一个眼色,说,“相信我们之间的联合,一定能在南城闯出一个大局面来。”

    强子只是微笑:“我就跟着刘总了!”

    “嗳,不能这么说!”刘政铭说:“合作合作,我们是合作。”

    三个人就都笑了。

    强子问的还是那个他关心的问题:“上一次刘总说过,服装公司的总投资在一亿,不知道刘总对我们各自在服装公司的股份份额是怎么考虑的?”

    这个问题其实是双方合资最敏感最关键的问题了,谁在以后主导着服装公司,都要看各自所占的股份份额,所以,这个份额,可以说是双方必争之地。王海梅看着刘政铭,刘政铭微微一笑,掏出一份资料,递给强子,说:“这是我的一个初步的想法,那经理看一看。”

    强子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不能不感到有点心虚!他是谁?一个社会经验不足的商场新手而已;刘政铭是谁?他可是混迹商场多年的老狐狸!这个大个儿,今天能对付得了么?

    强子匆匆扫了一遍,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刘政铭和王海梅。

    尽管早有准备,他还是很吃惊:王海梅哪来的这么多钱投资?700万,那是她多少年的工资?整个刘氏集团大楼七八百职工,一年的工资总额也就这么多吧?

    王海梅笑了,解释说:“我名下的700万,其实也是刘氏集团的,就是为了避开我们家族企业的公公婆婆,这才想出的办法。”

    强子对家族企业的财务制度不是很了解,对她的这个说法也就无从判断。不过她既然这么说了,就姑且信之,只要她的资金能准时足额到位就行。他要说的,是另一个问题:“刘总的资金,是怎么到位的?是一次到位,还是分次到位?”

    “当然是分次了。资金一次到位,既没有必要,难度也挺大的,还会造成资金的浪费。我看,只要不耽误开工,资金分次到位要好得多。”

    “刘氏集团的股份,都是现金吗?”

    “当然都是现金。”刘政铭看着强子,“强子的意思是?……”

    感觉口里有点干,强子舔舔嘴唇,说:“我准备以我的服装设计公司入股,不知道行不行?”

    刘政铭似乎早有所料,微微一笑,问他:“你打算怎么入股呢?”

    强子说:“当然是折价入股了。我的服装设计公司现在有设备等资产加上库存布料辅料,差不多有两百万左右。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还是我这段时间来用尽办法培养的近百名熟练工人和技术人员,这才是我最宝贵的资产。”

    刘政铭说:“可是你的那些设备很多都是二手的东西,我们是要建立一个高水平的新服装设计公司,你的那些设备还会有用吗?”

    没想到他这么犀利,强子一愣,说:“设备当然可以折旧,但是我的那些工人,你要是重新雇的话,是花钱也招不来的。”

    刘政铭说:“等新公司建成,还差不多有一年时间,我们还来得及招聘培训。”

    强子说:“培训班培训的,哪有我在车间里手把手用出来的工人管用?”

    说到这里,正好又有服务员进来上菜。看着他俩开始针锋相对,王海梅笑着打断他们:“好啦好啦,先吃菜,看看菜都凉了!”

    刘政铭也笑了:“好好!吃菜!”

    强子也觉得刚才有点急了,笑了笑,大家吃菜。今天晚上因为王海梅也在,所以点的菜又比上次要好一点,很是诱人食欲。不知道刘政铭是什么情况,反正强子是一下班没有吃饭就赶过来的,这时候就老实不客气,抓起筷子吃了起来。

    吃饭归吃饭,更重要的却是正在谈的事情。大家其实都有心事。王海梅只是夹了几筷子鱼,就停下了筷子,笑眯眯地看着强子,等他放慢了筷子,这才问他:“那,强子你准备投多少现金呢?”

    强子停下筷子,稍停,才说:“500万。”

    “500万?”刘政铭也停下了筷子。

    “怎么?”强子看着他们。

    刘政铭稍停了一下,微笑着说:“看来,我们是低估强子的实力了。”

    王海梅也问强子:“你真有这么多资金?”

    看他们吃惊的样子,强子心里暗笑。这些家族企业的爷爷,平时总是瞧不起小公司创业者,不管掩藏的多好,不经意间,总会流露出一些倨傲来,今天看到他们被自己震住,他能不高兴吗?

    他笑着说:“虽然我现在没有这么多现金,但是,资金分次到位,到了明年,总共500万,估计还是能想办法凑出来的。”

    这样一来,他的服装设计公司加上现金投入,总投入就也会达到700万左右,也就是可以拿到35%的股份,跟原先所想的至少40%的股份还是有差距。

    刘政铭和王海梅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两人又交换了一下眼色,刘政铭问强子:“这么说,第一笔,你能投入多少呢?”

    “这还不好说。”强子问道,“刘氏集团的资金又要怎么到位呢?”

    刘政铭说:“初期投入100万吧!先把服装设计公司注册成立起来,买块地,选址设计,等明年开土就动工。其他的资金,我会联系银行贷款,明年陆续到位,肯定不误事。”

    强子问道:“也就是说,大部分资金其实都是银行贷款?不知道这个银行贷款,到底是要刘氏集团还,还是要新的服装公司还?”

    王海梅说:“当然是服装设计公司还喽!用钱的是服装设计公司,又不是刘氏集团。”

    强子看见刘政铭偷偷地瞪了王海梅一眼。